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33章 酒有问题

第933章 酒有问题

吃过宵夜,陆景回了书房里给ek公司目前的负责人盛高格打电话,让他派人来宾州考察宾州的经济运行情况,给出具体的咨询报告。这是打响ek咨询公司的第一炮,不容有失。

刚打完电话,丁灵和谢清歌一起走进来。陆景笑着道:“小灵,歌儿,你们俩还不去洗澡睡觉啊?待会酒劲可就上来了。”刚才在吃宵夜的时候,曹嘉提醒药酒一次不能喝多了,否则会难受。

“我知道啊。”丁灵轻笑着走到陆景身边,探身看了一眼陆景的电脑屏幕,“我来看看你在忙什么?”

陆景拿起深红色书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温开水,笑道:“能忙什么?给ek公司那边打电话。让他们把握机会。”

“哦。”丁灵又好奇的问道:“我们要去香港了,可是来宾州的目的还没有完成啊?”她知道现在何晨被钱高阳压了一头的事情。

陆景微微一笑,伸手去揽丁灵的腰,说道:“谁说没完成?差不多了。我们还是考虑去香港之后怎么休息吧?”

钱高阳能力确实出众,但是,重大事项刘委不会表态,而何晨得到陈跃信和齐克强两大臂助之后,宾州的局势至少是七三开的局面。决定胜负手的时候,威望、能力只是争取到中立票的支持,起关键作用的还是要靠“自己人”的站队。

丁灵轻灵的闪身躲开了陆景的手,眸光里流转着轻盈的水波轻嗔了陆景一眼,说道:“我回卧室了。陆景。歌儿有事和你说。她那天听到你出事的消息差点晕倒了。”

“丁灵姐…,我…”谢清歌本想说是正常的担心。但想着也太自欺欺人了,羞涩的低下头。耳朵根都跟胭脂染似的。

看着丁灵带上门,陆景笑着摇摇头,道:“歌儿,坐吧。你还贫血啊?这样的话当记者可不是好职业。”他知道谢清歌只是过来找他说会话。

谢清歌轻轻的拍了拍脸,好一会才恢复过来,道:“老毛病了。没事。”

谢清歌并没有顺着陆景的意思去坐在沙发上,而是站在陆景的面前和陆景说话。说了一会话,谢清歌清幽的道:“哥,我那天才来就听到你出事的消息。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了。”

“傻丫头。”陆景轻轻的捋了捋谢清歌额前清秀的刘海,爱怜的说道。

“我才不是傻丫头。”谢清歌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轻柔的一笑,笑容亲切无邪,自然而然的抱着陆景,将头轻轻的靠在陆景的胸膛上。

陆景轻搂着明秀清丽少女纤盈的柳腰,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温和的笑道:“还不傻啊?你明知道我和很多女孩子有羁绊,你还要把情思放到我身上来。”

谢清歌娇羞的笑了笑,大着胆子抬头看陆景。小声道:“我也不知道。就是闭上眼睛会想起你抱我去医院的情景。哥,我不想当你的妹妹。”

最后一句话说的撒娇味道十足。陆景亲昵的捏捏谢清歌的鼻子,笑道:“怎么和晚瑶一个口气?我要不要自己贬低下自己呢?形象太完美了不好啊。”

谢清歌轻声笑起来,娇柔的道:“哥。你觉得你在我心里的形象能有多高大啊?清芷可是说你是大色-狼呢。”

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好像他在谢清歌眼里也不是什么高大全的形象了,道:“小芷那丫头的标准太高了。我摸一下她的头发她都说我占她便宜。本来说九月份带她去香港骑马的。估计又得食言。我现在倒是有时间,她还在上学。”

谢清歌盈盈的浅笑。“那她肯定会逃课。”

陆景笑道:“你忘了她的导师是赵教授啊。她十七岁的时候我信,她现在要是敢逃她爸的课那才奇怪了。”

