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11章 时光、说情

第1111章 时光、说情

电话里的咆哮声让在陆景身边一起看报纸的李慕清、叶妍、吴璇都峨眉轻蹙,探询的看过来。陆景眼睛眯了眯,他听得出来是高子远的声音。

“你以为区区一个吸-毒的罪名能把我怎么样吗?幼稚!顶多就是几个月的监禁而已。等我出来,我要你好看。陆景,你祈祷你那些女人的资料不要落在我手里,你一定要24小时派人保护她们,不然后果你知道。哈哈!哈哈!”

高子远癫狂的笑声很大,陆景将手机稍微拿得离耳朵远了点,淡淡的道:“说完了?高董,恭喜你带了一顶大绿帽。”

十几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刚被律师保释出来的高子远笑声被草泥马碾压,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用力的一拳打在警局的走道的墙壁上。

他被人带了绿帽,是奇耻大辱。绝对不能忍。陆景这阴损的话正击中了他心里最痛的地方。

陆景说完就挂了电话,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寇凌别墅中的毒-品自然是余乐安排人放的。20克。份量不是很多,却足以让警方调查寇凌和高子远。

在寇凌别墅里做手脚比在高子远的住处容易得多。高子远的警惕性远比那位美艳厨娘高得多。但是,高子远要是以为毒-品是他的“杀手锏”那就大错特错了。

高家在收购苏兰电器的时候充当三星的急先锋,在收购现代汽车的时候,又跟在戴姆勒身后与和华为敌,在加上昆成汽车与海益汽车对国内西南家用轿车市场的争夺。他要是只想把高子远送进去几个月才怪。

更别说,高子远刚刚还威胁他要动他的女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见陆景把手机放在桌面上,吴璇关心的问道:“陆景。没事吧?”

吴璇今天穿着优雅的圆领深蓝色长袖真丝衬衫,黑色的修身休闲裤。带一点ol风格的打扮,靓丽妩媚。三十二岁成熟女人的韵味沁透出来,仿佛醉人的酒香。

“没事。”陆景笑着握了握吴璇的手,拿起宽大方桌上的手机,拨了唐悦的号码,“唐悦,余乐干的不错,剩下的事情你来接手。完成最后一击。”

余乐的任务就是确保高子远“入瓮”——被警方带走调查,并搜查其住处。真正的杀手锏在唐悦手中。

唐悦嘿嘿笑道:“没问题。保证高家得到教训。他们得知道:有些事情,他们搀合不起。”

陆景和唐悦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吴璇凑到陆景身边,幽香扑鼻,将手里的报纸给陆景看,“陆景,你看这段描述,我怎么觉得报道中的苏某是苏远啊。”

古典韵味十足的叶妍额前梳着刘海,笑吟吟的附和道:“我也觉得是呢。陆景。你看这些信息,江州地产商,已婚,29岁。苏某。这不是苏远还能是谁啊?”

她去江州很多次。知道苏远。苏远在江州也算的上是上流社会层次。他是原江州市委书记熊为明的女婿。母亲高锦宛是江州市司法局的副局长。父亲苏时文是楚北省委党校副校长。

苏远名下的远大公司一直是楚北省十大民营企业之一。按理说,显赫的家世,充足的资本。苏远在江州应该很风光。但是,现实却不是如此。他过的很沉郁。因为。江州、楚北的精英们都知道苏远和陆景不对付。

“哦?不会吧,这么巧?我看看。”陆景有些好奇。扶着吴璇的蛮腰看报纸,随即笑道:“这可算是搂草打兔子!”

报纸上的信息如果是准确的话,寇凌的姘头九成九是苏远。唐悦没有拿到第一手的图片资料,八成还不确定。余乐则是不认识苏远。报纸上的信息估计是高子远把苏远给查了个底掉。这下江州那里要热闹了。

陆景心情大好,在吴璇她香滑的脸蛋上啄了一口,“吴璇,奖励你一下。”惹得吴美人不依的娇嗔:混蛋,亲热也不看地方,叶妍和李慕清都看着自己的呢。

和吴璇笑闹着,陆景伸手握住了叶妍的小手。叶妍正在一旁笑吟吟的看好戏:都是三十多岁的成熟女人了,害羞也有限,况且,她们一起和陆景欢愉过。

这时,陆景忽而感觉到裹着丝袜的脚趾滑腻的踩在自己脚面上。看着坐在他对面笑靥如花的李慕清,顿时有醉了的感觉。

火辣明艳的李慕清,国色天香的叶妍、靓丽性-感的吴璇,这个六月安静的上午,阳光静谧的落在她们的身上,增添着她们的丽色,仿佛整个房间里都变得五彩缤纷,梦幻般。

只愿此刻永恒。吴璇没有再娇嗔的装样子掐陆景,乖巧的如同猫咪般给陆景抱着,叶妍轻倚在陆景的肩头,享受着静静的时光。李慕清妩媚的电眼与陆景相互凝视。

陆景想了很多事情,关于他和吴璇、叶妍、李慕清各自经历的美妙时光,一晃七年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在耳鬓厮磨、絮絮私语间飞快流逝,宋雨绮打电话来问吃午饭的事情。

