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09章 解开心思

第1009章 解开心思

丽都酒店总统套房里。

唐雨瑶幽幽的叹了口气,她不后悔和陆景在建业里相处的那段欢乐的时光,不后悔将她的第一次给他。只是,她现在有点后悔站在他的身边了。

不是陆景给她的感觉太糟糕,而是他身边的女人太耀眼。就算是被陆景批评的董晚瑶也是家世不凡。她父亲是aer集团大中华区执行副总裁、东南亚首席运营官

当这么多绚丽多姿的女子心甘情愿的站在陆景的身边,甚至是站在他背后,他有么耀眼需要想象吗?

唐雨瑶拨通了好友沉思的电话。她对陈思说过,和陆景越近,对他的事情就越了解,当她受不了的时候,她就会选择离开。

….

陆景本来是打算送莫心蓝到楼下就回来和董晚瑶谈话。他确实需要和董晚瑶谈谈她的人生规划。只是,莫心蓝这只“妖精”的魅力直接让他将她送到她的别墅里。两个小时之后,陆景才和莫心蓝依依惜别,返回丽都酒店。

今晚还有一个在他生命里也很重要的女子等着他。

在香港山顶别墅的时候陆景就让赵姿送了董晚瑶回家。她父母住在深水湾道的豪宅区。

陆景当然不是发神经才将莫心蓝、叶妍、宋雨绮、董晚瑶一股脑儿的叫到一起和唐雨瑶一起吃晚饭。他再怎么忙,分别陪她们吃饭的时间肯定有。

叶妍和唐雨瑶相处的不错之后,他的生活便不能继续瞒着唐雨瑶了。他本来是打算让她徐徐的、像看一副画卷一样慢慢的看。有时候波澜壮阔的画卷会让人看得迷茫。

陆景并没有怪叶妍的意思。给叶妍打了一个电话后,知道她和宋雨绮还在40楼做美容。她们俩今晚住在楼下的豪华行政套房里。说笑了几句陆景便挂了电话往总统套房里走去。

陆景推开总统套房的门。唐雨瑶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厉以宁的《经济漫谈录》。她是信息资源管理系的毕业生,看经济方面的书籍并不吃力。

用知识装扮自己的女人无论在何时都很有魅力。

“陆景。回来了?”唐雨瑶放下书轻柔的道,眼睛有点红。她刚哭过。

陆景笑着点点头,温声道:“等我一会,我洗个澡出来和你聊天。”从莫心蓝那儿赶着回来,只是简单的整理了一下。

十五分钟后,陆景换了一身浅灰色的睡衣出来。

“陆景…”唐雨瑶想要将她的想法告诉陆景。她刚才和陈思聊了很久,打算和陆景先分别几个月,再来审视她的这段感情。

陆景对穿着浅粉色绒线衣,青色铅笔裤的唐雨瑶摇摇头,“雨瑶。你先别说,听我说。”

陆景走到客厅放着古董摇号电话机的桌柜前,拨了服务台的电话,要了一瓶木桐庄的高档红酒进来。然后走到唐雨瑶面前,伸出手,“雨瑶,来,跟我来。”

“去哪里?”唐雨瑶将手放在陆景温暖的大手中,下意识的问道。她其实也想听听陆景的解释。

陆景牵着唐雨瑶的手来到宽阔的落地窗前。用力的将窗帷拉开。窗外的月色唰的一下涌进来,就像是唰的一声飘向墙角边的米色窗帷。流线感十足。

陆景指着窗外的大厦,“雨瑶,你看这些高楼大厦。或许每一栋金碧辉煌的摩天大楼中都在上演着勾心斗角的故事。你觉得我们处在那一层?”

唐雨瑶不知道陆景为什么要问她这个问题,迷惑的道:“我无法确定。”

陆景笑了起来,有些坏坏的。“我们在顶层。”

“…”唐雨瑶微征,娇嗔了陆景一眼。道:“给我打机锋啊!”她是聪明的女孩,很清楚陆景这一语双关的话的含义。她知道陆景处在一个极高的高度。这么听起来却不让人反感。

陆景微微一笑,道:“雨瑶,你要相信我的眼光。还记得我送给你的那条爱马仕丝巾吗?一般来说太稚嫩的女孩是没办法搭配爱马仕的,就像一个稳重的人便穿不来范思哲这种有点妖的牌子。一个二十二岁能将爱马仕丝巾系得相得益彰的女孩,未来的成就绝不会是在这些摩天大楼里勾心斗角。你会超出这个层次。”

陆景对唐雨瑶何等熟悉,很清楚她此刻内心里面对优越物质生活冲击的迷茫和要奋发向上的事业心,还有因为他众多的女人对他的幽怨。越漂亮的女人越难以容忍男人有“红颜知己”。

唐雨瑶扭头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里面有对她的情意、鼓励、呵护,轻声道:“可我还是觉得她们太优秀了。陆景,我是如此的不起眼,你为什么要钟情于我?”