谢清歌想想也是。甜蜜的抱着陆景,惬意的靠在他怀里。

静谧的拥抱了好一会,陆景轻轻的拍了拍谢清歌的俏臀,“好了,睡觉去吧。”

“啊…”谢清歌娇羞的看着陆景,黑白分明的眸子变得水盈盈的,她没想到陆景会拍她的屁-股,仿佛有电流从他的手上传导到全身,“哥,你坏死了。别动。”

陆景正诧异谢清歌说话的逻辑,她水润的红唇已经吻了过来,一条香滑的小舌生涩的碰着他的嘴唇。陆景愣了愣,继而轻柔的吸住她的舌头,慢慢的吻着怀里的少女。

好一会,唇分。谢清歌羞涩的想要推开陆景跑回她的房间里,主动献吻让她心里悸动鼓气的勇气消退干净。陆景抱住了要走的谢清歌,促狭的笑道:“又是晚瑶给你说的吧?”

谢清歌脸红的要滴血,小声道:“恩。”晚瑶跟她说过和陆景接吻的情景。

陆景看着怀里娇羞到极点的少女,调笑道:“你把我的兴致给撩起来就要跑啊,我憋的难受怎么办?”

谢清歌已经大学毕业,对男女之事当然不会一无所知。但是,从小到大就没有男生对她说过这么露骨的话,偏偏还是她心许的男子,脑子一时间有些当机,低头小声道:“那,那我帮你。”

陆景听的一笑,伸手挑起谢清歌的下巴,轻笑的看着她。她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容颜明秀清丽。穿着白色的短袖上衣、淡青色长裤。修-长浑-圆的大-腿被包裹的十分性-感,胸部略小一些。

谢清歌这时才知道陆景是逗她的,虽然陆景这个轻佻的动作让她挺不好意思的,但是能和陆景这样温柔的对视让她心里充满了甜蜜,娇柔婉转的嗔道:“哥,你坏死了。”

陆景听得心里微微一荡,帮谢清歌整理了一下秀发,温声道:“去吧。好好睡一觉。”

经历了一场突入其来的生死考验。他心里一些想法也发生了变化。

谢清歌心里流淌着蜜一般的情感,点点头。“恩。哥,你也是呢。”说着。挥挥手,走到书房门口又不舍的回身道:“哥,明天早上见。”

“早上见。”陆景目送谢清歌离开,然后低头看了看已经造反的小伙伴,苦笑摇摇头。谢清歌这样明秀的少女主动献吻对他的刺激很大。

陆景索性留在书房里上一会网。突然,手机响起来,徐咏碧打电话来问道:“陆景,我给你的自画像已经玩成了,你要不要看?不看的话。我封存一起来和画架一起送到江州那里去。”

陆景来了兴趣,道:“封存起来干嘛?那我去你那儿看一看。”说着话,陆景关了电脑去徐咏碧的房间。

远秋园别墅里的条件自然比瑞峰旅游公司的宿舍要好得多。布置的典雅、内敛的奢华房间里,徐咏碧正架着画架在画架前欣赏着她的画作,见陆景进来,笑道:“过来看看像不像你呢?”

陆景走进徐咏碧就闻到她身上沐浴后的清香,看向画架上工笔素描的人物像,点评道:“画的好像有点丑啊。”

徐咏碧忍不住噗嗤一笑,白了陆景一眼。鄙视道:“你还觉得你自己有多么帅啊?真是外行,看画首先是看像不像呢!哪有你这样的。”

陆景有些挠头,道:“不用鄙视的这么明显吧。虽然我没什么艺术细胞。”

徐咏碧咯咯一笑,笑容明媚可人。她拿起笔刷刷几笔在画作上写上她的签名、日期,作画的题头,就卷了起来。递给陆景,“喏。送给你。答谢你那晚在车上给我讲的笑话。”

那辆黑色奔驰已经被送回江州返修。

说起共同遇险的那一晚,屋子里的气氛突然有些变化。陆景接过画。和徐咏碧对视了一眼,都是会心的一笑。

陆景指了指徐咏碧湿漉漉的头发,“有电吹风机,我帮你吹下头发。”陆景去门外找别墅的管家要了电吹风机,回来在梳妆台前帮徐咏碧吹着头发。

徐咏碧看着镜子里自己,肌-肤娇嫩,有着清水芙蓉般娇美、青春色彩正浓,听着电吹风机的声音,鬼使神差的问道:“陆景,你那个谢妹妹和你什么关系?”

