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60章 坏消息

第1060章 坏消息

焦兴修听到烟诗凝的声音不对,叹口气道:“诗凝,想老容了吧?如果老容在的话,他肯定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你知道他多么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啊。”

人在成功之后,情绪很容易波动。他能理解。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烟诗凝轻轻的点头,“焦哥,我知道。”

焦兴修知道烟诗凝没有听进去,劝道:“诗凝,老容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但是。他不会愿意看到你一辈子虚耗下去。你还年轻,应该重新谈一次恋爱,组建家庭。在清明、鬼节的时候带着孩子去老容坟头坐坐。给孩子说说容叔叔机智、厉害。给老容说说你的新生活。我想老容听到后会很开心的。”

烟诗凝心里猛的一颤,她突然有些期待焦兴修所描述的情形。她久久的沉默着,仿佛灵魂深处里一直以来禁锢的某种东西咔嚓一声出现了裂痕。

焦兴修笑了笑,“好了。不说这个,说好消息。你这次表现的很出色,回来之后准备升官发财咯。还有三个月的长假等着你。”

烟诗凝本来情绪还有些低落,听到焦兴修一本正经的给她说她要“升官发财”顿时忍俊不禁,“焦哥,谢谢。”

这里面肯定是焦兴修为她争取的功劳。焦兴修一直希望她脱离第一线的岗位。只是,她希望用工作来压制对丈夫的思念。不过,这一次,她突然对假期有些期待起来。她好久没有去墓地看阳云了。

“烟处长。下次不要再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了。我可不是每次都恰好在汉城。”

陆景的话似乎还在她耳边。她突然的很想和阳云说说汉城发生的事情。

“焦哥,那坏消息呢?”

焦兴修道:“其实。坏消息不是我们的。现代汽车的核心资料被窃取的消息并没有对公众公布。韩国警方只是说有人试图偷取现代汽车的资料,结果被他们挫败。韩国的媒体正在口诛笔伐和华等有嫌疑的企业。陆景现在有些难。而且。他收购现代汽车的企图恐怕要泡汤了。”

“啊…”烟诗凝一声惊呼,担忧的道:“焦哥,那陆景100多亿美元的投资不是白费了?”

她知道陆景这是被她的行动所牵连的。虽然舍小我、为大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她心里仍涌起深深的愧疚。

她的任务要是顺利,本来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焦兴修笑道:“没那么夸张。看看吧。汉城那里的时间比我们早一个小时。和华还没有发出声明。我想陆景应该有办法。”

汉城。

就在焦兴修对陆景信心十足的时候,和华上下俱是焦头烂额。陆景一上午都在焦虑的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现代汽车的董事长郑梦久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试图偷窃现代汽车的行为予以强烈谴责。他当然不会对外公布现代汽车的技术已经失窃。那样所造成的恐慌后果不是现在风雨飘摇的现代汽车所能承受的。韩国情报部门正在追查那名间谍的下落。

韩国三大报纸:朝鲜日报,中央日报,东亚日报上面均刊登了特约评论员文章,对盗窃技术的行为进行猛烈的抨击。

下午时分。汉城半岛酒店的豪华套房中,夏如龙靠在真皮转椅上,手持玻璃杯品着美酒,微笑着看着铺在书桌上的三份报纸,“陆景,你走了一步昏棋啊。”

三大报纸同时发声,明显是韩国政府出手了。如此强大的舆论攻势之下,和华要收购现代汽车几乎不可能。

夏如龙笑了笑,看看时间。拨了唐诗经的手机号码。他的快乐需要和人分享。

唐诗经正在黄海丽都酒店的观景走廊和一位朋友一起喝咖啡。手边是一本长三角最新流行起来的新时尚杂志《时尚伊人》。这本杂志创刊不过一年半,已经号称引领华东时尚风气。

淡淡的阳光落在唐诗经俏丽灵秀的脸上,让穿着正统职业装的她端庄妩媚。

“米奇,那我要恭喜你了。”听夏如龙说完。唐诗经吃了一惊,随即微笑着说道,“我有个朋友很不错。等你空下来来黄海。我介绍你们认识。”

她知道夏如龙作为摩根士丹利的立场。他的最终目标是协助戴姆勒收购现代汽车。连续击败夏如龙两次的陆景是他的绊脚石。他这一回算是扬眉吐气了。

从唐家的利益角度来说,如果戴姆勒获胜。她介绍高家的高修平与夏如龙认识,对她的未来很有益处。高修平要是得知汉城的消息。恐怕会高兴的跳起来。

“行啊。我预计过两周就有时间去黄海了。”夏如龙笑呵呵的说道,显然是心情极佳,“诗经,我直觉和华应该是被人牵连的。以他的才智,他不可能走出偷窃技术这步臭棋。”

