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93章 拜访郑世勇

第993章 拜访郑世勇

汉城万丽酒店,总统套房。

小别胜新婚。陆景和卫婉仪有月余未见,见面自然是先述说离别以来的情意。吃午饭的事情都要排在后面。

陆景尽兴的和娇妻缠-绵之后,顺手打了个电话通知厨房可以准备午餐了,然后抱着婉仪在豪华的浴缸里舒服的泡着。

卫婉仪慵懒的躺在陆景怀里,惬意的眯着漆黑美丽的眸子,享受着丈夫事后的爱-抚,忽而问道:“陆景,你和烟诗凝什么关系啊?我怎么感觉你和她之间怪怪的?”

这样的话,要是在之前她根本就不会问的。不过,她现在挺在意陆景的,心里好奇就问出来了。

陆景笑着捏捏卫婉仪娇俏的**,道:“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是这样的…”陆景把烟诗凝的职业给卫婉仪说一遍,然后故意语气恶狠狠的道:“她要是敢把主意打到你头上来,看我怎么收拾他们五处。”

“那有你这样的。还和人家是合作伙伴呢。”卫婉仪笑着嗔了陆景一眼,“不过,你这么说,我听的挺高兴的。”

她倒是不担心她会成为目标,她相信陆景会保护她,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

卫婉仪翻个身,舒服趴在陆景胸口,凝视着陆景的眼睛,忽而展颜一笑,就像是一株月季突然绽放,妍姿俏丽。

本来卫婉仪笑的很美,很舒心,但是陆景却是没来由的有点心虚,“婉仪,你笑什么?”

卫婉仪多姿的明眸盈盈的白了陆景一眼,娇俏清秀的笑起来,“陆景,你今天对我太好了。你背着我做了什么坏事?”

结婚这么久,她和陆景其实已经相互熟悉彼此之间的一些小习惯。就像她现在能感受到陆景心里的歉意,陆景也能感受到她觉察了。

陆景尴尬的挠挠头。他倒不是不肯认,关键是婉仪是他的妻子,他和其她的女人在一起都算是背着她做了坏事。他不知道卫婉仪要说哪一件事。

看陆景的动作,卫婉仪就轻轻的掐了陆景一把,然后靠在陆景肩头嗔道:“坏死了你。我怎么就和你结婚了。”

她知道陆景前段时间在建业追唐雨瑶。看样子是追到了。不然那会是这表情。她又想起陆景去江南大学追唐雨瑶给她撞个正着的糗事,心里忍不住一笑。这混蛋,就惦记着唐雨瑶。

她心里没怎么生气。她并不是那种强势的性格,没有管制陆景的心思。以陆景所取得的成就,她想要驾驭他根本就不可能。只要陆景这辈子不辜负她的情意。不让她作为妻子难堪就行。

陆景心里柔情涌动,抱着卫婉仪如丝如脂般柔滑迷人的身子换了姿势。让她靠的更舒服一点,“婉仪,你怪我最近没有好好陪你?”

卫婉仪舒服的恩了一声,闭着眼睛取笑道:“没有。我知道你最近忙着呢。不过你就算不忙,按时间表排,一个月能轮到一天的时间陪我不?”

陆景心里大汗。这话说的!他要不是知道婉仪没生气,真的可以看成是娇妻在兴师问罪了。

自从他在宾州遇险,婉仪到香港来看他的时候给他说了对他的爱意之后,婉仪平常和他通话时偶尔会取笑他几句。

别看婉仪平时一副温婉文秀的大家闺秀模样。她其实并不是沉闷的性子。她私下里生动活泼的一面让人和她相处一点都不会觉得枯燥无味。

这不,取笑他来了!

陆景就笑,“那有那么夸张,陪你的时间肯定有。你可是我的妻子。婉仪,我打算再拼搏十年,到35岁退休。到时候我好好的陪你们,周游世界都行。”

“你们?”卫婉仪睁开眼睛看着陆景。灵秀无比的明眸藏着微微戏虐的笑意,“陆景,我是说过对你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可是,你不能指望我24岁就修炼到对你沾花惹草的事情充耳不闻呢。”

陆景摸摸鼻子,道:“我可以说口误吗?”

卫婉仪娇俏的嗔道:“谁信呢。”

看她俏丽清秀的模样,陆景忍不住吻着她娇嫩得如同草莓般的嘴唇。又是一番情动。

片刻后。浴缸里的水就哗哗的摇动起来,还有妩媚的低吟…

陆景和郑梦先约了下午去汉城峨山医院探望郑世勇。和卫婉仪一起吃过饭后,李慕清和丁灵已经到了万丽酒店的大堂里。

李慕清作为京城的世家女,卫婉仪来汉城,她正好也在,那肯定是要招待卫婉仪的。更何况以她和陆景的关系,更是要好好招待卫婉仪了。丁灵则是要陪陆景一起去见郑世勇。

车内。丁灵听着陆景转述上午的资金谈判,叹道:“就这么简单?”

