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43章 下午会议之前

第1043章 下午会议之前

当高远基金的众人抱着当观众下午回来继续看戏的念头时,戴姆勒公司的职员却没有这样的想法。这是一场还没有结束的“战争”。双方在暂停休战的期间正在不断的部署。

戴姆勒一行六人吃午饭的地点在距离现代汽车总部大楼二十分钟车程的一处cbd里面的一家高级餐厅中。话题一直围绕着下午两点半要继续的股东大会。

戴姆勒的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托兰对陆景不屑归不屑,有信心归有信心,但是他不会真的无脑认为:陆景叫个“暂停”是为了下午不来参加会议避免被人当众嘲讽。

人活到四五十岁,怎么可能还会像小年轻一样无脑。

“米奇,你有什么想法?”安德鲁-托兰问身边正在慢慢喝酒的夏如龙。

夏如龙一遇到重大事情就需要酒精来刺激他的思维。现在他正在思考陆景会以什么样的条件打动郑梦久。他今天正式的身份是摩根士丹利派给戴姆勒的收购顾问。

听到安德鲁-托兰问话,夏如龙沉吟了一会,道:“托兰先生,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派人去和郑梦久见面。不管陆景是否说动郑梦久都要防患于未然。”

安德鲁-托兰并没有立即答复,对美艳的女助理吩咐道:“安琪,你去查一查和华与现代汽车在那里吃饭?”

“好的,先生。”安琪是个标准的白人女子,**肥臀,此时扭着灰色包臀裙裹着的丰腴肥臀。摇摇摆摆的出了餐厅。戴姆勒今天来开会的几名亚洲区高管不禁在心里吞了吞口水。

吃饭这会讨论归讨论,但是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戴姆勒都占有优势。他们当然有心情看美女。

片刻后,安琪从餐厅回来。脸色有点古怪的道:“托兰先生,郑梦久在现代汽车总部大楼他的私人餐厅里宴请和华一行。”

安德鲁-托兰微微一愣。

戴姆勒的几名职员用英语嘀咕着:不是吧,关系这么亲密?

“这代表不了什么。恰恰表明郑梦久没太把陆景当回事。”夏如龙很快就分析原委,但是他知道他上午表现的有点过了,这个时候就没有出声催促安德鲁-托兰。

安德鲁-托兰想了想,挥手道:“米奇,你代表我去见一见郑梦久。告诉他,只要他答应与戴姆勒合作。戴姆勒的条件永远都比和华优厚,”

他现在占据着心里优势。如果主动去见郑梦久就失去了谈判的优势。上午开会的时候不满归不满,他对夏如龙的智商和能力是很信任的。这个时候自然要请夏如龙出手。

夏如龙放下酒杯,“好的。托兰先生,我这就去。”

夏如龙也没顾上午饭才吃了一会,拿起外套,就出了餐厅。其实,凤凰男看似风光,但加班加点、饿肚子工作都是常态。没有任何的人成功是天上掉下来的。

安德鲁-托兰赞许的对这夏如龙的背影点点头,他刚才的意思是让夏如龙吃完午饭之后不要午休代表他去见见郑梦久。没想到夏如龙连饭都不吃。直接去了。这种工作态度值得赞许。

“安琪,打电话和郑梦奎联系。如果下午的时候他获得6亿新股。我想和他聊聊。”

现代汽车总部大楼。

午后的阳光落在餐厅的米色的帷幕上,淡淡的影子顺着深红色地毯还差几米就落到现代汽车与和华众人吃饭的圆桌边。

郑梦久还在沉思。

这时,郑梦久的助理从餐厅外进来。走到郑梦久身边低声道:“会长,摩根士丹利直接投资部高级经理夏如龙先生在餐厅外想要见你。”

郑梦久助理的声音不算大。但是陆景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陆景洒然的站起来道:“郑会长,既然你有客人。那我们回头再聊。”

郑梦久漠然的点点头,道:“陆先生。你的提议很不错,我需要思考思考。”

寒暄几句后。陆景、丁灵、陈超、郁浩宁告辞出来。事实上,他们今天的午饭也没吃一点。

餐厅门外,长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夏如龙穿着深灰色的毛衣,一套笔直的西装正沉静的等在走廊落地玻璃窗处。从这里可以俯视汉城。

“夏经理,我们又见面了。”陆景对夏如龙笑了笑,和他握手。

夏如龙笑着指指陆景身后跟随的三人,微笑道:“不好意思,打扰你和郑会长吃饭的兴致了。回头我请客。”

再次交锋。他以俯视的态度看待陆景。以他的智商当然明白,他求见的话,郑梦久不可能拒绝他。但是,真看到陆景连饭都没吃就被赶出来,这感觉还是蛮爽的。

丁灵蹙起眉毛,有些不满。

陆景笑道:“不用了。我在新罗酒店订了餐。夏经理,再见。”

