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95章 需要错失

第1095章 需要错失

周二上午,陆景陪着卫婉仪在央行、体育总局办理职位调动手续。昨天他和章副局长吃了顿饭。事情走的很顺。卫婉仪到体育总局竞技司综合处。

按照章副局长的说法,体育总局内部正在讨论社会上反响激烈的电子游戏能否成为正式开展的体育项目。最终具体由那个部门暂时负责电子竞技项目还没有定。可以让卫婉仪先去竞技司熟悉下情况。电子竞技作为新生的项目,肯定要抽调人手去工作,届时卫婉仪再调动。

车子刚出体育总局大楼的门,陆景便接到董坤城的电话。他笑呵呵的说道:“陆景,我和克莱斯勒公司的董事里奇-罗吉尔谈的不错,他准备明天引荐我和克莱斯勒集团首席执行官丹尼斯-巴特见面。我想事情可能会进行的比较顺利。”

陆景看着车窗外阴沉的天气,笑道:“董叔叔,辛苦你了。”和华的策略,重点攻关的对象是克莱斯勒集团。

聊了一会应对戴姆勒的事情,车便到了央行总部大楼。陆景和董坤城说了一句挂了电话,然后亲昵的吻了吻卫婉仪柔软的嘴唇,“婉仪,到了。我中午来接你。我们在家里吃午饭?”

“可以。晚上去参加焦兴修的酒局早点回来。” 卫婉仪娴静的微笑,整理一下陆景的衣领,道:“不要满身酒气,同时也不许满身香气。不然,说不定我会生气。”

在大唐雨景翠林庄园那晚之后,她和陆景的关系如胶似漆。她现在在陆景面前十分放松。

陆景笑了笑,抚摸着卫婉仪清秀娇俏的脸蛋。“我知道。”

目送卫婉仪进了央行总部大楼后,陆景吩咐赵姿开车去景华大厦。然后重新拨了电话和董坤城聊景华手机在北美被调查的事情。周复生正在北美和调查委员会的人员打官司。

通常情况下,这类调查的官司至少会是半年以上。和华这次付出的律师费至少都得2000万美元。

“要不是遭遇到调查这件事情。景华手机今年成为全球第五大手机厂商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就不好说了。”

董坤城笑道:“要是官司能在年底前结束问题也不大。景华手机被调查事情被北美的主流媒体报道,景华手机的名气算是打出来。北美这里政府公信力很高,只要得出景华手机没有安全隐患的结论,消费者还是会选择景华手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陆景笑着点点头。一分为二的看待景华遭受调查这件事确实如此,现在的关键就在于这场官司能否在年底之前结束,现在已经是五月下旬了。

焦兴修请客的地方在湖东区大学城的一家东北菜饭店里。焦兴修是东北大汉。小鸡炖蘑菇,地三鲜…,陆景坐下片刻后。一道道东北特色菜送了上来。

这顿饭是早就说好的。烟诗凝换了一套职业套装在一旁做陪客。白色修身衬衣、卡其色的西裤,丰腴曼妙的曲线被她这身套装勾勒的淋漓尽致。

焦兴修开了一旁白云飞天,倒了三个酒杯,举杯道:“陆景,诗凝的事情谢谢你。我先干为敬。”

陆景笑了笑,也不拦着焦兴修。焦兴修要自罚三瓶白酒向他赔罪和道谢。他拦住了反而不好。焦兴修有这个酒量。

酒下肚,氛围逐渐的热烈起来。陆景的要求烟诗凝已经转达给焦兴修,酒桌上两人便没有再谈,只是说着京城里最近的趣闻。焦兴修好奇的道:“陆景。你怎么参合到风白露和苏琳的事情中去了?”

陆景就笑,“焦处长还关心京城里的这些八卦?”

焦兴修笑笑,指指烟诗凝道:“从诗凝这儿听到的。她可是算你们圈内人。”

烟家早就没落。烟诗凝是京城里三等豪门容家的儿媳妇,只不过是属于偏支。确实也算是圈内人。陆景笑一笑。道:“烟小姐在五处的身份不需要保密吗?”

焦兴修诧异的看了一眼烟诗凝。以他做特工的眼力怎么会看不出来烟诗凝对陆景其实有些特别。她居然没把她的消息给陆景说?“诗凝已经转入文职,对外的身份是总参某部的工作人员。”

陆景反应过来前两天烟诗凝说升官发财是什么意思,笑着点点头。开玩笑道:“那就好,免得我以后又要免费当护花使者。”

烟诗凝这会也喝了快一杯白酒。俏脸绯红,有着无端的娇艳。道:“陆景,我就失误了2次。”

陆景就笑,也不说话,吃着菜。

见两人这样子,焦兴修微微一笑,心里放下心,道:“陆景,你这可是高兴的太早了。诗凝以后是二部专门和你联络的人员。这护花使者的活儿你还真的干下去。”

烟诗凝有些娇羞的道:“焦哥,你瞎说什么。我自己会照顾自己,不能我离开五处,你就不认我了。”

