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15章 苏远的处境

第1115章 苏远的处境

房间里没开灯,星光点点的落在地板上。徐咏碧一身黑色的连衣裙,羞涩而欣喜,道:“我爸给你说了啊?”

“恩。你爸今天晚上请我吃饭向我汇报工作,最后说了这件事。”陆景抚着徐咏碧拉直的秀发,道:“碧儿,徐叔叔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

“这么快就喊上叔叔了啊?”徐咏碧轻笑,微眯起来的眸子宛如新月,“我爸下午给我打了电话….”下午和父亲对话的一幕幕不由的浮现在脑海里。

“小碧,陆景结婚了,你守在他身边能得到什么,回建业好不好?安安稳稳的结婚生子。我和你妈就你一个女儿,不要让我和你妈为你操心。”

“不。爸,这件事我们之前说过很多次,不说了,好吗?我知道我要什么,我想的很清楚。”

徐怀观重重的叹口气,“小碧,你….,你这样,叫我和你妈以后出门脸往哪里搁啊?”

徐咏碧默然,心里有些愧疚,道:“爸,我想要追求我的幸福。”

徐怀观对女儿有些无奈,不管好说歹说,她就是不同意离开陆景,自己自小培养女儿的独-立意识是不是做错了。

徐咏碧道:“爸,我们家小区里哪里有人知道我的情况,况且我给陆景当助理这份工作说出去也没什么不好的。建业市里有多少人知道建业市商行与和华的关系?”

徐怀观愕然。想想也是,建业市商行的大股东是景华投资,不知道内情的人绝对不知道建业市商行是和华的下属银行之一。但是。自己每次参加和华的会议,总会觉得背后有人讥讽自己“卖女求荣”。

电话里的沉默让徐咏碧明白父亲的顾虑。轻柔的道:“爸,我和陆景在宾州一起经历过生死。我心里容不下其他人。你要是有顾虑,最多,我以后离开和华。”

徐怀观苦笑连连,一不留神,都要被女儿说服了,想了想,轻叹口气道:“小碧,香港这边天气比汉城热,你要注意衣服换季节。有空给你妈打电话。你和陆景的事情我不说了,不管最后怎么样,记得回家。”

听完徐咏碧的叙述,陆景心情复杂的揉揉眉心。

徐咏碧娇嗔道:“你表情怎么这么诡异?我爸同意我们在一起,你不开心?”

“怎么会呢?”陆景低头吻了吻徐咏碧柔嫩的红唇,她嘴里满是酒香,在她耳边道:“我还以为我收购现代汽车成功,名望上升,虎躯一震。徐叔叔心悦臣服就同意我们的事情了。”

“去你的。”徐咏碧展颜微笑,拍着陆景的背,“瞎说什么啊,我爸虽然很佩服你取得成就。但也不会就这么把我送给你啊。”

心里却想:或许真的是因为陆景很优秀、耀眼,父亲才没有下死力气反对。至少这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陆景笑了起来,将徐咏碧抱在怀里。夜色静谧。有着不知名的声音在窗外传荡,像海浪在欢畅的歌唱。陆景低头看着徐咏碧。这个清新迷-人的女孩。她明媚清亮的黑眼眸在月色下格外美丽。

“碧儿,我们洗澡去?”

徐咏碧的呼吸声重了些。潮红涌上了精致的脸蛋,娇媚如花,她知道陆景的想法,陆景今天想要把她变成真正的女人。“可是,叶姐、清姐、璇姐她们都在….”

陆景揉捏着徐咏碧有着完美弧形的雪-白-臀-瓣,低声道:“那我们去酒店。”

“欲盖弥彰!”徐咏碧白了陆景一眼,仰起头迎接陆景的湿吻,心里的渴望慢慢的涌起来。和心爱的男人水乳-交融的诱-惑让她有些难以自持。

有些话不需要说出来。徐咏碧今天穿着精美的黑色连衣裙,袖口、领口都有金色的饰纹。披肩的直发让她显得清丽迷人。连衣裙手臂处微微有些透,粉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妩媚。裙摆下纤长的小腿冰雕玉琢似的闪着耀眼的光芒,直戳到人心窝子里去

1020别墅这里,二楼的房间里都带有浴室。陆景刚和徐咏碧相互把对方脱光爱-抚着的时,手机铃声忽而响起来。

徐咏碧羞涩的婉转而笑,明眸动人的看了陆景一眼,去外面卧室里给陆景拿手机。

电话只是小插曲。窗外的黑夜,海浪温柔的冲击着沙滩,仿佛情人间的娇羞软语。起伏的海浪声中,月影缓缓的走过别墅檐角。

….

