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85章 吉祥物

第1085章 吉祥物

“晓玉,什么事?”陆景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见娟秀娇小的苏晓玉穿着米白色的t恤、蓝色的绸缎长裙俏丽的站在门口,他做个手势,示意苏晓玉坐下说。

陆景的书房布置的雅致奢华。红枫木的书桌正对着进来的书房门,书桌后是两排长长书架。从书房出去就是位于整栋楼西南角的观景阳台。

“我东西清好了,明天上午的飞机。不用郑芝荷五一假期后陪我在汉城里逛。”苏晓玉下午的时候一直在她的房间里清理行李,准备明天返回柏斯。

刚才吃饭的时候,李慧乔说她要接一部新剧,时间安排上会很紧凑。郑芝荷主动说代替李慧乔陪她在汉城里逛。

“你啊…”陆景轻叹一口气。陈笑给苏晓玉放假三个月,是希望她找到她的归宿。苏晓玉这时候就结束休假返回柏斯是在向他表明她的感情。

“你这时候回柏斯,笑笑肯定会问你原因。晓玉,你做好离职准备了?”陆景问道。

苏晓玉只在汉城向他汇报了工作就回柏斯,陈笑闭着眼睛都猜得到汉城这里发生了什么。

苏晓玉怔住。她被陆景拒绝后心里难受的想要立即返回柏斯开始工作。只是,她没有去想现在回去的后果。“我没有。”

和华的工作,她做的很顺手,人际也关系处理的很好,薪资待遇超高,她没有做好离职的准备。

况且,以她二十七岁的年纪,想要在其他公司做到总经理助理这个级别很困难。几乎没有可能。

陆景道:“那就是了。晓玉。你把假期修完好不好?明天是陈苏子的婚礼,很多熟人都要去江州。你和我们一起回江州。散散心。你总得尝试一下和别的优秀男子进行接触。”

苏晓玉没想到陆景会替她想得这么周全,心里泛着幽怨的情绪。看着陆景黑色的眼眸,清幽的道:“谁还能比你更有优秀。”

陆景苦笑着揉揉眉心。他挽留苏晓玉是从朋友的角度出发。离开和华之后,苏晓玉的职业高度只会下降不会上升。况且柏斯那里,陈笑也需要她这位配合默契的助理帮忙处理事务。

苏晓玉这会确信陆景不讨厌她,心里又鼓气了一些勇气,走到书桌边,陆景身上沐浴后的味道淡淡的传来,美眸凝视着陆景道:“陆景,能不能告诉我。你拒绝我的真正原因。不然,我这辈子都会觉得遗憾。”

恋人之间分手的时候,总是想要一个理由。陆景没想到苏晓玉会执着问他这件事,不禁左手扶着额头,轻叹口气道:“晓玉,我昨天说的就是真正的原因啊。我要关心的人很多。我的时间被分成众多的碎片。恐怕一个月陪你单独吃一顿晚饭的时间都留不出来。我要是同意,简直是害你。”

感情需要时间来酝养。这样的情况下,要说双方的感情能保持一辈子有点扯淡。

苏晓玉释然的展颜一笑,秀美婉约。语调有些轻快的道:“你今年单独陪陈总吃饭的时间间隔可不止一个月呢。”

那能一样吗?陆景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站起来拿过手机,看看号码接了电话,“老廖?”电话是陈苏子的丈夫廖信华打来的。

廖信华和陆景接触过很多次。而且他的高中同学、初恋黄紫琪和陆景密切。他问道:“陆景,我和苏子明天在江州举行婚礼,邀请你来参加。你明天有时间吗?”

陆景笑道:“当然有。我不是让雨绮给苏子说过吗?你们是中午在汉宁区丽都酒店举行婚礼吧?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回江州。老廖。恭喜啊。”

廖信华憨厚的笑着挠挠头,“谢谢。雨绮是给苏子说过。苏子担心你在汉城走不开。让我打电话再问问。”

陆景一听这话就想笑。他还奇怪以老廖那闷罐子的性格怎么会这会给他打电话。得。老廖在婚后九成九是妻管严。倒没看出来粗线条的陈苏子还有当女王的潜质。“苏子在你身边吧,我和她说得了。”

“陆景。你要说什么啊…”电话里首先传来的是宋雨绮温柔的声音。

“雨绮,我让老廖给陆景打电话,不是让你和陆景谈情的啊。”

听到陈苏子在一旁嚷嚷,陆景嘴角微微扬起,和夺过宋雨绮手中手机的陈苏子闲聊起来,问问她婚礼准备的情况。宋雨绮和邵秋兰都是她的伴娘。

看到陆景温润的笑容,略带磁性有着京韵的普通话,苏晓玉情难自已的走到陆景身边,鼓足勇气猛的抱住他。

如果她没有给陆景说她的想法,以后和陆景这样笑着谈话的场景绝不会少。陆景对身边的人一向很好。她真的很喜欢和他说话。但是,现在,她只怕再也无法获得这样的待遇。看陆景这拒绝她的意思,以后肯定会可以避开她。

