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34章 宾州佳人

第934章 宾州佳人

“哗哗---!”

泳池里的水声不断,陆景和曹嘉一起游了几圈就放慢了速度,慢慢的在泳池中游着。陆景有些好奇的问身边侧不远处动作优美的曹嘉,“你的泳姿很优美,是不是受过专业的训练?”

曹嘉抹了一把俏脸上的水,说道:“我初中的时候喜欢游泳,在游泳馆里学了一段时间。你呢?”

“我纯粹是业务爱好,自己在水里混出来的。”陆景摸了摸鼻子。他那难看的游泳姿势和曹嘉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好在泳池边没有观众。

曹嘉哦了一声,轻轻的笑了笑。

陆景看得出来曹嘉的情绪不佳,笑道:“怎么,还为昨天晚上的流言苦恼?如果你不升职的话,患红眼病的人恐怕也没那么多。现在谣传我们小曹同志要到什么官?”

钱高阳开口说人才不能埋没,宾州市里自然会有人运作曹嘉升职的事情。曹嘉在宾州市团委里面工作,升一级大概也是虚职岗位。

曹嘉被陆景一个“小曹同志”说的展颜微笑,捋着她的马尾辫,声音清润的道:“传言说我要提副科。哦,陆先生,你其实比我大不了几岁吧?”

“副科?那也不错。”陆景笑了笑,看着天际边的朝阳,有些感叹的道:“我今年24岁。”不知不觉回到这个世界里有六年的时间了。

曹嘉微笑道:“哦,那你比我还小一岁啊。”

“不会吧?”陆景不禁认真的打量曹嘉。她五官娇美精致,宛如美玉。她不是那种肌-肤白-皙的女子。而是偏健康的肤色,看起来没少在晒太阳。但是。以肉眼仍可以感觉到她肌-肤的娇嫩细腻。

陆景赞道:“我还以为你大学毕业没多久呢?”心里也有些释然,怪不得曹嘉在他面前表现得并非是像毫无阅历的青涩学生。反而有些挥洒自如。

曹嘉眨眨眼睛,笑道:“陆先生,谢谢。”陆景这话纯属夸她漂亮、年轻。当然,她是不相信陆景不知道她的年纪。

只不过,陆景是真不知道曹嘉的年纪。何路遥本来也就比他早来宾州半个月,对曹嘉的事情自然不会了解的面面俱到。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陆景此时的赞叹显得很真切。

陆景微微一笑,也不去解释,宽慰道:“人不招嫉是庸才。特别是官场这样的大染缸里,会放大人身上的劣根性。有时候对别人怎么说的不要太在意。自己过得好才是重要的。”

曹嘉沉吟了一会。默默的点点头。陆景的身份、地位超然,当然可以这样,可她毕竟还要在宾州生活下去,自然在意风评。不过,陆景这么说,她的心情却是好了一些。

陆景手拍着水,借力浮在水面,换了一个轻松的话题,问道:“曹嘉。你和咏碧两个文学青年在一起谈什么话题?我上次好像听到你们谈红楼梦。”

曹嘉道:“是啊。陆先生,你想要听这个?噢…”

曹嘉突然一声惊呼,扑腾几下,人就往下沉。陆景隔着她至少有一米的距离。反应过来去拉她的时候,水都没过了她惊惶的脸庞。陆景是靠近泳池外沿,这里的水深度并不深。他横跨两步,很快就将曹嘉拉了过来。

曹嘉慌乱中抓到一只强有力的臂膀。立即死死的抓着不放。这是所有溺水人的本能。接着,她的五感恢复。新鲜的空气涌来。曹嘉立时吐掉嘴里的水,脸上惊惶的表情变成了痛苦的表情,“噢,疼,脚抽筋了。”

“没事了。上去我帮你压一下腿。”陆景嘴里安慰着曹嘉,抱着她沿着泳池边沿向入水的台阶处走去。

“哦,好。嘶--。”曹嘉脚疼的厉害,峨眉蹙起来。等陆景走了两步她还是发现了不对劲。她双手双脚用力的缠在陆景身上,而陆景此时双手托着她的屁-股上不让她滑下去。这样子在泳池中走路,两人受到刺-激可想而知。

