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00章 汉城姬

第1000章 汉城姬

汉城,夜晚。

一场冬日的冻雨让汉城的夜晚更加的冷。陆景和郑梦先在汉城一处高档住宅里和韩国国会议员李宰范秘密见过面后,坐上准时停在楼下的一辆普通的轿车中前往“龙湖”。

汉城最有特色的酒店是汉城新罗酒店,最顶级的商务会所是费城俱乐部,最高档的餐厅是紫纪元餐厅,最有权力的地方叫做青瓦台。权贵聚集地最出名的是江南区。

因而,最能体现整个汉城夜生活风韵的“龙湖”便位于江南区。

金碧辉煌的龙湖11号包厢中,唐悦和郑孟日已经等候多时,见陆景和郑梦先面带微笑的进来,都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打招呼。两人身后正在按摩的两名姿色一等的“汉城姬”都向后略退一步。

郑孟日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问道,“五哥?”

郑梦先扶了扶眼镜,轻轻的点点头。

他和陆景刚和李宰范见过面。事情都已经谈好,他只需要配合让他现在执掌的现代集团以3.78亿美元与韩国政府达成和解协议就可以洗掉他被检方指控的罪名。长久以来压在他身上、心中的担子终于去掉。

郑孟日大喜,脸上乐开了花,拍着大腿对身后标致的美女大叫道:“上酒,要最好的酒。哈哈!”五哥对他没话说,真心待他这个不受郑家待见的庶出弟弟。现在五哥身上的“枷锁”被拿掉,他由衷的高兴。

他非常清楚他五哥的才能。只要韩国检方那些杂碎不三天两头的去查现代峨山集团,他五哥十个茶杯五个盖子一样能玩得转。当年现代集团负债累累不是一样没事。更何况现在还有陆景的支持。现代集团恢复往日的荣光指日可待。他叱咤汉城的日子也指日可待。

见弟弟失态,郑梦先有些歉然的对陆景笑道:“陆先生。孟日太兴奋了。”

其实,郑梦先心里也很兴奋。只是到了龙湖这里兴奋劲儿过了不少。他协助父亲执掌过当时资产150亿美元的现代集团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但是。当陆景提议来龙湖这等汉城闻名的销金窟来庆祝一番的时候,一向不涉足这样场合的他也没有拒绝。

他心里还是兴奋啊。

没有人能在“心腹大患”被解决之后不兴奋。他内心里对现代集团的困局看得很明显,第一,是现代峨山集团的金刚山旅游每年要巨额亏损。第二,便是每当他想要好好经营做点事情的时候,韩国检方就会搜查现代峨山集团,试图寻找他涉嫌的政治献金、行-贿的证据。久而久之,现代集团的人心就散了。

现在他停掉了现代峨山集团的旅游业务,全心的经营现代商船。这家在亚洲航运领域都能排得上号的企业将是他复兴现代集团的起点。而他心腹大患就在韩国检方对他的调查阴魂不散。

幸好。现在解决了。他有信心在人生的最后二三十年重新恢复父亲昔日商业帝国的版图。

陆景笑了笑,道:“应该的。”

郑梦先是曾经呼啸山林后来被关到了铁笼里被拔了爪牙的老虎。现在他给老虎重装上爪牙,又把铁笼砸开了。他很期待曾经的王者接下来在汉城的表现。

郑梦先扶着眼镜,会心的笑一笑。

很快,两名穿着青色旗袍的标致美人就拿着酒菜进来。四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这次能帮郑梦先洗脱罪名,功劳要算在这段时间泡在汉城的唐悦身上。

郑孟日看了看他和唐悦身边添酒加菜的美女,脸上带着男人都懂的笑容,试探的问道:“陆先生,五哥。再叫两名汉城姬进来陪酒?”汉城姬是龙湖之所以被称为体现整个汉城夜生活风韵的地方所在。

琴棋书画,政治经济,跑车、葡萄酒、雪茄、奢侈品服装、配饰这些上流社会的谈资,这些精心培养的汉城姬都懂一点。不要求这些环肥燕瘦。或高贵优雅、或冷艳妩媚,或清纯性感的女子多么精通其中的一项,难得在都粗略的懂一点。在各式客人高谈阔论的时候,嫣然巧笑的恰到好处捧上一两句。吃饭、聚会的氛围便起来了。每位汉城姬都是按照名媛的模板来培养,按摩、美食、沏茶、品酒都是拿手绝活。龙湖这里聚集了这么多名媛似的美人。想不出名都难。

郑梦先微笑着放下酒杯,看向陆景。陆景在,他自然要听陆景的意见。

“汉城姬?”陆景笑着问唐悦,“我听过扬州瘦马、大同婆姨、西湖船娘、泰山姑子,倒是没听过有汉城姬,这是个什么说法?”

