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70章 洗脱嫌疑

第890章天津津南区上门保健

看到崔横波的样子,唐诗经笑了笑,闭上眼睛靠在飞机座椅上养神。她现在有点明白陆景为什么对她来汉城表现得很抗拒。

目前,和华被韩国政府盯死,和华必须要退出收购现代汽车的棋局。

这样的局面下,和华手里的股份其实不缺买家。郑梦久、三井都是潜在的买家。甚至,进入收购第二阶段后一直打酱油的郑梦奎都有可能接受和华手里的9.34亿股。

她想要陆景将股份卖给夏如龙,实际上不是陆景要欠她的人情,而是她要欠陆景人情。

很明显,她与陆景没这份交情。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她希望通过促成陆景和夏如龙的合作来增加她的影响力。但是,陆景并不是她所能控制的男人。

从幼儿园到大学。她一直都是干部。从拿小红花拿到手软到拿奖状和奖学金拿到腻烦。她的性格远比她表现出来的要强势、充满攻击性。

问题是,她想要做棋手,却支配不了棋局中陆景这枚重量级的棋子。

“诗经姐。”唐诗经闭上眼睛没一会就被回过神的崔横波摇醒,道:“怎么了,横波?”

崔横波狡黠的笑道:“诗经姐,要不你用你的魅力把那小子迷得晕头转向,然后再把他一脚狠狠的踹开。为我出了口恶气呢。”

“不带你这样的啊。居然想要我出卖色相为你出口气。”唐诗经轻笑了一下,容颜妩媚到极致,道:“陆景不是我所能征服的。横波,你的提议只会让我玩火自-焚。”

崔横波吐了吐舌头,“这么吓人,那还是算了吧。”说完。双手抱胸,一双漂亮的眸子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景拒绝了夏如龙代表戴姆勒来谈收购手中现代汽车股票在汉城里引起了微澜。

汉城中意图收购和华手中股份的各方认为陆景依旧将希望寄托在说服韩国政府。

上周五汉城警方搜查景华汉城大厦之后。在调查结论还没有出来之时。周一,韩国国会议员成承宪突然在接受韩国国家广播电台采访时发出批评的声音。

“有些官员罔顾基本事实。肆意妄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对外资企业进行搜查。破坏国家的投资环境。须知大韩民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任何行为都要经得起法律的检验。”

紧接着,又有几名国会议员发出抨击的声音,矛头直指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裴容和所在的执政党,韩国新千年民主党。

早前因为批评和华已经出现分化的汉城舆论迅速的将报道重心由经济转移到政治上。有企业试图盗取现代汽车核心技术的事件由经济、国家安全事件变成了政党之间博弈的话题。

在汉城公关的德国大众、日本丰田的负责人都纷纷发表言论:支持韩国法治,要求公开透明的审查现代汽车核心技术失窃案,还大众、丰田一个清白。

就在大众、丰田推波助澜的时候。韩国国会议员、无党派人士郑梦允加入战团。他在接受韩国广播公司电视台(kbs)的一个专访时就和华被汉城警方搜查的事情做了一番论述。

“我支持汉城警方的行动。任何企业在大韩民国经商都需要恪守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当然,任何一家恪守大韩民国法律法规的企业都会受到大韩民国法律的保护。”

作为韩国极具影响力的人物,郑梦允态度晦涩的表态给韩国各大媒体的政治分析人士提供了分析素材。经过媒体上各种观点的分析。三天后,大家普遍认为郑梦允议员支持和华是清白的。

就在郑梦允议员的态度逐步清晰化之后,韩国第三大在野党进步新党总裁李宰范发表专栏文章,称新千年民主党滥用权力,要求彻查现代汽车核心技术偷窃事件,是否存在着阴谋。

李宰范的加入让韩国政坛风高水急,暗流汹涌,大有朝野沸腾之势。这时。韩国军方已经经过近半个月的排查,确认那名女间谍与大众、丰田、和华三家企业没有任何的关联。

面对汹涌的舆情,以及最新的消息。原本试图让这三家企业吸引火力乃至由某家嫌疑最大的企业背黑锅的某些大人物不得不改变了主意。

于是,替罪羊变成了某个逃逸的女间谍。星亚小区地下车库录像被公布出来。韩国-军方正在调查此人的来历,只要查出来谁是幕后主使,绝不姑息。

4月23日,喧闹的十几天的韩国舆论终于呈现出平息的迹象。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裴容和召见和华、大众、丰田在汉城的实际负责人,通知经过警方的查明,这三家企业与现代汽车核心技术被偷窃一事无关。

