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65章 处理和邀请

第1065章 处理和邀请

陆景选择郑梦允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有问鼎韩国总统宝座的野心。有野心的人通常会容易说服一些。同时,郑梦允在韩国政坛的影响力也非常大。

02年韩日世界杯硝烟还未完全散去,获得前所未有第四名的韩国男子足球队点燃了韩国民众的**。作为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允风头一时无二。

好吧,那届世界杯的黑哨也是全球人所共知。不过,这不会影响到郑梦允在韩国国内的声望。

郑梦允作为韩国国会的无党派人士,受到诸多党派力量的青睐。这都是足球带给他的。不过,此前也有媒体分析郑梦允各方面都很优秀,但是这不代表他在政治上也很优秀。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

陆景让郑孟日帮他与郑梦允约好下周二下午见面的时间后,又与车高寒约好时间,届时他们俩会一起去拜访郑梦允。

在拜访郑梦允之前,陆景还需要处理内奸牧高山的事情。

汉城,位于御跃大厦的宝嘉酒店时尚套房中,陆景见到了神色憔悴的牧高山。这里本就是牧高山在汉城的住所。他正坐在沙发上,唐悦的两名手下在沙发的另一侧随意的坐着。

“陆先生…,余乐。”见陆景带着余乐进来,牧高山声音有些苦涩,但是他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后悔。

唐悦在窗户边抽烟,这时走过来解释道:“他是高尔德财团的人。”

余乐看到此时牧高山的模样震惊至极。一时间有些呆住。陆景没理会牧高山,递了一支烟给唐悦。道:“看管的挺松的。”

小波嘿嘿笑道:“景少,我给这王八蛋说了。他只要敢走出宝嘉酒店,立马就会出车祸死掉。汉城这么大。死个把人,没有苦主,汉城警方可没多少精力去查。”

其实牧高山一开始很不老实,但是他当着牧高山的面打了个电话,一辆停在御跃大厦楼下不远处的货车很快就发动起来,这才把牧高山给吓住。

商业间谍,没有几个是死间。

“做的不错。”陆景点点头,丢了一支烟给小波。小波忙喜滋滋的接住。要是按照他混四九城那会儿的规矩,陆景丢来的这支烟就足以让他身价大增。

陆景坐到牧高山对面。吸了两口烟,问道:“高尔德财团?我听都没听说过。”

牧高山苦笑道:“我也不清楚。陆先生,你准备怎么处置我?”他和那几名凶神恶煞的人说不通,见到陆景反倒觉得有谈判的底气。

“你想要我怎么处置你?”陆景淡淡的反问一句,“和华没有竞拍到1次三星拍卖的股份,底价是你透出去的吧?”

牧高山点点头,配合的道:“我找墨静雯打听出来的。”他知道陆景好奇什么。陆景借贷的资金数量,最清楚的只有墨静雯。

余乐愤然的骂了一句,“靠。白长的那么好看。这点头脑都没有。”他已经听出来,牧高山是内奸。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陆景对他、墨静雯总是像有隔阂一样。

陆景看了一眼有点紧张的牧高山,正要说话,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奇怪的走出门外接了电话,“诗经?”

“怎么,又接到我的电话很意外?”唐诗经微笑着说道。“我明天想去汉城打一场高尔夫。有没有兴趣为我安排一下。”

陆景笑了笑,道:“谁要见我?”

唐诗经不诧异陆景能听出她的话风。实在是以她和陆景的关系还没到这样亲密的程度。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不相信陆景会像没见过漂亮女人的男人一口答应下来。如果真是那样,她就要重新衡量她和陆景的关系了。

唐诗经微笑道:“米奇想要和你见面谈谈和华手中现代汽车的股份。”

陆景微微皱眉。他明白夏如龙的心思。八成是在美女面前炫耀下踩他一脚的爽感。如果他将手里的现代汽车股份出售,这一局,他就输的不能翻身。

唐诗经这行为明显就像是充当背景布给夏如龙做帮凶一样。虽然知道唐诗经是因为不看好和华的前途,一番好意,斡旋他和夏如龙谈谈。但是陆景心里对唐诗经的好感直线下降,淡淡的道:“下周末谈吧。我这周末没时间。”

“好。”唐诗经听的出来陆景语气里的淡淡的不快,微微笑了笑。她是一番好意。自尊心太强了不是好事。

陆景接完电话,回到屋内,对唐悦道:“你看着处理,这段时间不能出纰漏。”

牧高山属于高智商的人物,既然已经利用了他一回,陆景自然不会再玩火。夏如龙和唐诗经估计都是得到了牧高山传出去的消息,以为他要撤销对现代汽车的收购。

唐悦道:“没问题。我们今天离开汉城。”

牧高山都要哭了。别看韩剧里美得不敢看,但实际上韩国也就汉城这里繁华一点。其他很多地方还比不上国内的农村。唐悦这要是把他随便往那个犄角旮旯的小镇里一丢。他吃韩国泡菜都得吃的胃泛酸了。

陆景带着余乐从御跃大厦里出来。下午的阳光落在身上时分舒服。陆景扭头看了一眼落后他半步的余乐,道:“你什么想法?”