事实上,陆景已经被弄的火起。但是,曹嘉刚才抓着他的手死死的,又是脚抽筋,他扶着她的屁-股将她托出水面,两人就保持这样的姿势。

十几步路,看起来不远,但是曹嘉却是浑身有痛苦与羞涩并重的感觉。她感觉到了陆景身-体的变化。薄薄的泳衣根本就无法阻止彼此的触感。

“呼--”陆景将曹嘉放到泳池边的躺椅上,手从曹嘉那丰-盈的俏臀上放开时,心里竟不自觉的涌上一股不舍的感觉。陆景心里暗骂自己一句: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想这个。

问明曹嘉是左脚抽筋后,陆景一手压住她的左腿膝盖,一手握住净白无骨的玉足用力压着。

“啊…”曹嘉忍不住惊呼一声。

陆景关心的问道:“弄痛你了。”

曹嘉俏脸红扑扑的,娇羞的小声道:“没有,你继续,有效果。”她的脚被陆景握住让她心里涌起了别样的感觉,似乎有酸酸麻麻的感觉仿佛如同丝丝的电流从那里传来。但是,这怎么和陆景说。

陆景压了五六分钟,眼睛却不觉的欣赏着曹嘉的美-腿。鉴赏美女先看腿与足。一个女人的雅致与轻盈都体现纤纤小腿与净白无骨的玉足上。曹嘉完全符合这样的标准。小腿再向上,就是圆润而修-长的净白大-腿,修直性-感。

陆景眼睛看的直勾勾的,差点都挪不开,要知道曹嘉身上现在可是就穿着一套性-感的白色比基尼泳衣。与咏碧那双美腿相比,咏碧的腿显得纤细精巧。而小灵修长的腿则是显得丰腴。

陆景由衷的赞道:“曹嘉,你的腿真漂亮。哦,好点没?看看能不能走动。天气有点凉。早点冲个澡换衣服免得感冒”

曹嘉轻轻的恩了一声。

陆景这时才发现,曹嘉双手捂着脸。眼睛闭着,眼睫毛微微的颤抖。脸颊绯红如云。陆景有些发愣。以他的经验,他自然明白曹嘉脸上的红潮是什么。那是女人动情后的表现。靠,不会这么巧吧,她的敏-感点在脚上。那他占的便宜就大了去。问题是,他没想干坏事啊。

回味着刚才曹嘉那微露的小片翘臀上勾人魂魄的弹性,陆景鬼使神差的将曹嘉打横抱起来往泳池和温泉池这里配备的更衣室走去。那里有二十四小时的热水浴室。

走过大理石风格的长廊和大厅,右手边则是豪华的私人更衣室。里面设有休息室,洗漱间、卫生间、浴室。陆景选择的1号更衣室里是西式典雅风格的装修,主格调是咖啡色。置身其中。奢华的配置让人油然升起舒适的感觉。

陆景抱着曹嘉进入浴室,开了热水。舒缓的水流留在两人身上。浴室里的呼吸声有些重。一时间,两人似乎都陷入在某种奇怪的情绪中。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会冲-动,女人看到出色的男人一样会冲-动。陆景和曹嘉接触了这么些天,相互之间并不陌生。肌-肤相亲之下,两人一时冲-动,情不自禁。

曹嘉闭着眼睛仰着头,让水流顺着她的颈脖往下流。她能感受到陆景的手正在温柔的爱-抚着她全身。让她刚才异样的感觉不断的积累。陆景扶着曹嘉的细腰,感受着怀里佳人细腻的肌肤。曼妙的曲线,惊人的弹软感。

曹嘉仰着头更显得臀肥腰细。陆景拥着曹嘉,解开了她身上的比基尼泳衣,直接撩拨着那对挺拔的玉兔。正意乱情迷的时候。外间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在空荡荡的更衣室里显得异常清晰。

陆景和曹嘉都从那种莫名的情绪中清醒过来。曹嘉脸红的要滴血,她都纵容陆景对她做了什么?当即羞涩的低头。轻推陆景,“去接电话吧。是你的手机铃声。”

陆景苦笑着摇摇头。不知道是该说郁闷还是该说庆幸。不过。他仍是洒脱的揉了揉曹嘉丰翘的雪-臀,在曹嘉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曹嘉忍不住娇嗔道:“你个无赖。”说着话。却是配合着让陆景将她身上最后一片遮羞的泳裤脱了下来。间中,雪-臀与一双动人漂亮的玉-腿自然是被陆景抚摸了遍。

陆景去外间接了电话,是陈若怡打来的电话,问他今天什么时候到香港。“你不会误了我下午的婚礼吧?”

