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92章 第一笔资金

第992章 第一笔资金

2003年开始的第一天,上午。

冬季的汉城尤其的冷,比京城更冷。一辆汉城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黑色现代低调的停在汉城大学外一家挂着“未营业”招牌的小咖啡店门口。

一名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下车,看着“未营业”的招牌笑了笑,缓步进了咖啡店。

上午时分咖啡店内光线竟然有些幽暗,只看得清两排书橱前的精雅小方桌边等着两人。一人带着眼镜,斯斯文文。一人年青异常,气度从容。

等在这里的自然是陆景和驻韩使馆的经济参赞车高寒。见到来人,陆景和车高寒都微笑站起来。

有些人,步履、气势是做不得假的,一认便可知。进门来的五十岁男子,气度沉稳,长期身居高位的气势很足,不可能是看到咖啡店打着“未营业”牌子误入进来的顾客。

虽然没有和国开行的行长保胜利见过面,但车高寒还是笑着伸出手,热情而不诌媚的道:“保行长,你好。我是驻韩使馆的车高寒。”

保胜利脸上浮起笑容,很慢,伸出大手用力的和车高寒握手,“车参赞,你好。”一个笑容,一个手势尽显上位者的威严。

和车高寒打完招呼,保胜利眼睛看向陆景,微笑道:“陆景,我时常想着我们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正式见面,没想到是在汉城。”

他今年在京城里去一位大人物家里拜年时和陆景照过面,但是没有说话。他相信陆景应该知道他的名字。

陆景洒然的笑道:“保行长,你好。”他和央行的副行长林忠学是好友。林忠学是今年年底接任央行行长呼声最高的人选。银行系统的要员。陆景基本上都有所耳闻。

车高寒微微错。听保胜利的口气,两人似乎在某个场合照个面。当然。这对今天的谈话而言是好事。涉及到数十亿美元巨额资金的调动,双方有互信的基础最好。

车高寒帮保胜利要了一杯平常的拿铁咖啡。便坐到窗边。他只是负责牵线,具体谈的怎么不是他能管的。

“国开行可以给和华提供20亿到3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收购现代汽车集团。”保胜利率先打破沉默,“和华有把握拿下现代汽车的控制权吗?”

陆景道:“很难。”他答的很快,这个答案很早他想好。

保胜利玩味的笑着看了陆景一眼,没说话。

陆景喝了一口咖啡,又微笑道:“但是可以试试。”

仅仅四五十亿美元就想要将现代汽车收入囊中很难。但是,很难不代表没有可能。所以,他来汉城了。

“哦?”保胜利微微一笑,拿起咖啡杯。

陆景知道他接下来的话关系到他到底能争取到是20亿美元还是30亿美元。

“想要实现对现代汽车绝对控股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入股现代汽车。争取成为现代汽车董事会的多数派,从而控制现代汽车。在亚太地区资本力量的目光都投到汉城的情况下,50亿美元的资本有资格在现代汽车的收购战中聚拢一批资本,然后取得发言权。”

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总资本也就240亿美元,扣除掉现代汽车公司之外的资产,再对半折,50亿美元砸到现代汽车公司身上会是一个很有重量的筹码。

保胜利神色动了动,沉默了十几分钟,沉声道:“资金怎么走?由国开行直接拨付给和华银行?”

他既然挑选陆景作为大国战略的合作者。对陆景旗下的公司架构自然有一定认识。

陆景沉吟片刻,道:“国开行的资金先走建业市商行的渠道吧!”

直接让和华银行接受国开行的资金,那和华日后在全球的投资势必也会面临着国开行在全球投资遭受抵制的困境。“遮羞布”是有必要的。这不是遮给敌对对手看,而是让“盟友”可以为和华辩护。

并且。他不希望和华未来的核心公司和华银行的资料被国开行摸透。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谁知道国开行是什么情况。会由谁来掌?他不得不慎。

保胜利理解的点点头,感慨道:“谨慎一点也好。欧美的资本对我们警惕性太高。”

国开行和第二石油集团在新加坡那里有一笔石油投资近期就被高盛和三井联手利用新加坡政府坑了。亏损近十亿美元。

陆景喝着咖啡笑了笑,看样子保胜利对此很有体会。

全球的资本力量以欧美为最。这体现的最为直接的部分就是欧美社会的主流人物掌握着世界的舆论的话语权。共和国的国企都描绘成“洪水猛兽”,在全球市场举步维艰。

保胜利感叹完,下定决心,道:“国开行将投资30亿美元用于这次收购中。我希望这笔投资能够具备战略意义,同时在未来五到十年内为国开行带来丰厚的汇报。”

