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10章 唐诗经

第1010章 唐诗经

香港半岛酒店是夏如龙钟爱的酒店。他每次来香港出差都会入住这家全球十大知名酒店,有“远东贵妇”称号的酒店,感受其中的人文气息和独特的魅力。

下午时分,夏如龙在半岛酒店的大厅用下午茶招待来看他的曾明经。

“不在香港?”夏如龙品了品红茶,玩味的笑了笑。

曾明经点点头。他上午给陆景打过电话,陆景去了建业。“米奇,这对你的事情没什么影响吧?”

他这么着紧,是因为总部吩咐下来让他配合好夏如龙。作为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副总裁他自然要尽心尽力。

夏如龙笑道:“老曾,不要拐弯抹角的套我的口风了。总部在下一盘大棋。陆景这套欲擒故纵的手法并不高明。既然他都不急,那我也离开香港玩几天得了。”

他和曾明经之前有过几次合作。和曾明经的关系很不错。

曾明经一愣,笑着摇头,叹道:“还是年轻好啊。我已经过了玩心跳的年纪了。”

夏如龙和陆景的交锋纯属是玩心跳。不说陆景急需摩根士丹利的资金,夏如龙要是没拿到和陆景的合作协议,恐怕一样要受到总部的惩罚。否则的话,夏如龙不会一早就给他打电话希望他继续和陆景保持接触。

陆景未必就没有猜的这一点。

两人现在就在比谁先绷不住。绷不住的人,在谈判中心理就会处在下风。

夏如龙自信的一笑,“老曾。我不比你。你现在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我想在四十岁的时候成为摩根士丹利的执行副总裁。现在不博什么时候博一把呢?”

曾明经微微一笑,拿起精巧的白瓷杯示意道:“米奇。祝你成功!”

“借你吉言了。”夏如龙笑了起来。和曾明经聊了一个多小时候后,夏如龙拨了黄海一位朋友的电话。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天之骄子,到哪里会没有几个校友?

黄海。

这座鲁东省的经济中心城市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传奇故事。有人一飞冲天,成为权贵的座上客。有人变得一文不名,死无葬身之地。在这座城市里,失败的青年才俊远比春风得意的人多。成功者永远是少数。而留下传奇故事的更是少数中的少数。

唐诗经便是属于这一类翘楚人物。在黄海800万人中能和她相提并论的也就只有那么两三位出类拔萃的人物。

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的唐诗经今年三十一岁,在黄海排名第二的民营企业唐风集团担任人力资源部副总经理。并非这个头衔多么有价值,而是因为她姓唐,唐风集团的唐。黄海唐的唐。在黄海几个颇有能量的圈子里,唐家六小姐的名头可谓如雷贯耳。

富二代、官-二代不都是坑爹的货色,偶尔也会冒出几个潜力无限的人物。家世也不一定都是累赘,也会是助力。唐诗经将她与生俱来的优势与智商结合发便脱颖而出。

这是一个可以上午和两名商界精英谈论美国经济复苏话题,下午可以跟某个二世祖陪着长辈们一起玩高尔夫,晚上能和某位退居二线仍旧能量不小的老头子下棋、谈颜真卿、柳公权的美人儿。

曾经有位和唐诗经接触过的青年才俊,心里揣着追求的意思还没表面就败退的人物叹道:智商低于那些能考进中科班的人,不要想着让唐诗经倒一杯茶。

黄海,香樟树。

香樟树餐厅是黄海最有名的私房菜菜厅。地道的黄海菜。包厢里,唐诗经正微笑着给一名男子倒茶,很浅的笑容,带着她一贯的冷艳。很有醉人的女人味,仿佛一杯美酒在自然的散发着芬香。她的声音很温婉,带一点落雪般浸润的清凉。“米奇,你怎么突然来黄海看我?”

“我在香港谈一笔生意。有人和我玩个性。我陪他玩玩。先到你这儿来玩几天。”夏如龙笑着说了一句,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陶醉的道:“每次想到是我们普林斯顿大学的女神在亲自给我倒茶,就算是普通的铁观音也举得香怡可口。”

唐诗经微微一笑,“米奇,我承认你很聪明,博览群书,但是你手中的茶其实是一杯特二级龙井。”

“what?”夏如龙郁闷的看了一会手中的古朴样式的茶杯,叹道:“诗经,我又被你给耍了。”

唐诗经掩嘴轻轻的笑起来,大家闺秀般的笑容。

夏如龙汉语说的字正腔圆,每次都想在她面前冒充中国通,实际上根本就没摸到中国文化的门。连铁观音和龙井都分不出来。这什么水平可想而知。这么一想,错过夏如龙这样优秀的男人就算有遗憾也不是很大。

香樟树的老板娘是一名徐娘半老的中年女子,端菜进来的时候和唐诗经打了一个招呼,又对夏如龙笑了笑。唐诗经在她这儿招待过几次这名玉树临风的男子。

夹了一筷子腐乳汁烧油菜,夏如龙问道:“诗经,我向你打听一个人。陆景,这个人你熟悉吗?”

