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68章 前尘往事

第968章 前尘往事

周五中午,柳蕴约了蒋蓝蓝在吴山天下会所里吃饭,作为昆泰医药的中层管理人员,她们俩下午上班迟到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不是问题。

柳蕴有些发愁的道:“唉,蓝蓝,我最近可能把陆景给得罪了…”她把那天和唐雨瑶谈话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问道:“你说我现在怎么办?”

她好心办坏事,陆景那天轻叹一口气,径直走了,她这两天一直寝食不安。

蒋蓝蓝笑道:“能怎么办啊?把你自己陪给陆景啊。”

柳蕴无语的白了蒋蓝蓝一眼,就算她肯陪,也要陆景愿意要啊,她和唐雨瑶的姿容差了可不止一点。

蒋蓝蓝吃着菜单报价一万八的宫廷喜鱼,道:“哎呀,你也别太担心了,陆景既然当时没说你,估计后面也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他要是真的是大人物,那会就这点心眼。”

柳蕴想想也是,她其实知道这一点,但是就是心里难安,所以把好友喊出来给她出出主意。

蒋蓝蓝道:“你要真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再过两天不是你生日吗?你到时候专门给陆景道一次歉不就行了。”

柳蕴精神一振,“哦,你这个主意好。”

这时,一名侍者走过来,道:“两位女士,那边有位老先生想和你聊聊,不知道你有时间吗?”

柳蕴莫名其妙,问道:“他有什么事情吗?”

侍者道:“我们会所的会员之间一般以商务交流为主。具体那位老先生找你聊什么,那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柳蕴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刚才她第一反应是有人想要打的主意。毕竟她也算是一个姿容不差的女人,她以前在社会上交际的时候也见过这样的人。

听到侍者这么一提醒,她醒悟过来。陆景送给她的这张吴山天下会员卡不仅仅是一张消费卡,还是一种社会身份的象征。

相比于一万八的宫廷喜鱼凭借会员卡只要180元,这张卡的最大功效是可以平等的进行社交。那位老者不是打她的主意,应该是想要和她认识闲聊。

“请带路吧。”柳蕴微笑着站起来。

夜色深沉,建业希尔顿酒店的小宴会厅里,主持人引导着话题。汪勤勤挥洒自如的应对着几十名热情的影迷。气氛十分融洽。

顶层的总统套房里,谢晋文笑着竖起大拇指。“景少,真有你的。刚才有人汇报唐小姐果然来了。”

陆景摇摇头,笑道:“这没什么好得意的。”他昨天是故意把票送给北宫霞。这其中对人心的把握固然精妙。但是,如果可以,他宁可他能堂堂正正的约唐雨瑶来参加影迷见面会。

谢晋文挠挠头,给陆景说起天辰娱乐拍电影的事情,还有李慕清在韩国最新的动态。

半个小时候后。谢晋文的一名跟班进来,“谢少。景少,影迷见面会已经结束了。影迷们五分钟后就能到希尔顿酒店楼下。”

陆景站了起来,对谢晋文道:“行,我先下去了。”

谢晋文笑道:“景少,祝你成功啊。”

陆景笑骂着丢了一支烟给谢晋文,出了总统套房。柳蕴好心把事情办砸了,他不得不孤注一掷,提前发动“攻势”,至于能不能成功。他心里没什么底。

汪勤勤的影迷见面会结束后,主办方已经通知,有专车送建业市内的影迷回家。请大家在酒店门口上车。

唐雨瑶和北宫霞穿着暖和的大衣在酒店门口等着来送她们回家的车。要是坐公交的话回到家不知道要晚到什么时候。天辰娱乐的工作人员正在不断的叫着影迷的名字,一辆辆的车依次驶过来。

这时,一辆白色的阿斯顿马丁缓缓的停在路口,工作人员喊道:“唐雨瑶小姐,北宫霞小姐请上车。”

唐雨瑶和北宫霞裹着大衣坐到车里。驾驶座上是一名穿着黑色大衣的男子。带着鸭舌帽,大墨镜,看不清面容,脖子上挂着工作证。车外面的工作人员吩咐了司机地址后,汽车缓缓发动。

半个小时后,阿斯顿马丁没有走一点弯路。准确的停在北宫霞位于白武区的住处楼下。

“雨瑶,明天见啊。一路上小心。”北宫霞挥挥手下车,蹦跳着进了单元楼里。

见司机没有驾车离开的意思,唐雨瑶道:“师傅,我住在钟霞区永泰花园。麻烦你送我过去。”

司机摘掉帽子、墨镜,回头对着唐雨瑶微微一笑,轻声道:“问题是我想先请你吃宵夜。”

“啊…”唐雨瑶惊讶的张开嘴。出现在她面前的人赫然是陆景,“陆景,你吓死人了,你怎么在这里?怎么回事?”

