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12章 谈判(下)

第1012章 谈判(下)

香港,半岛酒店。

唇枪舌剑的争论从上午到了下午。中间,六人只是吃午饭休息了一个小时。时间不等人,必须要尽快达成协议,但是双方还有诸多不能统一的意见。

第一,夏如龙想要陆景拿和华的股份质押50亿美元的资金。这一点陆景不同意。他不是赌徒。和华是和华系的核心公司,怎么可能让摩根士丹利入股。就算是质押也不行。

质押的标的物是双方谈判的焦点。

第二,借贷资金数额直接与郑梦先在多长的时间内当选为现代汽车的董事长直接挂钩。摩根士丹利愿意提供50亿美元给和华用于收购现代汽车的股份。半年内和华所支持的郑梦先要当上现代汽车的董事长。

陆景自然是希望资金越多越好,但是要冒的风险也很大。时间期限是谈判的焦点。

第三,如果和华收购现代汽车成功,和华需要支付以何种方式支付高额利润给摩根士丹利。如果收购失败,和华又将以何种方式赔偿摩根士丹利的损失。收购成功的标准自然是郑梦先当选为现代汽车的董事长,执掌现代汽车的大权。

摩根士丹利是投行,不是慈善基金,他们的每一笔投资都需要收到足够高额的回报。记住,是高额回报。赚取借贷利息那么一点利润。那是商业银行干的事情。

因而,要这达成一份可以让双方都能接受的对赌协议不是那么容易。

陆景只是在谈判开始和夏如龙说了几句话,然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在在关键时候表一下态。仿佛在等待什么。

玛丽拉姆很不满陆景消极谈判的态度,娃娃脸沉下来。盯着陆景的眼睛,咄咄逼人的道:“陆先生。既然你想要和摩根士丹利合作,就要拿出诚意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怎么合作?”

陆景眯了眯眼睛。

江祺广眉头一挑,插话道:“拉姆女士,难道大摩要和华的控制权,我们也要给吗?”

虽然谈判中素来是一些人唱白脸,一些人唱红脸,但是。这名妖艳的金发女郎态度实在太过分了。

夏如龙喝着矿泉水,道:“江经理想多了,我们只是要合适的回报才会借贷给和华…”

这时,陆景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陆景从衣兜里拿出手机,看看号码,嘴角翘了起来,歉然的道:“各位,抱歉,我接一个电话。”电话是裴吴越打来的。

“哼。基本的礼仪都不讲。”看着陆景出去。玛丽拉姆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愤然的站了起来走到会议室窗边。沉沉的黑色软椅在地板上划出长痕,发出刺耳的声音。

夏如龙沉默的合上的面前的文件,表示他的不满。陆景在谈判的时候接电话实在太不尊重他们这些谈判对手了。不过。陆景都已经出去了,他不屑于做出发怒的姿态。

江祺广有些诧异的看向宋雨绮。陆景突然起身接电话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这种等级的谈判,电话一般都是放在助理那儿的。这是商业谈判的基本礼仪。

集团公司的负责人谁不是日理万机,要是在谈判的时候分别去接电话这就没法谈了。

宋雨绮微笑着点头。沉稳的道:“江经理,不要着急。”这是陆景等了很久的一个电话。说着。又微笑着从谈判桌对面的两人致意。

夏如龙心里突然浮起一阵狐疑。难道陆景不惧怕谈崩了之后他飞往汉城吗?

十分钟后,陆景微笑着走会议室,“各位,刚才很抱歉,我们接着谈。”

玛丽拉姆在窗边抱着手臂冷哼道:“陆先生,你连最基本的商务礼仪都不遵守,如此没有诚意,我们还是不要谈了。”

陆景没理这个傲慢的女人,而是看向夏如龙,眯着眼睛缓缓的道:“夏经理,这是你的意思?好,不谈也行。雨绮,老江,我们走。”

“陆先生,稍等。我们接着谈。”夏如龙纵然知道陆景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也只得拦住他。他和陆景根本就没办法撕破脸皮。说着,咳嗽一声道:“玛丽,我们继续。”

玛丽拉姆也没有和夏如龙玩个性,走回到会议桌边坐下。她发火本就是半真半假,是要给陆景以强大的压力。

双方又重新坐下来。玛丽拉姆刚开口说了几句,陆景就打断她的话,“拉姆小姐,如果你没有决断权,就免开尊口。从上午到现在,五个小时已经过去,你的理由我已经听得耳朵起茧。我能理解你英语词汇量不足的原因,但是请不要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

他心眼很小的。

玛丽拉姆一口气给憋的。她确实没有决断权。本来就是白人,一张脸硬生生的给陆景几句话堵成了猴屁股脸。什么叫英语词汇量不足,混蛋,我在香港生活了四年,我哪里词汇量不足了?

