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12章 高子远之死

第1112章 高子远之死

高子远被收监之后,又被高家保释出来。香港的舆论已经从一周前的女主播小三绯闻事件转移到亚视高层行-贿即将被判刑上面。

香港发行量超过十万份的明报、苹果日报、东方日报全部都转向报道这件涉及到香港政坛的事件。毫无疑问,收受贿赂的两名政务司高级官员将会被廉政公署请去喝茶。政治大事自然比没有后续花边的绯闻更加吸引读者。

愉景花园的一间公寓内,滴答滴答的雨滴打在窗沿上,高子远神情苦涩的坐在宽敞卧室的椅子上,一杯杯的喝着酒。

卷入女主播的绯闻只是让高家丢脸,他因此受到家里的训斥,但在行-贿事件被曝光之后,家里几乎肯定会放弃他。

自己这是被家族抛弃了吧?

高子远琢磨三叔高俊远给他打电话时话:子远,你的事情,我会安排香港最好的律师帮你争取最好的结果。亚视的工作,家里会派人来管理,安心吧。

安心代表着什么意思呢?安心的等待结果,还是安心的坐牢?

想起这件事的罪魁祸首,高子远心里一阵怨毒,拿起手机,翻到陆景的号码拨了过去。“滴-”,手机正响着就被挂断。

高子远脸色变了变,咬牙再拨。失去了家族里面的地位,自己就成了什么都不是的小人物了。不就是低头认过错。跪下来,自己都愿意。

出乎高子远的意料,电话一直都是忙音。没有接通。显然是被拉入黑名单了。高子远心里的愤恨再也忍不住,将手机重重的砸在地板上。“草泥马。”

和华收购现代汽车一共花费了300多亿美元,其中有200多亿美元为债务。和华在香港募集了大量资金。6月25日。和华在其总部世运大厦举办庆祝酒宴。

虽然明面上是现代集团执掌现代汽车,但是只要了解到现代汽车收购案过程的人都知道实际收益者是和华。

奢华宽敞的宴会厅中,宾客济济一堂。宾客名单上是一排排声名显赫的企业、银行、基金:世信银行、信业银行、汇丰银行、中国银行、明州商业银行、建业市商行等几家银行、云丰集团、新月投资、开悦资本、唐风集团、荣润基金、康桥集团、博远基金、香港财经新周刊、新加坡淡马锡公司、海成集团、恒跃集团、黄远实业、黄海创意联合集团…

宴会厅隔壁的休息室里,唐悦解开领带,走了进来,宴会厅里有点热,“小连,什么事情?”

唐悦的跟班小连剪着平头,小眼睛。有些邪气,“唐少,刚收到消息,高子远还不死心的在打听董小姐的信息。”

唐悦坐下,神情轻松的笑道:“董大小姐还是董二小姐?”

小连笑得有点阿谀,微弓着腰道:“董二小姐。她和寇凌的侄女寇小蛮是好朋友。”最近寇厨娘的绯闻有消散的趋势,这些关系,他打听的一清二楚。

唐悦点点头,拍了拍小连的肩膀。“高子远三天前骂了陆景祖宗十八代。”说完,就离开了。

小连一愣,继而明白了,嘴角浮起一丝冷笑:高子远吃了三十多年的米饭都是喂狗了。有些话。说出来,想要反悔都没机会。

宴会厅中,陆景刚和杨爵士聊了几句。就看到长井静香穿着黑色的露肩晚礼服,千娇百媚的走过来。牛奶般的肌-肤在宴会厅漂亮明亮的壁灯下熠熠生辉,一道又一道贪婪的目光隐蔽的落在她的身上。

“杨爵士。你越来越年轻了。上个月的澳洲马赛,你那匹灰耳朵表现真是棒极了。”长井静香和杨爵士是旧识,微笑着叙旧。

显然长井静香的话说到杨爵士的心坎里,满脸微笑,兴奋的和长井静香聊着他的爱驹“灰耳朵”,寒暄片刻后,很绅士的笑道:“陆景,长井小姐,你们年青人聊,我去那边转转。”

杨爵士做生意经常犯迷糊,但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长井静香明显是来找陆景的,六十多岁的人,人精。

陆景和长井静香微笑着送杨爵士离开。长井静香环视着热闹的宴会厅,漫不经意的道:“陆景,你真是好手段,凭着一套照片都能玩出花来。”

她从东京回到香港工作,全程留意到高子远怎么被陆景炮制,据说,高子远在私下里气得大骂陆景不是东西。

陆景笑了笑,道:“有几个男人能在被带了绿帽的情况下保持冷静呢?更何况是捉-奸在床。”

长井静香长长的眼睫毛一挑,扭头看着陆景的脸颊,问道:“你安排人做的?”

