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59章 特仑苏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059章 特仑苏

汉城,城东区科沙路中段星亚小区。

从上午到下午,紧张的搜索仍在进行中。保安亭里的圆脸队员和叫浩民的队员疲倦的重复着盘查的工作。等到下午三点多钟,进出小区的人流减少。

“玛德,这样查到什么时候去?浩民,来,来,看点好图解解乏。”圆脸队员调阅着保安室里的监控,嘿嘿笑道。

“什么图片?”浩民好奇的凑过来。

“你过来就知道。”圆脸队员一脸**的笑着,将早晨那艳福不浅的小子和他情人的视频给调了出来。从电梯下楼时开始看起。

看着那名美艳动人的女子白皙修长的双腿盘在那小子的腿上,浩民感觉身上有火气涌起,脑子里不由的浮起在小区门口这儿看到的车中的情形。

想着那漂亮女人的容颜,突然间,浩民大叫一声,“有天哥,不对劲。”

圆脸队员看得津津有味,随口道:“有什么不对劲?那小子是个快枪手嘛。不过回气到是挺快的。嘿嘿。从地下车库那儿开车到小区门口五分钟都不要他又来了一发。”

“不对。有天哥,你看,这视频里从头到尾这名女子都没有露出脸。”

“难道真有问题?”圆脸队员疑惑的将视频重新播放。带着怀疑看,两人很快就发现有些不对劲。

在电梯中时,那小子的墨镜故意的带着女子脸上,遮住了她大半张俏脸。而且,在电梯到达地下车库时,那女子整个人都挂在那小子的手臂上。他们当时眼睛都盯在那女人翘起的像蜜桃一样滚圆的丰-臀上,恨不得用眼睛把她黑色的短裤脱下来。现在看,两人走路的姿势怎么看都像是在掩饰一些东西。

“说不定,真是这个女人。浩民,快,把支援小组筛选出来的重点怀疑目标的数据调出来。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不在其中。”圆脸队员顿时紧张起来。如果让间谍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脱,这问题就大了。

半个小时后,烟诗凝就被锁定。12栋9b的房间被几名第三大队的队员暴力撞开。很快,没有多少东西的房间里就被翻得一片狼藉。没有多少有价值的线索被提出出来。

“谢特。真是一帮废物。居然让人从眼皮子底下溜走。给我查,那女人到底是谁?”李上尉接到这个消息后,拍着桌子大骂,用力的挂掉电话。还有比这更蠢、更让他丢脸的事情吗?

良久之后,发泄了怒火的李上尉不得不通知现代起亚汽车集团,资料已经被盗走。

三个月之后,烟诗凝被韩国-军方情报部门锁定。烟诗凝至此再也没有去过韩国。由于陆景从来没有在媒体上留下过公开的影像资料(三星总部大楼下被措不及手拍摄的照片,金佑荣已经打过招呼,没有登出),加上他那天的容貌做过改装。他的身份在被韩国情报部门一直都是个迷。

….

….

陆景开车回了汉城。在野鹿指定的一处隐秘地点与他交接之后,换了一辆车返回汉城。野鹿就是汉城大学附近那家咖啡馆的老板。

陆景换乘上十三的车之后,已经快下午五点。黑色的劳斯莱斯沐浴着夕阳的金黄-色的光芒顺着穿流不息的车流平稳的驶向景华汉城大厦。

想起烟诗凝吸一口牛奶故意溢出在嘴角,娇艳的容颜挂上几滴牛奶蹲在副驾驶座上的情形,陆景脑子里不由得冒出看过的一支广告:“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仑苏。”

又想起拥抱着她丰腴弹软的身-体所带来的美好触感。陆景心里浮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似乎他亲吻她颈脖处绸缎般细腻的肌-肤时扑鼻而来的幽香还萦绕在心头。

“叮-----”悠扬的风铃声响起,打断了陆景的遐思。

电话里丁灵语气郑重的道:“陆景,郑梦先会长打电话来通知我们,现代汽车位于韩国京畿道华城市南阳弯的研发中心昨天晚上失窃。发动机相关的数据被盗取。现代汽车已经报警。我们有可能会被韩国警方列为嫌疑者。”

