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13章 达成协议

第1013章 达成协议

五分钟后。

“你赢了。”夏如龙绷不住了,咬牙切齿的看着陆景,坐下来道,“我们接着谈。”

他看不出陆景的破绽,他更赌不起。

不是他不敢把未来在摩根士丹利的大好前途压上。他凭什么不敢?就凭着高智商和吸收知识的能力他能走到今天?知识学会了,要能用,会用才算是自己的。

抓住人生机遇的时候,他从来都是敢赌的那一个。

庸碌者一辈子都在自我意-**着忍辱负重、图谋大局、等待机会;卓越者看到机会就会一鸣惊人。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没有和陆景赌一把的筹码。大通银行的全称是摩根大通银行。不要以为美国的反托拉斯法多么厉害。这个称呼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汉城那里大通银行的亚太区总裁亚瑟-罗伊已经和郑梦久见过面。摩根不需要他去汉城。

如果能去汉城,他和郑梦久合作,还能让摩根士丹利在这次收购现代汽车的项目中有得赚,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但是不能去汉城,意味着只要他和陆景谈崩,这个项目就在他手中失败了。这会葬送他整个职业经理人的生涯。就凭他现在摩根士丹利的地位、金融界的人脉,拉单出来干,折腾不起水花。

他的人生不应该在十亿美元之下。

夏如龙即便是再敢赌,这种没有一点胜算反而会输得连裤子都没有的赌局,他怎么堵?能坚持五分钟。保持对陆景的压力已经足以证明他非凡的能力了。

“好。”陆景也坐了下来,脸上看不出一点异常。

由于陆景已经将谈判的焦点定了框架。接下来的协议细节在2个小时之内便谈好。

摩根士丹利借贷40亿美元给和华,和华收购现代汽车成功之后。将会以等值的现代汽车股份偿还这笔贷款。摩根士丹利拥有这部分股权的所有权,表决权归和华。股票锁定期为半年。

如果和华不能在一年之内将郑梦先送上现代汽车董事长的宝座,就算收购失败。那么,和华需要总计赔付60亿美元给摩根士丹利。优先以现代汽车的股份抵押支付。

就像陆景给唐雨瑶说的:每一栋金碧辉煌的摩天大楼中都在上演着勾心斗角的故事。陆景和夏如龙的较量激烈而短暂,旁观的也就四个人。一切仿佛平静的就像深水潭下看不见的涡流。

但是,这次见面达成的协议对汉城局势的影响很快就会体现。

陆景、宋雨绮、江祺广三人坐车返回和华总部世运大厦。这只是草签的框架性协议。要形成严谨的法律条文合同文本还需要宋雨绮、江祺广带着和华的团队和摩根士丹利继续洽谈。

车内,宋雨绮疲倦的靠在陆景的肩头,轻声问道:“陆景,裴吴越答应调集多少资金给你?”这场谈判耗尽了她的心力和体力。

陆景古怪的笑一笑。轻轻的道:“你觉得我十分钟就可以敲定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意向?”

“啊…”宋雨绮猛的坐直身-体,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景。她想到了一种可能。

陆景点点头,声音平淡的道:“裴吴越只是答应同我见面。他邀请我明天下午在黄海见面。”

“你…”宋雨绮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感叹道:“真是疯狂!”陆景刚才居然是在诈唬夏如龙。

他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手却摆出一副强硬的姿态,给人的感觉是他十分钟就搞定了近20亿美元的投资。疯狂的赌博。要是万一输了怎么办啊?

汉城那里的数十亿美元要大幅亏损,而且心蓝姐还把莫氏集团的业务给卖了一小半。如果夏如龙刚才没答应接着谈,那后果就太严重了。

宋雨绮现在想想就觉得后怕。

陆景咧嘴一笑,握住宋雨绮的手往他羊毛衫里塞。

“干什么啊?”宋雨绮妩媚的娇嗔,她还以为陆景要调-戏她。正思考着怎么样才能不让前面的赵姿发现。手摸到陆景背上的保暖内衣全部湿透,一手的冷汗。

宋雨绮一下子愣住。

“你以为我不紧张?”陆景疲倦的笑了笑,从衣兜里摸出烟,“我跟夏如龙没有只有一次接触。这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一个人。我发现他很擅长心理战。但是心理战这玩意儿: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我赌了一把,成功了。”

宋雨绮眼圈有些发红。怜惜的抱紧陆景,“陆景…”

今天先抑后扬的谈判进程是陆景精心策划的。她全程参与。裴吴越的来电是点睛之笔。但是,她没料到陆景没有裴吴越达成协议居然还敢诈唬夏如龙。

陆景固然是通过细节分析把握到夏如龙的缺点。硬生生的顶了夏如龙五分钟,但是这其中的难度依旧很大。一般人恐怕会在夏如龙充满压迫的眼神中露馅。

她人生最坚实的依靠,这个二十五岁的男人并不是每次都胜券在握。要去拼,要去赌,他也会紧张、害怕。突然的,她心里想要对他更好一些。

陆景没到点烟,轻轻的拍了拍宋雨绮的翘臀,低头和宋雨绮对视了一眼,继而都笑起来。笑的很痛快。陆景的笑声还有些大。

他们赢了,不是吗?