订了餐?看到陆景一行人的背影,夏如龙嘴角翘起来。这句话可以理解为陆景未雨绸缪已经预料到一顿饭吃不完的情况,也可以理解为死鸭子嘴硬。

“夏先生,请跟我来。”郑梦久的助理到餐厅外时,刚好看到陆景和夏如龙错肩而过。

夏如龙是第一次私下里和郑梦久。郑梦久头发花白,,脸上颇有沧桑之色,嘴角的鱼尾纹让他看起来有些冷酷无情。郑梦久的性格、事迹他早就熟记于心。这与他当年为了拿下一个关键的单子花了一周的时间去背诵高尔夫球所有明星的爱好来迎合福特副总裁的事情相比是小ca色。

郑梦久眼神漠然的看着夏如龙。不是他不欢迎夏如龙的到来,而是他习惯了以这样的面具来面对商界人物。

寒暄了几句后,郑梦久守口如瓶。没有告诉夏如龙和华刚才说了什么。

夏如龙见查探不到什么情报,径直转达了安德鲁-托兰的意思。但是他看到了郑梦久嘴角有一丝笑意。“郑会长,如果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我相信戴姆勒一定能够满足你的要求。”

郑梦久淡淡的道:“也包括让我继续担任现代汽车董事长的职务?”

夏如龙语塞。这个他确实无法做出承诺。

郑一玄适机的扮着红脸。道:“夏先生不如留下来小酌几杯。我们想听听你对这次现代汽车被收购的看法。”他留意到夏如龙进来的名义是摩根士丹利的高级经理。这莫非有什么玄机。

“多谢郑先生的好意了。”夏如龙轻轻的摇摇头,略一琢磨,道:“郑会长,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摩根士丹利与和华有一个对赌协议。如果和华不能让郑梦先在一年之内担任现代汽车的董事长,那么和华需要赔偿给摩根士丹利60亿美元。”

说了这番话,夏如龙略微客气了几句,告辞离去。

高贤重感慨道:“原来如此。怪不得陆景不会让出现代汽车会长的位置。”

郑一玄不解的道:“夏如龙不顾保密协议告诉我们这个消息是什么意思?”他看得出来和华因为这份协议其实是很被动的。因为协议是有时间限制的。但是这个消息没什么用啊。

“我似乎听说过戴姆勒是摩根士丹利的客户。”高贤重拿不定主意,略有些迟疑的分析道,“夏如龙这么做给戴姆勒增加筹码似乎也说的过去。不过。这么做对我们而言并没有什么说服力。似乎有点多余。”

郑梦久轻笑,道:“贤重,你的意见是?”

高贤重道:“会长,我认为我们需要考虑陆景的意见。”

高贤重被陆景的奇思妙想给圈住了。郑梦久冷冷的笑了笑,道:“为什么要我是执行董事,而不是董事长呢?我们自己分配权力不行吗?戴姆勒或许对现代汽车执行董事的位置感兴趣。”

高贤重心里一震,讶然的看着郑梦久。

郑一玄明白过来,哈哈大笑。出出主意难道就可以让股东们选和华当董事长吗?陆景太幼稚了。

长井静香带着三井的职员回了瑞穗实业银行的总部用餐。

给郑梦久增发6.6亿新股,给郑梦奎就只有6亿了。市面只有12亿流通的新股。三井能拿到多少还值得商榷。她需要尽快募集资金。不能1股都拿不到。

她很清楚,拼到现在,今天增发的方案,就算戴姆勒不愿意通过。待会下午的会议上,三星也会联合郑梦久强行通过。三星拿得好处太多,不可能放弃唾手可得的利益。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能让和华拿到0股,接下来的变数就少很多。在棋盘上博弈的旗手越少。局势就越明朗。

吃过午饭,长井静香在办公室里小憩。没一会。她的助理轻手轻脚的走进办公室后的休息间,低声唤道:“小姐,到时间了,我们该出发了。”

长井静香拍拍脸,翻身起来,“好。我马上动身。”今天下午她估计没什么表现机会。不过,从私人的角度说,欣赏下陆景气急败坏的表情挺有趣的。

她不信陆景有什么底牌可以让郑梦久改变主意。

….

李怡馨坐到汽车中准备出发去现代汽车时,突然看到汽车中父亲也在,娇笑道:“爸,你不是下午有我去参加会议就可以了吗?”

李健熙木讷的道:“我中午让佑荣查了下行程。下午没什么事,我去看看。”

“哦。”李怡馨开心的笑起来。今天上午的“勾心斗角”让她大开眼界。她代表三星坐到会议桌前她还在担心她会做得不够好。

李健熙心里摇摇头。他是不得不去。他是怕女儿李怡馨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上午的时候这孩子可是很同情陆景的。他可不会因为与和华合作了几次,就认为双方是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