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14章 闲棋、中风男

第1114章 闲棋、中风男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寇凌能够周旋于高子远和苏远之间,绝对是个聪明人。

陆景笑道:“暂时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就好。”

寇凌默然不语,低头沉思着。陆景不开出价格,反倒是要自己日后回报,这样的方式才是麻烦。自己又如何能知道他提出要求来自己是否能办到呢?

陆景慢慢的喝咖啡,也不着急,欣赏着窗外的风景。6月底香港午后的阳光十分炙热,行人都在高楼大厦的阴影里行走,尽量躲避着毒辣的太阳。

寇凌想了一会,苦涩的道:“陆先生,非常感谢你愿意为我提供帮助,我想先休息一段时间。”

“看来寇小姐还不太明白自己的处境啊。”陆景放下咖啡杯,悠然的说道:“高子远是高家的核心子弟,以你让高子远闹出的笑话,你只要还继续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就是在打高家的脸。高家会全面封杀你。高远基金就是高家的产业。”

寇凌呆了呆,她和高子远在一次电视媒体的交流活动中认识,她只知道高子远是亚视的董事,却不知道陆景所说的事情。但是,她知道陆景说的对的。

香港一些豪门就经常就要求嫁入豪门的明星不要抛头露面。自己的事情都上了报纸,日后媒体每一次对自己的报道都有可能刺激到某些大佬的神经。

“我的要求很简单。只是希望日后你给我提供一些重要的信息。我会对消息进行付费。”陆景淡淡的说道。

据他的消息,高家未来的继承人高修平和高子远关系不睦。在高子远被送进去的情况下,高修平未必就不会来接收高子远的女人。

至于。寇凌是不是会同意高修平的“要求”,陆景不太清楚。反正让寇凌继续活跃在亚视没事打打高家的脸也很不错。就当下了一步闲棋。

寇凌听的出陆景话里的意思。脸色微微一变。陆景就差直接说自己以后还要给人当小三,想了想。道:“看来我在陆先生眼里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行吧,我答应。但是我希望我过几个月再去亚视上班。”

她确实没有在四十岁之前嫁人的想法。现在凤凰卫视是没法呆了。既然陆景答应帮自己压下负面新闻,能换取到最大的利益,自己又何必客气?

“可以,几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亚视消除你现在的负面新闻。”

高修平在寻找盟友准备对付陆景的时候,陆景正好也下了一步闲棋,准备等待高修平上钩。

陆景见寇凌只花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他等在丽都酒店的咖啡厅里自然不是他多么重视这次和寇凌的会面,而是。他本身就要在丽都酒店里见朋友。

陆景看看时间,起身去了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李逸落已经等在房间里。

厚厚的窗帘紧闭,莲花状的奢华水晶吊灯点缀套房客厅里的富贵之气。明快的欧式风格,让人身心通泰。

坐在白色长排上沙发上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李逸落就像一只精灵,鸦色的质感长发拿象牙色的骨质发卡随意的夹在肩后,气质纯净。美得如同空灵的神女。

“逸落,等了一会吧?”陆景坐到几案侧面的灰白色高背沙发上,笑着说道。他本来没打算和李逸落见面,但是李逸落的电话打到他手机上。叫他如何拒绝。

“没有,我才坐下来。”李逸落空灵的眸子一直跟着陆景,这会,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谢。“陆景,谢谢你。”

陆景就笑,“非得亲口对我说这么一句谢谢才安心啊。”

李逸落俏脸微红的点点头。自己还有其他的原因,可是怎么给你说啊。“陆景,这几天媒体上报道的那个高子远就是当初诱使我爸欠赌债的那个人吧?我爸这几天在家里激动的说:姓高的报应来了。当初把他哄骗到公海的赌船上去赌博,活该进监狱。”

“公海赌船?你爸不是去澳门输了3000万吗?”陆景手扶在沙发扶手上,诧异的问道,若有所思。

李逸落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我爸先在公海上输了1500多万,然后想着去澳门翻本,结果陷进去了。”

陆景哦了一声,道:“逸落,你爸是不是一赌博,手就激动的像小鸡爪子一样抖个不停,像中风了一样?”

“是啊,陆景,你怎么知道的?”李逸落惊讶的张张柔嫩的嘴唇,旋即,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清丽的瓜子脸上敷了一层娇艳的粉红。

如此美丽的佳人,陆景看得一呆,随即又明白过来,李逸落大概是误会他在私下里关心她的情况,解释道:“逸落,我在公海赌船上见过你爸….”