三家企业都签订了承诺书。不在媒体上就此事擅自发表言论。保持与韩国政府的言论一致。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外交通商部部长裴容和要通知的是和华。真正在被搜查的只有和华。

谈话完毕之后。裴容和单独留下陆景在会议室说话。

裴容和神色有点冷。他不相信最近韩国政坛的风雨和面前的青年没有关系,“陆先生。外交通商部会发表声明,为和华澄清事实。证实和华的清白。希望和华信守承诺。最近汉城的舆论很乱。”

能够顺利的完成韩国政府的公关,解决和华的声誉困境,陆景心里十分舒爽,道:“和华当然信守承诺。我们一向是遵纪守法的企业。”

裴容和冷哼了一声,道:“这样最好。陆先生,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如果我国民众强烈反对和华入主现代汽车,外交通商部依旧有可能叫停和华的这笔交易。”

裴容和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违心给和华证实清白,这个提醒更多的像是一个态度强硬的通知:韩国政府不欢迎和华入主现代汽车。

陆景脸上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意,然后慢慢的敛去,不软不硬的道:“要是民众反对戴姆勒入主现代汽车,外交通商部也会叫停这笔交易?”

裴容和板着脸没有回答。心里憋气的很。这些大财团就没有一个好鸟。

陆景嘴角微微扬起,起身告辞。裴容和对和华有偏见,他没有必要委曲求全。

陆景刚出了韩国外交通商部大楼,一辆豪华的雷克萨斯商务车停在他身边,车窗缓缓的落下,露出一张柔媚美丽的脸蛋。

“陆景,有没有时间,我们谈谈?”车内坐着的正是三井财团在汉城的实际负责人长井静香。

长井静香挽着漂亮的发髻,穿着藏青色的制服,高贵端雅。她坐在车内笑意涟涟的问着陆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老友重逢在汉城的街头。

陆景知道长井静香找他什么事,懒得和长井静香虚与委蛇,道:“我和长井小姐好像不是很熟吧?长井小姐难道忘了三井在澳洲做了什么事情?”

长井静香凝视着陆景,忽而展颜一笑,耳垂上的两枚吊坠轻轻的晃动着,有着极为妩媚的女人风情,“陆景,你要是为这件事怪我那可怪错人了。三井内部是有分工的。澳洲的事情是松阪士夫主导的。以你和他的恩怨,他这么报复你也是正常情况。”

长井静香语气很诚恳,说的也貌似真实。但是,陆景压根就不信,笑道:“哦?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既然这样,我今天有点忙,改天我们约时间再谈吧!”

所谓改天谈就是再也不谈。长井静香知道陆景识破了她的话,故作幽怨的道:“你都不问问我要和你谈什么吗?”

那边陪着陆景来开会的徐咏碧、十三看到陆景正在和长井静香说话,将车子停在不远处。陆景冲她们俩点了点头,然后回答长井静香的问题,“无非就是三井看上了我手中现代汽车的股份,对吧?”

长井静香和陆景交手有几次了,很清楚陆景的能力,见他猜出她的来意丝毫不觉得奇怪,反而轻笑道:“既然你知道了,你为什么不卖给三井呢?韩国政府内部反对和华入主现代汽车。和华想要入主现代汽车基本不可能。我可以出35美元每股的高价收购和华手中9.34亿股。”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陆景避而不答,指了指长井静香的胸口,“你的文胸很漂亮。可惜颜色我不喜欢。哦,下次这么和我谈判时,记得把我的爱好打听清楚。”

陆景哈哈一笑,转身离去。

长井静香牛奶白白皙的颈脖处肌肤瞬间变得绯红。以她的地位当然不可能色-诱陆景来换取股份。听到陆景这么说,她以为她春光乍泄,导致被陆景看轻。连忙低头看她的衬衣。

结果,她看到扣得紧密的衬衣,让她满意的饱满酥胸曲线高耸,风光丝毫不露。就算她坐在车内,陆景居高临下也绝无可能看到她的白-乳。

长井静香这时那还不知道被陆景耍了。对着陆景的座驾咒骂道:“八格牙路。”

陆景坐到车里听不到长井静香在骂他。和华洗脱嫌疑让他今天的心情非常不错。长井静香居然跑到他面前演戏,他当然不介意戏弄下这个对手。

三井,澳洲的帐,我们慢慢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