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50章 寻找资金

第1050章 寻找资金

陆景与沃伦财团的交集是在去南洋筹备晶圆厂建设资金的时候。当时与vollon公司远东区总裁哈帝沃伦有过节。他贪图莫心蓝的美色,陆景让陈旭江动用和华在香港的人脉压了沃伦财团的资金,延迟了沃伦财团的一笔收购,迫使哈帝沃伦退却。想不到这时候又冒出来了。

“你说我们要放弃三星拍卖会上的股份?”回到景华汉城大厦,陆景给正在加班的丁灵带了一份精致可口的宵夜。丁灵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吃着抹茶味的小蛋糕,大眼睛瞪得圆圆的说道。

陆景扶着丁灵的肩膀苦笑道:“不这样也没办法了。我们剩下的11.45亿美元也得准备往柏斯增资救急。澳大利亚的人力成本简直是高的惨不忍睹。我还得尽快找到新的资金。”

“噢,可是我们现在几乎没有可以补充资金的地方啊!”丁灵清秀的轻笑,将手里剩下的小半个蛋糕送到陆景嘴里。有陆景在,她提醒一句后,也学会了偷会懒。

“小灵,你都不帮我想办法啊?”陆景顺势的咬住丁灵白皙温软的手指。

丁灵今天穿着白色的包臀毛衣,铅笔裤。被陆景吸住手指头,颈脖、脸上白若牛奶的肌肤上顿时染上了绯红。妩媚的要死。她的声音变得犹若蚊子般,“陆景,再等半个小时我就能把工作做完。”

“小灵,这还能等啊。搁着吧,我回头帮你处理。”陆景手抚在丁灵丰翘的乳峰上。轻轻的揉着,坏笑着说道。他只是准备顺势占小妮子的便宜。哪会真在这儿欺负她。

“丁灵姐。你什么时候下班?我们一起走。”墨静雯推开办公室的门立即傻了眼。因为角度的关系,她没看到陆景手上的动作。只看到陆景和丁灵的姿势似乎有点暧昧。

墨静雯脸红得要滴血,狼狈的转身而逃。“啊…,完了,要长针眼了。”

丁灵娇羞的掐了陆景一把,“被你害死了呢。你进来怎么没关上门?”

“我关上了。我哪里知道她还在加班?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外面办公室里没人。”陆景郁闷的摸摸鼻子。忽而,脑子里有些灵光闪过。和丁灵说了一声,拨了墨静雯的号码。

景华汉城大厦位于汉城市的繁华地带。夜间八九点的时候出租车不少。墨静雯拿了她的lv手袋,一口气从大厦里出来,刚坐上一辆出租车。就接到陆景的电话。

墨静雯拍了拍脸,挂掉了陆景的电话。然后飞快的回了一条短信:陆景,我不会乱说的。

她现在心里慌得要死,哪里肯接陆景的电话。

陆景看了墨静雯的电话哭笑不得,他哪里是要给她说这件事,只得无奈的对丁灵道:“我明天给她说吧。小灵,把你的邮件给我,我帮你处理。”

丁灵这时已经关了门回来,笑着趴在陆景肩头。“你说的哦。我真给你处理了啊。”

“那还假的了。”陆景下意思的说道,忽而一愣。以丁灵以前的性子,哪里会让他受累。这时却有几分莫心蓝狡黠的风采。小灵长大了。

他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过一句话:爱情,不是要爱得每天泪流满面、死去活来、沉重无比。而是要让彼此在一起都感觉到开心。

“快点开始呢。我等你一起回去。”丁灵的话惊醒了陆景的沉思,陆景将丁灵抱到怀里,让像一只灵猫一样的小妮子坐在他腿上。闻着她身上的清香,笑道:“好。开工。”

虽然形势严峻,但是被墨静雯打岔。又感觉到丁灵成熟的变化,陆景的心情却变得好起来。斗志昂扬的开始处理工作。

汉城,江南区,城香溢紫别墅区。

夜色如水。静谧的春天夜晚让人沉醉。长井静香在书房里接听着松阪士夫的电话。

“静香,为什么还是你来主持三井财团收购现代汽车的事务?我已经在柏斯漂亮的完成任务,而你还一无所获。不要以为你叔父可以护着你。谁能成为三井的执掌者还不一定。我警告你,以后在我面前别太嚣张。”

长井静香冷哼一声,“松阪君,如果你喝酒喝多了可以找个女人照顾你。放心我不介意。如果你是汇报工作,请端正你的态度。以三井在澳洲的布局联合沃伦财团说服澳大利亚国会有什么难度?”