“傻雨瑶。”陆景将唐雨瑶抱到怀里来,爱怜的抚着她清艳如明月的脸庞,轻声道:“雨瑶,每个人都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你才大学刚毕业呢。是你对我的青睐让我的世界多了一抹靓丽的色彩。还记得我给你说的话吗?如果我能牵住你的手,这辈子都不会放弃。”

她还是一个才出大学的大学生,突然被叶妍的带入一个充满了各种奢侈品、豪车、星级酒店、商界精英的世界,她内心里也会感觉到惶恐,做不到她经历磨难之后的心如止水。

唐雨瑶抱着这个在她生命中留下不可磨灭痕迹的男人,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胸膛宽阔而温暖。当她想着要离开他时,她忍不住哭了。这时候,被陆景这样温柔的抱着,看着他眼眸里真诚的情意,她又忍不住想哭。

陆景拍了拍唐雨瑶的背,抱着她温软丰腴的身子,看着窗外璀璨的夜景。一个女人肯为你哭,是一种幸福。

“咚--!”服务生敲门。陆景打开们,“先生你要的红酒来了。”

陆景让服务生打开酒。就让他退出去了。陆景牵着唐雨瑶的手走到客厅中间的组合沙发前,温柔的吻掉她精致脸蛋上晶莹的泪花。道:“雨瑶,这是木桐酒庄1992年份的红酒,不算贵,7万一支。这酒放了几年,打开后要先放十分钟左右,那个时候味道才出来。我们再等等。”

“哦。”唐雨瑶点点头,心里想着回建业之后要把这些东西都弄清楚。今天晚上虽然莫心蓝和叶妍一直照顾着她,但是很多话题还是超出了她的知识范畴,所以才让她产生了自卑的情绪。

否则。按照陈思那妮子今晚的鬼话:雨瑶,就你这张妖孽的脸蛋,这魔鬼的身材,二十二岁的年纪,我就不信陆景身边的女人有几个能比的上你?你怕什么啊!

陆景拥着这个前世里风华绝代、怀了他孩子的女人,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迷途羔羊。陆景微笑道:“雨瑶,知道我为什么点这瓶酒吗?”

唐雨瑶摇摇头,轻声道:“为什么?”她的声音有些哭泣后的湿润感,懦懦的。很甜软。

陆景道:“这就像你现在的这份工作,你要在昆成汽车的董事长办公室秘书这个职位上沉寂两到三年,然后才能像这酒一样有味道。”

唐雨瑶脸上浮起红晕,有着无端的艳美。嗔道:“你才是酒呢!”

陆景哈哈一笑,将唐雨瑶搂在怀里,爱不释手的抚着她秀直的长发。低头吻着她嫣红柔软的嘴唇。唐雨瑶婉转相就,还是如昨晚亲吻一样美妙的感觉。

陆景紧紧的抱着唐雨瑶。贴着她细腻温滑的鹅蛋脸,轻声道:“雨瑶。不要对财富有畏惧感,因为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唐雨瑶绝美的眼眸里浮起浓郁的情意,温声道:“我会的。”她不知道陆景为什么总是能知道她在想什么。陆景对她的开解都恰到好处。她很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屋子里的时光悄悄的流走。好一会,陆景从静谧的美好时光里回过神来,笑道:“看我,差点忘了时间。”

陆景倒了两杯红酒,递了一杯给唐雨瑶,拥着她,低下头温柔的吻了一回。

唐雨瑶回应着陆景的热吻。脑子里突然想起舒婷的一句诗: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见不到陆景的时候思念是痛苦,看着他有那么多女人心里也很痛苦。但是在这一刻,她宁可用其余时间的痛苦来换取在爱人温暖的怀抱里呆一晚。

唐雨瑶的红酒酒量很不错,陆景和她在冬夜里对饮着,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他的一些事情。包括这次收购现代汽车的始末。也不可以的去回避和红颜们的感情。这些事情说上两三个晚上也说不完。陆景想到哪儿说到那儿。

喝完酒,唐雨瑶脸蛋红红的跟着陆景一起进了浴室....

在总统套房的大-床-上灵-欲-交-融的梅开二度之后,陆景抱着唐雨瑶丰韵娉婷,弹软细-滑的身子,舒爽的道:“雨瑶,我明天早上送你回建业。”

唐雨瑶慵懒的抬头看向陆景,脸上还有残留的红霞,“怎么突然这么想?哦,已经是今天早上了。”

陆景笑道:“不是突然,是早就想好了。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坐飞机回建业。雨瑶,如果你不介意我插手你的人生的话,等你在昆成汽车呆上两到三年,可以跟在我身边学习四到五年。保证你出师的时候至少一年可以挣一辆玛莎拉蒂。”

“有你这样夸你自己的吗?”唐雨瑶嫣然一笑,美艳无端。她是真信。陆景现在就筹集数十亿美元收购现代汽车,她跟在陆景身边学习四到五年,有所提高是肯定的。

“陆景,我只想在昆成汽车呆一年。我一定会努力达到你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