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69章 输不起

第1069章 输不起

第三盘很快开始。三名球童聚集在陆景、余乐、夏如龙、崔横波身后看着墨静雯和唐诗经两位美女较技。

唐诗经成熟冷艳,穿着绣花拼接七分袖长款连衣裙,弯腰击球的时候,成熟女人丰盈完美的俏臀若隐若现,魅-惑无比,美不胜收。

墨静雯明艳精致,一身粉色短袖上衣、白色长裤的高尔夫球运动装。娇俏的俏臀被白色长裤勾勒出来,形状又圆又翘,带着明媚娇嫩的少女风情。有着难言的性-感诱-惑。

“嘭---”墨静雯用力击球。她稍微落后唐诗经一点距离。一杆之后立即反超。

唐诗经也不甘示弱。她穿着裙子不好发力,但是她的技巧和经验更胜墨静雯一筹。

两人杀的难分难解。一路纠缠到果岭。陆景、余乐、夏如龙、崔横波一路上轮番为自己一方的美女鼓掌,叫好。

到果岭之后,墨静雯的高尔夫球距离球洞较远。出于劣势。但是,墨静雯明显专门练习过进洞的技巧。一杆轻推,高尔夫球缓缓的划出一道灵巧的弧线落进洞中。

“好球。”

“漂亮。”

四周响起一阵夸奖的声音。这个球打的确实漂亮无比。

陆景由衷的赞道:“静雯,打的精彩。”这个球换他来打,基本没戏。

陆景最后一句夸奖让墨静雯展颜一笑。明艳动人。唐诗经轻叹一口气,顶着压力将球稳稳的打进洞中。

崔横波对陆景、余乐道:“叫什么啊。诗经姐也打进去了。这一轮是平手。等十八球洞打下来,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

陆景有点受不了崔横波的废话。讥诮的道:“你既然要选择性的无视犯规,我也无话可说。接着打下去就是。看看到底是不是静雯能赢?”

他本身对唐诗经今天自以为是的调解就很不满,再加上夏如龙咄咄逼人。崔横波唯恐天下不乱。他的脾气也上来了。今天非得逼着夏如龙自认同性恋不可。

余乐十分机灵,仿佛相声演员一般的捧哏,“陆景,有些人眼睛长在头顶上,看不到脚下犯规很正常。”

刚才这一轮中,唐诗经有一个失误的犯规动作。在正式的比赛中肯定要罚杆数。但是在连裁判都没有的不正规比赛中,属于可判可不判的。

“你…”崔横波气的脸都变红,“土人!一堆土人!”

陆景眼睛眯了眯,语气微冷的道:“崔横波。你家教很不怎么样啊!不要觉得是女人就可以随便的张口骂人。”

我靠。这话解气。余乐嘿嘿一笑。他从陆景的话里听出一点别的味道。

别看陆景这小子整天对女孩子很温和。听他这口气,要是崔横波惹恼他了,该下手的时候他根本就不会留情。

崔横波正要说话的时候,唐诗经皱眉道:“好了,横波。”说着,挽了挽额前的秀发,对陆景道:“这一轮我输了。不过,你们第一轮的时候杆数输得太多,打下去胜负是未知数。”

这番话软硬兼施。合情合理。尽显唐诗经的风采。按照刚才打下去的形势。夏如龙今天有六成的概率要去费城俱乐部门口自己承认他是同性恋。

唐诗经以退为进,要生生的把不利于夏如龙的局面给挽回。

陆景看向墨静雯,他毕竟没有亲自打比赛,无法体会到唐诗经和墨静雯到底谁水平更高一些。

墨静雯正揣摩着唐诗经的话。感觉受益很多。见陆景看过来,走到陆景身边,小声道:“陆景。唐小姐的水平很高,我没有必胜的把握。”

墨静雯身上好闻的香气幽幽的传来。陆景轻轻的点点头。表示他明白了。

陆景扫了一眼正嘟着嘴不爽的瞪着他的崔横波,淡然微笑的夏如龙。沉静坚毅的唐诗经,明知故问的道:“唐小姐有什么提议?”

唐诗经淡淡的道:“这一局就到这儿吧。你觉得呢?”

唐诗经的眼眸清澈流光,让人看了就觉得有丝透心的爽凉气息。陆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忽而转头问道:“夏经理你觉得呢?”