她闻到陆景身上有谢清歌的味道。

陆景欣赏的看着镜子里美丽的徐咏碧,娇颜如玉,一边吹着她的头发一边微笑道:“就是你现在脑子里想的关系。不过她父亲肯定不会同意她跟我在一起。”

徐咏碧愣了愣,不得不说,陆景的心思是非常细腻的。随即,徐咏碧又笑着回头嗔了陆景一眼,“是啊,你也不想想你招惹了多少女人。我爸现在是很不乐意看到我跟你出现在一起。”

陆景没有回答徐咏碧的这个质疑,而是关了电吹风机放在梳妆台上,扶着徐咏碧的香肩问道:“咏碧,那天在桥上浪打来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徐咏碧看着镜子里陆景的眼睛,道:“那时候都吓傻了,什么都没想。你呢?”

“我?和你一样,也被吓住了。只想着赶紧冲出去。”陆景轻轻的笑了笑,道:“所以我现在就想,人活着就应该自在一点。有时候想的太多其实没什么用,指不定哪天就挂了。顺心而为。遗憾与不留遗憾其实就在自己一念之间。”

徐咏碧笑靥如花的娇笑道:“你还生死顿悟了啊。”说着,又美眸横盼的瞪陆景一眼,道:“怎么听着都觉得你在为你花心找理由呢。”

陆景道:“其实,我很克制的好不好?我要是花心,现在早就千人斩了。”

徐咏碧嘴角露出个讥诮的笑容,正要说话,却是突然明悟过来千人斩是什么意思,俏脸微红的转身掐陆景,嗔道:“你怎么可以在我面前说这种话。”

陆景吃痛的道:“我说,咏碧,不用那么用力吧?好歹同生共死了一回。这句话挺多算句俏皮话吧?”

徐咏碧松了手,她当然知道。问题是她发泄的是自谢清歌出现后心里那股郁结之气。徐咏碧抬头看着陆景,明媚清亮的黑眼眸里有说不清的情绪。

陆景突然有些明白了,轻轻的抱着徐咏碧。抚摸着她披肩的黑发。他那晚在车里抱着徐咏碧睡了一晚上,这会儿的动作并不算太过分。

徐咏碧幽幽的道:“陆景。拜倒在权势下的女人很多是吧?”

陆景轻声道,“有这样的。也有不这样的。每个人的需求不同而已。没什么可指责的。就像拜倒在女子绝色容貌下的男子更多。”说着,又笑道:“你大学里还没谈过恋爱吧?你觉得男生追女生,最重要的是有才、有貌、有钱?”

徐咏碧被陆景的话所吸引,好奇的道:“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她在宿舍里当然也和室友们讨论过这样的话题。帅气又有才华的男生当然是大受欢迎,当然如果能开一辆拉风的跑车,那自然是更受欢迎。

她没谈恋爱的原因在于她自小家境优裕,对有钱这一条不是特别的看中。而她的美丽又让她身边围绕的追求者不是很帅就是才气出众。但是,她却一直没有看的对眼的人。听陆景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好奇。

陆景就笑。“当然不是。重点是男生要有钱、有爱心、够浪漫。”

徐咏碧偏着头琢磨了一会,忽而清艳的噗嗤笑道:“我觉得你就满足第一条啊。”

陆景看着徐咏碧美丽的眼睛,笑道:“你真这样觉得?”

