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64章 浮出、反击开始

第1064章 浮出、反击开始

夏如龙是不好女色,但是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也需要解决男人的需求。安德鲁-托兰美艳的助理安琪很对他的胃口。晚上一起吃过浪漫的晚餐后,两人就郎情妾意,你情我愿。

他随意的挑了一家酒店和这个漂亮的女人一起发泄。不曾想正好撞到009的枪口上。

“不。我想知道怎么回事。”

“嘿嘿,这可不能告诉你,我只能告诉你,我得到确切的消息,和华内部已经确定要放弃收购。他们已经在准备出售手里的现代汽车股份。”

“怎么可能?”安琪那里肯信,“和华斥资100多亿美元,怎么可能轻言放弃。”

夏如龙冷笑道:“陆景不想放弃又能怎么样?韩国政府需要一个替死鬼。得罪和华,怎么都比得罪丰田和大众好吧?”

替死鬼!安琪信了。这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不在乎和华到底有没有偷窃现代汽车的核心技术,反正要人背黑锅,最弱小的和华就是替死鬼。

屋内,小波几人目瞪口呆的看着009。

牛!他居然懂唇语。

009以他情报人员特有的敏锐将信息大致整理了下,道:“小波,你上报给陆少,和华要被当做替死鬼的信息他没准用的着。”

“哦,好的。好的。”小波还有点回不过神。今天才算是见识到传说中的功夫。

009有些傲娇的笑了笑,道:“大家继续干活吧。等查不出来我请大家吃宵夜。”

这时,敲门声响起。一名职员开了门。正好看到唐悦在外面,忙笑道:“唐少。快请进。”

唐悦走到黑乎乎的屋子里还不太适应,见众人的士气还不错。笑道,“大家抓紧时间干,我一会请大家吃宵夜。”

一名职员笑道:“唐少,刚才九哥已经许诺请我们吃宵夜,你这顿宵夜放到明天吧。我们刚好吃两餐。”

“靠,看你小子这点出息。”唐悦笑骂了一句,给几人散了烟。

屋子里很快就烟雾缭绕。小波凑过去给唐悦点了火,道:“唐少,你刚才错了一场好戏…”小波帮无意中监控到夏如龙和人偷请的事情说了一遍。

唐悦琢磨了一下。道:“视频文件保存下来没有?”夏如龙和陆景不对路子他很清楚,这种涉及到个人隐-私的视频可是大杀器。

009道:“存下来了,唐少要是要的话,可以拷贝过去。”

唐悦点点头,鼓励道:“大家加油,我今天晚上就在这儿陪着大家。等待结果。”

唐悦安排了宝嘉酒店送宵夜过来。几人一边吃一边工作。由于009的分析,排查重点放在了墨静雯、牧高山身上。临近深夜十二点时,小波叫道:“九哥,过来看一下。这里有份牧高山的视频声音不清晰。你看看能不能看出来他在说什么。”

009正在追查墨静雯的细节,看得头昏眼花之际,听到小波喊他,走过去一看。顿时满脸惊喜,哈哈大笑,“玛德。就是他。他说‘和华准备撤销收购现代汽车’。倒回去。倒回去,我好好看看。好小子。总算逮住你了。哈哈。”

屋内的几人跳起来往009身边跑,“九哥。真的,假的。玛德,这龟孙子,居然吃里扒外。”

正在客厅摆放的桌子另一边拿电脑上网的唐悦被惊动,去卫生间里洗了把脸才过来,“查清楚了?”

009兴奋的搓搓手,“唐少,幸不辱命。就是这小子。这是一段在景华汉城大厦露天停车场的视频。你看,镜头里面打电话的就是他。虽然只是侧面,但是我读得出来他说什么。”

唐悦仍有些不放心,道:“墨静雯、余乐、陈超有没有可能涉及?”

009很肯定的道:“他们三个没有问题。我确定。”

“好,我一会向陆景汇报。”唐悦脸上的喜悦之色怎么都掩饰不住,“009,你得好好给我们的职员做些专业的培训。”放着这么一位牛叉的人物在这里,他当然要利用。

009为难的道:“那个,唐少,我们的经费有限,我恐怕不能去香港。”五处自然知道和华收集商业情报的部门总部设在香港。

唐悦哈哈一笑,挥手道:“经费你不用担心。我全包了。薪酬保证让你满意。你们焦处长那儿我会请陆景去打招呼。”

009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只是,他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烟诗凝有三个月的假期,他作为团队成员当然也有。他还发愁去那儿度假,以他在五处微薄的薪酬也去不了多少好地方。结果,唐悦居然自己送上门来。

其实,焦处长来之前已经交代过他,可以适当的教和华的人两手。没办法,谁五处让欠着陆景人情呢。

唐悦把事情交代清楚后,又仔细的想了一回应对方案,看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四十分,他拨了陆景的电话。

