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97章 紫纪元的新人

第997章 紫纪元的新人

陆景一听就懂。朴志夕不是不想卖,而是哪有大庭广众的情况下谈细节的道理。陆景要了朴志夕的联系方式,聊了几句便开始和丁灵告辞离开。

“陆景,好像开局不错哦。”站在紫纪元餐厅的落地窗边,景福宫的夜景入目,丁灵笑着对陆景说道。

陆景轻轻的摇摇头,“小灵,恰恰相反,我们的开局很糟糕。”

“啊…”丁灵美丽的杏眼不解的看着陆景。刚刚才接洽了有出售现代汽车股票意愿的新韩银行啊!

陆景转身指了指正在聚成几个圈子相互交谈的汉城金融界人士,“小灵,你看,我们实际上是被排斥在外的。”

这场沙龙聚会规模并不大,从他和丁灵进来已经有近十分钟,但是举办沙龙的主人还没有出现招待他和丁灵,这所展现出来的态度就破为玩味了。

丁灵轻轻的咬着嘴唇。这是她习惯性的动作。陆景说的是对的。但是这还不足以说明开局的糟糕啊!

陆景解释道:“小灵,我们今天晚上的目标是寻找合作伙伴,而不是买股票。现阶段而言,持有现金比持有股票更具备说服力。”

郑梦久父子目前控制现代汽车超过50%的股权。这就像一个乌龟壳一样保护着现代汽车的控制权。外界很打破这层保护,触及到现代汽车的核心控制权。

此时持有现代汽车的股权根本就没有话语权。反倒是手里持有现金会被视为有资格入局的人物。

因为,现代汽车的股票总额并非是一成不变的。现代汽车的董事会批准定向增发计划并不困难。谁会傻傻的等在那里让外人抢着自己的公司呢?

只有持有现金才能有应付现代汽车后手的能力。

如果本末倒置,以为先抢到一部分股份作为“合纵连横”的筹码注定会在后面被踢出这盘棋局。

想要把股票作为筹码。至少需要等到郑梦久父子丧失对现代汽车的绝对控制权——其控制的股份低于50%。那时候,没有任何一家企业、个人拥有控股地位。持有更多的股权在棋局中所拥有的份量才重。

丁灵点了点头,她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

陆景看了一眼真正不断的有宾客进入的紫纪元餐厅。揉揉眉心,道:“好了,我们继续努力找人聊聊吧,看看能否有收获。来了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

高俊远在香港的商界打拼了很多年。香港作为亚洲有数的金融中心,他在亚太地区的金融圈子中名气并不算小。

高远基金的规模只有10亿美元,但是其调动资金的能力至少在15亿美元上下。这并不比一些投行在亚洲分布所能调集的资金少了。更不要说他背后的家族力量。

因而,高俊远和七八个“朋友”聊得很开心。眼神的余光借着喝酒的时候偶尔扫一眼和人攀谈不久就分开的陆景,心里舒服至极。

看对手吃瘪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不是?如果是曾经在其手上吃过亏的对手那就更有成就感了!

高修平站在高俊远看着陆景带着他那位甜美清秀的助理没有和任何一个人交谈超过五分钟以上。显然是屡屡碰壁,心里畅快无比。

这两天“陆少帅”的名头虽然响,但是合作,特别是大笔资金的合作,谁心里会不顾虑尔虞我诈的风险呢?

新人没有人引荐,想要加入到一个圈子里所付出的努力是难以想象的。

看看一旁的郑梦奎混得如鱼得水,何等受资本人物的欢迎。陆景今天就失策在他没有让郑梦先陪他过来。当然,就算郑梦先陪他过来,恐怕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主人家不欢迎嘛!

刘博远在紫纪元餐厅的咖啡色方形柱子边一边眺望着窗外景福宫的夜景。一边偶尔欣赏一下陆景的囧态。他自认是个体面人,所以采取了这种很含蓄的欣赏姿态。手里摇晃酒杯里荡漾的酒液就像是他此刻的心情。

在陆景离开韩国汇兑银行、新韩银行那个圈子没多久他就过去和陆景打了一个招呼。只是礼节性的招呼。他没有用他的人脉为陆景铺路的意思。

他和陈旭江相交属于平等交往,如果他这么对陆景那便是诌媚了。虽然他知道这么与陆景相交所带来回馈更大。

生意人都得学会狗脸。前一刻在谈判桌上你死我活,下一刻便在饭局上相见恨晚。谈笑风生。但是,“狗脸”的精髓不是这样的。而是上一刻相遇时仿佛老友重逢,热情洋溢。朋友啊,兄弟啊;下一刻从背后冲上去抽冷插两刀。挖下一大块肉来吃,再踩上两脚也是司空见惯。血淋淋的。但是真实。这便是险恶的商界。

如果一句诌媚的评价可以换回更大的利益,刘博远是不介意的。促使他不为陆景引荐的真实原因是陆景在他心里种了一根刺。

在苏兰电器的董事会上,他当场向陆景认输,换取的是博远基金一线生机,丢掉的是他作为香港金融圈子中重量级人物的荣耀,伴随着的还有他打拼大半辈子的风光。

至于“少帅”这个称号,陆景要是当真,他也不会不配合的。

刘博远淡淡的一笑,扫了陆景一眼,再看看窗外的夜色。夜色正好!