唐诗经干脆的道:“不熟悉,听说过。呵呵,米奇,摩根士丹利对现代汽车公司的股权有兴趣?”

夏如龙微微一愣,诧异的道:“诗经,你怎么会关注到韩国汉城发生的事情?”

“米奇,我可不是坐井观天的人啊。”唐诗经又笑了起来,她今天的笑容有些多,见夏如龙有些着急,笑道:“我有一个世交的朋友最近才从韩国汉城回来。前段时间来黄海和我打了一场高尔夫。”

以唐诗经妖孽的智商,只要关注到汉城的事情,结合他问的话。很容易猜到他的目的。夏如龙长出一口气,放下心来。“这就好。我还以为我的事情泄密了。”

唐诗经笑了笑,喝着面前香樟树精心烹制的甜软鸡汤。沉吟了一会,道:“和华公司的发展前景不错。陆景是和华的核心人物。他父亲退下去有些年头了。他家里就他哥是一名国土-部的副部长。主政一方的时候犯了点错,被政敌攻讦,现在正在京城里励精图治。”

夏如龙会意的点点头,开玩笑道:“诗经,我接下来要说的可是高度机密,你这儿安全吧?”

唐诗经没好气的笑道:“你以为这里是美国啊,到处有人窃听?”

“哈哈,我开个玩笑”夏如龙嘿嘿一笑。“其实,摩根士丹利只是对和华有些兴趣。对现代汽车有兴趣的是我们的一个客户。具体是谁我就不说了。”

唐诗经哂笑,低头喝着鸡汤。米奇不说,她难道猜不出来吗?

陆景自是不知道夏如龙和唐诗经的对话。局外人看局内,往往谬之千里、南辕北辙。

陆景送唐雨瑶回建业后,和她相聚了一晚,第二天就返回香港。他现在正在为资金问题发愁,自然不可能在建业住下来。陆景回香港的下午就约了曾明经在丽都酒店见面。

丽都酒店22楼酒吧vip包厢里,陆景轻轻的抿了一口白云泉笑着道:“夏经理不在香港?”

曾明经也不知道陆景是装傻还是真傻。点点头,道:“米奇去黄海见朋友了。景少,我们先谈?”他那天便已经得到夏入龙的授权可以单独和陆景谈f6音乐网站股权的事宜。

“行啊。”陆景笑道:“我降价到4.8亿美元,还是希望大摩能够尽快帮f6音乐网站在纳斯达克上市。要是曾总不接的话。我让刘一平在北美那里再找投资者。我相信f6音乐网站值这个价。”

曾明经笑道:“2千万美元的咨询费啊!”说着话,想了想,道:“尽快上市的要求我觉得可以答应。4.8亿美元的报价我得请示下威尔逊先生。”

威尔逊先生是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的总裁。

他知道陆景说的是实话。北美地区想要接手f6音乐网站股权的资本不少。溢价1.4亿美元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从美国的经济状况来看,2003年之后。互联网行业正在强势复苏,1.4亿美元的溢价指不定只要半年便可以涨回来。只是溢价1.4亿美元这笔买卖做下来的话。他肯定会被公司内部的人诟病。他需要更高级别的授权。

曾明经这个人有些文雅的气质,相处起来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他这么说其实是内心里同意了。陆景笑了笑,举起酒杯道:“那我等曾总的好消息。”

曾明经微笑道:“我尽力而为吧。景少要缺资金还是得和米奇谈。”

陆景笑着点点头,“这需要曾总帮我传个话,我在香港等夏经理。”

他知道夏如龙是不会和他谈崩,否则的话,夏如龙就该直接去汉城。陆景去送唐雨瑶不是玩什么心理战。他只是单纯要送他心爱的女人回建业。

曾明经哪里知道陆景的想法,心里松口气,笑道:“这没问题。”

香港,影湾园。

罗映浩跟着李怡馨一起到香港国际机场,看到接机的是和华的人,顿时心里就郁闷的不行。只是,一看到笑盈盈的李怡馨他也不好发火。很明显,李怡馨到香港来玩肯定给陆景打过电话。

好在陆景这几天没有到影湾园晃来晃去。他心里舒服不少。他不会认为他在汉城找了陆景的麻烦,到香港来陆景会不找他的麻烦。

在罗映浩发愁的时候,李怡馨正穿着休闲装在影湾园陆景给她预订的房间里上着网。她正在接收集团内部给她传送的资料。她每天的学习时间固定有三个小时。这是父亲对她的培养。她就算在外面旅行,也不会拉下功课。

最近关注的焦点自然是和华与三星联合收购现代汽车公司的事情。经过一系列的解密之后,李怡馨看到资料文件里在最后提到:郑梦久疑似查觉到旗下成员企业负债率过高的风险,必须要尽快展开攻击。

李怡馨想了想,拿出手机,拨了陆景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