唐悦笑道:“让郑孟日给你介绍吧。他在这儿混得熟。我这也是第二次来。”

郑孟日起身给陆景添了酒,笑着解释道:“陆先生,汉城姬都是龙湖调教出来一等一的美女,各种见识略有一些。以美人的才貌佐酒更添风味。我和唐悦身边这两位就是。”

郑孟日指了指身旁的两个容貌妩媚身材修长的旗袍女子。两名女子刚才见陆景进来的样子就知道这位青年是来历非凡,齐齐的躬身施礼道:“陆先生,晚上好!”声若黄鹂,汉语发音纯正。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对郑孟日道:“费了心思的地方。你安排吧。”他其实准备和郑梦先谈事情,闲杂人等回避最好。但这时也懒得扫郑孟日的兴致。

他各种绝色美女见得多,对这样速成班似培养出卖艺不卖身的名妓不怎么感冒。一个女人不经历岁月和男人,很难有味道。

郑梦先看得出陆景的意愿,拦住郑孟日,“我还是不太习惯。陆先生,我们就喝喝酒聊聊天。孟日,待会儿你们身边这两个女孩子也请出去。”

郑孟日心里正揣摩着陆景喜好的类型。龙湖这里要找一个像丁助理那样皮肤白皙,身材火辣前凸后翘,偏偏气质又清纯又甜美的女人还真有点难。他心里真是有点佩服陆景挑女人的眼光。至于他五哥属于闷骚型,喜欢丰腴成熟类型。这时,听到郑梦先这么说,当即看向陆景。

陆景顺水推舟的道:“行吧。那说说话。”

等两名妩媚的汉城姬莫名其妙的被打发走之后,郑梦先问道:“陆先生,你有什么办法能让郑梦久丧失对现代汽车的控制权?”

他相信陆景不会无缘无故的让他损失近2亿美元就为了拿到那2%的股份。

唐悦和郑孟日也都竖起耳朵。

陆景轻轻的咂了一口人头马,道:“现在现代汽车公司就像是一只刺猬被一圈狼围着观看。谁也不会第一个下口。怕被刺的血淋淋。我们收购大央公司就是前例。但其实换一个角度看,我们也给其他的公司做了一个示范。郑梦先父子实际上直接控制的只有37%的股份,剩下那20%都在现代起亚汽车集团旗下的企业交叉控股之下。不见得每家公司都像现代汽车那样无懈可击吧?难道就没有负债经营的企业?”

郑梦先明白陆景的意思了,眼睛里有凌厉的光芒在闪耀。

他这辈子最大的敌人,除了他自己,就是郑梦久。要不是郑梦久挑起现代集团的王子之乱,他继承的将会是一个完整的,当时的韩国第一财团,集合现代汽车、现代重工这两家优质资产的现代集团。如果能亲手埋葬郑梦久的事业,他不会犹豫。

陆景随意的摇摇酒杯,看着墙壁上的油画作品《阿尔卡迪的牧人》,声音有一点轻寒的说道:“现代汽车在大央公司没有控股超过50%。现代起亚汽车集团旗下还有几家公司也是如此。现代汽车祭出两败俱伤的办法以为可以让亚太的资本却步。我看很困难。其实,真正致命的漏洞是在那些负债的下属企业上。我不相信诺大一个亚洲没有人看到这一点,只不过这些人都选择了等待郑梦奎发力搞垮现代汽车公司这条最为稳妥的路径。前段时间有人把我比作黄易先生笔下的寇仲,其实我更欣赏古龙笔下的描述: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很少有企业是不负债经营的,只是负债率的高低而已。银行也是负债经营。酒店行业的负债率高达200%早样能运作。这两天他看过丁灵分类的资料。现代起亚汽车集团旗下很有几家公司负债率有点高。如果联合多家实力雄厚的资本在一个合适的时间节点同时发难,现代汽车未必遮挡得住。

现代汽车手里面不可能永远都保持着充足的现金。

郑梦先理解陆景的意思,举起酒杯,认真的道:“陆先生,我敬你。”

一顿酒喝到十点左右便散了。丁灵和李慕清在家里等着,陆景事情谈完就告辞回临江别墅。

唐悦在汉城另有住处,坐车消失在夜幕中。驾驶座上是一名脸色冷峻的秃头大汉。gi保安公司的规模正在逐步的扩大,和华重要人物身边的安保措施已经被没有问题。

郑孟日跟着郑梦先坐到一辆香槟色的宾利车中。车内的灯光渐亮。“五哥,你觉得陆先生的办法能成功?”

郑梦先弓着身子看着前方,笑了笑,“孟日,做生意,有风险。但是有时候需要一往无前的决心。陆先生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明天李健熙肯定会答应与和华联手。”

郑孟日愣了愣,陆景和三星恩怨有点深吧!

郑梦先也不解释,轻轻的拍了拍郑孟日的肩膀。自古成大事者都是坚忍不拔之辈。有大毅力,大恒心。他们追随陆景,不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