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19章 处境不妙

第1119章 处境不妙

“熊玉娇变化的好大呀,我都没认出来。”关宁轻声感叹道。她原来在江州大学读书时,老是给院里拉去表演二胡独奏,对商学院的学生会主席熊玉娇很熟。

陆景就笑,“她孩子都打酱油了,变化能不大吗?”

关宁偏头,秋水似的眸子凝望着陆景,轻轻的握住陆景的手,安慰道:“你别着急啊,你那个毛病以后能治好的。”

陆景笑了笑,轻抚着关小宁肩头的秀发。他哪里是着急,随口取笑熊玉娇一句而已。熊玉娇在他的印象中是个毫无主见、除了美丽就平庸无奇的女生,和苏远谈恋爱之后,人生就和苏远步调一致。自己对她既无恶感,也无好感。

至于孩子的事情,前世里唐雨瑶怀上了他的孩子,子嗣虽然艰难,却并没有断绝。真正着急的是自己身边的几位红颜:琴姐、小漓、心蓝、吴璇都有些急。

宋雨绮处理完小青年,坐到车上,笑着汇报道:“陆景,把他们送到局子里去了,关几天。”

陆景笑着点点头,“嗯,走吧。梦瑶还等着我们的。”黑色的奔驰轿车缓缓的驶离,前往白沙井。

7月10日,和华的年会在江州召开。和华旗下各大主要公司的负责人共计87人齐聚江州。和华成功的收购现代汽车,声望大振,这次年会是为了凝聚和华内部管理人员的向心力。

毕竟,相比于三井、三星那样家族企业式的财团,和华是由景华、龙盛国际、莫氏集团三家公司为基础合并而成。在凝聚力方面需要加强。

陆景刚刚结束一个内部会议,在新丰公寓接了关宁。赶去白沙井和何梦瑶一起吃饭。

香港,半岛酒店。

高修平轻轻的抿着咖啡。道:“米奇,你在陆景手上惨败,就没有想过回击?”

夏如龙在唐诗经的介绍下和高修平见过面,对这个容貌普通,性子有些虚伪的高家继承人并不感冒,当即英俊的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我还称不上是惨败,只是换了一家企业发展而已。”

只是一个假消息导致的失败。而且这个假消息还是来自于斯图亚特-高尔德,对心高气傲、绝顶聪明的夏如龙来说,如何愿意承认失败。

夏如龙死鸭子嘴硬,高修平没在继续触碰他敏感的神经,笑道:“高家在陆景手底下吃了几次亏,现在我堂弟又牵扯到一桩贿-赂案中,这背后是陆景在运作。这个结是难以解开了。高远基金是我三叔的产业,他准备在资本市场阻击和华。以摩根大通在金融市场上的触觉,我想我们有可以合作的地方。”

见高修平说明来意。夏如龙反应冷淡,道:“摩根大通现在是商业银行,真正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是摩根士丹利。”

高修平深深的看了夏如龙一眼,微笑道:“你不就是从摩根士丹利出来的吗?你以前的人脉应该还在吧?”

夏如龙有些不耐。眉头挑了挑,没说话。自己要“报仇雪恨”也是单枪匹马的找陆景完成一次“决斗”,和高家合作什么的。他兴趣不大。

当然,主要原因是高修平身上若有若无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弟风范让他不舒服。

“米奇。诗经对陆景很欣赏。我想你们之间的较量恐怕会成为诗经最后选择时的考虑。诗经已经32岁,她在35岁时应该会决定个人感情的归属。”高修平知道夏如龙在意的是什么。对症下药。

夏如龙脸色变了变,道:“陆景已经结婚了。”

“呵呵,你知道诗经选择感情标准的时候不会在意这些。”高修平轻笑。

夏如龙心里轻叹一口气,高修平说的是事实,诗经如果遇到喜欢的人,婚姻可能真的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诗经身边的圈子里,一纸婚姻毫无约束力。

见夏如龙意动,高修平道:“你在和陆景较量时应该不会介意多出一份助力吧?只是需要你为高远基金提供一些信息。当然消息的内容不需要你违背你的职业操守。”

从事金融的人员有职业操守吗?夏如龙嗤之以鼻,不过,他和陆景较量的时候要多一张牌,也是极为不错的,想了想,伸出手道:“高修平,合作愉快。”

高修平和夏如龙轻轻的握了握手。

从半岛酒店里出来,高修平坐到车里,吩咐司机,“去湾仔。”他约了寇凌见面。

….

