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69章 星汉西流夜未央

第969章 星汉西流夜未央

陆景抿了抿嘴唇。他倒不是故意要隐瞒身份,而是他的身份在唐雨瑶眼里并不会加分,反而会让唐雨瑶疏远他。

并非所有的女人看到世家子弟都会哭着喊着求包养的。唐雨瑶洁身自好,平时连别人莫名的馈赠都不会接受,怎么可能拜倒在权势和金钱的魔力之下。

陆景道:“雨瑶,你应该知道景华手机吧?我就是景华公司的所有者。像今天汪勤勤所在的天辰娱乐也是我的公司。我高中在京城定海四中就读,之后去江州大学。我和婉仪是同届,但是比她大一岁…”

陆景没有详细的提他家世,简单的带过,反而将景华、和华公司的成就捡重要的成就做了介绍,对他和卫婉仪的基本情况也说了说。一边说着话,两人慢慢的走到陆景停在马路边的阿斯顿马丁车边。

唐雨瑶心里很不平静,按照陆景的描述,他25岁就已经掌握有一家如同商业帝国般的企业。

她并不想否认心里对陆景的好感。陆景身上处变不惊、温润如玉的气质很容易获得女生的好感。但是要她在陆景和罗开鑫中间做一个选择,她还是会选择罗开鑫。

因为她对感情很认真,一旦认定就不想放手;也因为她知道陆景可以是一个好朋友,但绝对不会是一个好丈夫。

见唐雨瑶要上车,陆景道:“雨瑶,稍等。”说着,陆景带着有些迷惑的唐雨瑶走到车后面打开车子的后备箱。一团团火红的玫瑰跃在两人的眼前。玫瑰花香四溢。

“啊…”唐雨瑶轻轻的掩住嘴,诧异的看着陆景。

陆景自嘲的笑了笑。道:“本来是想将这些花送给你的,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按照计划。这个时候他应该邀请唐雨瑶去建业大学走走。他后面准备了一堆浪漫的、博取唐雨瑶欢心的小手法,但是他在亲口对唐雨瑶说出前尘往事之后。突然觉得这种手段很幼稚。

唐雨瑶沉默了片刻,展颜一笑,道:“陆景,谢谢。”

这一句“谢谢”其实是婉拒。陆景知道她谢什么。感谢他钟情于她,但是她不能接受他的这份感情。

陆景到这会也明白他自己的心里所想,洒然的一笑,盖上车子的后备箱,“走吧,雨瑶。我送你回住的地方。”

片刻后,白色的阿斯顿马丁平稳的驶向钟霞区永泰花园。

“雨瑶,如果我现在说几句罗开鑫的坏话会不会让你觉得我这个人人品不行?”陆景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他虽然想通了,但是还是想要竭力的给唐雨瑶强调一下:跟着罗开鑫走,最后的结果不好。

唐雨瑶轻拢着秀发,微笑道:“我又不能封住你的嘴。”语气里带着淡淡的不满。

陆景想着估计以后再见都不知道是几年后了,便不顾唐雨瑶的情绪,说道:“罗开鑫的事业心太重…”

唐雨瑶微微皱眉。她不是很喜欢听陆景说罗开鑫的坏话。

陆景心里叹了口气,这就是柳蕴失言所带来的坏处啊。唐雨瑶已经先入为主的在心里为罗开鑫辩护了。

如果柳蕴没有失言,循序渐进之下,他根本不需要被逼的在今天晚上向唐雨瑶讲述往事。在他拿下市四医院的项目之后,一心想要升为销售副总的罗开鑫就被逼到墙角。

重压之下。罗开鑫处理事情失误的概率可是会成倍的增加。他完全可以水到渠成的让唐雨瑶认识到罗开鑫的本质,从而获得逐步的获得唐雨瑶的青睐。但是,现在….

“雨瑶。请听我说完。对一个男人而言,事业心太重根本就不是缺点。但是。如果,你在罗开鑫的心中排在他的事业之后呢?你是否愿意?”

唐雨瑶若有所思的看了陆景一眼。

陆景接着道:“雨瑶。我知道你对感情的态度,矢志不渝。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给你自己留一条后路,在后悔的时候能有后悔的机会。”

唐雨瑶愣了愣,她感觉到陆景似乎非常的了解她,想了想,认真的道:“陆景,感情是全部的投入,哪有留后路的可能?有保留的感情那还能长久吗?”

陆景失望的轻叹一口气。他知道他今天晚上是无法让唐雨瑶改变主意的。

唐雨瑶微微笑了笑,“好了,陆景,我们不争论这个问题好吗?今天是周五,你周一的那份订单还签吗?”她其实觉得和陆景说话很有趣。当然,前提是陆景不要老想着说罗开鑫的坏话。

陆景肯定的道:“签。就当我临走前给昆泰医药最后的礼物了。”

唐雨瑶心里松了口气,知道罗开鑫的副总位置算是保住了。

建业市夜里的道路上车流稀少,陆景很快就将唐雨瑶送到永泰花园中她住的宿舍楼下。唐雨瑶沉吟了一会,终究是什么都没说,拿起手袋下车。

陆景跟着下车,深深的凝视着唐雨瑶。

清艳若明月的脸蛋,精致妩媚的娇艳容颜,白皙如雪的肌-肤,挺立的**,丰饶诱-人的妙曼身材,丰腴性-感的妙臀,修-长圆-润的双腿。不管从哪一方面来看,她都是明艳动人到极致的女人。