唐雨瑶一肚子疑问,不断的发问,嘴角带着浅淡的笑意。司机居然是陆景,这让她惊讶之余又觉得好笑。陆景给了她一个惊喜。

陆景就笑,“佛说不可说啊。去建业大学门外吃宵夜吗?”

唐雨瑶笑道:“我要说不呢?”唐雨瑶很聪明,她心里已经大致猜到陆景出现在这辆车上的原因了。

陆景道:“那我只好强行把你载过去了。”

唐雨瑶轻笑着挽了挽头发,道:“你这样太咄咄逼人了。我会拒绝的。”陆景费这么大的心思为了单独和她相处,那会只为了请她吃宵夜。她隐约知道陆景想要做什么,所以提前把话点出来。

“你应该先听我讲一个故事。”陆景笑了笑,回头发动汽车,驶向建业大学白武校区。

唐雨瑶轻靠在车椅上,摸摸她自己的脸蛋,轻声道:“我听着呢。”从内心里来说,她并不讨厌陆景。和他相处的时候其实很愉快,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以不讨厌、有好感来衡量的。

冬夜九点,建业市的大街上汽车不多。明亮的路灯点点,寒夜风啸。陆景缓缓的开着车,追忆着前尘往事,声音低沉的道:“有一年,我在黄海的一个雨后遇到一个美丽善良、颦笑之间有着温婉风情的女子。那时候我身上没有手机、没有钱包,浑身被雨淋得湿漉漉的,她用她的运通卡帮我安排了酒店的总统套房。我很好奇她是谁。后来熟悉之后,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她大学毕业之后,跟着她一位师兄进入到一家药品销售公司里工作。几年后因为业绩突出,她升为公司的销售副总。而她的师兄则是公司的销售总经理。这几年里,她和她师兄的关系极为亲密,两人一度谈婚论嫁。但是,事业小成之后,两人在生活、事业上的分歧逐渐增多。后来,她师兄移情别恋,和别的女子结了婚,跳槽到对手公司里担任销售总监。

很快,她和她师兄就面临着竞争同一个项目。她在几年时间,她习惯了社会上以钱铺路解决问题的方法,甚至肆无忌惮的使用这个方法。在快要成功之际,深知她行事方法的那位师兄举-报她行-贿,致使她在这个项目中败北,而后入狱。

出狱后,她通过代理销售豪华汽车,东山再起。我在黄海偶遇到她。那一年她三十二岁。经历过风雨洗礼后,她的气质优雅而艳丽,明艳夺目、有着‘遗世而独立’的风姿。

建业大学门口的卤煮是她念念不忘的小吃,但是她去了黄海后,心伤旧事,就再也没有回过建业。”

唐雨瑶有些发呆的品味着陆景的故事。她知道陆景说的那个女子就是她,而故事中的师兄便是罗开鑫。她在想,以后她和鑫哥真的会像陆景说的那样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子已经停在建业大学门口。车内,静悄悄的。陆景有些疲倦的靠在车椅上,真正的让他面对唐雨瑶说出这段前世的故事,他浑身的力量仿佛被抽空了一样。

他已经没有用后面计划的想法了。事到临头,他发现他真的不忍心去用任何的手段。那多多少少都是强行的给唐雨瑶挖坑,诱导她按照他的想法走。

他明确的告诉唐雨瑶后面的事情会怎么样,选择权在唐雨瑶手中。他应该尊重的她的选择,哪怕他和唐雨瑶再次相遇是十年以后。

唐雨瑶心里有些触动,但是她并不是那种可以言语左右的小女孩,出声打破车中的宁静,“陆景,你不是要请我吃宵夜吗?”

陆景沉默的点点头,打了一个手势,请唐雨瑶下车。五分钟后,陆景和唐雨瑶再次来到建业大学边的小巷子里的卤煮小店。还是露天的方桌,这一次陆景没有要啤酒,只是和唐雨瑶慢慢的吃着卤煮。

吃完卤煮,两人默默的向车子停的地方走去。

“雨瑶,我之前给你说我来昆泰医药是为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件事就是赢得你的青睐。”

唐雨瑶微怔,她没想到陆景的答案会是这样,也没有纠正陆景对她的称呼,轻叹一口气,道:“陆景,你到底是谁啊?你在我眼里就像一团谜一样。”

从陆景突然出现在江南大学,再到今年成为同事,到去黄海帮她,以及今天所展示的能量,她忍不住问出她心中的疑问。

因为,她知道今晚之后,陆景会离开昆泰医药,消失在她的生活中。如果,陆景的故事是真的,她和陆景再次相遇将会是十年以后:那时,她风华绝代,陆景不尽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