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44章 宾州事了

第944章 宾州事了

宾州和渝都之间虽然是近邻,但是崎岖的国道盘山而过,通行极为不便,需要三个多小时才能抵达。

上午时分,一辆辆车队正平稳的行驶在国道上。崇山峻岭间秀丽的风光吸引着徐咏碧拿着数码相机拍个不停。丁灵坐在前排打着哈欠不觉。

陆景此时并不在悍马车内,而是坐在车队第二位的黑色奥迪车中。他身边的正是宾州市委书记何晨。

楚北省里和川南省洽谈高速公路的团队由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张炎直带队。他们将会从江州直飞渝都。两拨人在渝都汇合,然后一起去游说川南省投资修建渝宾高速。

陆景此刻正回想着刚才过从万县时从万县大小干部界迎的情景。县委书记丁嘉平一肩挑两担。白明俊现在以常务副县长的职务主持从万县的政府工作。

这个状况从万县估计很多人心里不服。从万县地理偏远,白明俊从下放到从万县只担任了常务副县长,实际上正是何晨前期实力不足的体现。但是今天过后大概就没人敢这样想了。

省里面调整宾州市委班子的意图已经逐步的传开。襄水市常委副市长陈跃信将会出任宾州市委副书记。齐克强担任宾州市常委副市长。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位将是何书记的铁杆。白明俊作为何晨的前任秘书,有这样强势的市委书记撑腰,底下的干部头头必须得服,不然就是和自己的乌纱帽过不去。

他和白明俊打过招呼之后,跟着白明俊身后覃承德也上来见面。覃承德三十多岁,虎虎生威,很有股子精气神。是一名转业军人,到从万县担任县公-安局副局长。和白明俊很谈得来。想着吴晚观那位罗道长在他手上吃的苦头,陆景就想笑。

何晨递了一只烟给陆景,微笑道:“小白很不错。”

陆景笑着点头。白明俊即将成为三十岁不到的实职正县干部,这十分耀眼。只要不犯错误。他退休前成为省部干部是必然的。何晨称赞一句实属应当。

陆景道:“何书记,ek咨询公司的团队近期会来宾州考察,届时会对宾州的经济运行情况做一份咨询报告。何书记有时间的话,可以审阅下他们的考察报告。”

何晨笑道:“这没问题。宾州今年的gdp只有120亿。年底江宾高速通车之后,我预计明年宾州的gdp能增长到300亿。呵呵,景少,瑞丰旅游可要抓紧时间开发紫云山的旅游项目啊。你在资金上应该没有问题吧?”

陆景微笑道:“没什么问题。原本是打算投入8个亿到10个亿到紫云山项目中,现在东西两个项目和在一起,我预计差不多得20亿的投资。不过,紫云山-西段这边需要依托渝宾高速的开发,所以并不用太着急。”

一家企业进行战略跨越式发展,多元化经营需要制定正确的路线图。从实际上而言,陆景并不支持景华全力发展旅游业。这并非是旅游业的投资回报不高,而是景华拥有更赚钱的项目。景华的首要目标是在消费电子产业链上形成一个半闭合的环。再其次是铁矿石和汽车行业的发展。

类似于白酒、饮料、影视娱乐、影视城、酒店、教育、旅游等行业陆景希望旗下的公司通过自己的自有资金大力发展。

至于银行、投资基金、网络几个行业都是他利用先知先觉的信息捞钱的利器。

而和华公司涉足的行业就更多。陆景希望能有打造一两个世界一流的企业来成为和华的品牌企业。作为和华公司的灵魂人物,这就需要他继续的来协调和华的资源来决策。

他这次去香港参加陈若怡的婚礼,需要就一些想法和莫心蓝、董坤城等人沟通一下。决定和华公司这个具备财团雏形企业未来几年的发展方向。

说到渝宾高速,何晨对此行的前景并不算看好。有些担忧的道:“景少,渝宾高速的造价至少是200亿以上,这笔钱省里可能补贴一些,宾州市出不了多少力,我怕川南方面也无意多出力啊?郁省长那里…”

陆景微吸一口气,道:“这个确实不好说。走一步看一步,不行就向社会进行融资吧!”

何晨微微点头。近年来波t模式已经越来越流行。是国内推行基建的一个重要模式。

车队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后在国道边的一处加油站略作停靠。陆景回到了自己的车上。丁灵回头笑说道:“陆景,刚才黄远实业的黄利飞打电话来了。”

陆景笑呵呵的接过丁灵递来的手机,道:“怎么,他也问我们什么时候到香港?”他坐何晨的车子聊天没有带他的手机。

丁灵睡了一觉,昨晚被陆景折腾了一晚的精神有所恢复,这时甜美的轻笑道:“哪里是。他是问渝宾高速公路修建的事情。你忘了。黄远实业以前也是承接基建工程的。”

陆景想了想,现在事情还不明朗,不急着给黄利飞打电话。陆景拨了谢清歌的手机,问她回江州没有。扭头问徐咏碧:“咏碧,给我看看你拍的照片。”

“行啊。”徐咏碧娇美的笑着。亲昵的凑在陆景肩膀处,给他看自己的拍的风景照。昨天晚上之后,她和陆景的关系突飞猛进。

闻着徐咏碧身上的清香味道,陆景想起今天早上让他惆怅的美丽佳人,自嘲的笑了笑,每个人都不有不同的选择不是?给谢清歌打完电话后,陆景便和丁灵、徐咏碧说笑起来。

这次前往渝都游说川南同意渝宾高速,郁扬也一起随行。陆景和张炎直见面后,一起私下里拜访了郁行知。

张炎直担任了楚北省西部经济发展小组,对楚北西部的经济发展有一个通盘的规划,而同渝都、川南区域联合的发展则是重中之重。经济本就是具备一定的辐射性。将宾州打造成为川南和楚北的交通要地,辐射之下,楚北西部五市的经济都能上一个台阶。

对于川南来说,修建渝宾高速虽然不是当午之急,但确实是一个经济发力增长的点。

私下里谈话自然比正式的表态要随意一些。郁行知对修建渝宾高速是持支持态度。但是,具体双方怎么合作,各出多少资金,就需要再详细的谈谈。

陆景只是充当一个够份量的中介人,并不管具体的事务。正事谈完之后,陆景和郁行知、郁扬笑谈了一会,便告辞去了渝都机场,准备乘坐民航的飞机去香港。

陆景是民航的vip用户,随时可以登上距离目的地最近的一趟飞机。他和丁灵、徐咏碧、赵姿一起抵达渝都机场后,办理了登记手续。最近一趟的飞机还有十五分钟起飞。

陆景四人便在机场的vip候机室里喝着香浓的咖啡。陆景正和何路遥通着电话。何路遥在那晚出事之后就回了江州休养,一直没在宾州。

“何路遥,你帮李新寒管理王朝俱乐部也不是个长久之计,现在宾州大搞汽车配件,你可以在襄水成立一家相应的汽车配件公司。”

何路遥一听在襄水成立公司立即就懂了,琢磨了一会,道:“行,景少,我听你的。回头我给李三少说一声。”

陆景笑了笑。何路遥那晚在桥对面等了一夜的情分他是要还的。汽车配件每年300亿的份额。何路遥稍微用点心一年搞2个亿的份额不是问题。

聊了一会,陆景挂了电话。这时,vip候机室外匆匆走来一名四十岁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