什么时候开始对陆景产生感情她也说不清楚。或许是从她知道陆景和陈总是情人关系的时候,也或许是这两年在柏斯寂寥的生活时,陈总述说陆景的事迹消磨相思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受了影响。

陈总口里那个成熟沧桑、体贴温柔的男人,以莫大的勇气在刀尖上起舞,建立和华财团、从来没有一败的男人是她的白马王子。她的生命中找不到比他更优秀的男人。

薄薄的睡衣和t恤能有多少阻隔的作用,陆景感受到苏晓玉温软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不禁愣住。

电话里陈苏子感觉陆景有点异样,道:“陆景,你怎么了?我刚才给你说的话你听到没有啊。”

“你再说一边。最近有些累了。”陆景低头看到苏晓玉深情的明眸,娇羞又忐忑的看着他。这会他实在不好这会粗暴的把她推开。

陈苏子咯咯笑道:“算了吧。你在汉城忙收购的事情我听雨绮说了。呃…,有件事还是告诉你吧。反正我要结婚了。”

陆景下意思的问道:“什么?”

陈苏子这会已经拿着手机走到她父亲送给她当婚房的别墅二楼一角。安静的夜色在美丽的星空下流淌。明天她就要结婚了。

陈苏子四处看了看,确定无人后,罕见的有些羞赫的道:“陆景,听了不许得意啊。我只说一遍。陆景,我曾经喜欢过你。”

陆景顿时大汗。他还以为陈苏子那边一堆人围着她,故意开了免提捉弄他。这事陈苏子以前又不是没干过。

陆景赶紧岔开话题道:“苏子,我这都快变成吉祥物了。貌似熊猫、拉布拉多什么的,你也曾经喜欢过吧?”

陈苏子咯咯娇笑,挂了电话。她才懒得和陆景这家伙解释。看向皎洁的月光,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这样也好吧!

和陆景错失,有时候会觉得错过了很精彩的东西,但是理智的来说,还是廖信华适合她。她对爱情的态度毕竟和雨绮不同。

听到陈苏子挂了电话,陆景摇摇头,看到苏晓玉又反应过来。他这儿还有一位美女把他当吉祥物,“晓玉,我这算是舍己为人。给你当吉祥物抱这么久,再抱我就要收费了。”

“可我想你一辈子都免费。”苏晓玉大胆的说道,心里有丝丝的电流流过,“陆景,半年陪我单独吃一次的饭的时间有吗?”

陆景拿手指点了点额头,十分头疼,道:“晓玉,我们不谈这个问题。你再这样我真生气了。”

苏晓玉知道陆景可能真有些生气了。难道就这样结束她对陆景的感情吗?苏晓玉想要赌一把,低着头,柔声道:“陆景,你生气我也不会放手。”

“晓玉,你什么时候学会耍无赖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陆景无奈的叹口气。他和苏晓玉多年的朋友,实在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拉下脸训她。说到底,这时候是他正在占苏晓玉的便宜。

苏晓玉深深的吸了口气,抱着陆景再紧了几分,颤抖的说道:“我…很早就会。只是你不知道。呃…,陆景,你有反应了。”她感觉到陆景顶着她了。

陆景没好气的道:“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你抱得这么紧,我没反应才怪。”他有两三天没碰女人,火气正大。

出了丑。陆景决定不再姑息,说几句重话,务必要让苏晓玉这妮子打消乱七八糟的心思。这时,手机又响起来。陆景郁闷的看了看号码,接通了,“清儿,这么晚怎么还给我打电话。”

正在香港的李慕清娇笑道:“你忙昏了头啊。汉城的时间比香港早一个小时都忘了啊。我问你明天回不回江州,我刚和莫心蓝通了电话,她说和华在汉城的收购还有变故。不过,我怎么听说你把李慧乔调去给苏晓玉当向导去了。陆景,没有假公济私吧?”

陆景翻翻白眼,“我要假公济私也是找你啊。找李慧乔干什么。嘶---”陆景倒吸了口凉气。

被陆景说了一句,又见他和别的女人说笑,苏晓玉心里气苦,满腔的情思都化作幽怨。不知道怎么的,她脑子里突然想起在柏斯时有天晚上陈笑告诉她陆景最喜欢美人吹箫的花样。苏晓玉慢慢的贴着陆景滑了下去。

衣衫滑落。陆景死死的按住手机话筒,嗓子里压着声音,对跪在他面前笨拙的取悦他的苏晓玉道:“晓玉,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