“我想现代汽车的发展不会让保行长失望的。”陆景微微一笑,伸出手,“保行长,合作愉快!”能拿下30亿美元的投资让他心情很不错。

保胜利闻言一笑,和陆景握住手,道:“陆景,我很期待你后面的表现。”

陆景和保胜利商谈完大致的方向,便没再讨论具体细节,转而聊起对投资的看法。细节问题自然会由他们的助手去完成。一个小时后,陆景和保胜利笑着握手道别。

车高寒微笑着送两人离开,然后面带微笑的坐在咖啡店里悠闲的品了一杯卡布基诺咖啡,味道香甜。

如果陆景收购现代起亚汽车集团成功,那他的履历上可是添加了辉煌一笔,上升有望。目前来看,陆景成功的希望很大。

保胜利坐回停在咖啡店路边的黑色现代中,黑色现代起步离开。

“老张,让你说准了。陆景确实是还打算继续寻找资金合作。我听了他的方案,成功的概率很大。”保胜利靠在车椅上,缓缓的说道。

此时驾驶座上开车的不是他的司机,也不是他的助理,而是他倚为智囊的国开行投资部副总经理张乐池。国开行在新加坡亏损了近十亿美元,需要一笔大投资来提振士气,挽回印象。张乐池给他推荐了和华收购现代起亚汽车集团这个项目。

张乐池三十多岁,年富力强的精明模样。他并没有居功,轻轻的笑了笑,道:“行长,和华手里没有足够的资金,必须要与人联合。我们这时提供资金给和华可以享受到他们的投资红利。”

保胜利笑着点点头,“具体的事宜你代表国开行和和华谈。这场收购不会很快结束,在年前达成协议就可以。”

张乐池欣然领命:“好的,行长。”

汉城机场。

看着拖着皮箱,穿着厚厚的驼色棉衣外套依旧显得窈窕娇俏的卫婉仪温婉而笑,陆景也没管是不是在机场这样的公众场合将她抱在了怀里,“婉仪。”

结婚以来,他和卫婉仪的感情与日日增。看着俏丽的娇妻,这时也没克制情绪。

卫婉仪俏脸一红,小声道:“烟诗凝在呢。”烟诗凝的堂兄是烟玉成和卫婉莹订婚了。她见过烟诗凝。今天在飞机上恰巧碰到来汉城出差的烟诗凝。

话是这么说,卫婉仪却没有推开陆景。要不是想这家伙,她哪会元旦假期来汉城。汉城现在可是比京城的气温还要低。

“管她呢,我先抱一会你。”陆景笑着在卫婉仪耳边低声说道。熟悉的发香涌入到他的鼻子里。

烟诗凝孤身一人拖着黑色的小皮箱,带着墨镜,风姿绰约的站在不远处。不少路过的机场旅客都把目光投落在她身上。烟诗凝身材高挑,曼妙婀娜,就算看不到她的容貌,但这也足以让她的风姿远胜一般人。

烟诗凝年中的时候和焦哥一起请陆景吃过饭,和陆景的关系有所改善。只是看到陆景毫不避忌的和卫婉仪抱在一起,她只得再等等才能过去打招呼。

片刻后,陆景握着卫婉仪的手和烟诗凝打招呼。烟诗凝笑着道:“我代表七矿到汉城出差。今天恰巧碰到婉仪了。”

陆景和卫婉仪感情再好,在她心里也不会为陆景加分。她可是知道她那次去找陆景求助的时候,陆景正在干什么。她心里依旧鄙视陆景的花心。不过除开这件事,陆景这人还是不错的。

她这句话是在向陆景解释。她是特工的事情卫婉仪根本就不知道。但是陆景知道。假设陆景要是误认为她和五处把主意打到卫婉仪头上那纰漏就大了。

这个青年可不是京城地面那些借着家族权势混日子的公子哥。陆景是他要是发怒,后果会相当严重。

卫婉仪略微有些诧异烟诗凝的话。代表七矿出差?这话听的怪怪的,烟诗凝本身就是七矿的员工啊。

陆景眼睛眯了眯,微微点头,道:“哦。祝烟小姐出差顺利。”

烟诗凝笑道:“承你吉言。说不定我们会有合作的机会。”说着,告辞离开。

陆景笑一笑,也没在意,和卫婉仪坐回车里返回汉城万丽酒店的总统套房。

他哪里知道日后烟诗凝会给他捅一个大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