听夏如龙这么说,唐诗经轻笑道:“难道你想说你胜之不武吗?”她不了解汉城的最新情况,但是她相信夏如龙的判断。

夏如龙哈哈大笑,“当然不会。”对他们这些人而言,只有成功和失败,没有胜之不武的说法。手段不重要,结果最重要。

结束通话。唐诗经脑子里浮起陆景的脸庞,或许他此刻正气急败坏。想了想,唐诗经拨通了陆景的电话。

虽然韩国政府会叫停和华的收购,但是以陆景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和二流世家的背景,她可不认为陆景会一蹶不振。

长袖善舞才是唐家六小姐的风范。

….

陆景接到唐诗经的电话时,正在景华汉城大厦的会议室里与和华的高层召开秘密的视频会议。视频会议一共三处地方。汉城、香港、柏斯。

作为被怀疑的对象之一,和华目前在汉城遭遇到巨大的压力。原定于和郑梦奎的会面也被推迟。郑梦先刚刚为他带来了这个坏消息。

“我接过电话。大家先讨论。”陆景对着视频中董坤城、莫心蓝、陈旭江、宋雨绮、许雪、杨星长、陈笑、苏晓玉说了一句,又对身边的郑梦先、丁灵、徐咏碧点点头,走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外是一排落地玻璃走廊。陆景视线落在了楼下几十名示威者的横幅上,接通了电话。今天早上的巨大舆论声势向和华袭来后,中午就有示威者来要求和华滚出韩国。

“陆景,呵呵,压力很大吧?”唐诗经的声音温润清凉,就像她冷艳的气质给人的感觉的一样。矜持而不疏远,动听而不媚俗。

陆景就笑,“马马虎虎。你在黄海也知道汉城的事情了?消息很灵通啊。”

“夏如龙是我的同学。他给我打的电话。”唐诗经微笑着解释了一句,道:“陆景,其实,我相信你有解决的办法。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提出来。”

“你们倒是都对我信心十足啊。实际上我现在没有半点把握。要是能成功。我回头去黄海的时候你请我吃顿饭吧。”陆景笑着和唐诗经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进行媒体公关、政府公关,证明和华是清白的。事实上和华也是清白的。但是,他自然不可能对唐诗经透漏实情。对这位姿容绝佳、气质冷艳的唐家的六小姐他还摸不准脉络。

步入会议室市,陆景忽而想起一件事情来,和华此时的处境正好有利于让他测试出内奸来。

陆景回到会议室。和华众人的意见很统一:立即进行公关活动,挽回和华的商业声誉。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协调步骤。

公关活动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游说韩国的政府部门,第二部分在媒体上进行公关。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次强大的舆论风暴是有韩国政府主导的。所以,游说韩国政府为重中之重。

晚上七点钟,雪花点在液晶显示屏上闪了闪,联通的网络断开,视频会议结束。陆景对收拾了笔记本正要离开的丁灵、徐咏碧道:“小灵,咏碧,你们去我办公室里等我,我一会有话和你们说。”

“哦,好啊。”丁灵甜美的笑道,“那我和咏碧先把晚饭叫过来。”

陆景笑着点点头,对郑梦先道:“郑会长,接下来的收购就需要靠你来完成了。”

陆景也不打算继续使用和华的名义收购现代汽车。这时候采用以退为进的策略,能够让和华与韩国政府双方都有台阶下。不要把政客看得多么牛叉,以为他们油盐不进。实际上,那是一群个人利益高于国家利益的人。

郑梦先明白陆景的意思,这是借尸还魂的手法。让他以现代集团的名义来收购现代汽车,最终的利益还是得归和华。他轻笑道:“没问题。我会做好的。”

陆景在3月初现代汽车临时股东大会上的表现早就赢得了他的忠心。

陆景点点头,他相信郑梦先的能力,道:“郑会长,你还是要和正梦奎先谈谈。我们需要抢时间。”

如果和华公关成功,以现代集团的名义去收购,但是他还得面对的现实是郑梦久有可能与戴姆勒达成协议。

所以,和华需要先制造郑梦久无法和戴姆勒合作的契机。

郑梦先扶了扶眼镜,道:“好的,陆先生,我会说服郑梦奎的。”

陆景道:“行。这件事就交给郑会长你去运作了。我现在要集中精力处理公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