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49章 拍卖与议案

第1049章 拍卖与议案

由于现代汽车是非上市公司,内部增发新股的流程并不算复杂。在3月18号就已经将法律程序大致走完。和华支付140亿美元之后,拿到7亿新股。

陆景在收购现代汽车之前募集到的114亿美元在三月中旬已经陆陆续续的到账。除去前期收购股份花费的20亿美元,在“围猎”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属下的公司中花费了40亿美元,最终还剩下54亿美元。

这笔资金用来支付7亿新股与拿下三星手中协议的0.93亿股明显不足。三星最终将手中的0.93亿股转让给和华的价格是私下交易中35美元的价格。算下来,和华需要支付172.55亿美元。

但是,和华拿到现代汽车7亿新股后,和华立即受到亚太地区各大银行、投行、基金的追捧——此时借钱给和华明显是只赚不赔的生意。

3月13日,由郑梦先出面与新韩银行、韩亚银行、韩国汇兑银行达成40亿美元的借款协议。

紧接着,莫心蓝、陈旭江在香港与世信银行、信业银行、汇丰银行、中国银行达成50亿美元的借款协议。

许雪代表和华与明州商业银行、建业市商行等几家银行达成20亿美元的借款协议。

新月投资、开悦资本总计借给和华的20亿美元。

募集到足够资金之后,和华拿下7.93亿股份没有资金压力。只不过,剩下来的11.45亿美元在接下来三星的股份拍卖会和华只能作壁上观。所以,陆景对丁灵说需要准备三星的拍卖会。

由于现代汽车各家股东需要洗牌。新增发的股份没有设股份锁定期限的协议。在18日,各家股东签字法律文件生效后。三星便发出邀请函:3月25日上午在三星广场大厦的宴会厅里举行拍卖会议。

一抹傍晚的阳光落在汉城大学(色oulnationaluniver私ty)旁的高档餐厅里。斑斓的色彩落在精美的餐桌上。似乎,不远处的大学校园的活力就隔着一道玻璃窗外。

“今天白园餐厅里好安静。怎么这时候还没有人来吃晚饭呢?哦,陆景,你有收到我们的邀请函吗?”李怡馨吃着菜,微笑着问道。

餐厅都被陆景包下来,怎么能有人来吃饭?李怡馨在汉城的知名度有些高,陆景可不想吃顿饭就有什么花边新闻爆出来。“当然收到了。不过和华暂时还没有资金拍卖三星的股票。哦,这你可别和金助理说啊,不然我到那天还进不了门。”

三星一亿股有可能拍出进40亿美元的高价,他有计划尝试着拿下一亿股试试。和华手里的股份还有点少。现在现代汽车的股份比资金重要。三星拍卖股份的机会可不常有。只是。他还在发愁能从哪儿弄到资金来。

李怡馨秀美的容颜宛若鲜花绽放开,青春活力十足,“怎么会啊,我们是朋友呢。”

陆景给她靓丽的笑颜晃了一下眼睛。她今天化了妆,笑起来眉清目秀,很有味道。李怡馨不是哪种让人觉得惊艳的女孩,但是她真诚的性格让每一个和她接触的人都感觉很放松。而且能感觉到她青春的活力。

陆景笑着倒酒,道:“你这么快就把我当朋友?不怕被我卖了还帮我数钱啊?”

“陆景,汉城是我的地盘。”李怡馨笑着说道。很有些神采飞扬。

陆景哈哈一笑:“你最近没有去赛车?”

“我爸爸让我跟收购现代汽车的项目,最近这段时间没有去。”李怡馨有些好奇的微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赛车?你有兴趣?”

李怡馨看着明亮灯光下的陆景,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他说话做事似乎总是从容洒脱。心里突然升起一丝期待。

陆景讶然的挑了挑眉头,随即笑着摇头。道:“我没那个天赋。”

李怡馨这段时间忙着没去赛车,岂不是就会错过她那段为之殉情的爱情。不过,生活的惯性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李怡馨手拿着筷子。托着香腮问道:“那你平常都有什么休闲活动?骑马赌赛、庄园打猎、改装车飙车、真人射击?”

听着李怡馨嘴里飙出一连串富家子弟常玩的活动,陆景忙摆摆手。道:“我平常看看书,偶尔打打电脑游戏。”

三代才能熏陶出贵族风范。陆家到他这儿才算是第二代。他的爱好其实和普通人的爱好没什么区别。最多就是喜欢抽中华、喝点名贵的红酒、买些豪车放在车库里。斗鸡走狗的爱好还真没有养出来。

“…。不是吧?”李怡馨笑得眼睛眯起来,像月牙儿,“你喜欢打电脑游戏?你不会买了一家电子竞技俱乐部让那些职业选手陪着你在网上虐别人玩吧?”