“好,我们马上下去。”陆景和三位美人儿热吻之后,拿起手机又给唐悦打了电话,“唐悦,苏某人估计就是苏远,让南叶日报加大报道力度。”

唐悦笑道:“没问题。我猜着也是苏远。你准备动他?”他早就猜到,但是,这件事的主要目的是整治高子远,就没给陆景说。

陆景就笑,“顺带着。先抓主要矛盾。”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位于赤柱的别墅里,高俊远脸色冷峻的看着气呼呼坐在沙发上喝酒的侄儿高子远,不快的问道。一旁的私人律师肃然而坐。

“被一个女人弄翻了船,你还有脸生气。真是混账。”高俊远对高子远很是不满。

高子远猛的灌下一大口伏特加,眼睛冒着凶狠的光芒,声音低沉的说道,“陆景阴我,我要他付出代价。”从小到大,自己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这口气不出,自己寝食难安。

高俊远不耐的摆摆手,喝道:“别扯淡。苏远和陆景是对头,他能听陆景的吩咐去玩你的女人?要找找你自己的原因。你先好好想想怎么度过这一关。家里对你很不满。”

高子远充耳不闻,眼睛通红,仿佛一只受伤的野兽,叫道:“那就让苏远先去死。”

高俊远皱皱眉,没说话。

高子远发泄了一句,纵然是心高气傲,但是也不敢在高俊远面前太过于放肆,缓和了一会情绪,声音低沉的道:“三叔,家里的事情麻烦你帮我说明一下。香港这里,吸-毒、擅闯他人住室、殴打他人最多几个月的监禁而已。我撑的过去。”

高俊远拿起打火机,点了一支烟,淡淡的烟雾飘散,“以我对陆景的了解,如果真是他阴你,不可能只关你几个月就完事,这件事还有后手。你保释期间注意点。”

高子远点点头。

凤凰卫视知名女主播寇凌闹出充当第三者绯闻,并且卷入多角恋情中,形象大损。凤凰卫视于6月17日对外发出通告:暂停寇凌主持的所有节目。

紧接着,这件娱乐新闻又爆出新的变化,据传警方因为匿藏毒品一事搜查事件的当事人之一、亚视高层高子远的别墅和办公室时意外的发现高子远向香港政务司两名高官行贿的证据,数额巨大。不出意外,高子远将会被判5年以上的监禁。

6月下旬,香港已经进入酷暑。艳阳高照,街面上行人匆匆。世运大厦总部顶层,笑声不断。

陆景、董坤城、陈旭江、莫心蓝四人在陆景办公室里讨论在香港举办收购现代汽车成功的庆祝酒会事宜。

无怪乎,几人这么重视,这次酒会是和华在亚太地区商界中正式的第一次亮相。

正讨论着,陆景却是接到了唐诗经的电话。唐诗经的声音一贯的温润清凉,十分动听,“陆景,高修平委托我转达一句话,他想问问你到底打算拿高子远怎么样?”

陆景反问道:“诗经,你了解事情的经过吗?”

唐诗经一听陆景的语气,心里就叹口气,自己在黄海无往不利,偏偏陆景这人却不喜欢卖自己面子,解释道:“我不太了解。”她只是传话,两不想帮。

陆景冷冷的道:“高子远昨天下午被警方收监的时,大骂我祖宗十八代。”

唐诗经一愣,俏丽灵秀的脸上浮起迷惑的神情,高子远脑子烧了吧,这不是往死里得罪陆景?想了想,道:“陆景,我明白了。”至于陆景怎么知道高子远骂他,唐诗经没问。这种事陆景不可能骗她。

“唐诗经给高子远说情的电话?”莫心蓝微微抿着茶,笑着问道。黄海唐家六小姐,她听说过。很出色能干、长袖善舞的一个女人。

“那倒没有,她帮高修平传话的。”聊了几句酒会的事情,陆景道:“高子远在亚视有股份,我们能把这部分股份吃下来吧?”

董坤城眼睛微微一亮,道:“这件事得让陈生过来商量。我估计能吃下来。”

陈生就是创永国际的陈创和。他在亚视有14%的股份。

陆景就笑,“行,陈叔叔也该从金山回香港了。这件事我们好好运作下。拿下亚视既可以增加和华的话语权,也正好可以给高家一个教训。”

ps:??推荐期间,九悟尽量多写一点。收藏终于过2万了。先来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