去年过年的时候,当时为了说服李逸馨帮忙给李健熙带个话,和华准备与三星一起联手围猎现代汽车,陆景让黄利飞安排去赌博放松一下。

高子远那张脸实话说很普通,看到高子远的照片时,陆景一下子都没想起来,反倒是李逸落的父亲,那个中风男,他印象深刻得多。原来是李逸落的父亲,这真是巧了。

“哦---”听陆景说完来龙去脉,李逸落心里不可抑制的涌起淡淡的惆怅。她很怀恋那年在香港被人在车上泼了红油漆之后她在陆景怀抱里哭的感觉。

给这么一个大美人喜欢着,陆景心里也有异样的愉悦情绪。陆景没给李逸落说高子远接近她父亲,是想要她当间谍。这会给李逸落带来额外的压力。

和李逸落聊着她的歌唱事业,日常的趣事,2个小时飞快而过。看看腕表到了下午五点多,陆景站起来伸个懒腰,“逸落,我还有事情,下次,我们再聊。”

李逸落美眸看着陆景,轻声道:“快到晚饭时间了,你不请我吃晚饭吗?”

陆景笑道:“前几天不是才开过和华的庆祝酒会,晚上徐咏碧的父亲徐怀观要请我吃饭,顺便向我汇报工作。下次吧?”

李逸落无奈的点点头。下次见面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了。

徐怀观请陆景吃饭的地方是影湾园的露台餐厅。晚饭徐徐,海涛声隐约传来,华美的餐厅中正装的男女食客们细语慢聊,用餐气氛十分好。

鲜美的鱼汤在陆景嘴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他现在其实私下里和徐怀观见面很尴尬。徐怀观一直都不同意女儿和他在一起。徐咏碧调到他身边来,相当于是摊牌了。

“…建业市商行现在发展的很快,叶小姐(叶静雨)正在帮信息产业区里的几家互联网企业上市,据说很有希望,要是能在a股上市,建业市商行的资本有望在今年年底突破到450亿…”

徐怀观慢慢的给陆景汇报着建业市商行的工作,一顿饭就近了尾声。陆景正要松口气,徐怀观问道:“景少,小碧在你身边工作表现怎么样?”

陆景脸上的微笑凝住了片刻,变成了苦笑。该来的还是来了。揉了揉眉心,“徐叔叔,咏碧在我身边当助理只是权宜之计,她的兴趣不在琐碎的文案工作上,等黄紫琪明年从米兰毕业回来后,咏碧应该会继续和她合伙在江州开建筑设计公司。”

徐咏碧的心思,陆景猜得到。唐雨瑶和徐咏碧是前后时间来给他当助理。唐雨瑶努力学习的时候,徐咏碧一般都是跟在他身边说笑。徐咏碧是随遇而安的性子,只怕早就存了等紫琪回来后继续她悠闲开公司的生活。

徐怀观叹口气,也不否认陆景对他的新称呼,之前陆景都是叫他“老徐”来着,“这样也好,不然我这张老脸没法搁。”他不想让人觉得他是靠牺牲女儿的幸福才得到了陆景的信任和看重。

陆景给这句话燥的慌,摸了摸鼻子,默默的给自己添了酒,想了想,又徐怀观加酒。

徐怀观知道他话说的重了些,举起酒杯。

陆景有些错愕,随即拿起酒杯和徐怀观碰了碰。两人一口饮尽,似乎达成某种协议。

徐怀观斟酌了下,道:“我来之前已经给小碧打过电话。今天这顿饭就到这儿吧,陆景,你结账。”说着,起身离开。

陆景要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智商堪忧。徐怀观这是默许了他和徐咏碧的感情。正因为这样,所以这顿饭才应该是他付钱。否则的话,下属请上司吃饭,那能要上司付钱?

“碧儿,你在哪里,我去找你。”结过账,陆景心急火燎的给徐咏碧打电话,喜固然是喜,问题是他得先搞明白徐怀观态度转变的原因。

电话里徐咏碧的声音似乎娇羞无限,“能在哪儿啊,在香港山顶的别墅里和叶姐、璇姐、清姐她们打牌聊天啊。”

“她们三个大闲人啊。”陆景道:“我回去找你啊,有事情问你。”

半个小时候,陆景坐赵姿的车抵达香港山顶1020号别墅。在二楼三面都是落地窗户的小客厅里,把正在一边四人打双q,一边喝红酒聊天的徐咏碧拉到她的房间里。

ps:??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