秉着谁受益最多,谁便是背后黑手的原则。和华在收购无望的情况下绝对有动机偷窃现代汽车的技术。

“什么?”陆景失声说道,脸上微微一变。他根本就不知道烟诗凝为什么会被韩国情报部门盯上。原来她昨晚窃取了现代汽车的核心机密。

烟诗凝这完全打乱了他的收购计划。一家采取偷窃核心技术手段的企业势必会声名狼藉,受到公众舆论的谴责。就算和华收购现代汽车成功。韩国政府也完全可以叫停这笔收购。

“烟诗凝,你妹的!”陆景挂了丁灵的电话,在豪华的劳斯拉斯内郁闷的大叫一声。

夜幕之下,一条高速航行的改装渔船避开了各种检测径直往西南方向而去,在蔚蓝的大海上划出一道白色的浪花,仿佛高明的画家在深蓝色的画布上信笔勾勒一道直线。

烟诗凝洗过澡。换了轻软的深粉色睡衣坐在船舱舒适的房间床铺上听着“哗哗”的海浪轻吻着渔轮,心里充满了成功后的喜悦。

半个小时前,骆驼等人已经传来信号:他们安全抵达国内。野鹿那里也传来陆景安全返回汉城的消息。

看着床头塑料袋中被她黑色长裤减掉的裤腿包裹着的两块硬盘,烟诗凝鹅蛋脸上露出一丝带着少-妇妩媚娇羞的微笑,妖娆动人。

脑子里闪过陆景带她脱险的一幕幕。

从9楼到3楼的电梯大约只有十几秒。陆景在她颈上吻了大约十秒。她似乎还能感受到陆景灼热的气息,以及抚摸在她大-腿上带着热力的手掌。

“你想想,那个男人抱着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会立即开车走的。”

在出星亚小区时,她蹲在副驾驶座上,灌了一大口牛奶,陆景当时火辣辣的看着她。她的衬衣解开了两粒扣子,里面是真空。陆景又是居高临下,领口下的美景全给陆景看去了。

烟诗凝俏脸变得粉红,双手轻轻的托了托她睡衣下高耸丰满的酥胸。她有着让任何男人沉溺迷醉的本钱,轻声自语道:“不想了,赶紧睡觉。今天是事急从权。阳云不会怪我的。”

烟诗凝关了灯,伴随着海浪的声音甜甜的入睡。

睡梦里,烟诗凝感觉到一名男子温柔的伏在她身上,凝视着她。烟诗凝看清楚是丈夫熟悉的面容,心里颤抖,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触感是那样的真实,呢喃的轻呼道:“阳云,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容阳云英俊的脸上现出微微的浅笑,“诗凝,我在这里。”

烟诗凝笑着擦眼泪,笑容凄迷艳丽,“阳云,我一定是做梦了。见到你真高兴。我们回家。回家。我刚在汉城出任务遇险了。陆景这是第二次救我。我们回京城之后要请他吃饭感谢他。”

容阳云笑道:“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看着丈夫就像初识那样宠溺着他,烟诗凝嘴角扬起,欢快得如同小女孩般笑起来。突然,她听到陆景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烟处长,你请我吃顿饭就行了吗?”

“我今天胸部都给你看光了,你还要怎么样?”烟诗凝不满的撅嘴道。

一句话出口,烟诗凝突然睁开眼睛。她还在船舱里。哗哗的海浪声不断。不知道何时天已经大亮。两颗珍珠般的泪花缓缓的顺着她白腻的脸蛋滑落。她意识到她刚才做梦了。

烟诗凝裹着毛巾被曲腿坐了起来,定定的看着舷窗外的海面。

三年了,她已经很久没有梦到故去的丈夫。那一年,她刚进五处。那是清秋的一个早晨,在阳光的金辉里,她问道:“你好,请问,五处的办公室怎么走?”

一个埋头锁好自行车的英俊男子穿着简约的格子衬衣、灰色外套,冷冷的道:“你自己不会看路吗?”

那一年,她和容阳云是五处的最佳拍档。

那一年,从英国回来的飞机上,容阳云突然的从口袋里拿出钻戒,于万里高空中跪在她面前求婚,“诗凝,嫁给我吧!我会保护你不受一丝伤害。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简简单单的话,甜甜蜜蜜的幸福。

23岁的时候,她不顾家里的反对,准备嫁给容阳云。婚礼上,她穿着红色的婚服,美艳无比,在同事、好友焦兴修等人的祝福下带上了婚戒。

一年后,在南美的一次行动中,丈夫容阳云为了照顾她,留下来断后,从此杳无音讯。他用生命兑现了他求婚时一半的诺言。她没有受到伤害,却失去了能照顾她一辈子的人。

“阳云…”烟诗凝低头,轻声的哭泣,“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我还是那么笨,做不好任务。我还是需要人照顾。”

手机铃声打断了烟诗凝的追忆。焦兴修兴奋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诗凝,干的漂亮。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哈哈,你准备先听那个消息?”

烟诗凝哽咽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下情绪,道:“焦哥,我先听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