“我上去了,再见,陆景。”唐雨瑶第一次被陆景目光灼灼的看着,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慌张。

“星汉西流夜未央,哪一颗是你,哪一颗是我。”陆景感叹着心哀伤的情绪,然后洒脱的一笑,郑重的道:“雨瑶,保重。”

唐雨瑶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景,轻轻的点头,失神的转身上楼。身后传来汽车的关门声,然后是汽车发动声,最后远去。归于寂静。

唐雨瑶回到宿舍之后,失了魂似的径直去翻她压在书箱深处的日记本。她从大学开始便有写日记的习惯。多少不拘。多长时间间隔也不拘,想起来便记一记。到现在已经累积了有六本。

书箱里的书被唐雨瑶翻的凌乱。一个秀气浅红色软封面的笔记本被唐雨瑶找到。她直接翻到做了记号的一页。那是大四那年圣诞节晚上写的日记。

娟秀的字迹落在唐雨瑶眼里,“…星汉西流夜未央,哪一颗是你,哪一颗是我…”唐雨瑶手中的日记本落到地上。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宿舍里的姐妹们因为这是大学里最后一个圣诞节,在宿舍里喝了一点酒。她那个时候已经和昆泰医药签约,想着日后可以和罗开鑫在一起工作,心里情思摇曳,在日记本中写下了这句话。

陆景是怎么知道这句话的?她的日记本陆景根本就不可能看过。

唐雨瑶快步走到窗户边。窗外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月光皎洁,星空璀璨,冬夜清寒。

冬天的夜晚尤其的冷,陈思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猫在宿舍里美滋滋的看了两集电视剧就上-床睡觉。明天是周末,她可以好好的睡个懒觉。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

“哎呀,谁啊?”陈思抱怨的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手,去拿床-头边木椅上的手机。“雨瑶,什么事情啊?打扰我睡觉下次你来杭城我要你请我吃饭哦。”

唐雨瑶却是没心情和陈思开玩笑,道:“陈思,有件事情你帮我参谋一下。”

“什么事情啊?”陈思笑嘻嘻的道。“你别有给我说你又多了一个追求者啊,我还是单身呢。你这样很招人恨哩。”

“是陆景的事情。他今天送我回家的时候说了一句我写在日记里的话。之前,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唐雨瑶情绪有些低沉的给好友叙说着陆景给她说的那个故事。

她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情绪。她感觉到陆景似乎对她非常的熟悉:性格、生活习惯、食物口味、今天晚上甚至说出了她深压在箱底日记本中记录情思的话。

她现在对陆景说的故事有五六分信。因为唯一看似合理的解释就是她会在经历一系列变故之后。于十年之后三十二岁之时,和陆景在黄海再次相遇。她会亲口告诉陆景这些事情:她的生活习惯、口味、对在建业和罗开鑫情思的回顾…

陈思听唐雨瑶说完。咯咯娇笑道:“你傻啊,骗小女孩的故事你也信?鬼知道是不是他编的。没准刚好凑巧呢。星汉西流夜未央。我想想,噢,曹丕《短歌行》里面的句子嘛。又不是你的原创。”

唐雨瑶摇摇头,没说话。她没给陈思说后面的那两句。凑巧要是能凑到一字不差的地步那可比陆景的故事更离奇了。

陈思很难理解唐雨瑶心里的震惊,好奇的道:“哦,雨瑶,你没问他那个故事结局是什么?”

唐雨瑶气的笑起来,“你个小迷糊,这话能问吗?”在当时那个氛围之下,问故事的结局,无异于是向陆景表示好感。

陈思点点头,“哦,那也是啊。雨瑶,陆景可是结婚了的人。你别犯傻啊。”

她和唐雨瑶大学同学四年,做了四年的室友,对唐雨瑶很了解。陆景一句“不经意”的话撩动了她的心弦,唐雨瑶这时候心乱了。

唐雨瑶无语的拍拍额头,“我知道啊。我可没那么幼稚。我是在想他的话是不是真的。我可不想以后失恋,然后事业也没了,又进监狱。”

就算她愿意相信陆景给她讲的故事,就算她对陆景也有好感,但是,这都不会促使她去爱上陆景。陆景不仅结婚了,还有情人。她可没那么傻。

“咯咯,你终于承认了和罗开鑫有关系啊---。”陈思娇笑着在床-上打滚,笑了好一会才道:“雨瑶,你不要是纠结陆景的故事真与假。陆景说来说去不就是告诉你罗开鑫不可靠、不值得托付终生吗?那你就考验下你那位鑫哥对你的心意啊,反正你现在又不是他的女朋友。”

“你这什么馊主意!我怎么考验啊?”唐雨瑶郁闷的道:“我看你是言情电视剧看多了。”

陈思笑兮兮的道:“同学,艺术是来源于生活的。你就不想知道你在罗开鑫心里是什么位置吗?如果他真的是陆景说的那样:看重事业更胜过看重你呢?”

唐雨瑶沉吟着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