陆景喝着酒,一本正经的道:“正有这方面的打算。”

李怡馨噗嗤娇笑,道:“说的像真的一样。不过,我觉得以你的性格,还真有可能做得出来呢。”

陆景笑了笑。以后和华进入文化产业,叫什么人皇、兽皇陪着打几把游戏,或者让他们当队友去网上虐人感觉应该很爽。

随意的聊着,一顿饭就结束。在白园餐厅精美的大厅入口看着落下来的夜幕,陆景正准备离开,李怡馨道:“陆景,陪我去汉城大学里走走吧。好久没有和人聊得这么痛快了。”

看到李怡馨略有些期待的眼神,陆景本来打算回去工作的,笑道:“你当我是三陪啊。陪吃、陪聊、陪玩。行吧,下次你去江州请我吃顿饭作为报酬。”

“那没问题。走吧。”李怡馨伸手邀请陆景一起过了马路往汉城大学走去。

汉城大学的全称是汉城国立大学,是韩国第一大学。位于冠岳区冠岳路599号的校区在夜色中犹若花园般美丽。汉城大学的学生穿梭其中。

陆景和李怡馨并肩在林荫大道上随意的走着,边走边聊。两人的保镖隔着三十米跟在后面。

大学校园里的路灯不是不满每一处马路。昏黄的灯光下。穿着剪裁得体精致的定制长款春装凸显的身材修长窈窕的李怡馨不时的吸引到男生的目光。挺翘的小臀与修长的双腿,背部的曲线让她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都是俏丽佳人。

李怡馨心里略微有些得意的瞥了陆景一眼。结果看到的是陆景无动于衷。正打量着汉城大学里的景色。她心里忽而升起微弱的泄气感觉。她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咦,陆景…”烟诗凝远远的就看到陆景和李健熙的女儿在逛大学。心里腹诽道:“真是混蛋。胆大包天啊。连李健熙的女儿都敢招惹。”烟诗凝想了想,还是迎面走过来和陆景打招呼。

“烟处长?你怎么在汉城?”陆景吃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烟诗凝,脸色忽而变得有些不好看。

烟诗凝跟陆景的关系有改善。但是,这时见陆景一副猜疑的样子,心里不由的火冒三丈,却还得压着脾气解释道:“我在汉城出差。和你没关系。”

要不是回头有事情需要陆景配合她早就甩脸色走人了。

陆景恍然。他反应有些过激了。他以为烟诗凝在监控他。见烟诗凝的脸色不要太好,陆景有些挠头,道:“哦。我知道了。改天我们再聊。”

陆景给李怡馨打了个眼色,两人飞快的和烟诗凝分开。李怡馨很奇怪陆景和烟诗凝的对话。很明显两人的关系不同寻常。不过她没有问陆景。毕竟她和陆景还不是很熟。

被烟诗凝打扰了一下,陆景和李怡馨也没兴趣逛下去。在汉城大学门口就道别。陆景刚坐到车里,就接到陈笑的电话,“陆景,柏斯这里的情况有点不好。”

陈笑的声音有点沮丧。陆景惊讶的揉揉眉心,安慰道:“笑笑,别着急。怎么回事?”

陈笑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下,道:“澳大利亚国会将在明天表决一项议案,限制非技术性劳工输入。我已经努力让霍华德-康纳代为运作阻止这项提案。但是他在澳大利亚国会的影响力很微弱。无法阻止这项议案的通过。”

靠。我靠。陆景脑子里轰然的炸开。

在澳大利亚白人都是享受高福利、多假期的悠闲生活。没人愿意加班,就算是在支付加班费的情况下。白人都是好逸恶劳的典型。这是高福利社会带来的弊端。

中国工人吃苦耐劳、报酬低于澳洲的工资水平,通常会加班加点的赶进度。和华在西澳洲的矿场的主要员工是国内以劳务输出的名义派遣到澳大利亚。

如果澳大利亚限制非技术性劳工输入,和华在西澳洲矿场的建设进度将会受到影响。第一船运回国的铁矿石至少要延迟两到三年。

而且。人力成本也会增加。以前预计每年亏损10亿美元,现在指不定就是每年亏损20亿美元了。

这很明显是针对和华的一个议案。

陆景心里极为不爽的原因还因为他准备筹集资金竞拍三星抛售的现代汽车股份,这个议案出来后。他得向柏斯铁矿石那里追加投资。根本就无力竞拍股份。

“笑笑,是三井的小动作吧?”陆景咬牙切齿的道。日系财团在澳洲铁矿石产业上有多大的发言权。他心知肚明。

“是的。我查到松阪士夫最近在柏斯、堪培拉(澳大利亚首都)活动的很频繁。”陈笑郁闷的道,“还有一个消息。这件事背后可能有英国沃伦财团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