外人如果是仅凭长井静香的语气很难想象她是正在和她的未婚夫说话。

长井静香说完就挂了松阪士夫的电话,“哼,蠢货。”

长井静香想了想,给助理打了个电话,“一郎,查一下我明天的行程,帮我安排和戴姆勒的安德鲁托兰见面。”

“好的,小姐。”

长井静香放下手机,姿态曼妙的喝着清茶,白色和服里一双雪乳若隐若现。“和华,我不会再让拿到一份股份,也不会让你们成为现代汽车的执行董事。”

自从郑梦久那天抛出四巨头的权力架构格局,收购现代汽车已经变成了如何能掌握足够多的现代汽车权力。相信在三星的股份拍卖会之后的现代汽车股东大会上将会对这个权力架构进行表决。

第二天上午,墨静雯刚进办公室坐下,对面的陈超就通知她:“墨静雯,陆景让上班之后去他办公室一趟。”

“啊…”墨静雯脸上升起红霞,“陈超,陆景说什么事没有?”

陈超诧异的道:“你不知道?邮件昨天晚上11点陆景就已经发到我们邮箱里了。澳大利亚那里出现了变故,铁矿石项目需要追加投资,我们可能会放弃在三星拍卖会上竞拍股份。陆景现在正发愁从那里弄资金过来。”

坐在对面的牧高山和余乐看出墨静雯不对劲。余乐笑道:“静雯,听说你昨天晚上也在加班,陆景没骚扰你吧?”他昨天晚上刚刚“大战”了两个汉城姬心里正自得着。

“靠,余乐,你说的什么话?”牧高山郁闷的说了一句,然后很温柔的对墨静雯道:“静雯,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没休息好?你的气色看起来很差。”

牧高山一副暖男模样。

余乐无语的摇摇头。就牧高山这样能追得到墨静雯才怪。

“哦,可能我睡的迟了些。”墨静雯避过牧高山炽热的眼神,拿起文件,怀着忐忑的心思踩着高跟鞋进了陆景的办公室。见陆景正在办公桌后聚精会神的处理工作,轻声道:“陆景,你找我?”

陆景看墨静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哑然失笑,道:“我问你件事情你看看方不方便回答。你父亲号称东南狼王,在资本界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他当年的那些老关系你还有没有联系?”

陆景需要资金,他看到莫静雯就想起墨承,估计墨承手里应该很有一些关系。他走动一下没准能拿到资金。

墨静雯不怎么惊奇陆景知道她父亲的名讳,沉吟了一会,道:“我爸那些老关系早就散了。陆景,我估计你拿不到资金。”

“哦。”陆景失望的靠在椅子上,头疼的揉揉眉心。

墨静雯心里突然的想发笑。外界里看起来少年老成、心机深沉的陆景这时候表现的可不是英明神武。他一样也会遇到难题。不知怎么的,看到陆景如此真实的一面,进办公室的忐忑就这么不翼而飞。

墨静雯嘴角露出一个娴雅的笑容,道:“陆景,其实,你可以和傅婕联系。她和我爸齐名,所能调动的资金不再少数。”

陆景右手轻轻的一拍桌子,“好主意。我怎么一下子没想到呢。哈哈,你这位女校书还是很有作用的。回头我让小灵给你涨一级工资。哦,墨静雯,准备一下,我们准备去京城。”

墨静雯心里偷偷的腹诽道:“什么叫我挺有用的。原来你都没把我当回事啊。”不过想到陆景要给她涨工资,墨静雯明艳照人的脸蛋上就浮起一丝微笑,“哦,好的。”

三星的拍卖会下周二就要举行。陆景周六就与墨静雯一起飞回了京城,与共和国第三石油集团的总经理傅婕约在了金顶俱乐部见面。

京城这两天下着小雨。似乎点缀着旅途的寂寞。陆景早上和娇妻卫婉仪温柔的说了一会话后,开车送她去央行总部上班。然后在金顶俱乐部门外汇合了墨静雯一起去金顶俱乐部2号包厢见傅婕。

陆景步入2号包厢时,袅袅的清香茶韵中,一名穿着暗红色套装的女子正在安然坐在茶几处娴静的品茶。她鼻梁上的金丝无框眼镜平添几分知性的风采。宛如一幅绝妙的淑女图。

只是陆景知道这位名动天下的“北傅”已经三十三岁,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对女人而言,只凭其容颜、装扮就可以很轻易看得出她的品味,在社会的层次。她在三十多岁还能有如此风采实在是一位厉害角色。

这时陆景第二次和傅婕见面。

“傅总,好闲情雅致,这么早就过来赏雨品茶。”陆景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和墨静雯走了进来。

傅婕扭头,见是陆景和墨静雯进来,轻轻的点头,微笑道:“好像是陆少请我过来的。哦,还没有恭喜陆少拿下现代汽车7亿新股。”

陆景哈哈一笑,在茶几处坐下来,道:“傅总这可是寒碜我呢。何喜之有?我现在为资金的事情愁得饭都吃不下。还要请傅总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