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93章 风白露

第1093章 风白露

陆景点点头,微微和她握了握手,“你好,风小姐。”风白露的手光滑柔腻,手感宛如羊脂白玉。

陆景的视线并没有在风白露身上过多的停留,而是和风白露身边韩鸿信三人打了个招呼。

“陆少”,“二少” 韩鸿信三人都纷纷笑着打招呼。他们这些一线的公子哥见到陆景不会太拘束。

众人寒暄几句后,风白露微笑着向陆景道谢,“陆少,今天打扰你了。谢谢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

陆景笑道:“能不来吗?王灿那小子都答应你了。我要不来,估摸着李三少和闵二哥都给我打电话。”

风白露回京城之后是分开见他和李新寒、闵兴怀三位在京城纨绔圈子中的大哥级人物。今天的生日宴会,其实说白了只是一个由头,有几个在白雁苏飞捧过场的纨绔便没过来。

陆景这话说的就有点明白了。场面有点尴尬。风白露脸色如常,微笑道:“陆少,我是不得不来。家里的原因占7成,另外3成是我个人想见见京城里陆二哥的风采。”

风白露的恭维陆景自动过滤。“家里的原因要占7成?”陆景心里一动,对风白露有了些好感。如果风白露只是为了追逐京城第一美女的名头要来见他,这样名利熏心的女子,就算长的极美,他心里又怎么会有好感。

陆景笑了笑,让侍者送了几杯红酒过来,和几人一起举杯抿了抿红酒。道:“我和苏琳在96年就认识。和风小姐却是刚刚认识,风小姐需要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

风白露来见他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陆景索性是挑开了来说。京城第一美女这个头衔说白了还是需要纨绔子弟们来捧。于是,他、李新寒、闵兴怀的表态尤其重要。

京城纨绔子弟的圈子是一个半官场半商界的圈子。往小了说。就那么回事,各家纨绔子弟大部分都是扯虎皮做大旗。往大了说,能量也不小。很能牵线搭桥办成一些事情。

因而,这个圈子里的第一美女所拥有的号召力、所能调用的资源不算小。这其中牵扯的利益以及彰显世家影响力的象征,才是风白露和苏琳竞争京城第一美女这个名头的根本原因。

风白露微微一笑,低头喝着红酒。陆景这话可不由衷。京城里谁不知道陆景和苏琳丈夫严景铭的矛盾。只是,陆景这么说,她还真得给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当然,这对算好时间用三年修完四年大学课程表现的既不惊艳又不平庸的她而言不是什么难事。

风白露嘴角扬起一抹柔和的笑意。道:“陆少,我只是适逢其会,刚好在这时候从英国回来。从英国回来,我迟早也是要和大家见面的。和苏琳竞争的事情其实是顺便。”

她当然不会用“倾盖如故、白首如新”的理由来说服陆景。她只是简简单单的说明了她所处的位置。很聪明的做法。

陆景赞许的笑了笑。“顺便”这个词用的很大气。对一流世家的子弟而言,纨绔圈子这点利益确实是顺便。他现在开始有点欣赏这个大气的女孩了,怪不得王灿会被她迷得有点晕。

陆景道:“风小姐,我叫白露吧。”说着,陆景略微停顿了一会,才道:“风家有女初长成。美玉何言及白露。”

琳就是美玉的代称。陆景这是明确的说苏琳不及风白露。韩鸿信几人都笑起来,恭喜风白露,“白露,难得陆少表态。你改天可要做东请我们几个单独喝一杯啊。”

风白露一一应着。然后微笑着对陆景道:“二哥,谢谢!”

陆景点点头,默认了风白露对他的称呼。他对风白露的感官确实不错。

苏琳是骨感美人。和风白露是两种不同的类型。他本来是打算坐山观虎斗。不过,既然风白露不是肤浅的女孩。出言捧她一句也是应该的。谁让他和严景铭不对付呢!况且,苏家也不是什么好鸟。

韩鸿信大有深意的看了风白露一眼:风白露好本事。这么快就博得了陆景的好感。叫陆景一句“二哥”,在京城纨绔圈子里不说横着走,至少是没人敢怠慢。陆二哥的招牌那是响当当。

陆景和风白露聊了几句闲话,就去见烟诗凝。而此时,陆景刚才那句“风家有女初长成,美玉何言及白露”评价迅速的传开。片刻功夫就从翠林庄园传到了大唐雨景主楼那里。

“哈哈,陆二少开了金口,这事定了。来,输钱的拿来。”一名矮个子青年得意的笑着。刚才几人开了盘口,就赌风白露能不能在今晚赢得陆景的支持。看样子,风白露年纪虽小,道行不浅。

“玛德,陆少不是一向不管这种事的吗?怎么突然支持风白露。”有输了钱的人不爽的说道。

“幼稚。这件事背后是风家在蚕食严家的地盘,你觉得陆少和严少的关系很好?”

