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16章

第1116章

徐咏碧和好友吴倩柔聊着她最近的境况,不时的发出娇柔的笑声时,陆景正琢磨着苏远的事情。

他和苏远的恩怨主要是大哥陆江和苏远岳父熊为明的恩怨延续。总体来说,他一直占上风。不过,苏远很会判断形势,该低头的时候会低头。他也没找到机会下杀手。

前些年,苏远将孟汉生运作出监狱,同时也将吴青乡2号地块转让给景华,算是主动和他缓和了关系。之后,苏远又一直避免和景华冲突,专心发展手机连锁门店、房地产、电脑代工业务。

对苏远的蛰伏,陆景是无所谓。谁没有两三个恨自己的人呢?让恨你的人怕你就可以了。不过,现在苏远出了这档子事,他自然不介意推波助澜、看看苏远的笑话。

一只白嫩的小手在眼前晃晃。“想什么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徐咏碧已经打完了电话,站在他的躺椅边。

陆景笑道,“想江州好玩的事情。碧儿,你说苏远现在是不是焦头烂额?”

“你真是恶趣味。”徐咏碧娇柔的微笑,俯身温柔的捧着陆景的脸,看着他的脸庞,忽而有些动情。

徐咏碧知道她自己有多么的喜欢这个昨晚刚拿走她清白身子的男人,也知道他对女孩子的吸引力。吴倩柔和苏晓玉一样的,和陆景的接触过程中产生了情愫。相比于吴倩柔,她能留在陆景身边,真是幸运。

陆景情不自禁的双手搂过徐咏碧弹性惊人的腰臀,“碧儿…”

徐咏碧挽住秀发。主动的吻着陆景。别墅里这会没有人,叶妍、李慕清、吴璇、宋雨绮、丁灵、唐雨瑶都外出了。正是和陆景如胶似漆的时候。她哪里还忍得住。

陆景细细的品尝着佳人湿润的香唇。碧儿清丽自信,给人主动美的感觉。她家境富裕。对人生、金钱都有自己的理解,因而气质中带点犀利。这一点,反应到男女情事上,碧儿主动而热情,肆意流淌的叫声让自己欲罢不能。

每一个美丽的女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

徐咏碧才给陆景开发的身子十分敏感,吻的有些动情,看到陆景的反应,羞涩的轻声道:“我给你一次?”

陆景轻柔的捏捏她挺翘的鸽乳,道:“待会你晚上很起不来的。今天休息下。明天吧。现在陪我躺会。”

昨晚他只在徐咏碧紧窄的包裹中释放了一次,不过也折腾得她够呛。这时纵然十分想,但是徐咏碧初为新妇,他不会无节制的索取。

徐咏碧一米六二的身高,娇小窈窕,不算重。躺椅可以承受的起。两人安静的躺在躺椅上,絮絮私语。徐咏碧忽而眼睛毛扑哧眨了眨,娇羞的道:“陆景,明年紫琪回来了。我怎么好意思见她啊。”

陆景笑了笑,抱着徐咏碧的手紧了几分。蓝天上白云飘过,午后别墅静谧的时光流淌着。

杭城、明州、文舟被誉为浙东省三大中心城市。文舟山水秀丽,旅游资源丰富。素有东南山水甲天下的美誉。并且,文舟如同明州一样毗邻沿海,经济高度发达。居民多有累世经商者。民间资本力量雄厚。

平商集团是文舟市内远近闻名的金融集团,是文舟商人中执牛耳者。文舟市各行业内一般10亿左右的贷款。只要担保人有平商集团的名字就畅通无阻。很少有人知道,平商集团只是崔家的部分产业。

文舟市区二环路的一座茶楼内。高修平听着茶楼里衣着档次各不相同的茶客操着文舟方言交谈如同听天书,不禁苦笑,只得品茶,尝着特色茶楼里的糕点。

坐在高修平对面的崔七月“吱溜”一声喝着功夫茶,微笑道:“修平,别听了,文舟方言号称国内最难懂的方言,你才来文舟几回,怎么可能听的懂?”

高修平笑着点点头,道:“七月,你没在黄海陪诗经?”崔七月是唐诗经的忠实追求者。铁杆粉。

“一提这个我就郁闷。”崔七月大吐苦水,道:“和华的陆景收购了现代汽车,诗经认为他很厉害,我认了。可是,夏如龙那个鸟人明明输的连裤子都当掉,诗经还对他亲眼有加,我就纳闷了。”

“夏如龙从摩根士丹利调到摩根大通是有点诡异。”高修平笑了笑,又好奇的问道:“七月,怎么回事?”

