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98章 请转告李会长

第998章 请转告李会长

骂人的话要怎么样才爽?每个人的答案不会一样。

汉语骂人的词语博大精深。古往今来,南腔北调,列举出来足以编纂成一本大部头的词典。但是,最爽的骂人句子无一例外肯定是看酒下菜。

范增对楚霸王的那一句“竖子不足与谋”。自此之后但凡骂人“竖子”都会将在楚汉争霸中就好比如打dota把刘邦爆了几回压制得不敢出门就差虐血池却在最后时刻被翻盘的项少联系起来。

张飞在虎牢关下一句“三姓家奴”把三国第一猛将有虓虎之称的吕奉先骂的声名尽失。

骂太监为“阉人”很爽,其实更爽的骂法是一位大牛说的“割鸡焉用牛刀”。

罗映浩的脸黑下来。他出生在韩国,在建业生活的时间满打满算还不到五年,他自然不明白这其中的复杂而精妙之处。但是他感觉到他被陆景骂的很痛,有针在扎心,让他想要跳起来打人。只是在紫纪元餐厅打架,他不知道陆景在不在乎,反正他丢不起那人,也不敢把紫纪元餐厅的口碑给砸掉。但是,在一时间他竟然也想不到话来反驳陆景。

场面有一个微小的停顿。

丁灵白皙甜美的脸上露出轻轻的笑容。

陆景和她在门口像侍应生一样一遍一遍的向来宾推销观点,这根本就是营销当中最低等的路边发传单的方法。虽然有效果,但是如果有更好的营销手段,谁愿意用这样事倍功半的初级手法啊?这都是眼前这个马脸在捣鬼。陆景这话骂的解气呢。

李怡馨蹙起眉头。她虽然对陆景印象不错。但是这时候她肯定是站在罗映浩一边的。帮理不帮亲,那需要一定层次的人物才能玩的起。因为当你有困难的时候。帮你的一定不是“理”而是你的亲人或者朋友。李怡馨自认当她有困难的时候肯定是罗映浩帮她。

李怡馨微微鞠躬,诚恳的道:“陆景。对不起。今天我们招待不周,请你见谅。”

陆景略微有些诧异李怡馨的态度。他对李怡馨的了解仅限于前世里她在美国殉情自杀之后媒体大肆报道的文字。在他心里李怡馨只是一个心地不坏、不算特别漂亮的花瓶。现在这番大气的话却她身上却是多了一丝灵性。

陆景记得有媒体爆料,李怡馨疑似是三星集团的继承人。这和陆景刚才说的“继承人之一”那便是天壤之别。带来三星走向辉煌的李健熙本就不是三星创始人李秉喆的长子。嫡长子继承制在三星内部没有传统。更何况进入近现代之后,财团采取的都是竞争培养继承人。如果李怡馨的能力足够,李健熙要把他的小女儿指定为继承人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看来传闻并非无风起浪。

“李怡馨,我接受你的道歉。”陆景微微颔首,他确实没有继续计较的意思。和罗映浩这样的小角色纠缠不休没什么意义。罗映浩在此次收购现代汽车公司的棋局中连入局的资格都没有。但是,陆景也不会虚伪的对李怡馨说“没关系”。

李怡馨明眸微弯,有种长出一口气的感觉。再次微微躬身道:“谢谢!”

陆景禁不住一笑,心里感叹在新世纪居然还能碰到家教如此传统的韩国女子。当然,这种客气的礼仪其实是一种疏远的态度。陆景自是不会在意,道:“李怡馨,我想请你帮我带句话给李会长。”

“怡馨,拒绝他。”罗映浩这时已经恢复过来,脸色铁青的说道。事实上李怡馨代他道歉之后,他便有了台阶可下。

李怡馨脸色露出迟疑的神色,思考了一会。道:“陆先生,如果我父亲比较忙的话,我未必能在最近见到他。如果你是要我转达商业上的事情,我建议你和金室长联系。”

李怡馨口中的金室长是三星战略企划部的室长金佑荣。三星战略企划部是三星集团的核心决策部门。担任室长的金佑荣是李健熙的亲信。

陆景笑了笑,道:“我这话有点粗糙,还是请李小姐私下里带话比较合适。我确信李会长愿意听一听。请转告李会长,我有打破乌龟壳的办法。”

说着。陆景没给李怡馨拒绝的机会,和丁灵一起离开了紫纪元。正如罗映浩所说的。他今天该接触的人都已经接触过,是时候离开了。当然,是被罗映浩赶走还是主动离开,这里区别就大了去。

景华韩国分公司的那辆黑色劳斯莱斯在陆景到了汉城之后就被陆景征用。返回临江别墅的路上,丁灵看着车灯下陆景微微沉思的脸庞,沉思的男人无疑是很有魅力的,丁灵轻轻的靠在他肩头,嘴角带着一抹温柔的笑意,道:“陆景,你这么有把握李怡馨会帮你传话?”