陆景故意含糊其辞的道:“是的。”

长井静香扑哧娇笑,美眸在陆景脸上打转,“陆景,你真可怕。”

陆景嘴角浮起讥讽的笑意,“长井小姐,这话太矫情了吧?高子远的资料可是你给我的。”说着,话锋一转,“看样子,长井小姐已经消弭了在三井财团内部的危机。”

长井静香负责三井收购现代汽车的事宜,和华取得了最终的胜利,长井静香难道不会被内部追责?

长井静香柔媚白腻的脸上闪过一丝震惊,这小子真是厉害,猜得一丝不差,心里警惕,脸上却是笑吟吟的道:“陆景,你的助理来找你了。”

这时,余乐快步过来,看看长井静香,对陆景道:“陆景,夏如龙来了。”

陆景诧异的道:“夏如龙不是调回美国了吗?”

“他的身份是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副总裁。”余乐适机的和长井静香搭话,“长井小姐,你在三井住友银行工作。应该有和摩根大通银行打交道吧?”

长井静香对陆景笑吟吟是虚与委蛇,对余乐就懒得给笑脸。冷淡的道:“我知道这件事。”和陆景聊得差不多,长井静香转身离开。

“玛德。”余乐热脸贴了冷屁-股。盯着长井静香窈窕的背影郁闷的嘀咕一句。

陆景乐不可支,笑道:“余乐,我支持你泡她。”

余乐没好气的道:“你要是支持我卖点和华的情报,没准我还真能和她啪啪几次。”

陆景道:“牧高山还在南非挖矿,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试试。”

余乐浑身一颤,道:“那还是算了。”老牧在南非负责一个矿山,不是真的去矿坑里挖矿。一方面是躲避高尔德财团的“惩罚”——他的假情报肯定让高尔德财团吃了大亏,一方面也是陆景在处罚他。

否则,国内哪个犄角旮旯不好藏人呢?

现代汽车的收购已经结束。但是参与到这件事中的人的命运却已经深受影响。

港岛的高远基金总部大楼顶层的办公室中,高修平抽着烟,平静的道,“三叔,陆景拒绝和解。高子远要被判多少年?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他这些天在德国协调海益汽车和戴姆勒的合作,刚从斯图加特返回。

高俊远诧异的看了高修平一眼,摆摆手,道:“修平,不要在我面前打马虎眼。子远和你是竞争对手。他如今进去,你是受益者。”

高修平讪讪的一笑。自己这点小心思还是瞒不住三叔,但正是因为瞒不住,所以才要说出来。虚情假意比无情无义好。

高俊远沉思了一会。道:“家里会从明州再派人来接替子远的位置。这件事是陆景在报复子远。”说着,轻叹口气,“我们要反击。得抓住陆景的破绽。要等啊。”

高修平点点头,琢磨了一会。道:“三叔,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我们需要拉拢更多的盟友来对抗和华。”

“你有好想法?”高俊远心里微微一动。

高修平沉声道:“我看崔七月对陆景很有些意见。还有夏如龙。”

高俊远想了想,轻轻的点头。

高家放弃了高子远,但还是尽心尽力的请律师为他行-贿辩护脱罪。只是警方从高子远的办公室,住处都搜查出了确切的证据。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高子远于半年之后被判了7年监禁。

三年后的某一天,高子远在香港马铺坪监狱突然身亡,死因不明。高家彻查之下,毫无所得。一桩布置得很完美的谋杀案。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

高子远还没有出监狱就进了地狱,想要完成他要给陆景带绿帽的想法自然不可能了。

海浪起起伏伏,作为香港著名景点的浅水湾海滩在夏季傍晚人流如织。沙滩上,帐篷点点,隔不远就有穿着泳装的男女在躺椅上欣赏着夕阳。

陆景和徐咏碧换了泳装在沙滩上等董晚瑶和她的好友寇小蛮过来。十几分钟后,肤光雪润,曲线修长的董晚瑶和一名娇小的美女穿着比基尼抱着游泳圈走过来。

“哥,你怎么这么快啊。我和小蛮来晚了。咏碧姐。”董晚瑶和徐咏碧打着招呼,心里忽而涌上一阵羞涩。歌儿说,在斯图加特的时候看到咏碧姐用手握住陆景那里前后滑动。

“是你太慢了,我的董二小姐。”陆景取笑董晚瑶,他最近听唐悦叫董晚瑶为董二小姐,心里觉得好笑随口喊出来,又微笑道:“寇小蛮,你好。”

这是陆景第一次见到董晚瑶的好友寇小蛮。寇小蛮是个小号mm,比徐咏碧还稍矮一点,显得更加娇小玲珑。容貌和她姑姑寇凌有点像,漂漂亮亮的小美女。

董晚瑶给陆景叫董二小姐弄的有点小妩媚,寇小蛮不屑的道:“不专业。这样都能有感觉啊。”声音清脆的对陆景道:“陆景,你叫我小蛮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