陆景好笑的捏捏她清纯秀美的脸蛋,“能有多复杂啊!小灵,你通知许雪,由她负责这件事。让徐怀观和国开行谈判。”

这场收购,他需要国开行的资金才能有希望完成。他在香港料定他出现在汉城表现出对现代汽车公司的兴趣之后,国开行一定会派人和他联络,现在果然如此。

陆景不是神仙,国开行所遇到的问题,陆景自然不知道。

在拿到国开行的资金之后,陆景还需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就像他给保胜利说的:拥有50亿美元资金的和华,将会吸引到其他的资本加入。

当然,前提是和华得先显露一下实力。

和郑梦先在路上汇合后,陆景一行人进了汉城峨山医院。寒风冷冽,去往医院住院楼的高级疗养楼的路上十分安静,静静的能听到落叶沙沙的声音。

汉城峨山医院是现代集团出资修建的私人医院。郑世勇作为现代集团郑氏家族的重量级人物,在汉城峨山医院里自然受到了最好的照顾。

陆景和郑梦先已经和郑世勇约好拜访的时间。处在疗养状态中的郑世勇在儿子郑梦奎的陪同下,和陆景、郑梦先、丁灵、朴弘基见面。

“叔叔,你今天气色不错。”郑梦先关心的问候了几句,笑着说道,“应该很快就可以离开医院了。”

郑世勇坐在轮椅上笑着点点头,慢慢的道:“这需要听医院的安排。陆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郑先生,是的,我们又见面了。我这次带来了20亿美元支持郑梦奎先生重返现代汽车公司董事会。”陆景心里暗叹一口气。和上次见面相比郑世勇显得更加老态。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

现代汽车公司一共15名董事。陆景说支持郑梦奎进入现代汽车董事是没错的。他要的是董事长的职位,和得到董事会多数派的支持。

站在郑世勇身后的郑梦奎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五月底的时候他和父亲建议陆景提供20亿美元支持他重返现代汽车董事会,但是陆景拒绝了。现在等到局势明朗,又跑来说支持他。可惜,他不稀罕了。

郑世勇看不到身后儿子的表情,笑呵呵的道:“好,我们联起手来一定可以把郑梦久父子赶出现代汽车公司。”

他是那种老派人物。一口韩语说的很用力。很有气势。以陆景的韩语水平自然听得出来郑世勇的决心以及真心愿意和他联手的想法。但是,郑梦奎脸上的表情却是破坏了这一层意思。

郑梦先微微皱起眉头又很快的舒展开。他对他这位堂兄弟看不入眼。

陆景不动声色的微笑道:“郑先生的想法我愿意支持。不过。我得先把资金转化为现代汽车的股份。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下属公司控制着现代汽车20%的股份,不知道郑先生有没有好的建议给我。”

想要把郑梦久驱离现代汽车公司,需要先得到这20%股权的控制权使得郑梦久在现代汽车公司的股份低于50%。这是实际操作收购的第一步,也是陆景今天来探望郑世勇的目的。

郑梦奎插话道:“我建议陆先生收购另外可收购的43%的股份。”

郑梦久父子通过各种渠道持有现代汽车公司37%的股份,加上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内部复杂交叉控股的20%股份,牢牢的控制着现代汽车公司。

郑梦奎的建议是不安好心的。现在消息稍微灵通一点的人士都知道亚太地区的资本都在关注现代汽车的股权争夺。这个时候,可出售的股份自然是价格要上浮。上浮多少,那要看股份持有者的想法,上浮150%-500%都是有可能的。

陆景心里摇摇头。从他和郑梦久接触的认知来看,郑梦奎斗不过郑梦久是理所当然。此人见小胜则骄,难堪大局。

郑梦奎见陆景不说话,解释道:“陆先生,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内部复杂交叉控股的20%股份最好是由我们来收购,避免引起公司的大动荡。”

这是郑家内部的事务,他不希望看到外来的资本进入。

郑梦先道:“梦奎。这部分股份由我来收购如何?”

郑梦奎一下子语塞。

郑梦先是被指定的现代集团继承人,由他来收购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成员企业,那些成员企业自然不会出现大的动荡。除了部分郑梦久的心腹高管,其他人都是在为现代集团工作,仅此而已,至于是为郑梦久还是为郑梦先。抑或是为他郑梦奎都不重要。

陆景看向轮椅中还在沉吟的郑世勇。

郑世勇冲陆景点点头,道:“大央公司手中持有现代汽车公司2%的股份。这家公司的控制权并不完善。陆先生,可以考虑取得大央公司的控制权,获取其手中现代汽车公司股权的支配权。”

PS:?该一个bug。郑世勇在汉城峨山医院,不是汉城现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