徐咏碧口是心非的故意笑着点头,“恩。”

爱心有小爱心,大爱心。爱惜受伤的小动物什么的只适合女孩子,对男人而言,大爱心是责任心、使命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陆景虽然够不上这个最高标准,但是他确实帮助了很多人。紫琪对他敞开心扉就是因为他花费了三千万成立积远教育基金帮助云春的贫困学生——当然,陆景动机不纯,就是为了讨好紫琪的。

至于。浪漫,她自然知道景华国际学校边植物园里那十几万朵玫瑰是给谁种的,还有樱花园、鹿山餐厅。还有。千禧夜新月湖畔那令大学生情侣们津津乐道的烟花表演: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让徐咏碧从沉思中解脱出来的是陆景呼在她脸上灼热的气息,就在她愣神的一会。陆景已经低下头凑了过来。徐咏碧没想着推开陆景,她知道如果她不愿意。陆景肯定不会继续“欺负”她。

一秒或者两秒之后,徐咏碧在感觉到陆景吻住了她的嘴唇,很轻很柔很美妙的感觉。

陆景吻得很慢,舌头轻轻的撩了徐咏碧牙齿几下,她便配合的张开贝齿,由得陆景继续侵犯她。舌尖纠缠,香津暗度。徐咏碧被陆景老练的技巧吻得俏脸绯红,气息紊乱,脑子都晕乎乎的。

徐咏碧洗过澡后穿着穿着敞口镶有钩丝白花边的衬衣,露出修长而光滑的脖颈,白皙如玉的肌肤有着薄羞的微红。而这时,她领口的纽扣已经被陆景解开了三粒,里面粉色的蕾丝胸-罩展露在陆景面前。挺翘的鸽-乳露出雪-白的小半片。

“咏碧,你真漂亮。”陆景手指轻轻的爱抚着徐咏碧迷-人的一字锁骨,她娇嫩的肌-肤就如同软玉一般。

徐咏碧稍稍清醒了一点,只是,她兴不起推开陆景的念头,狠狠的瞪了陆景一眼,“油嘴滑舌。”这一眼妩媚动人至极,就像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

陆景这时也不想停下来。在禽-兽和禽-兽不如之间做选择,如果是对眼的女孩子,他多半是选择后者。他也停不下来。今天晚上的药酒他喝得最多。曹嘉提醒的时候药酒不能多喝时语焉不详,但是现在他已经意识到喝多的后果是什么——气血涌向小腹之下。

陆景爱-吻着徐咏碧,抱着她的手也不老实的下滑到她弹性惊人的小臀上,揉捏爱-抚。徐咏碧咬了陆景的嘴唇一下,表达她的不满。陆景轻咬着徐咏碧秀美的耳垂,轻声道:“咏碧,今天晚上那瓶药酒喝多了有问题。我们几个前后都喝了快两杯了。”

徐咏碧开始就觉得耳边酥麻,后面这句话却是直接冲垮了她的心防。

陆景解开徐咏碧的衬衣纽扣,娴熟的解开她粉色的蕾丝胸-罩的扣子。吻着徐咏碧修长的颈脖,一路向下…

十几分钟之后。徐咏碧从云端跌落,眼神清明又带着娇羞的看着陆景。薄怒娇嗔的道:“你个混蛋。”

徐咏碧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柔软中裙。此时,衬衣大开,鸽乳毫无保留的抵在陆景胸膛上,温软弹滑。黑色的柔软中裙被陆景撩到腰间,软弹无比的雪-臀上穿着纯棉的淡蓝色蕾丝内-裤。她此刻的样子性-感诱-惑到极点。

陆景郁闷的笑了笑,将徐咏碧抱在怀里,爱-抚了一会,痛吻了几口。他知道今天晚上没戏了。

徐咏碧舒服的眯着眼睛道:“好了,坏蛋。你找小灵去。”

陆景就笑,“你这是过河拆桥啊。你好了,我还没好啊?”