“那怎么可能,五处永远都是你的娘家,欢迎你随时回来看看。”焦兴修哈哈一笑,又和陆景喝了一杯。

对焦兴修开玩笑的话陆景也不在意,不过对烟诗凝成为和他联络的人员颇有些无奈,道:“焦处长,我想我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我不希望和你们参合在一起。”

说明白话容易伤人,但是他不得不再一次表明他的立场。

焦兴修斟酌了一下,劝道:“陆景,我们需要和你保持接触,至于合作,可以试情况而定。不会是强制性。”

陆景勉强认可焦兴修的解释,将话题岔开了。气氛有逐渐的热烈起来。陆景和焦兴修喝酒还是很投机的。饭后,夜里下了小雨,焦兴修径直打的离开。

在饭店的门外的看着屋檐下的雨丝。湖东路上大学城里的学生不少人也没打伞,熙熙融融的逛着。陆景脑子里忽而冒出:天街小雨润如酥这句话。

烟诗凝看看陆景似乎有些愣神。眺望着远处的燕子湖,道:“陆景。焦哥的玩笑你别当真啊。”

陆景嘴角浮起一丝微笑,道:“玩笑话我都当真,那我得多天真。呵呵,走两步消消食吧。我带你去看一个地方。就在这里。不远。回头你自己坐车回去。”

他要是真把烟诗凝送回去那才叫搞笑。两人的关系没到那份上。

烟诗凝心里松了口气,她真怕陆景会执意送她回家。挺麻烦的。她对陆景略有好感,但是她还没做好开始一段新感情的准备。

cafe105离吃饭的东北菜馆不远,100米的样子。金属质地的大门紧闭着。上面贴着“暂未开业”的白纸通告。只是,透过沿街的玻璃窗可以看到这家咖啡店已经装修的非常奢华。

大学城湖东路这一段的租金可不便宜。cafe105旁边的几家商户老板看到了,心里还嘀咕:也不知道哪个败家子搞好了装修居然不开业。

陆景从衣兜里拿出钥匙。轻轻一扭,打开了cafe105的金属玻璃门,招呼烟诗凝进来。空气略有些闷。陆景开了两扇窗户,清凉的雨丝透进来。“这家店原本是李慕清的产业,后来她筹钱把这家店卖了,我最近把这家店给盘回来了。”

陆景双手插在衣兜里,就这窗外透进来的灯光打量着这家恢复了1996年4月那时原貌的咖啡厅,心里感慨万千。他当时在这里遇到了弹钢琴的董冰,遇到了在董冰面前卖弄驾驶技术的于锋。最终以此揭开了大哥被构陷的陷阱。

这件咖啡店对他而言意味着很多,对李慕清而言也意味着很多。

“李慕清?”烟诗凝呢喃一句,问道:“陆景,你和李慕清还真是那个关系啊?”

陆景回头。开玩笑道:“没开录音设备吧?不然传出去,我麻烦大了。”

烟诗凝莞尔,“我哪有那么无聊?你还真够可以的啊。卫婉仪对你真是…”

陆景摆摆手打断了烟诗凝的话,道:“去你那儿喝酒就定这两天吧。我近期有可能要离开京城了。”

董坤城游说克莱斯勒成功的话,陈旭江在德国斯图加特成功的概率就会非常大。他最多两个星期之后肯定要启程去汉城了。

送走烟诗凝,陆景去了燕湖家园。唐雨瑶和徐咏碧住在张漓这儿,他早早的打了电话。婉仪知道张漓几人住在燕湖家园这里,所以上午的时候半撒娇的提醒他去了之后要“消灭证据”。

陆景缓步进入燕湖家园小区。小区内灯火影影绰绰。陆景给李慕清打了个电话,“清儿,你什么时候回京城?”

李慕清接到陆景电话时正在香港她的公寓中,娇笑道:“干嘛啊?我过两天就回。李逸落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哦,她想见你。”

陆景摇摇头,笑道:“不用了。反正是要她还的。”李逸落的父亲欠了一笔3000万的巨额赌债,她本人招到黑涩会的追债。作为风靡亚洲的大歌星,她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媒体十分的关注。

事情爆料出来后,李逸落的形象受到了损害。李慕清这两三个月都在香港处理李逸落的事情。李逸落是天辰娱乐的头牌,李慕清自然要处理好。

3000万的赌债对目前李逸落的经济状况而言压力很大。她历年所赚的钱,有部分投向了房产,再加上她的开销,要她一口气拿出3000万基本不可能。天辰娱乐的各项预算都排得慢慢,也不可能拿出这笔钱。最终这笔钱是走陆景的私人账户。李逸落要见他估计是想要感谢他。

李慕清咯咯娇笑,声音妩媚的道:“陆景,这和你以前不太一样了哦。”

陆景知道李慕清说什么,低声道:“清儿,我生命中遇到的美丽女孩很多,但是,大部分人我都需要错过。我的时间、精力有限。况且,拥有你们我已经很满足。”

天空中没有鸟的痕迹,因为我已经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