半岛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夏如龙倒了一杯红酒,默默的看着窗外的夜色。

陆景在手里握有资金的情况下依旧肯和摩根士丹利合作(夏如龙还不知道真实的情况),说明他其实没有撕破脸的打算,可惜他直到现在才明白。

而他提出的赎回条件都是关于现代汽车的股份,想必陆景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摩根士丹利作为投行。对现代汽车这种实体经济的企业股份感兴趣本身就不正常,结合今天达成的协议条款。细细的琢磨一下就知道有猫腻。

唐诗经给他说陆景是京城里纨绔子弟中的大纨绔,深码头。京城世家子弟中混日子的。不管对陆景的感官如何,提起陆二哥的大名都是肃然起敬。

一个纨绔子弟不值得他看得太重。他认为陆景只是靠父辈余荫混起了偌大的家当。朋友圈子里不是有人说陆景是和华的少帅吗?现在看来,错的离谱。

夏如龙沉吟了一会,拨了关诗经的电话,“诗经,陆景这个人不简单啊….”

夏如龙还不知道陆景下午的时候是在诈唬他,否则他对陆景的评价还会再高一层。

电话里唐诗经明显愣了愣,温婉清凉的嗓音响起,不疾不徐的道:“怎么说?”

夏如龙对唐诗经也没什么隐瞒。唐诗经会为他保密。他把下午谈判的经过说了一遍,叹道:“这是个厉害的人物啊!不知道陆景从哪里找来的新资金。诗经,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下?”

他可以猜得到陆景下午接到的那个电话肯定是新资金的电话。

唐诗经心里一磕碜。下午?不会是裴吴越给陆景的那个电话吧?裴吴越只是答应和陆景见面而已啊!

结束了和夏如龙的通话,唐诗经满腹疑窦的开始打电话。

一个小时后,唐诗经隐约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心里叹了口气,拨了裴吴越的电话,“吴越,明天你和陆景约在哪里见面。我过去合适吧?”

与和华的谈判结束后,吃过晚餐,玛丽-拉姆便回了她在香港的公寓。今天糟糕透顶的谈判经历让她心里极为不爽。

坐到窗户边的书桌处,玛丽-拉姆打开台灯。明亮的灯光照射在厚厚的酒红窗帷上,将冬夜里点缀的温馨。她又翻箱倒柜的翻出一瓶蓝色的药丸放到手边的水杯中。然后拨了摩根士丹利总部一个好友的电话。

“露丝,你知道吗?米奇-夏徒有虚名。今天他被香港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吃得死死。妥协得不能再妥协,被人牵着鼻子走。简直是无能之辈…”

玛丽-拉姆一边喝着兑了毒-品的水,一边神经兴奋的给好友抱怨着她的遭遇。她根本就不知道夏如龙的秘密使命是什么。她只知道,她在谈判中唱白脸的表现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反而收获了一肚子的气。

夏如龙自然不知道玛丽-拉姆是怎么诋毁他的。

一个月后,关于夏如龙能力不行的流言在纽约摩根士丹利总部悄然流传着。

夜晚八点许,董晚瑶在家里吃过晚饭,心情不错的哼着歌,拿了车钥匙就准备离开。陆景明天又要离开香港去黄海,约了她今天晚上见面谈她的人生规划。

“晚瑶,这么晚还要出去?”坐在别墅一楼客厅里和妻子喝茶的董坤明问道。

“爸,妈,寇小蛮约我泡吧呢。”董晚瑶把她在香港的死党拉出来当挡箭牌,挥挥手,潇洒的走了出去。

“诶---。”董坤明还想再说董晚瑶几句,晚上泡吧对身-体不好,结果女儿已经去了车库,片刻后就听到轿车发动的声音。

董坤明只得叹口气。晚瑶打小独-立性就很强。前些年还一个人跑到欧洲去旅游了一年。他一度把女儿的婚姻当做筹码来换取他在董家的前程,虽然他并不觉得错了,但是心里知道委实亏欠她很多。现在基本都不会反对她的意见。

董晚瑶一路驾车到香港山顶1008号别墅,将车停到别墅的停车坪,和迎出来的别墅佣人罗妈说了几句话,然后上了二楼,边走边给陆景打电话,“哥,我来了,你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