徐咏碧羞赫的白了陆景一眼,将头深深的埋在陆景怀里,也不出声阻止他手上调皮的动作。一副鸵鸟的样子。刚才是在太丢人了。她被陆景抚-摸的一点矜持都没有,配合着他的手。

陆景温柔的吻着徐咏碧红潮未退的脸蛋,帮她整理衣服,消除她的羞涩,“咏碧。一会去个洗澡再睡。我回去了。明天一起去渝都。”

“哦。”徐咏碧抬头,娇羞又甜蜜的笑了笑,道:“陆景,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牛粪’。”

陆景笑着捏了捏徐咏碧翘-挺的小臀。“你这个比喻真是让我恶寒啊。要不是现在还抱着你,我会以为你翻脸呢。”

徐咏碧在陆景胸口娇嗔的拍了一下,轻轻的一笑。“免得你太得意了啊。”

陆景虽然憋得慌,但仍和徐咏碧温存了好一会才离开。间中顶了她两下,惹的美人娇嗔不已。

两人对发生这样亲密的关系感觉到十分自然。这应该在未来某个时间段发生的事情因为那瓶药酒的原因提前到了现在。

清晨的朝阳徐徐升起。陆景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爱怜的亲了身边丁灵两口,看看时间才早晨六点,便起床去锻炼。

远秋园1号别墅里有专门的健身房,陆景并没有去那里,而是去了泳池。就锻炼效果而言,游泳可以锻炼到全身的肌肉,效果最好。陆景恰好水性也不错。

从二楼西面的楼梯下来,经过罗马风格的圆柱走廊左拐就是露天的泳池。右拐是温泉池。

此时,朝霞缕缕,天色将明未明,带着沉睡之后的宁静。早秋的早晨,六点钟算是及早的时间。令陆景意外的是,水池里有哗哗的声音。这里是别墅里的私人空间,佣人不会进来。他不记得徐咏碧或者谢清歌喜欢游泳啊。

蓝色的水池里,一条白色的美人鱼破开水浪,尽情欢畅的游着,不是的还变幻着游泳的姿势,姿态优美。

陆景的视力十分好,接着泳池边不算亮的灯光很快就看清楚泳池里美人鱼是曹嘉。陆景有些恍然。小灵之前就给安晓燕和曹嘉安排过房间。昨天晚上她们在别墅里留宿,今天才会结束招待他的工作,返回宾州市区。

陆景索性坐到泳池边欣赏着曹嘉游泳的优美的姿态。陆景注意到她今天穿的是一套性-感的白色比基尼泳衣,凸显着她姣好的身材。

“啊..,早啊,陆先生。”曹嘉看到陆景出现在泳池边十分惊讶,不觉的停下来打招呼。

“曹小姐,早啊。”陆景笑着回应。

曹嘉娇羞的看了一眼她身上的泳衣,游到隔着陆景左手边不远处的另一处下水的台阶边和陆景说话,“陆先生,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陆景脸色古怪的看了看曹嘉。

曹嘉这时才意识到她这话问的不对味,如玉的俏脸变得绯红。昨天晚上药酒的后劲她是知道。那酒滋补是滋补,其实有壮-阳的效果。很多了有助兴的效果。这是本地人都知道的事情。问陆景起的这么早,好像是问他药酒效果好不好一样。

陆景笑了笑,对曹嘉打了个手势,下到游泳池里,尽情的游了起来。两人默契的交替了游了几个来回,陆景笑道:“一起吧。我看你体力挺好的,游了几圈都不累。”

曹嘉想了想,索性大大方方的跟着陆景一起游。她不是体力好,她是心里闷了一口气。昨天晚上的流言传得很快,她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接到办公室里一个朋友酸溜溜的电话问她怎么搭上了景华的天线。

而据说她过段时间就会升为副科,这让当了两三年的股级干部的她有些兴奋又有些茫然。可以想象,等她的任命出来,她身上的才女光环只怕要变成了“狐狸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