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86章 陈苏子的婚礼

第1086章 陈苏子的婚礼

郑芝荷洗过澡,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去别墅酒窖里选了一支红酒,在厨房里打开后,倒了一杯红酒用托盘装好,给陆景送了过去。

说是和陆景是假的情人关系,但是她在T-Q公司内部所得到的照顾却真实得不能再真实。并且,陆景还送了一辆奥迪TT。她对陆景其实很感激的,乐意与他亲近一些。

要知道,她的好友李慧乔现在已经红遍全国,凭着第一部电视剧就获得了百想艺术大赏最佳人气奖。慧乔现在还在开着她的现代汽车呢。

“陆景,我给你送了杯红酒。啊…”郑芝荷手里端着托盘,推开陆景书房的门,书房里的场景顿时让她呆住。

五分钟后,回过神的郑芝荷手忙脚乱的退出陆景的书房,将手里的酒杯随意的放在陆景卧室入口的圆桌上,然后捂着胸口踉踉跄跄的跑回她的房间里。

她真怕再晚一点,她会瘫软在陆景书房的门口。一骨碌躲到被窝里,拿空调被蒙住头,郑芝荷才觉得浑身发烫的颤栗感消退了一些。她高中毕业就进入社会打拼。但是,对男女之事还懵懵懂懂。怎么都想不到苏姐居然会跪在陆景面前为他那个。

有点闷。郑芝荷掀开空调被,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时,她想起好友李慧乔来,连忙拨了她的手机。五分钟后,满脸潮红的李慧乔穿着白色的连衣裙闪进了郑芝荷的房间。

郑芝荷招手道:“慧乔,快过来,我给你说件事。”

李慧乔脱了衣服,钻到郑芝荷的被窝里,和她并排着躺着,红着脸道:“你别说了,我刚才在阳台那儿。你进去的时候我都知道。”

“啊…”郑芝荷小嘴张成o型。阳台那儿不就是和陆景书房连着的吗?“你都看到了?”

李慧乔点点头。她全程都看到了。这会心里还有些异样的感觉,脸红耳热。李慧乔在郑芝荷耳边道:“苏姐这回估计要得偿所愿了。”

“怎么回事啊?”郑芝荷很八卦的问道。

李慧乔则是给她说着来龙去脉。说到最后,两人都脸红耳赤,浑身发热。陆景的低吼声仿佛还在她们耳边。又讨论了很久。才沉沉睡去。

汉宁区丽都酒店在江州算是老牌的四星级酒店。等丽都酒店集团成立后,已经改造升级为五星级酒店。

陈苏子的父亲陈国波是立丰地产的股东。在景华系中算是元老。他是江州本地常兴县人,又是一直在江州负责立丰地产的业务,交游广阔。今天的婚礼场面十分宏大。

陆景的车缓缓的顺着车流驶进汉宁区丽都酒店。他不时的按按眉心。

身边的关宁妩媚的微笑道:“陆景,怎么了呀?”她和赵姿去机场里接了陆景就直奔丽都酒店而来。

陆景苦笑道:“想点事情。脑子还没有从汉城那儿换过来。”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丁灵帮陆景解释道:“关宁姐,汉城那里还要和戴姆勒进行最后的较量,陆景一直在思考怎么对付戴姆勒。”

陆景心里暗道一声惭愧。他哪里是想收购的事情。工作与休息他还是能分得开的。他在想苏晓玉的事情。

苏晓玉没有和他一起来江州。也没有回柏斯,而是回了浙东省的老家。这件事怎么处理真是让他感觉到棘手。虽然没有真个销魂。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苏晓玉昨晚让他很舒爽。

“回来了就好好休息。”关宁秋水般的美眸注视着陆景,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庞,轻声抚慰着他的情绪,“要不要我拉一首二胡曲子给你听。我最近进步很大。”

陆景握住关宁温软修长的小手,“我会的。我们参加苏子的婚礼吧。”这时,车已经停在丽都酒店门口。作为结婚的新人,廖信华和陈苏子分别在门口迎宾。

“老廖。恭喜。苏子,恭喜。”陆景奉上红包,和关宁、丁灵一起祝贺廖信华和陈苏子。徐咏碧带着和华的几名职员回了景华大厦。她要先处理好几人的行李之后再过来。

在门口寒暄了几句后,赶出来迎接的杨玉立和陈国波将陆景三人迎进酒店里。今天整栋汉宁区丽都酒店都被包下来,一楼大厅里陈家、廖家负责迎宾的几名亲戚看得有些发愣,私下里打听道:“这青年是谁啊?怎么杨总和陈总都特意下来迎接。”

常新县县委委员、林游镇党委书记霍书文这时正好从外面进来,拍了拍为首陈国波三弟的肩膀。笑道:“景少,你们都没听说过吗?”

“霍书记,你来了。”陈三弟连忙敬了一支烟给霍书文,又亲自带着霍书文往五楼去。宴会厅设在五楼。他说道:“霍书记,今天我看看眼界,景少是哪位?”

