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45章 奢华的婚礼

第945章 奢华的婚礼

走进vip候机室的是贯荣。他一眼就看到陆景,略微加快步子走了过去。陆景身边坐着两个出众的美丽女子,他想要看不到都难。

“陆先生,钱市长赶到机场来了,他想和你谈谈。”贯荣放低姿态说道。

正凑在一起小声说话的丁灵和徐咏碧抬头诧异的看了看贯荣,然后探询的看向陆景。钱高阳也在这次前来渝都的考察团名单中,他找陆景有什么事呢?

陆景琢磨了一会,微笑道:“行吧。”说着,对丁灵、徐咏碧道:“你们俩在这儿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来。”

丁灵和徐咏碧都笑着挥挥手,目送陆景离开。

贯荣略微领先半步,在前面为陆景引路。钱市长在机场候机大厅外的车里等着陆景。

偶尔从机场里旁边的玻璃看到身侧青年平静的脸色,贯荣心里惴惴不安。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钱市长在路上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然后在川南方面安排的听涛酒店里一直打听着陆景的消息,等得知陆景到了机场之后,就带着他坐车赶来机场见陆景。

每当有风吹草动的时候,,贯荣就会不自觉的想起宾州里关于他“妨主”的传言。希望这次不会有大事。

“嘭”的一声轻响,贯荣为陆景拉开奥迪车后座的门,又轻轻的关上门。车门内那是另外一个世界。

钱高阳默默的递了一支烟给陆景。两人点了烟各自吸着。半响,钱高阳才苦涩的道:“陆先生,我只是想做点事情。”

他上午刚刚得知到关于宾州市班子调整的最新变动:何晨兼任市人大主任;陈跃信担任市委副书记,分管组织人事,相当于是宾州市的三把手;何晨的盟友,被他将影响力打压到最弱的齐克强咸鱼翻身,出任常委副市长,这相当于在市政府给钉了一颗钉子。倒是其他几个职位的变动都是遵循了宾州市的意见。

再加上常务副市长刘委对他若即若离,他在宾州的话语权根本就压不过何晨。这工作简直是没法干了。

陆景脸上带着微笑。道:“我理解钱市长的心情。”

钱高阳心里有些火。理解你还下这么“狠”的手。这一系列的人事运作何晨根本就没那个资格,只有这位陆家二少有这样的本事。

陆景默默的抽完烟,和钱高阳握手,“钱市长。我相信何书记。”

钱高阳无奈的和陆景握了握手,看着陆景下车远去,颓然的叹了口气。

陆景话里的意思是说何晨也想做点事。但是,何晨对宾州的想法,和他对宾州的想法会一样吗?

陆景对车外的贯荣点了点头,向vip休息室走去。

钱高阳是能吏。但是,他和钱高阳分属不同的阵营。如果,钱高阳年轻二十岁,他倒是不介意介绍钱高阳和大哥认识。只是现在他就没这个想法了。

何晨取得强势地位后,如何调整、处理和钱高阳的关系就是考验他能否走出宾州到省里去的关键。面对无法打败的对手如何共赢。是每一位政治人物都需要考虑的事情。这需要看何晨个人的手腕、能力、水平了。

陆景回到机场vip休息室里距离登机时间还剩五分钟。陆景和丁灵、徐咏碧在机场服务人员的带领下,从专用通道直接登机。

怀远古镇。

丽都酒店的咖啡厅里,刚从南马市返回宾州的高修平约了马元龙出来喝咖啡。宾州市的人事变动消息现在已经传遍。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

相比于上一次在这里喝咖啡的心情,两人的心情天差地别。

高修平摇摇头,直言道:“刘市长想法太多啊。否则,何至于此。”

据说,那天程心远向陆景下跪求饶的时候,刘委的儿子刘基伟是在场的,假设他将这个消息早点告诉钱高阳,事情恐怕会大不一样。说到底,刘委未必就没有取钱高阳而代之的想法。

马元龙现在心里窝火的很。齐克强千年咸鱼居然翻身,这让他情何以堪。但是,这种情绪又不方便在高修平面前表露出来,只得说道:“钱市长今天跟着游说团去了渝都。嘿…”

高修平轻叹了一口气。紫云山脉风景的精华就在宾州市内,这次他被陆景挤到南马市吃旅游的剩汤剩水,很是失败。他现在有点明白为何高逸老是在陆景面前吃瘪了。

看马元龙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情况。他纵然有想法也用不出来了。

“师伯,我打听清楚了,山下里到处有人说瑞丰旅游的好。好像他们捐了1亿的物资来宾州市里。”小道童清风走进吴晚观的一间静室里声音清脆的说道。

鹤发仙骨的罗道长穿着道袍在静室里打坐,听了这话,烦躁的挥挥手。“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等清风出去,罗道长却是火大的自语骂道:“玛德,老道那顿打算是白挨了。”

他眼界见识自然比一般人强。他知道瑞丰旅游和景华都是陆景的公司。他本来还想着找陆景的晦气,至少这吴晚观的大门是以后再也不对陆景开放了。但是陆景捐赠无数,积德行善。让陆景吃闭门羹露宿山中他自己心里那一关过不去。

罗道长想了想,心道:“他下次再来吴晚观,我想个法子捉弄他好出我心里一口气。”

如果说找陆景的晦气是罗道长的精神胜利法,那么捉弄陆景的想法则可行多了。人活的老,越发童心未泯。不然,怎么有老顽童的说法呢。

….