陆景笑道:“那怎么可能?我今天上午7点半从宾州出发,大约11点到渝都,最多在渝都呆1个小时,然后就飞香港。放心吧,误不了你的婚礼。”

和陈若怡打完电话,陆景回到浴室里。曹嘉正在水幕之下冲澡,见陆景又进来,禁不住羞红脸,转过身背对着陆景。但实际上,这弯弯的玲珑曲线、雪沃的俏臀对陆景的诱-惑更大。只不过,两人都从刚才那种莫名的情绪中出来,现在都恢复了理智,不会再陷入到激-情中去。

陆景脱了衣服,在水幕下轻拥着曹嘉。片刻后,陆景用浴巾帮她擦干身-体,两人披着浴巾依偎在洗漱台的镜子前说话。

“离早餐还有十几分钟。”陆景轻叹口气,道:“曹嘉,你想不想去江州发展?”他和曹嘉其实都清楚两人没有未来,但是,临别之时,他仍旧想要挽留住她。

曹嘉轻轻的摇摇头,“我不想去。”她去江州是给陆景当情人,她当然不想去。面对出色的男人,可以冲-动。但是,绝不能要托付一生。

陆景笑了笑,捉住曹嘉让他爱不释手的玉兔,柔声道:“那把你的电话留给我吧。下次我来宾州的话,如果你还没有谈男朋友的话,我打电话给你。”

曹嘉娇吟了一声,微嗔道:“你怎么知道我现在还没谈男朋友呢?”

陆景笑着摇头。曹嘉是不是第一次,都坦诚相对了这么久,他心里自然有数。

曹嘉靠在陆景的肩头,带着回忆又有些幽怨的道:“我在大学里谈了一个男朋友。后来毕业分手了。你有几个女朋友我就不问了。徐小姐和丁助理都是吧?陆景,我想在新婚之夜给我的丈夫。如果刚才你要我的话,我也不会给你。”

这是她的真心话。当然,陆景如果真的要她,她能不能抵挡的住就两说了。

曹嘉话里再不相见的意思很明显。陆景就笑,“我找你帮我弄几瓶药酒滋补下身子不行?药酒的效果很好。”

曹嘉脸上再涌上几缕绯红,用纤巧净白的玉足踩了踩陆景表示不满。要酒什么的显然是鬼话。但是,曹嘉犹豫了一会,说出了她的手机号码。

其实,陆景又怎么会查不到曹嘉的手机号码。但是,亲口找她要号码,才能打电话约她下一次见面啊。

陆景拿手机珍而重之的存下号码,然后温柔的抱紧曹嘉,亲密无间的抵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存在,温凉与火热。这是两人以这样亲昵状态相处的最后几分钟,以后再也不可能。他和曹嘉有缘无分。

陆景知道如果他愿意,怀里的佳人现在就能带给他美妙至极的享受。如果他下水磨工夫,也能将这个娴雅毓秀的女子轩在他身边。但是,他不然愿意这样。

他虽然想着人活着就应该自在一点,顺心而为。但是,这种违背女孩子意愿的事情他不愿意去做。曹嘉不去江州的话,他也没有多少时间来宾州和她相处。他和曹嘉注定要从人海里擦肩而过。

再见之时,各自的心境,处境都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曹嘉的手机铃声响起。陆景松开曹嘉。她转身接了电话,“安姐?”

安晓燕道:“曹嘉,吃早饭了。陆景他们早上7点半就要出发去渝都。哦,我找不到你的人。”

“安姐,我马上上来。”曹嘉脸红了一下,她早上出来游泳散心,哪里会想到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如果不是腿抽筋,如果不是那样被陆景抱上来,如果不是脚被陆景握住,接下来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偏偏这一切就这样巧合的发生了。幸好,她还是她。

陆景从背后抱紧了曹嘉,“不告诉我,你和咏碧谈红楼梦的结果吗?”

曹嘉动人的笑了笑,“行啊。我说贾二爷是自己犯浑。其实,很多次故事都不用以悲剧收场的。当然,曹先生要他悲剧收场,他也没办法不是。”

她知道陆景是不愿意两人心底的伤感涌起来,故意转移话题。但是,事后再细想她和陆景会后悔吗?答案是一定的。

陆景看着眼前这个聪明美丽的女孩子,轻轻的放开她。两人换好衣服,对视一眼,默契的微微一笑,曹嘉先上了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