余乐叹道:“你太可怕了。”他现在真庆幸他没有不管一切的去追求丁灵。不然那天突然从地球上消失了还没有人知道。

“你妹啊!”陆景都想拍余乐这小子一巴掌。和华是受害者好不好,还有没有点立场?要不是这么快把牧高山给挖出来,接下来和华肯定是一败涂地。

余乐给陆景骂的一愣。见过骂父母的,骂祖宗的,没见过骂妹妹的。

陆景懒得跟他扯,吩咐道:“晚上八点备车,陪我一起去机场接人。”

苏晓玉今天晚上八点的飞机到汉城。陈笑委派她来汉城向他汇报柏斯的情况。同时,给苏晓玉放长假,让她解决个人问题。

“行。”余乐答应下来。

他和陆景说话时还力图保持着平等的姿态。因为,他是看过陆景在四中高一时那个昏样的,而且,他所钟爱的女孩丁灵还是陆景的情人。要他尊重陆景很难。当然,面对陆景时,他会有些压力。而现在,经历了牧高山事件之后,他心里多了几许敬畏。

内奸是牧高山的事情,很快就在和华高层传遍。高尔德财团的名字就像是游戏里面的隐藏波ss没有一个人听说过。

在汉城这边,牧高山对外的理由是外派工作。对内,丁灵、徐咏碧、郁浩宁、陈超、墨静雯、余乐都知道牧高山是内奸。

墨静雯和陈超几人声讨了几句知人知面不知心之后,心里却是忐忑不安。牧高山打着追求她的幌子,从她这儿套出了不少情报。她自觉有些难以面对陆景。她辜负了陆景的信任。

晚上八点,陆景派徐咏碧和余乐一起去机场接了苏晓玉。他则是和丁灵在临江别墅里商量如何说服郑梦允。

一件事有五分的成功把握,你做十分的准备,那么,这件事成功的概率可能变成十分。

一件事有三分的把握,你破罐子破摔,那么,这件事成功的概率就会是一分。

陆景确信他有说服郑梦允的可能,但是,他还得把问题都考虑的清楚。

临江别墅与江南区隔江相望,别墅内的设施很齐全。卫星电视接收设施、游泳池、网球场、小型高尔夫球场一应俱全。陆景的主卧室在二楼。卧室里有独立的卫浴和书房。

从书房出去就是位于整栋楼西南角的观景阳台。陆景就和丁灵在书房里商量着事情。

丁灵道:“郑梦允在韩国的影响是够了。就算以共和国支持他担任韩国总统为条件,他愿意为我们做的事情恐怕也不多呢。”

陆景道:“那不一定。中韩贸易关系越来越紧密,如果郑梦允能够在这方面有很强的话语权,那么对他在国内提升声望很有帮助。作为一个合格的政客,他不会拒绝我们的请求。只有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就可以。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得想个办法消除公众影响。”

政客喊两声,要让单细胞的公众们转过情感上的弯很困难,陆景还得考虑怎么给和华在韩国民众心中刷一点好感度。这恐怕就是所谓的民意了。

解决和华目前被动的局面,这是一个必须要有的过程。

丁灵想了想,道:“如何消除公众影响,你可以咨询下郑会长呢。”

这时,陆景的手机响了起来。陆景接了电话,笑道:“晓玉,倒了吧?恩,行。工作的事情先不急着汇报。反正柏斯的情况都恶化到那样了。等我这里腾出手再说。你和咏碧一起住我这儿。我明天安排人带你在汉城转转。”

苏晓玉是陈笑的心腹。她在江州偶尔住陈笑的别墅。陆景安排苏晓玉住临江别墅是表示亲近。

仁川机场通往汉城市区内的高速上,苏晓玉将手机递给徐咏碧,“谢谢。”

看着一身淡绿色套装清丽娇柔的徐咏碧,苏晓玉心里突然有些发愁了。她的对手似乎太多,太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