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99章 寻找合作伙伴

第999章 寻找合作伙伴

汉城,江南区,城香溢紫别墅区。

别墅区东南角最好的一栋别墅三楼观景厅里,一名梳着贵妇发髻,穿着粉色和服的女子在灯下看着书,气质高贵。窗外是一江琉璃的汉江,多姿多彩。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美女。她偶尔伸出白的如同牛奶般的纤纤素手拿起一只精美的骨瓷茶杯喝上一个清香四溢的碧螺春。柔顺而高贵的名媛气息便扑面而来。

松阪士夫却索然无味的看了看这个脸蛋精致到无可挑剔的未婚妻,转头看向汉江的景色。他宁可看汉江的景色也不看这秀色可餐的美女,哪怕是在深夜里相对而坐,暧-昧氛围十足,并且这个美女还是他的未婚妻,他都不想不多看。

因为,他知道他降服不了长井静香。

就算日后他和长井静香结婚可以合法的在**压着她白皙宛如凝结牛奶般的身子干的她死去活来、畅快无比,但只要他的人生成就超越不了长井静香,这种征服的乐趣就会大打折扣,甚至还不如他在汉城大学征服一个校花来得有成就感。

这次三井财团在汉城的举动是由长井静香主导。可见在三井财团内部的一些老家伙眼中,他在三井物产的工作业绩远远没有负责银行业务的长井静香出色。

很难说三井物产和三井住友银行银行谁在三井的体系里面更为重要一些。但是,银行体系的业绩肯定要快一点。资本运作的利润肯定比实业利润更高。他还得等待时机,相信不会太久。

叮铃的手机铃声打破夜色中的寂静。长井静香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等到铃声响到第八声,看过松阪士夫一眼,她才接了电话。松阪士夫走神了。这让她有些不满。她可以鄙视松阪士夫,但是松阪士夫不能无视她的美丽。因为她在三井财团内部的继承人竞争中领先于松阪士夫。

电话是三菱东京UFJ银行在韩国分行的行长打来。他刚刚参加了紫纪元餐厅的经济沙龙。

长井静香安静的听完,最后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说完,嘴角带着笑。她刚知道罗映浩整了陆景一回。

想着那个心机狡诈,最近还被冠以少帅名头的男人,长井静香妩媚翘起嘴角,就像是猎手在等待着猎物跳进陷阱里。

陆景一定不知道三井财团手里攥着现代汽车公司5的股份。

周一下午,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不再将大央公司纳入现代汽车、起亚汽车的供应链。

当天晚上韩国广播公司电视台(KBS)的财经新闻节目中就分析称负责生产汽车铸件的大央公司在离开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体系之后资产将会大幅缩水,并且还有经营困难。仅仅持有现代汽车公司2的股权对收购现代汽车没有丝毫的作用。现代集团的董事长郑梦先突然收购大央公司实在是一大败笔。

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这一反击很快便引起各方资本人物的注意。郑梦久的反击十分凌厉,游刃有余。此前高调收购大央公司的郑梦先算是吃了大亏了——几天工夫亏损了近2亿美元。

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借此机会十分强势的提醒着想要扑上来要现代汽车公司的大小鲨鱼们小心别崩掉了牙齿。不过,在郑梦奎成为现代汽车公司的董事之前,郑梦久想要打消各方资本力量收购的念头是不可能的。

亚太地区各方资本的代表人物们现在就希望郑梦奎进入现代汽车之后可劲儿的折腾现代汽车公司。在没有试过行不行之前,没有人会放弃。

当然,高远基金的高俊远在周一离开汉城还是一些人心里犯嘀咕,搞不得高远基金是不是打退堂鼓了。

汉城,三星的圣地,汉南洞承智园。

刚刚吃过晚饭的李健熙在休息室里微微眯着眼睛,还有十五分钟他便需要开始会客。金佑荣和李怡馨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等待李健熙说话。

李怡馨有些心疼的看着父亲,她今天中午打电话给父亲转述了陆景的话。晚上吃过晚饭后便赶到这里来见父亲。

“有办法打破乌龟壳?”李健熙难得的笑了笑,“很形象的比喻。佑荣,你觉得和华这位少帅的话有几分可信度?”语气里有几分玩味。郑梦久确实躲在乌龟壳下。

金佑荣答道:“虚言欺诈而已。会长,陆景只是想要和你见面。”

各家银行、投行、基金多少金融人士在研究怎么收购现代汽车,可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拿的出有效的办法。陆景能有办法?他不过是欺负李怡馨不懂具体情况,本质目的大概还是想和会长见面。

现在亚太的资本力量都是在做着前期的准备工作,寻找合作者,募集足够的美元。等待郑梦奎的“精彩”表现。

李健熙又问李怡馨,“怡馨,你觉得呢?”

李怡馨的笑容有些率真,还有些小女儿的娇痴,“爸,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为什么不听一听陆景的虚言呢?”