进入7月底,江州已经完全进入酷暑模式。江州日报报道了一则消息,7月26日常新县一株50多年的柳树被阳光晒到自燃。

远大大厦外,知了不知疲倦的叫着。五楼的小会议室中,远大集团的高管正在开会。烟雾缭绕。

目前远大公司正遇到了一个坎:遭遇到百泰集团为首的地产公司打压,文舟炒房团的身影若隐若现。

苏远揉了揉疲倦的脸,起身去卫生间里在洗把脸,重新回到会议室里听取负责地产业务彭子实的分析。

远大电器的总经理范克伦看着会议桌主位上的苏远,心里轻轻的叹口气。想当年,他追随苏远的时候,苏远是何等意气风发。没想到苏远的岳父先是被逼离江州,苏远陷入沉郁当中。

但是不过怎么会说,远大集团在缓和与景华的关系之后,实际上接着房地产的东风过的很不错。而现在,又出乎人意料的是,苏远因为闹了绯闻,居然受到了百泰集团的打压。

远大集团相比于百泰集团的差距太大。倒是苏远的对头,和华旗下的立丰地产可以和百泰集团扳扳手腕。

看着苏远那张还有些青雉的脸,他今年还不满30岁,范克伦心里突然涌起了一丝同情。人走背运喝凉水都塞牙,苏少最近八字很背啊。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会杨那里开发资金的问题我再想办法吧。只要募集到资金,远大集团在江州还是能过得很滋润。建业那里的事情不会重演。文舟炒房团不敢进入江州。”

苏远做了总结,宣布散会,又留下彭子实、范克伦两人商议。

彭子实接过苏远递来的香烟,道:“苏总,只要2个亿的资金,会杨地块的业务就能解套。或者,你看能不能先拿到预售证,我们把房子预售出去也能回笼部分资金缓解压力。”

这件事,他知道有隐情,但作为苏远的下属,他不好说什么。只能说“技术”范围内解决这件事的办法。

“还是想办法贷款吧。”苏远苦笑着道,现在家里的长辈都不待见他,他能找谁帮忙?

当初从高逸手中抢下的地块,本来打算猛赚一笔,不曾想到在建业的项目亏损,导致会扬这个商业新镇的开发出现了资金断裂的危险。

聊了一会,苏远便回了办公室。片刻后,范克伦又来到苏远的办公室。苏远打个手势示意范克伦坐,“老范,找我有事情?”

范克伦点点头,迟疑了一会,道:“苏总,我说话直,你别见怪,目前的困难,你是不是和苏校长谈谈。”

苏远神色有点黯然,安抚着下属的心,道:“我会和我爸说的。”这些年,他得罪陆景,在江州一分力能做成的事情,要变成二分力才能做。父亲在官场上的那点人情已经用的七七八八了。

要摆脱目前的困境——不仅是会扬地块的资金问题,而是要摆脱百泰集团的打压,他只能去求已经退休的岳父帮忙。问题就在于他的婚外情刚刚闹得人皆尽知,登门不被岳父扫地出门就算是烧高香了。

范克伦叹口气,告辞离开。心里有些失望。苏总看样子很难。

苏远沉思了半个小时,咬咬牙,终于拿起电话,拨通了妻子熊玉娇的电话。从黄海回江州后,妻子已经和他冷战了快十天。

“玉娇,是我。晚上我们一起回家吃饭,好吗?我让我妈做点好吃,苏耀有几天没见他奶奶了。”

熊玉娇眼泪又涌了出来,说到底,她对苏远的感情很深,沉默了好一会,道:“好,你先回家接我。”

….

苏时文是楚北省委党校副校长,在省委党校里有一套房子。苏远、熊玉娇带着儿子苏耀回来吃晚饭时,苏时文正在客厅喝茶,见苏远进来,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教书育人一辈子,一身清名却毁在了儿子身上。

苏远讪讪的道:“爸,我们回来了,妈呢?”见父亲没反应,又道:“耀耀,快喊爷爷。”

苏耀才三岁,长的粉雕玉琢,脆生生的从妈妈怀里下来,扑向苏时文,“爷爷…”

苏时文这才脸色稍霁,抱着孙子逗弄,又让儿媳熊玉娇坐。在厨房里做菜的高锦宛出来,恨铁不成钢的剜了苏远一眼,“混账小子,陪你爸坐会。待会儿,亲家公、亲家母要过来。玉娇,来,陪妈一起做菜。”

熊为明退休之后,没有回老家。他原本在襄水工作了多年,早把家安在那里。但江州现在就像花园城市一样,接到整洁漂亮。他便在江州安度晚年。

熊玉娇起身去了厨房。苏远脸色一僵。今天看样子是要三堂会审了。

….

月影清浅。在家里吃过饭后,苏远开车载妻子回家,儿子留在了父母处。熊玉娇眼睛红红的,问道:“你的情况很危险,非得要我爸豁出一张老脸求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