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42章 权力分享

第1042章 权力分享

陆景提议休会,就像是nba中被人打了一个20:0的小高-潮之后喊暂停,生生的把那股颓势给压住。至于能不能扳回来就要看待会陆景和郑梦久谈的怎么样。

陆景手腕上那款号称贵族艺术品的江诗丹顿显示此时的时间是十二点零七分。

会议室里众人自然看不清他手腕上的时间,但是,经过陆景这么一提醒,众人都从紧张、狂热的氛围中清醒过来,各自看时间。确实到吃饭的点了。

对陆景的请求,郑梦久没有犹豫,他现在就是在等戴姆勒和陆景竞相出价。至于单独私聊不是问题,他待会会把陆景的条件告诉戴姆勒,看看戴姆勒又是什么出价。

郑梦久环视了会议室一圈,淡漠的道:“休会吧。下午会议开始的时间是2点30分。”

安德鲁-托兰将视线从郑梦久身上挪到此时正端坐不动的陆景身上。随即,冷笑一声,对他的下属们道:“走吧。”他相信不管陆景给现代汽车开出什么条件,他都有足够的筹码压倒和华。

夏如龙看了陆景一眼,心里不知道再琢磨什么,沉思着与戴姆勒的团队一起离开。

长井静香没再看陆景,陆景说要和戴姆勒私下里聊不过是无谓的挣扎而已。等戴姆勒的人离开后,她便带着三井财团的职员离开。

李怡馨跟在李健熙身边离开时,还不忘回头对陆景笑笑。算是安慰他。

会议室里的众人陆陆续续的跟着各自的波ss离开会议室。很快会议室内就只剩下郑梦久一方与和华的人。

郑梦久冷淡的道:“陆先生,现在可以了。有话就说吧?”

郑梦久心里对他有怨气,陆景是知道的。是和华与三星将郑梦久父子在现代汽车的控制权打压到了50%以下。郑梦久心里没点怨气就不正常了。

不过陆景仍然对郑梦久冷淡的态度感到有点奇怪。郑梦久可以和李健熙达成一定的默契。没道理与和华和解就不愿意了?毕竟,从表面上看。三星是“主犯”,和华是“从犯”。

随即,陆景反应过来,别是李健熙又把他给“卖”了吧?

靠!靠!靠!

李健熙这老狐狸,真是卖得一手好“队友”。又被他坑了一次。

想明白这一点,陆景也懒得和郑梦久套近乎,反正都是以利益打动人,道:“到吃饭时间了。如果郑会长不会吝啬一顿饭吧?边吃边谈。”

陈超正在和丁灵一起收拾文件什么的,心道:“你牛逼。这时候还想着敲郑梦久一顿饭。你难道不知道他现在是大爷吗?”他实在想不出陆景能有什么牌能打动郑梦久。

郑梦久看了看陆景,觉得陆景有点意思,点头道:“行。”他在商海摸爬打滚一辈子,这点养气的功夫还是有。

高贤重和郑一玄对视一眼。难道陆景是真有把握能说服他们?

崔七月和高修平有说有笑的与高远基金的众人出了会议室。走道上铺着红地毯直通电梯口。崔七月笑着摇头道:“名不副实。诗经原本对陆景很看好。我今天专程来看过江猛龙。可惜了。”

高修平点头,笑道:“陆景两次反对把握的时机很好,但是得罪戴姆勒很不明智。其实,和华收购现代汽车本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等戴姆勒浮出水面,和华就是纸老虎。底蕴不足。”

崔七月微微一笑,心里却是很诧异。高修平这么说。其实表示他内心里对陆景很忌惮。高修平这也是委婉的在表达和他不同的意见。

底蕴不足,是他们六大世家用来评价那些后来崛起的资本力量的。比如东南狼王墨承这样的人物。墨承巅峰时期,资产不过十亿美元。所能调动的资金大概在四五十亿美元上下。

高修平将陆景比作墨承这样的人物,可见其内心里对陆景的评价。确实。和华此次收购调动的资金都达到了近百亿美元。不是谁都有这样的能力。

在金融市场中,一个人所能调动的资金数目是一个人能量、实力最直接的体现。

高修平接着道:“今天真正得益的是三星。李健熙果然是非常人物。哦,七月。你认为陆景会给郑梦久什么好处?和华手中大概没有比克莱斯勒股份更诱人的东西了。”

崔七月笑道:“这可不好说。没准陆景头一发热把和华的股份给郑梦久了。哈哈。话说,今天夏如龙的表现很亮眼。确实担得起诗经的称赞。”

他今天来参加现代汽车的临时股东大会是为了侦查“敌情”。至于最终是戴姆勒拿下现代汽车,还是和华。抑或是郑梦久保住现代汽车,他都不关心。他关心的是让唐诗经称赞的两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

高修平知道崔七月的想法,点头道:“夏如龙是很厉害。他几次提醒安德鲁-托兰都很有水平。很有针对性。今天上午戴姆勒与和华的交锋,实际上是他和陆景在交锋。”