陆景晚上接到的是何路遥从江州打来的电话。江州那边已经知道苏远在香港搞婚外情被抓的消息,据说,苏远灰头灰脸没回江州,而是去了黄海。

高子远、苏远、寇凌的三角恋情在娱乐媒体上的热度已经慢慢的减少,但是,这件事的影响正在慢慢的展开。

黄海。

新华酒店的奢华套房中,苏远和好友孟汉生相对而坐。烟灰缸里已经放了七八个烟头。

“你打算怎么办?”孟汉生吸着烟,沉声问道。

苏远形象有点不太好,嘴角乌青,脸上还贴着膏药,他在寇凌的小别墅里被高子远殴打了一顿。这也是他没有立即返回江州的原因。

苏远愁眉不展,道:“再等等看吧。”他的消息渠道很畅通,高子远得罪了陆景,有可能被判长期监禁,报仇什么的以后有机会。他现在要担忧的是家里的反应。

孟汉生点点头,安慰道:“也不要太纠结了,玉娇不会和你闹翻,婷婷已经探过她的口风了。你关键是要做好承受长辈怒火的准备。”

苏远苦笑着点点烟灰,“这才是最麻烦的。”琢磨了会,道:“现在也只有把我搞的惨点博同情分了。”

孟汉生不明所以,道:“怎么说?”

苏远眼神里掠过一丝仇恨。“我和莫心蓝有些交情。我向她打听过,高子远是明州高家的人。和高逸是堂兄弟。估计高家过段时间会对我的生意展开报复。我顺势而为。”

孟汉生心里一惊,担忧的道:“苏远。高家的报复我们恐怕很难承受。”

苏远笑笑,“商业上的事情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兄弟接着就是。其他方面,江州那儿是陆景的大本营,高家敢乱伸爪子,肯定会被陆景剁掉。”

“…”孟汉生满脸尴尬,神色萧索。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要有借用陆景威势的时候。

….

“碧儿,饿不饿?”下午时分。陆景扭头问身边趴在用泳池边躺椅上晒日光浴的徐咏碧。一池天蓝的池水仿佛镜子一般,他刚刚游水过。

“有一点点。”昨晚刚完成人生重要洗礼的徐咏碧声音有点沙哑,“陆景,几点啊?”

陆景没去看时间,而是抚-摸着徐咏碧给白色泳裤包裹出曲线完美的雪臀,笑道,“估摸着三点半左右吧。”

陆景在香港已经没什么事,准备回江州参加和华的年会。不过,昨晚刚将徐咏碧**。他便打算留在香港略微陪她几天。

“坏死了你。”徐咏碧清澈眼瞳流光妩媚,才给陆景开发的身子十分敏感,呻-吟了一声,绯红的美丽脸蛋更加的娇媚。嗔了陆景几句。两人说笑时。徐咏碧丢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来。

“是倩柔的电话。”徐咏碧看看号码,接了电话。

陆景拿起椰子汁轻吸,听徐咏碧轻声细语的和吴倩柔打电话。吴倩柔和他是一届。江州大学化工系毕业,算是校友。这会在联通总部里面工作。徐咏碧和她在大学的时候是好友。陆景之前和联通洽谈景华定制机的时候关照过她,她现在工作顺风顺水。

徐咏碧和吴倩柔聊了一会。电话里,吴倩柔迟疑了会,道:“咏碧,你和陆景还有联系吧?”

徐咏碧在躺椅上侧身,偏头看着陆景,嘴角抹出一缕甜蜜的笑意,又带点戏虐,“有联系啊。”她只给好友说在和华做助理的工作,但是没有明说给陆景当助理。

“哦--”吴倩柔道:“我欠了他一百万还不知道怎么还呢。有时候想要给他打电话,不知道该怎么说。”

徐咏碧娇笑道:“倩柔,你不只是想和陆景说还钱的事吧?”吴倩柔对陆景的那点心思她怎么会不知道。要是换在以前,她估计还会打趣下好友。

“我没有啊。”吴倩柔脸红的有些透,道:“就是觉得他人挺不错的。又莫名其妙的帮助我。噢,不说我了,咏碧,你这么漂亮,经常和陆景联系没和他擦出点火花来?”吴倩柔笑着反问。

徐咏碧嘴角浮起幸福的笑容。何止是火花?昨晚还和他做了亲密无间的事,笑道:“你问我这个干嘛?你想和他擦出点火花啊?咯咯,你现在给他打电话咯,没准他会答应。”

听到徐咏碧打趣自己,陆景笑着摇摇头,不由的想起在汉城徐咏碧和他说苏晓玉的事情。男女是相互吸引,不是非得招惹才会多出情债来。

柏斯那里形势很紧,陈笑已经确定不回国参加7月份和华的年会。苏晓玉也不会回来。

徐咏碧和吴倩柔笑着闲扯,她和陆景的关系也没想着瞒好友,拿着手机问道:“陆景,要不要和吴倩柔通电话?”

“算了吧。”陆景没答应,人生中有很多人是过客,自己也不会和所有的女孩子都有未来。就像陈若晓、陈若夕姐妹,错失就错失了。

想起陈若夕姐妹,陆景心里微微一动,在江州扶植一个代言人的事情得提上日程了。不然,宋雨绮一旦外出,他都找不到人帮他办事情。就比如现在,他其实很想知道,苏远的后院是不是发了大火。

他和苏远不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