汉城的舆论风暴又突然猛烈几分。4月11日,陆景与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裴容和举行了会谈。重申了和华并没有窃取现代汽车技术资料的动机和意图。和华将会严格遵守韩国相关的法律法规。并直言不讳的指出韩国有些报道带有明显的偏见。

裴容和的态度有些冷淡,表示已经听取和华的意见,在法院做出判决之前,和华是清白的。

一番官腔说下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丁灵穿着淡绿的套装跟着陆景悄然离开了韩国外交通商部的大楼。墨静雯在正门那里应付问讯而来的记者。

两人顺着繁华整洁的街道随意的漫步,宽敞的道路上随处可见写满韩文的招牌、横幅。仲春的阳光十分温暖。

丁灵有些担忧的道:“陆景,情况好像不容乐观呢。”

陆景轻声道:“恩。韩国政府内部不满的声音很强烈。戴姆勒也跟着韩国政府在媒体上造势。”

前天晚上。唐悦就已经给他汇报了情况。夏如龙在他的偷情视频中说和华是“替死鬼”。很明显是戴姆勒搞了动作。

和华的内奸已经查出来是一直不显山露水的牧高山。唐悦已经派人控制了牧高山,正在审查中。目前还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一方势力派到和华的人马。

陆景轻抚着丁灵甜美白皙的脸蛋。道:“小灵,别担心。我下午去见邬大使。韩国棒子想要搞‘栽赃嫁祸’那一套没那么容易。”

戴姆勒作为全球有数的汽车厂商,在全球的媒体上有一定的话语权。形势有点危急。但是,陆景对邬大使有信心。

由于和华与韩国外交通商部的沟通,汉城的报纸上开始零星的出现一些挺和华的声音。虽然不成气候,但是相比较而言,不利的氛围略有改善。

同时,由于汉城的风波越闹越大,全球的权威媒体都参与报道了这件事。国内的舆论一边倒的挺和华。

汉城半岛酒店,夏如龙讥诮的笑了笑。放下报纸,“垂死挣扎而已。”目前,丰田、大众的游说团已经抵达汉城。相比之下,和华的游说团队阵容很单薄。

韩国政府要选替罪羊,不选和华选谁?

“是时候出击收获成果了。”夏如龙琢磨了一下,打了个电话给唐诗经,“诗经,我想和陆景谈谈和华手中现代汽车股份去向的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斡旋一下。”

唐诗经接到夏如龙这个请求有些诧异。道:“米奇,这种事情你直接和陆景去谈就行了,怎么还要我出面当中间人。摩根士丹利与和华好像有业务上的往来吧?”

夏如龙笑道:“我给曾明经打过电话,他和陆景沟通的结果是陆景恢复了一声冷哼。这中间的隔阂恐怕有点深。我想。陆景应该无法拒绝诗经你的调解。”

唐诗经何等聪明,哪里肯信夏如龙的花言巧语,笑道:“米奇。你想我去汉城见证戴姆勒成功收购现代汽车?”

夏如龙见他的目的被唐诗经揭穿,厚着脸皮道:“诗经。你愿意过来吗?”

唐诗经想了想,道:“后天周日。我和横波去汉城打一场高尔夫。米奇,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

夏如龙微微一笑,“诗经,这些我都记在心里,如同对你的思念一样不会忘记。”

唐诗经噗嗤一声娇笑,挂了电话。纵然她很欣赏夏如龙,但是她实在有点受不了夏如龙这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驻韩大使馆大使官邸,陆景和驻韩大使邬元白相对而坐。陪同的还有大使馆的商务参赞车高寒。

邬元白听陆景说完,慢慢的点点头,道:“大使馆为国内的企业解决困难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假的真不了。我会与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裴容和谈谈这件事。”

邬元白的表态旗帜鲜明。陆景心里稍稍松口气。韩国与共和国在经济上联系日益紧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韩国政府绝对不会轻易得罪共和国。

这也是他一直认为和华有很大的把握说服韩国政府的原因。

陆景笑道:“邬大使,谢谢你。我有个不情之请。”

他一直没有来找邬元白是因为人情是相互的。日后应景的时候,他得还邬元白这个人情。不过,既然已经向邬元白开了口,索性就让他帮忙彻底一些。

邬元白笑着看了陆景一眼,喝了口茶,道:“你说。”

陆景伸手示意道:“和华在汉城的份量还是不够。很多国会议员都无法拜访。我想请车参赞这两天陪着我去拜访一些个议员。”

邬元白看向身侧的车高寒,道:“车参赞的意思呢?”

车高寒有些急切的道:“我没问题。”

邬元白笑了笑,答应了陆景的请求。他看得出来,车高寒有些急切的想要促使和华成功收购现代汽车。这是车高寒的政绩。

邬元白晚上有宴请安排,陆景喝了下午茶就告辞离开。车高寒送陆景出了大使馆,道:“陆先生,韩国的政治人物没有那么容易说服,我们需要选取一些合适的目标。不知道你心里有人选没有?”

陆景笑着点头,“郑梦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