陆景一手搂着丁灵的腰,笑道:“赌一把而已。要是三天之内李健熙没什么反应,我再让郑梦先或者车参赞帮我传话就是。不过,李怡馨怎么看都不像是…”

陆景说到这儿便住口了,眼睛看了一眼小妮子34d的丰满乳峰。和这对晚上都能让他窒息的白兔相比,李怡馨实在不能算是胸大。无脑自然也说不上。正常情况下,李怡馨会帮他传这句话。不是要见面才能说话,有手机呢。

丁灵自然知道陆景没说出口的话是什么,白皙秀美的脸蛋不由的变得羞红,娇羞的在陆景腰间掐了一把,道:“你怎么最后把李怡馨的称呼换成李小姐。你就不怕她心里不舒服懒得给你传话了啊?”

陆景就笑,“正要那样我也没法。我又不是那种英俊到在高中时就可以勾-搭漂亮女老师的男人,你觉得李怡馨心里对我能有多少好感。她摆出一副疏远的态度,我还不识趣的称呼她的名字干吗?”

丁灵掩嘴吃吃娇笑。是哦。没有帅到那程度,可是定海四中最美丽、人气最高的方老师和邵老师最终都去江州了。

二十四岁的小妮子久经他的滋润。一颦一笑已经颇具女人成熟的韵味。陆景正看得心里一荡,接触到丁灵戏虐的眼神。他突然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语病。

陆景在丁灵细腻洁白的耳垂边小声道:“小灵,待会儿我要执行家法。”

待陆景带着他的助理离开后,罗映浩皱着眉头问道:“怡馨,你真要帮陆景给会长传话?”

李怡馨心里其实也没拿定注意。陆景骂罗映浩,让她心里对陆景那点好印象消失殆尽。她最近忙着玩赛车呢,那有时间专门为陆景传话。只是陆景这句话有些玩味。她有些踌躇不定。

“映浩哥,你觉得陆景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乌龟壳?”

罗映浩想了想,道:“我猜不出来。不过,今天晚上的沙龙话题是现代汽车公司的情况。我想应该和这个有关。据说和华有兴趣收购现代汽车公司。”

“啊…”李怡馨惊讶的张开嫣红的小嘴。“这怎么可能?现代财团是国内的第二财团,和华公司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她还没有正式接触三星集团的工作。

罗映浩摊开手道:“这我有不知道了。大概是有些人喜欢自不量力吧!”

李怡馨有些头疼的道:“那我还是给父亲说一声吧。免得错过什么。”三星作为韩国的第一财团,私下里要是和现代财团没有点龌蹉才怪。她对这些情况有些了解。看陆景说的无比自信,她决定还是传话。

晚上十点许,高俊远和高修平从紫纪元餐厅里离开坐车返回汉城希尔顿酒店。

车内,高俊远问道:“怎么样?”整个晚上,高修平的重心不在交际聊天上,而是在观察陆景。

高修平微笑道:“他差不多和来紫纪元的宾客都接触过,每一个人和陆景的谈话都没超过五分钟。我看他找到合作者的概率很小。”

之所以说很小。是因为不能排除陆景私下里和人达成再见面的可能。但是收购现代汽车公司这么大一盘棋,就算陆景拿到和人见面的机会,他还是不看好陆景能洽谈到够分量的合作者。现在亚太资本的一些代表们齐聚汉城,和谁合作不是合作?不仅只是和华一家手里有美金。

高俊远微微一笑。惬意的抽着手里的香烟,淡淡的道:“陆景还是把商界的人脉看的太简单。没有一两次合作,谁会理会他?他既然谋求收购现代汽车公司。又有多少利益可以让出来呢?注定是和大鳄们谈不拢。我们明天就可以回香港了。汉城这里冬季是在太冷。”

“回去?”高修平有些不解,“三叔。我们不等到15号的现代汽车董事会召开吗?”

高俊远笑道:“我这次来汉城主要是和郑梦久达成协议,协议达成自然可以回香港了。15号现代汽车例行的董事会上。拥有11%股份的郑梦奎肯定能当选为现代汽车的董事。但是,他想要撼动郑梦久在现代汽车的地位那可就要费时间了。我们没必要等在汉城。现在收购的时机还没有成熟。”

今天晚上和亚太地区汇聚到汉城的各方资本代表们聊了聊,他心里大致有谱。郑梦久父子在现代汽车控制着55%的股权,他们这些资本根本无法触及到现代汽车的核心控制权。

各方资本现在已经有共识:希望郑梦奎进入现代汽车公司之后,将现代汽车搞乱。

郑梦奎的父亲郑世勇担任过现代汽车的会长,虽然心腹被清洗干净,但是他绝对熟悉现代汽车的运作流程。营好一家现代大企业很困难,但是要搞垮一家大企业那真是不要太容易。

当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后,资本力量才能乘虚而入,不断的蚕食。最终就像一群鲨鱼一样,将现代汽车撕咬碎,吞下去。能抢多少,那要看各家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