陆景这是在提醒唐诗经别忘了是谁挑起赌赛。他安排唐诗经来打高尔夫可没有存什么胜负之心,只是正常的应酬而已。

对喜爱高尔夫的人来说,一般都会配备、收集趁手的球杆。在打球时都会带自己的球杆来打球。唐诗经手中那支球杆就价值6000美元。

夏如龙肯定是看到他邀请他们选择球杆,起了欺辱之心,这才提出要求赌赛。只不过夏如龙没料到墨静雯能有如此高的水平。

夏如龙微笑道:“我听诗经的安排。”出来混,最重要的是脸皮要厚。夏如龙当然不会向陆景认输,而是极为娴熟的将话题踢到唐诗经那里。

陆景淡淡的看了夏如龙一眼,然后才看向唐诗经,道:“那今天就这样吧。”

夏如龙输不起。当然,社会中,愿赌服输的人基本没有。总会临时搞出点花样来。不可能向大学里时同学相互整蛊那样干净利落的认输,傻乎乎的按照要求做。

陆景没有鄙视夏如龙的意思。只不过,看到一贯自觉优越的夏如龙突然变得收敛起来,感觉可笑。心里也很爽。

氛围已经僵住,再谈现代汽车股票转让已经没有可能。几人就在费城俱乐部分手道别各自离去。

在费城俱乐部里简单的冲了个澡之后,返回御跃大厦的路上,余乐笑哈哈的道:“静雯,今天多亏了你啊。看看夏如龙那个鳖样。玛德。哦,老牧的事情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会说服陈超那小子的。”

他现在看墨静雯怎么看都顺眼,没有前些天看她是个大花瓶的感觉。墨静雯还是非常漂亮滴!

墨静雯坐在副驾驶座上。听到余乐这句话,心里有些振奋。她这几天可是内疚的很,今天终于完成了自我救赎。虽然是用的高尔夫球技。能被同事认可,她很开心。

“余乐,谢谢。我高中的时候恰好练习过,要是换成网球什么的,我就抓瞎了。”墨静雯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陆景笑道:“静雯,太谦虚了可不是好事。要恢复你当初在我面试的时候说你是女校书的自信。今天你和余乐都表现的很好。今年的年休假加三天。”

年休假就是带薪休假的假期。余乐和墨静雯对陆景这个奖励很是满意。

陆景等两人的叫好声落下后,接着道:“静雯,等下周形势明朗后,我再和你谈谈牧高山的事情。”

他之前本就是打算等形势明朗之后再和墨静雯谈。只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反思之后,墨静雯才会进步的快。其实,陆景心里很清楚,墨静雯的能力仍需打磨。

墨静雯惊喜的笑道:“哦,好的。”

她一直担心陆景对她的看法。擅自讲机密信息透露出去很容易失去陆景的信任。现在,陆景在这时高兴的时候说会和她谈谈,看样子结果不会太差。

….

唐诗经心里微叹一口气。她今天斡旋失败了。她固然有些埋怨夏如龙,但是也没有那么沮丧。她婉拒了夏如龙的挽留,和崔横波一起去仁川机场准备回国。

在机场vip候机室内,唐诗经接到了夏如龙的问候电话。寒暄几句后,唐诗经道:“米奇,和陆景谈崩了,你接下来怎么办?”

夏如龙一点都没有受到下午打高尔夫失败的影响,笑道:“不管和华态度多么强硬,最终肯定是要将手里的股份卖出。陆景大概会比较下戴姆勒和三井的出价。暂时不用着急。诗经,今天让你受委屈了。”

唐诗经摇摇头,道:“没什么。米奇,就这样吧。”

她没有提醒夏如龙假设郑梦久也找陆景购买股票呢?郑梦久买下和华手中的股份就可以重新恢复对现代汽车的绝对控制权。夏如龙还是大意了。他今天太想在她面前表现。

她没有和夏如龙发生超越友谊关系的想法。对这个即将获取人生里程碑式成功的男人,她需要保持一点距离。

在内心里,唐诗经依旧看好戴姆勒最终会成功收购现代汽车。

上了飞机后,在头等舱里,崔横波再也憋不住了,不爽的道:“诗经姐,你今天怎么不教训下那个陆景,不就是京城里的一个纨绔吗?你已经又不是没有踩过京城来的世家子弟。”

唐诗经敲了一下崔横波的脑袋,笑道:“干嘛呢?我今天是来调解的,不是来树敌的。横波,你怎么对陆景那么大意见?”

虽然是在敲崔横波,但是那份姐姐式的溺爱情谊怎么都掩饰不住。

崔横波摸着脑袋,仰头道:“哼,他对你冷淡的态度让我很不满。他以为他是谁啊?竟然敢对诗经姐你爱理不理的。”

唐诗经哑然失笑,她就知道崔横波是在替她打抱不平,“横波,你是不是觉得全世界都得围着我转才是对的啊?小丫头片子。”

她之前可能搞错了一些东西。如果是那样,她今天来汉城确实不应该。

崔横波气结,拖长声音道:“诗经姐---。你是应他的邀请来的,那他就算是基于礼貌也应该对你客气些才对呢。”

唐诗经摇摇头,温润的道:“如果我告诉你,是我打电话告诉陆景我要来汉城打高尔夫球的呢?”

“啊…”崔横波一时间说不出话。她哪里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