宋雨绮就知道陆景是故意的。她当然不会去给玛丽拉姆解围,指责陆景和指责她有什么区别?宋雨绮掩嘴娇笑,配合着陆景制造“嘲讽”的音效。

宋雨绮不是那种绝美的东方美人,但是靓丽修长的她笑起来绝对不难看。夏如龙有点哭笑不得。他第一次见到大波ss这么没有绅士风度的,居然会和玛丽拉姆这个**肥臀的金发美人争锋相对。

“看来刚才给陆先生打电话的人很了不起。我想想听听陆先生的高见!”夏如龙帮玛丽拉姆解了围,微抬下颚说道。因为陆景在之前的话非常少,他逻辑学课程拿到满分的口才没有发挥的余地。一直都是有玛丽拉姆和另外一名助手和和华方面谈判。

“一个朋友的电话。”陆景轻描淡写的带过,沉声道:“夏经理,经过五个小时的商谈和切磋。我们的分歧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我们一条条的说。质押的标的物,我准备用30亿美元等值的现代汽车股份质押。大摩拥有这部分股权的所有权,但是在五年之内。这部分股权的表决权归和华。夏经理觉得如何?”

夏如龙心里越发的狐疑,诧异的道:“30亿美元?”

“不错。”陆景点点头,“我只要大摩30亿美元的资金,保证郑梦先在一年之内当上现代汽车的董事长。”

玛丽拉姆给陆景呛了几句,这时抢话道:“和华手中根本没有30亿美元价值的现代汽车股份,怎么质押给我们?”

夏如龙看了陆景一眼。

陆景哂笑道:“夏经理前些天见到我还说摩根士丹利认为现代汽车的股票很有投资价值。希望在收购完成后和华可以还给等值的现代汽车股份。夏经理改变主意了?”

倒不是说谈判中不能改变主意,而是改变主意只能降低说话的份量。

夏如龙没有回答,沉吟了一会,道:“陆先生请继续。”

用资金来换取现代汽车的股权是他的最低底线。这是因为委托摩根士丹利的客户要求尽可能多的拿到现代汽车的股权。

最好的想法当然是能够同时换取和华的股权。摩根士丹利对投资继而影响、控制和华这类新兴企业很有兴趣。

陆景刚才已经说了他对前面两个分歧点的态度。这时接着道:“如果和华收购现代汽车成功,质押股权的锁定期可以减少到三年。如果不成功,我将总计赔偿40亿美元给摩根士丹利。”

夏如龙的逻辑思维能力很强,沉思了约五分钟,道:“陆先生,我认为…”

陆景摆摆手,强势的道:“夏经理,这是我的最终决定。如果你的意见超出了这个框架就没必要说出来。你可以收拾行李去汉城了。”

这是一幅谈不拢就一拍两散的态度。

陆景强势让夏如龙大怒,眼神如刀的盯着陆景。一字字的道:“陆先生,你确定?”

陆景没有丝毫迟疑,针锋相对的看着夏如龙,笃定的道:“我确定。夏经理。世界上不是只有摩根士丹利有美金。我已经找到了新的资金。”

夏如龙眼神里有火星子冒出,死死的看着陆景。心理学上,当一个人说谎的时候。面对眼神的压迫会有下意识避开的举动。就算受过专门的训练,眼睛依旧是心灵的窗口。他对心理学有所涉猎。想要看出端倪。

陆景一步不退,眼睛微微眯着。有冷意蹦出。

两个男人就这么对视着。没有一点《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唐伯虎和对穿肠对视的那种搞笑感。而是空中有金戈铁马的杀伐之声。

这关系到30亿美元甚至更多的投资。衍生开来,陆景和夏如龙的决断关系着数十人、企业、集团的前途、命运。

这是一场较量,是一场心理战。

就像夏如龙和陆景见过一面之后去黄海玩的心理战。

现代文明社会,很难想象两个商界精英会当众打起来。但是,这并不是说商界精英之间就没办法较量。智慧的较量往往比武力的较量更残酷。

陆景和夏如龙此时的较量便是如此。

一拍两散的后果是什么,陆景和夏如龙都清楚。

夏如龙将会失去在摩根士丹利内部花费数十年时间营造“无往不利”的精英形象。当然,未必日后没有补救的机会。

陆景目前投资在现代汽车股份上数十亿美元将会亏损严重。但是,未必补救不过来。夏如龙去汉城和郑梦久谈判然后调拨资金给郑梦久需要时间。假设陆景在此时就已经拿到新的资金,联合三星发动收购,最终鹿死谁手,尚为可知。

赌!陆景和夏如龙都在赌对方不敢真正的撕破脸皮。

看似皮球被踢到了夏如龙脚下,但是,陆景并不一定占据主动。毕竟谁都可以先开口说话。

宋雨绮看着斗鸡似的两人,手心里浸出了汗。她不知道陆景在刚才的电话中和裴吴越谈的如何:裴吴越到底有没有许诺调集裴家的资金参与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