霍书文在常新县任职与陈国波家里人有些交集。这时嘿嘿一笑,道:“景华公司你知道吧?哈,知道就行。”

陈三弟一头雾水,但还是很信服的点点头。景华可是省里重点扶持的企业。听说景华的几位老总都是顶天的人物。

陈苏子盛大的婚礼摆了近百桌。参加婚宴都是陈家、廖家的亲朋好友。陆景推辞了一番,没有坐在主席上,也没有和立丰地产董事会的成员坐一席,而是做到陈苏子同学、朋友的那几桌几名。

他在汉城就是天天处理商业上的事情。这时候回江州,哪里肯继续搞商业应酬。

陈苏子性格大大咧咧,人缘很好,朋友、同学坐了有5桌,其中不乏她昔日的爱慕者。还有不少人拖家带口。陈苏子今年31岁,她很多同学早就成婚多年。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婚礼的流程一一走过,负责主持婚礼的是杨玉立,本来是要请常新县县委书记彭晓方担任主婚人。只是他考虑到影响问题,最终还是推迟了。

否则,以陈国波和景华沾边的关系,请到江州一些重量级的人物参加他女儿的婚礼毫无压力。

酒过三巡,等新郎新娘过来敬酒后,陆景就准备离开。今天的熟人太多,一人敬一口酒。他都受不了。陆景给关宁说了一声,准备尿遁。刚走了两步,就被喝得微醉的叶静雨给拦住。“陆景,你去那里啊?我还没和你喝酒呢。哼,真是要感谢你给我送来老廖这样的人才啊。”

跟着叶静雨身边的许雪穿着一袭华美的黑色金边连衣裙,艳光四射。她笑盈盈的劝道:“静雨,陆景把廖信华派到科讯当卧底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还提干嘛?”

陆景无语的瞪了许雪一眼。她这哪里是叫叶静雨别提,真是恨不得把往事拖出来再回味一边。

当初。他把廖信华派到科讯去做卧底,将叶静雨手中如日中天的科讯给坑得差点倒闭。不过,后来科讯被莫氏集团并购,廖信华又留在了科讯,继续担任软件总监。

那会还在明州商业银行任职的许雪全程见证了科讯的衰落。收尾的谈判还是许雪主持的。

“行,我们喝一杯。我要去上厕所。”陆景很干脆的让酒店的服务生去拿干净的酒杯过来。和女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更何况是和喝醉的女人讲道理?

叶静雨酒量不算是非常好,但是酒品却是没得说。和陆景一口干了二两白酒。陆景的酒杯刚空下来,许雪道:“陆景。我也要敬你一杯,为你在科讯谈判中的表现干杯。”

靠。陆景一边举杯和许雪碰杯,一边小声问道:“许雪,你今天是专门找我麻烦的啊?叶静雨都喝醉了,我不和她计较。我记得你酒量可是好的很。”

许雪美眸白了陆景一眼,在陆景耳边轻声道:“不许我心里也有怨气啊。今天可是找你麻烦的好机会。”

陆景正要问:你凭什么找我的麻烦。叶静雨身后科讯的一名高管过来向陆景敬酒,“景少。你随意,我干了。”说着,仰起脖子一口喝光手中的白酒。

看到叶静雨身后排着队的高管,陆景这时算是明白许雪找他麻烦的意思。这是要把他给灌醉。

廖信华是科讯的软件总监,同事自然是都请到了场。有叶静雨带头,其他的人都上来给陆景敬酒。陆景酒量是不错。只是好汉架不住群狼。杀出重围之后,陆景就已经有六七分的醉意。

“赵姿,去新丰公寓。”陆景坐到车中吩咐了一句,心里发狠的想道:“靠,许小妞,本大爷改天和你算账。”他还没明白她哪里得罪许雪了。

….

“噢---”陆景头疼欲裂,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入眼是漆黑的一片。清幽的光线透过厚重的窗帘从南阳街上传来。似乎繁华的气息隐约可以闻到。还有江州大学里那熟悉的味道。

“小景,醒了。”卧室的灯打开,一名穿着青色修身T恤、白色直筒长裤风姿丰腴的短发丽人走了进来。

“琴姐,你怎么在这儿?”陆景微眯着眼睛适应光线后,看到走过来坐到他床边的是方琴。

“关宁给赵清芷她们几个闹去逛街去了。小漓、叶妍她们几个都忙着。我听说你喝醉了,过来看看。”方琴温婉的笑了笑,还是一如既往的明艳照人,温润的手掌在陆景额头上摸了摸,“起来吧,我给你煮了醒酒汤。”

陆景握住了方琴温润的手掌,压在脸上,轻轻的摩挲,心里暖洋洋的,“琴姐,亲我一口,我再起来。我需要一点动力啊。”

方琴娇羞的白了陆景一眼,然后羞答答的俯下身,在陆景嘴唇上轻轻的啄了一口,温婉的嗔道:“起来吧,小灵和莫心蓝在楼下等着你的,汉城那边好像出事了。”

陆景一愣,道:“不是吧,我才回江州就出事了?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