说着话,一行人到了电梯门口,准备离开现代汽车总部大楼去吃午饭。

高远基金早就戴姆勒有协议,最终会把手中的1亿股卖给戴姆勒。同时获得戴姆勒许诺给高远基金的好处。高远基金可以安安心心的当观众。

一场大戏最终的帷幕还没落下,他们这些观众到了下午还会回来见证这一关键性的时刻。

每一家集团型企业的波ss都会有专门的待客餐厅。比如三星李健熙在承智园的餐厅。比如陆景在世运大厦的最顶层就有他自己的私人餐厅,用来招待商业伙伴。

郑梦久招待和华一行吃午饭的位置便是现代汽车总部大楼他的私人餐厅。

格调不错的明亮餐厅里可以眺望汉城繁华的风景。穿着蓝色马甲的俊男侍者手托精美的木质餐盘送来各式的菜肴放在圆桌之上。

从礼仪上来说,中餐和西餐的礼仪在餐桌上都不能说话。不过。陆景刚才已经说了要边吃边谈,礼仪什么的在利益面前自然不值得一提。

高贤重微笑着问道:“陆先生。我实在好奇你能给我们开出什么样的筹码能超过克莱斯勒的股份?”作为郑梦久的核心参谋,他确实没有摸透陆景的想法。这种感觉很糟糕。

丁灵、陈超、郁浩宁不约而同的放下手里的餐具。看向陆景。

郑梦先和郑梦久虽然是一母同胞,早就恩断义绝。他不可能接受郑梦久的眼前。在吃饭前就找了个借口道别而去。

“克莱斯勒的股份虽然好,但是郑会长拿到股份能做什么呢?”陆景好整以暇的笑道,“我认为郑会长的精力应该放在现代汽车的发展上。”

郑一玄冷笑道:“难道你还会推荐我爸继续担任现代汽车的会长吗?”

陆景道:“那当然不可能。我推荐郑梦先先生担任现代汽车的董事长。”陆景好不避讳的说出他的目标。

郑梦久眉头忍不住挑了一下,语气不满的道:“陆先生,你不清楚我和郑梦先的恩怨?”

陆景点头道:“我知道。但是,郑会长以为戴姆勒拿到现代汽车的控制权之后会让你继续留在现代汽车?”

戴姆勒刚才要推行的方案是给郑梦奎增发6亿股,给郑梦久增发6.6亿股。傻子都知道戴姆勒会想办法把郑梦奎手中总计7.16(1.16+6)亿股给接收过去。然后再把郑梦久赶下台。

戴姆勒拿下郑梦奎手中的股份,再拍卖下三星的6亿新股。联合高远基金、三井所持股份达到了15.66。超过了50%的比例。

虽然现代汽车的董事会章程规定:需要60%的股东同意才能更换董事长。但是戴姆勒难道不会再继续增发新股来稀释郑梦久等人的股份比例吗?

郑一玄道:“那也得等戴姆勒把郑梦奎手中的股份拿下来再说。”这话说的虽然没什么底气,但是好歹反驳了陆景一回。谈判嘛!讨价还价是正常。

坐在郑梦久下属的高贤重听出一点味道来,道:“陆先生有话不妨直说。”

郑梦久面无表情,漠然的看着陆景。

陆景喝了一口蘑菇汤,将他早就想好的答案说出来,“我认为现代汽车的董事长负责制度可以更改为执行董事负责制。由董事长和三名执行董事共同负责。实现权力共享。不知道郑会长有没有兴趣担任执行董事?”

实现权力共享、利益共享最根本的一条就是更改现代汽车目前的权力架构。由独裁制度变成共同负责制。

陆景给出的选择很直接。选择与戴姆勒合作最终的下场就是被赶出现代汽车。选择是和华合作,还可以继续留在现代汽车。

丁灵、陈超、郁浩宁这时才恍然。倒不是他们反应迟钝。权力共享与利益共享的方案早就在和华制定的策略中,但是陆景居然把这作为底牌拿来和郑梦久谈判实在出乎意料。

万一,郑梦久拒绝了?

要知道郑梦久可是一个掌控欲-望很强烈的人。否则。他早就应该和三井谈妥了协议——和华的人自然不知道三井给郑梦久提的是多么离谱的条件。

这样的风险使得丁灵几人根本就没有想到陆景会大胆的将这个筹码押到胜负的天枰上。另一边则是克莱斯勒公司12%的股份。郑梦久会怎么选择呢?

高贤重眼睛中有一丝异色闪过。陆景居然别出机抒的想到这么一个办法。

郑会长留在现代汽车还有继续进行权力博弈的可能。因为,陆景并没有说董事长具有最终决定权。也就是董事长与三名执行董事之间的权力界限,需要靠博弈手腕和影响力来界定。董事长在陆景的提议中是一个名誉头衔。

“这样一来董事长的头衔就无关紧要了。陆景这‘火力转移’的技巧很高超啊。不愧是敢于主动‘围猎’现代汽车的人。”高贤重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向郑梦久。等待他的决断。

听到陆景的话,郑梦久的脸色有了变化,似乎有些意动。沉吟不语。一时间餐厅里有些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