崔七月正一肚子郁闷,他就是因为看不惯唐诗经和夏如龙来往密切,回文舟散心,当即道:“夏如龙最近到香港履新大通银行亚太区副总裁,手里有个操作国际粮食价格的项目,每天泡在黄海约诗经吃饭、喝茶,我看他是存心在追诗经。”

高修平笑道:“你这可是当局者迷。诗经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顶多和夏如龙来往密切点,又不会越界。夏如龙对诗经的仕途毫无帮助,诗经不可能嫁给他。”

崔七月点点头,叹口气道:“我又何尝不知道,就是心里不痛快。好了,不说了,你来文舟找我什么事情?”

高修平收敛起笑容,脸色变得有些沉,道:“七月,香港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吧?高子远被陆景给阴了,我们家苦心经营的亚视被和华拿走。”

“嘿嘿,香港的消息真是劲爆。寇凌我见过,很有味道的一个女人。听说苏远当时正举着寇凌一条腿从后面搞她,结果被抓到了现场。”崔七月一脸的八卦神情,带着男人都懂的笑容。

高修平无语,道:“你从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瞎扯淡。高子远就是把他们两人光溜溜的堵在**了。”

崔七月哪里肯信,寇凌那样端庄知性的女人在**,有几个男人会不“晨练”的,“高子远进去,你真好少了个对手。怎么,你是打算找陆景的麻烦?”

这件事,高家的脸丢大了。现在圈子里的人见面都会笑笑高子远。高修平要回击下也正常。

高修平摇摇头,“陆景的实力实话说已经和我们差得不远了,要对付他目前还没有好时机。我打算先敲打苏远。”

崔七月愣了愣,琢磨了一会,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高修平要是打算找陆景的麻烦,自己就不奉陪了。诗经说陆景有些背景。倒不是怕陆景,只是没利益冲突凭白得罪他干什么。要只是敲打苏远,却可以考虑。

高修平早做好功课,自信的微笑道:“苏远的远大集团,业务只要是手机连锁门店,房地产,电脑代工。我准备从房地产着手。手机连锁门店有盛泰电器这样的家电巨无霸,生存空间有限。电脑代工利润有限。打掉远大集团的房地产业务,苏远就难熬了。”

崔七月就笑,“好你个高修平,这是做好了套,等我钻啊。”

文舟炒房团已经天下闻名,所过之处,房价高企。以崔家在文舟的影响力,要玩死苏远的地产业务,实在简单。

高修平笑道,“这不是设套,顶多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

悠闲的日子过得很快,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和华的年会已经确定下来,定在7月10日。丽都酒店集团已经在安排相应的居住事宜。陆景在香港拜访了一圈他的人脉关系之后,便准备返回江州。

天辰娱乐由于资产规模还不达标,够不上年会的标准,李慕清没打算去江州,准备留在香港处理天辰娱乐的事情。

“我去江州看方老师、小漓。”世运大厦,陆景的办公室里,叶妍笑吟吟的对陆景说道。

张漓的英语培训机构,环球雅思已经在和景华国际学校、柏斯国际大学合作,她已经到了江州。

陆景笑道:“你啊,不早说,我以为你要回黄海处理工作。那你和我一起走。我明天就走。碧儿,帮小妍订一张机票。”

丁灵已经卸任陆景的助理工作,将主要精力放到了和华银行的投资业务上。她正跟在杨星长那儿学习石油期货的操作。和华日后的投资业务只要经过和华银行,基本上由她负总责。

宋雨绮在陆景身边的时候,她就是陆景的大秘书。她和唐雨瑶、余乐、墨静雯在陆景办公室的隔壁工作。陆景知道徐咏碧没心思负责真正的助理工作,又真是好的蜜里调油的时候,让她在身边负责一些小事。实际上是给她放假了。是以,徐咏碧这会儿正在办公室里看美术杂志。

“好啊。”徐咏碧答应下来,去外面打电话。

等徐咏碧出去,叶妍妩媚的娇笑,走到陆景身边,道:“你昨晚得撞击的多凶啊,咏碧嗓子都哑了呢。”

陆景老脸一红,轻拥着这个国色天香的少-妇,满满的幽香传来,在她嘴唇上啄了一口,道:“小妍,你那个游艇俱乐部要不要我扶植一下?让你在和华年会上可以光明正大的去。”

叶妍摇摇头,微笑道:“不用了,我自己慢慢发展。这样也轻松,可以没事就跟在你身边啊。昨天晚上李慕清还和我抱怨天辰娱乐的事情太多,都没功夫练瑜伽了。”

陆景就笑,“她啊,嘴里说说,真要让她天天闲下来,她也不愿意。”

叶妍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和陆景湿吻着,“你就知道笑我是花瓶。赶紧把雨瑶培养出来,让她来帮我发展游艇俱乐部。”

“好像,我来的不是时候啊。”宋雨绮手里拿着文件,推开门进来,见陆景正在和叶妍亲昵的温存,笑盈盈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