说过“除了老婆和孩子,其他一切都要改变”的李健熙在三星就是帝王。他的个子不高,但是在三星集团的公司里视察时,没有可以俯视他。他的话在三星内部不容置疑,只许执行。但是这一切只是他留给外界的形象,在他钟爱的小女儿面前,他时常会展露笑意。李健熙对自己的小女儿无疑是熟悉的,好奇的道:“怡馨,你怎么会帮陆景说话?”

李怡馨靠在沙发上,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昨晚在紫纪元餐厅陆景还骂了映浩哥。我回来后心里越想越不舒服。结果就想到他和他的助理在一个小时内一次又一次的面带微笑主动和来紫纪元的宾客攀谈。但是没有一个人肯留下来和他长谈。我突然觉得这幅画面很心酸。他是一个勇敢的斗士,直面失败。因此,我想补偿他一次。”

李健熙开怀的笑起来,他这个小女儿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怡馨,你说了这么一个细节,我想不见陆景都不可能了。我倒是没看出来他骨子里还有这份坚韧。”说着,沉吟了一下,对金佑荣道:“佑荣,安排我最近的行程和陆景见一面。我听一听他的想法。”

金佑荣恭敬的点头道:“好的,会长。”

作为三星决策机构的核心人物之一,他不赞同会长浪费时间和陆景见面。三星和和华的下属企业景华在中国的手机市场上厮杀的硝烟弥漫,这个时候两家企业联合起来收购现代汽车这不是一件笑话吗?虽然内心里他未尝也没有想看看陆景究竟能提出一个什么样的办法来敲破现代汽车的乌龟壳。但是,他依旧成为见陆景是浪费时间。

只是既然会长做出了决定,他也只得执行。

陆景接到李健熙同意和他见面的电话已经是三天后,他正忙着和他在紫纪元餐厅里约定再次详谈的各家投行、银行、基金在汉城的负责人见面。

如果陆景知道李怡馨是出于一种可怜他补偿他的心理为他在李健熙面前说情只怕要气得七窍生烟。胸大无脑不一定对。胸小的女人脑子也不见得好使。

她那只眼睛看到他失败了?一个小时,二十三次攀谈,拿到五个愿意详谈的意向。其中不乏德意志银行、AIG、开悦资本这样大名鼎鼎的资本。

作为一个新人,21.7的成功率,这应该不算失败吧!

陆景挂了金佑荣的电话,重新进入费城俱乐部的03号包厢。包厢里坐着一位胖胖的男子,四十岁许,眼神很有力。开悦资本的五名执行副总裁之一,符玉龙。符玉龙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在六年前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中,他负责开悦资本旗下的一只07号基金逆市增长300,堪称奇迹。也因此而登上了开悦资本的五名执行副总裁的位置。

陆景刚才就在和符玉龙谈合作的事宜。

开悦资本作为亚洲最大风险投资基金,总资产规模达到15亿美元。他们对收购现代汽车的股份十分有兴趣。但是目前还在考量合作伙伴。

符玉龙微笑道:“我们现在都在期待郑梦奎的冲劲能给现代汽车带来一些变化。或许,过两个月我能够给陆先生一个肯定的答复。现在我仍然需要综合各方的意见。”

到了他和陆景这种身份的人,拒绝的话并不需要说的太委婉。把意思表达清楚就好。

陆景笑着点点头,站起来和符玉龙握手,“行。今天就到这儿。跟符总聊一聊,我受益匪浅。要是哪一天符总在开悦资本做的不开心,可以给我打电话。”

符玉龙哈哈一笑,道:“一定,一定。”

这是对他能力的肯定,他们做基金这一行的,最需要的就是口碑。有口碑有资金,有资金就有业绩,有业绩便有一切。

陆景送走符玉龙后便给等在费城俱乐部里休闲的丁灵打电话。片刻后,丁灵轻盈的迈着步子进来,笑问道:“谈的怎么样?”

陆景将丁灵抱在怀里,将下巴磕在她肩膀上,笑道:“没谈成。现在他们都在观望。等待郑梦奎败家。小灵,野心果然能让男人疯狂。”

丁灵舒服的靠在陆景怀里,轻笑道:“你不希望郑梦奎的野心更大吗?”

“当然希望。他没野心本分的当现代汽车的董事,那我们的难度可就增大太多。”陆景双手握了握丁灵挺拔的酥胸,“我们准备一下明天上午去和李健熙见面了。晚上我们有什么安排?”

隔着冬季厚厚的衣服并不能让陆景感受到昨晚和李慕清一起差点将他腻死的丰满玉乳的迷人之处。但是却勾起陆景“美好”的回忆。

丁灵娇羞的咬了咬嘴唇,道:“晚上你要安排郑梦先和李宰范一起吃饭。”

陆景遗憾的点点头。郑梦先身上枷锁到底能不能被打破是该有一个结论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