刚抵达香港国际机场坐到前往半岛酒店的车中,陆景就打了个喷嚏,“谁在想我?”

徐咏碧托着香腮,巧笑倩兮的扭头道:“谁知道啊!想你的人多着呢。”

坐到前排驾驶座上的丁灵听到徐咏碧这么说,禁不住笑起来,道:“陆景,婉仪姐已经来了吧?有你头疼的呢。”

陆景有些头疼的笑道:“陈先生发来的请柬你看过啊。他邀请的是我和婉仪。”

这是正常情况,毕竟他现在结婚了。陈创和发请帖肯定是邀请他和卫婉仪一起。婉仪放心不下他在宾州出事,本来说借故不来香港参加陈若怡的婚礼。今天上午打电话给他说要来香港见他。

陈笑、吴璇、叶妍、李慕清、莫心蓝、宋雨绮、董晚瑶她们都来香港参加陈若怡的婚礼。确实够头疼的了。

徐咏碧乌黑的眼眸在陆景身上打转,笑盈盈的,也不知道想什么。

午后的阳光之下,一辆辆豪华的轿车从酒店出发前往香港最负盛名的教堂之一——圣约翰大教堂。陈若怡和王欣悦将在圣约翰大教堂主教的见证下举行婚礼。

陈创和父子两代在香港经营。在商场之上人脉深厚。在加上陈创和隐然有香港新生代商人领袖的风范,陈创和嫁女儿,除了和华公司成员企业、关联公司的股东、高管大都来参加了以外,香港社会的名流更是来了大半。

庄穆的教堂中,陈若怡和王欣悦分别当着众多嘉宾、长辈、主教的面许下了庄严的婚姻承诺,彼此交换结婚戒指。

婚礼仪式结束后已经是近傍晚时分,一对新人径直去了美国夏威夷度蜜月。陈家在半岛酒店里备下了丰盛的晚宴招待宾客。

“晚婷,我将来的婚礼要是有这样热闹的场面就好了。”偏厅的一处酒席上,一名容貌普通、略微先胖的女子双手拢在胸前,羡慕的说道。

叫晚婷的女子笑道:“juliana。那要duke抓紧时间挣钱啊。”香港这边同事之间喜欢用英文的称呼,她刚来还不是很习惯。现在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

朱莉安娜(juliana)和杜克(duke)都是香港一家老牌婚庆公司的职员,二十多岁。两人有那么一点意思,经常被朋友拿来打趣。说起来,她和朱莉安娜认识的经过挺巧的。杜克打着要她为婚庆公司代言的幌子追求她。她拒绝了。一来二去,反倒是和杜克的同事朱莉安娜成为了好朋友。

叫杜克的男子是一名典型的香港人长相:身高偏矮,有点胖,圆脸中二分的发型。这时听到晚婷这么说,连忙叫道:“晚婷,你把我拉出去卖了,我都弄不出这么豪华的婚礼。那婚车打头的是什么车?手工定制的世爵跑车啊。至少五六百万美金。更别说那后面跟着的豪车,法拉利、布加迪威龙、迈巴赫、保时捷、宾利、劳斯拉斯、奔驰、宝马整个就是一个豪车展览会,我怎么摆弄的起?我奋斗一辈子身家能不能达到1亿美元都是问题。”

朱莉安娜撅嘴道:“那你可以租啊!”

杜克翻翻白眼,夸张的道:“好吧,就算车子的场面能拼凑的出来,那人呢?今天的嘉宾这排场我估计香港城里的名流基本都场了。这人脉我怎么能有。就算我当个富一代。大概家业传到我孙子的孙子那儿或许有希望。”

朱莉安娜就气得不想理男友。太没志气了。

晚婷偷偷的一笑,看着这对欢喜冤家耍宝。不过,今天婚礼的排场确实很大。香港传媒发达,各大报纸早就疯炒今天的婚礼规模、档次。她这样的普通人羡慕是羡慕不来的。

酒宴进行到最后变成了交际酒会。陆景轻挽着卫婉仪的手转了一圈,就算他不喜欢应酬。今天到场的一些人他都不得不起身去招呼。向何爵士、黄容川等人。

转了一圈回来后,陆景给娇妻一一介绍酒宴里的人物。丁灵一到半岛酒店自然是被董冰拉去陪她去了。

卫婉仪环视了酒宴一圈,轻笑的问道,“你确定都给我介绍完了?”

陆景挠挠头,“剩下的人就不认识了吧?”刚才和华、景华那边的酒桌他都没过去转,但是,在中途却是碰到莫心蓝、叶妍这两个活跃的名媛,她们俩和卫婉仪打招呼时,他都快紧张死。

卫婉仪善睐的明眸灵秀无比的转了转,笑道:“看你这心虚的样子啊。好吧,那就不认识了。”

她聪明之极。去年10月底,她和陆景在香港举行婚宴,有几个美丽的女子在她的婚宴上出现过,有几个没出现过,但是陆景都是没有介绍,这还用问为什么吗?

陆景轻轻的长舒一口气。幸好关宁没来。再来几次这样的聚会,他的心脏真是要承受不起了。

卫婉仪娇俏的白了陆景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