紫纪元餐厅是长方形的布局,三面的落地玻璃窗,可以270度欣赏着楼外的风景,可以容纳二三十人举办经济沙龙。但是,其实紫纪元餐厅也不算太大。

此时,罗映浩和李怡馨拿着优雅的波尔多酒杯在餐厅尽头就着星辉和餐厅明亮的灯光可以清楚的看到陆景在餐厅入口处一次又一次的试图和人攀谈,但没有人最终留下来和他交流。

哦。陆景脸上还带着微笑。只是,他的心情未必如脸上的笑容。

罗映浩努努嘴。笑着道:“怡馨,这场好戏如何?”

他现在的心情不仅仅是酒液摇动的欢快。而是有一种手里拿着的烟花冲上天后灿烂绽放的那种爽。

他心里对陆景的怨气大着。苏兰电器收购那一战上,他被陆景当面奚落,等陆景到了他的地头上他要不是“回馈”一下,实在不是他罗映浩的风格。

李怡馨皱着眉头道:“映浩哥,这样不好。”她知道紫纪元餐厅的主人是三星集团,而她对陆景的印象不算坏。

“哈哈,我忘了怡馨你不喜欢这样。”罗映浩嘿嘿一笑,将手里的酒杯放下,“那我去通知他可以离开了。没有受到邀请就来紫纪元实在太不礼貌了。”

李怡馨想了想。快走两步跟上罗映浩,她还是决定跟着罗映浩一起去见陆景。她知道罗映浩在算计陆景,而且算计的很成功。但是太小家子气。

如果可以,她希望能代表三星向陆景道歉。一个在二十几岁的年纪就可以和她父亲对话的青年不应该在三星受到这样的冷遇。

陆景并不知道紫纪元餐厅里那些“旧识”们的想法,如果知道了,也只会说一句“呵呵”。

没有人规定只能他“打”别人,还不许别人看到他的时候阿q一下。

好吧,“呵呵”的意思就是sb。

从他在郑梦先手里拿到请柬进入紫纪元餐厅,他其实已经推开了汉城这个圈子的门。这个圈子里的人可以“高贵冷艳”。各种“傲娇”,但是谁也不会傻到忽视他。

因为,他推开门进来了。这本身就代表着实力。

开局不顺并不代表着结果也不顺。没有人停留下来和陆景长谈,如果是陆景和他们另外约了时间再谈呢?紫纪元餐厅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适合谈话的地方。

陆景和丁灵拿了红酒在临窗的位置润嗓子。一个小时不停的游说,他有点口渴。

“紫纪元餐厅能在汉城有今天这样的地位,和这里风景有很大的相关啊。”陆景微笑着对丁灵感叹道。

丁灵今晚穿着一件粉色的外套。白色的修身铅笔裤。白色的铅笔裤把她浑圆的秀臀包得又圆又翘,和大腿相连的曲线弯的迷-人。看得让人恨不得用手去托一下那臀。看看在手掌中扭动的时候会是何等魅-惑。

丁灵被陆景看得心里有些羞涩,娇嗔了陆景一眼。答道:“那让璇姐把它买下来。”今天晚上受到的待遇让她心里生气呢。跟着陆景这么久,陆景纨绔子弟的那一套她摸得透彻。

一家餐厅的服务不好,不是打电话投诉它,而是把餐厅买过来,再把经理和职员喊过来淡淡的说道:“你们自己选择辞职吧!”很装,但是很解气。

陆景就笑,“你这样太狠了吧。我们俩都还没搞清楚这地方属于谁呢。”

罗映浩和李怡馨这时恰好走过来。罗映浩的马脸上浮起一丝不屑的微笑,“陆景,这间餐厅属于三星集团。你想买,大概是不可能的。”

罗映浩是马脸,讥笑的神情看起来有点丑。衬托的姿容比丁灵逊色一筹的李怡馨人比花娇。当真是绿叶衬红花。

李怡馨穿着一件黄-色的双排扣修身长款羊毛大衣,黑色雅致款式的羊毛衫,驼色的厚厚裤袜,黑色高跟长筒靴。一双腿显得圆润而修长。打扮的很时尚。她本就是一个追求时尚的前卫女子。

李怡馨欲言又止,耳垂上的贝壳状耳坠摇晃了一下。

陆景笑了笑,没搭理罗映浩,拿着酒杯抿了抿红酒。看到李怡馨让他心里微微一动。

罗映浩要得就是这种效果,微笑道:“陆景,今晚来参加沙龙的贵宾基本都到齐了,就我观察你好像大部分人都聊过对吧?你是不是应该向我告辞了。”

他不介意让陆景知道他一直都在看笑话,看陆景碰壁之后又继续和人攀谈的笑话。

这种感觉很爽。几乎可以和他把漂亮的女人压在身下喷出时的爽相媲美。

陆景淡淡的看了罗映浩一眼,轻蔑的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三星集团的继承人名单中好像没有你的名字吧?你身边的李怡馨倒是三星的继承人之一。”

罗映浩知道陆景说的是事实。他父亲就算是三星集团的第二股东也没用。三星是李氏的三星。他确实不是三星集团的继承人。“那有怎么样?”

陆景轻哼一声,“狗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