那人不说话了。京城里谁都知道陆景和严景铭不对付。前几年在杭城闹得不知道多凶,还搭了一个史大少进去。那可是纨绔中大哥级的人物。听说事件的女主李慕清这些年和陆景走的很近。传闻关系很暧-昧。

这时,一名长发青年看了看手机,笑道:“有陆二少的新闻了,都静静。”说着话,他身边喧闹、感叹风白露聪慧过人、貌美无双的声音消失。

长发青年道:“卫小姐刚才在里面介绍了她几个朋友。嘿嘿,这可是在给陆少辟谣了。陆少是我辈楷模啊,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主楼二楼的大厅里一片吸气声。这个消息比风白露被陆景定为京城第一美女还劲爆。苏琳固然漂亮,但是平心而论,风白露这样的绝色佳人确实要胜一筹。所以。她只要争,拿下京城第一美女的名头是迟早的事。

倒是。陆景的妻子卫婉仪居然会为他辟谣,向外界释放她丈夫不是风流浪子的信号。这就出人意料了。陆景在京城里可是有不少风流韵事在流传。

这其中固然是当时史大少在抹黑陆景,可是无风不起浪啊。很多人还是倾向于相信。纨绔圈子里,谁没有几个女人?但问题就在于陆景结婚了。

不过,卫婉仪这样辟谣,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谁要是敢在明面上说陆景,没准就给一句话给堵了回来。陆二哥虽然不理会圈子里的事,但是他的朋友、小弟、表哥都是圈子里的人。

外界议论纷纷之时,陆景给卫婉仪几人说了一声,和烟诗凝到翠林庄园二楼的一间雅室里说话。

大唐雨景的夜晚静谧无声。临着大唐雨景庄园内蜿蜒人工河的雅室中。浮白的灯光与窗户透射出来的月光相溶。

烟诗凝穿着舒雅端庄的淡黄-色套裙,俏丽无端的站在窗口。妙曼婀娜的身姿让她在灯影下看起来仿佛美丽至极的雕塑。风姿过人。

陆景本来心里对烟诗凝有些不满。烟诗凝偷窃现代汽车的核心技术让他在汉城的收购很被动,最终不得不以现代集团来代替和华收购。

只是,看着烟诗白皙的鹅蛋脸上带着一丝浅淡的笑意,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再加上刚才那会心的一笑,让他想起他帮烟诗凝逃离时的旖-旎。吻过,抱过,看过。陆景最终还是没好意思拉下脸训这个只比唐雨瑶逊色半筹的大美人。

事已至此。他追究烟诗凝的责任没用,还是找五处的焦兴修谈好处才是正经的。当然,不追究归不追究,总得说她一句。“烟处长最近心情不错?你不是应该对我说点什么?”

烟诗凝漆黑如星的晶眸轻眨。看了陆景一眼,轻笑道:“陆景,我是该对你说声对不起。不过。你收购现代汽车的事情似乎又有新进展了啊。京城这里谁见到你不夸你一句。”

陆景无语的翻翻白眼。按照烟诗凝的逻辑,她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责任有限。“至少,我爸妈还有我哥见到我的时候就没夸我。”

看到陆景这样子。烟诗凝莞尔一笑,妖娆动人,“陆景,焦哥让我问你这两天有时间没有,他请你吃饭向你赔罪。”

她倒不是想推卸责任,只是焦哥给她打过招呼,不能承认的太爽快,否则,陆景铁定要死敲五处的好处。

陆景道:“改天吧,这两天忙着。”

陆景正在跟踪美国和欧盟的事情,没功夫和焦兴修扯皮。只是烟诗凝并不太清楚,见陆景拒绝,轻轻的咬了咬红润嘴唇。她心里最终还是对陆景感到深深的愧疚,200多亿美元的收购差点被她给弄失败了啊。

烟诗凝声音轻柔的道:“陆景,其实我不是想推卸责任…,我,我当时以为你肯定无法收购现代汽车,所以出手了。我确实应该向你道歉,还有道谢。”

说到道谢烟诗凝想起逃脱时的旖-旎,贝齿微微用力咬着嘴唇,若雪般娇嫩的颈脖上涌起绯红色。

陆景愣了愣。这是那个习惯性对他一屑不顾的烟诗凝吗?要知道救她之前,他和李怡馨还在汉城大学遇到过她,那会她可没好脸色给他。

陆景注意到烟诗凝似乎有些变化。她以前给人冷冰冰的感觉,一脸的生人勿近。这半年倒是柔和了不少,但是依旧能让人感觉到她的冷傲。这时,怎么突然变得有些娇柔?

娇柔的烟诗凝无疑是及其美丽、诱-人的。陆景摸了摸鼻子,隐蔽的瞟了瞟她套裙下丰满坚挺的双峰,他那会可是完整看过那里面美妙的风光。34d。

陆景道:“烟小姐,道歉和道谢就算了。下次别坑我就行。我们算扯平了吧。我和焦兴修谈。”

烟诗凝有些急,道:“陆景,焦哥不让我向你道歉就是不想你给他提让他难办的要求啊。”

见烟诗凝一脸的焦急惶然,陆景就笑,“你就那么确定我一定会提让他难办的要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