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94章 誓言

第1094章 誓言

烟诗凝迷惑的看着陆景。陆景的谈判风格可是很犀利。他在3月3日现代汽车临时股东大会上的表现被汉城那边传得神乎其神。她那时候就在汉城。

陆景走近烟诗凝半步,在她耳边小声道:“把你拿到手的资料拷贝一份给我就行了。”

陆景走近半步,几乎都要挨着烟诗凝的身-体了,烟诗凝浑身一凛,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但是当陆景灼热的鼻息喷在她细腻白-皙的脖子上时,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把陆景推开,而是娇羞。陆景在汉城掩护她逃脱时,在电梯里吻过她的脖子。

陆景说完就退后,见烟诗凝一脸的茫然加娇羞,娇艳不可方物,心里赞了一句,问道:“烟小姐,我的条件不过分吧?”

烟诗凝下意识的点头,然后又摇头,不好意思的低声道:“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陆景诧异的看了烟诗凝一眼,烟诗凝的反应不太对劲。他再次上前半步,小声说了一边他的要求。烟诗凝将现代汽车的核心技术资料拿到手的事现在韩国那边还是悬案,他可不希望隔墙有耳的事情发生。

“啊…?你居然是这个要求。”烟诗凝红唇微张,惊讶的说道。她没想到陆景会要技术,和华不是马上就可以收购现代汽车吗?

陆景没理会烟诗凝的话,而是看得一呆。烟诗凝红润的嘴唇略有些大,不是那种精致的殷桃小嘴,有一种很独特的风韵。她这会脸色红润。娇艳无端,偏偏又微张着嘴。

陆景脑子里不禁又浮起“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仑苏”的画面。烟诗凝嘴角滴着牛奶的画面实在太香-艳。他印象深刻。要是烟诗凝真的给吹箫…

陆景心里暗咳了一声,他这个念头好像太邪恶了。

烟诗凝见陆景失神。就退后了半步,她本来是站在雅室的窗户边,这一退,就抵在侧面雪白的墙壁上了。“你不是要收购现代汽车了吗?怎么还要这部分技术?”

陆景解释道:“我就算收购现代汽车,也只是成为现代汽车的董事长,想要拿到现代汽车的核心技术难度很大。我最多就是推动现代汽车与昆成汽车合资建厂,在合资厂中慢慢的偷师。我希望昆成汽车发展的快一点。烟小姐,这个要求不难吧?”

烟诗凝点了点头,又笑了笑。“陆景,谢谢。”

陆景笑道:“怎么觉得你智商下降了啊。这谢我干什么?哦,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感觉你最近似乎过的蛮不错。你这样子挺好的。”

“你才智商下降了呢。”烟诗凝笔直仿佛玉雕般的琼鼻娇俏的皱了皱,道:“最近过的还行。升官发财休假。”

陆景挠挠头,冰冷的烟诗凝居然会说笑话了,实在是让他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烟诗凝扭头一笑,道:“那周二你有时间吧?焦哥请你吃晚饭,我和阳云也请你吃顿饭。”

“行。你还算有点人情味啊。”陆景笑笑,答应下来。又奇怪的道:“阳云?”

烟诗凝笑容敛去,轻声道:“容阳云,我丈夫。你救我2次的事情,我都给他说过。我想。我们请你喝顿酒,表示下谢意。”

烟诗凝的丈夫不是去世了吗?陆景有些明白了,轻轻的点头。“好。”他心里对烟诗凝有一个重新的认识。这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值得敬佩。

….

风白露的生日宴会到夜晚十一点才结束。陆景和卫婉仪、王灿作为主人送风白露、韩鸿信出了翠林庄园。

风白露轻轻的和陆景握手。“二哥,婉仪姐。王灿我告辞了。二哥,我打算花一两年的时间把全国的古都名胜都看一遍,到时候去楚北你可要招待我。”

陆景笑着点头,“没问题。”

又和韩鸿信说了几句,目送风白露离开后,婉仪先进翠林庄园安排车子。现在太晚了,她留赵清芷、唐雨瑶几人住听枫阁。大唐雨景对外开放的庄园只有八座。另外两座庄园是陆景的私人庄园。婉仪来汇海大酒店做美容的时候,有时候会住在听风阁或者紫罗兰庄园。

夜色沉沉,凉风习习,陆景丢了一支烟给王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你小子眼睛老看风白露的屁-股干嘛?看上她了?”

“靠,我明明看的是她的大-腿。”王灿翻翻白眼,他可没陆景说的那么猥-琐。

陆景抽口烟,笑骂道:“我日,这有区别吗?老实回答问题。”

王灿和陆景从小光着屁-股玩到大,这会在死党面前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摇摇头,道:“风白露确实很吸引我。看上到不至于。我有小雨了。我顶多逢场作戏,养外室的事情就算了。我和你比不了。玛德,卫婉仪居然肯帮你‘辟谣’。靠,靠,靠。”

“不说这个话题。”陆景心里对卫婉仪始终有些愧疚。

王灿点点头,扶了扶眼镜,眼睛珠子转了转,道:“你和烟诗凝在二楼上谈什么?怎么都觉得你们有一腿。”

“有你妹的!劳资和她清清白白的。”陆景没好气的骂道:“行了,不扯了。我有意投资电子竞技,你有没有兴趣负责搞一家电子竞技俱乐部?”

他平常喜欢打下游戏放松。王灿也有打游戏的爱好。陆景是打算让卫婉仪负责行政工作,王灿出面组建俱乐部,和华私下里出资。

“你怎么有这个想法?”王灿问了陆景一番,想了想,道:“行,那我们在浩方上开黑店不是很爽?”

“我日,你有点出息好不好。”陆景说道,又摸了摸下巴,“好像是很爽,你把人手招好一点,我们改天搞过网吧四连坐就很爽了。”

王灿翻翻白眼:小样的,你还说我?

….

….

听枫阁奢华的装修偏向古典的中式风格,卫婉仪喜欢这里多过紫罗兰山庄。主卧室的阳台可以远眺大唐雨景的湖光山色。夜风吹拂。陆景从背后搂着卫婉仪,她飞扬的发丝落在陆景的脸上。

“婉仪,你不用这样的。传出去之后,别人肯定会说你傻。”

“让别人说去。”卫婉仪转过身,斜倚在木质的栏杆上,面对面的让陆景抱着她,“我不喜欢那些人说你的坏话。传到我爸耳朵里,他又要说你。我舍不得。”卫婉仪轻轻的靠在陆景的胸口,听着陆景心跳的声音。

陆景紧紧的抱着卫婉仪,很用力。一股甜蜜的情感在心里涌上来。他不知道他此生要怎么样才能对得起这个女孩,对得起他的娇妻。只能是让她这辈子都要开心、不受到任何的委屈。

“婉仪,从来没有这么一刻,让我想起婚礼时对你的承诺。”

卫婉仪抬头看着陆景,温婉的一笑,低声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陆景,我也是这么想的。”她知道,这一刻,她和陆景的热恋已经结束,她和陆景的爱情已经成熟。

天边忽而有一颗流星划过。托着长长的尾巴,灿烂无比。星空下,有一对恋人、夫妻在心中默默的念着婚礼时庄重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