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20章 求助

第1120章 求助

喧闹的生活氛围从车窗外隐隐传来。苏远将车停在夜色中繁华的马路边,沉默了一会,握住熊玉娇的手,道:“玉娇,对不起。”

熊玉娇低头垂泪,哽咽道:“我知道了。苏远,我…”

看着泣不成声的妻子,苏远心里难受的厉害,俯身过去抱着妻子,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晚饭时,他向岳父熊为明提起过他目前的艰难处境,岳父只是冷哼一声,没有答复。妻子这是要帮自己出面求情。

“玉娇,都是我的错。我不会再犯错了,请你原谅我。不管我能不能度过这一难关,以后我们都好好过日子。”苏远痛心疾首的向妻子保证。

熊玉娇痛哭,她也不知道是否可以相信苏远的保证,只是,毕竟这份感情无法割舍,握着苏远的手紧了些。

苏远安慰着熊玉娇的情绪,又自我检讨,缓缓的开车载妻子回家。洗过澡,获得熊玉娇原谅的苏远松口气,与妻子拥在床-头说着他这段时间的“遭遇”。

“高家对我的打压有些不正常。我听汉生说过,高子远被判监禁的事情,后面有陆景的影子。按理说,高家应该找陆景的麻烦。我不明白为什么高家像一只疯狗一样盯着我。”

“如果只是商业上的竞争,我能应付。建业那里亏就亏了,最多远大集团离开建业发展。会扬地块那里2个亿的资金短缺,我想想办法,还是能解决。但是要摆脱百泰集团对我的打压,我需要江州这里不要再为难我,甚至为我提供一些保护。”

熊玉娇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窗外的夜色缓缓的流过。躺下休息时,看着黑夜中的天花板,苏远心情很复杂。

自己本来是说要演苦肉计,只是没料到高家对他的报复力度这么大,以至于自己不得不寻求昔日对头陆景的“庇护”。这让人情何以堪。

高子远已经确定会被判几年监禁。要报复高子远得等高子远出狱之后。在寇凌家里那顿打不能白挨。

….

….

京城,陆江和妻子胡莹,女儿陆琪一起在家里吃过晚饭,便坐车出门,去汇海大酒店见一名“跑步(部)前(钱)进”的岭东干部。

不给岭东干部请吃饭的机会,就是表明他并不看好手中的石化项目落在岭东。

陆江在汇海大酒店的套房里见到了问光耀。四十多岁,岭东某市的市长,年富力强,说话很有力,往往一句中的。

问光耀心里对这位年轻轻轻的能源委常务副主任很佩服,稀土矿的收储是实实在在的业绩,更别说陆江曾经主政的江州发展远超国内其他二线城市。

茶几上放着几碟小菜,白云酒。问光耀抿了口酒,道:“陆主任,台城市经济情况很差,GDP200亿不到。要环境还是要发展,我看还是要发展。环保重要,填饱肚皮更重要…”

陆江笑了笑,默默的品着酒。

这时,陆江的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江看看号码,是熊为明的电话,心里略微有些诧异,起身微笑道:“问市长,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问光耀笑道:“你忙,不要紧。”目送陆江出了房间,心里确实有点摸不准陆主任的态度。

…..

自从7月中旬开完和华的年会之后,陆景这段时间就不算忙,有闲暇陪着红颜们在江州悠闲的消磨时光,偶尔关注下高家百泰集团对苏远的打压情况。

8月2日,陆景在杨显的陪同下视察完建在常新县已经生产的晶圆厂,开车返回景华研发大厦接何梦瑶。

何梦瑶现在担任景华总部的副总经理,负责景华总部的日常工作。办公室位于景华研发大厦的顶层,紧挨着陆景和陈笑的办公室。陆景大秘宋雨绮的办公室也在这一层。为他服务的行政秘书组成员在宋雨绮办公室对面。

“陆景,你又来接梦瑶吃晚饭?”何梦瑶的助理席雨嘉在何梦瑶办公室外面办公,见陆景进来,笑着站起来招呼陆景,“你要不要等一会?章文君、江秋若正在向梦瑶汇报工作。”

陆景就笑,“你都说了,我能不等一会吗?”

席雨嘉穿着经典黑白配OL装,窈窕的身材在与赵剑华结婚之后丰韵些许。席雨嘉也是从江大毕业,他很早就和席雨嘉认识。长期在景华担任高位,学生时期身上娇柔、楚楚动人的气质少了些,多了几分干练、自信。想来和郁扬那段苦恋所造成的创伤已经在时间和幸福爱情的消磨下愈合。

席雨嘉给陆景倒了杯水,娇柔明丽的笑道:“你稍坐,我给梦瑶汇报一声。”

以陆景与何梦瑶的关系,见何梦瑶哪里需要她通报。只是,里面正在谈工作,她职责所在,不得不稍微让陆景耽搁一下。

陆景只坐了一分钟,办公室里面汇报工作的章文君、江秋若就笑吟吟的出来,和陆景打着招呼。“景少”,“陆景”。

章文君原来是陈笑的助理,后来是苏晓玉接替了她的职位。她现在担任白云酒业的总经理。江秋若是余小胖的妻子,和陈苏子、秋兰、雨绮都是好友,一直是何梦瑶的得力助手。

江秋若秀丽娴淑,笑起来,嘴唇正下有一个别致的酒窝,“陆景,你最近好像很忙啊。志成都说请你吃饭感谢你都没好意思打你的电话。他们游戏公司的项目做完了,卖得还不错。”

陆景笑道:“我好像没你说的那么忙啊?余小胖请我吃饭还不如陪我打几盘星级。我找人组建了一电子竞技家俱乐部,可以在韩国那边参赛。我回头给他打电话。”

说着,陆景就往何梦瑶的办公室里走,并不掩饰他急于见到何梦瑶的意图。

章文君、席雨嘉、江秋若都掩嘴娇笑。江秋若笑道:“陆景,你赶紧把梦瑶拿下。别让她等太久。”

陆景大汗,结了婚的女人果然与小女生不太一样了,回头挥挥手,进了何梦瑶的办公室,“咔哒”一声反手关上门。

“哈哈…,梦瑶一听陆景来了就神思不属,我们哪里还想着汇报工作,赶紧出来了。”三人笑了起来。

何梦瑶以27岁的年纪执掌景华总部,统率景华总部下属的大小公司,能力超绝。梦瑶容颜绝美、清丽脱俗、性子冷清。她们所接触到的所有男子之中,能配得上她的,能让她快乐、幸福的,只有陆景。

何梦瑶站在窗户边,穿着得体的青色铅笔裤、米色的修身衬衣。身材修长挺拔,清丽脱俗。安静的宛如一株白莲。幽静清冷,有着难以形容的美感。

见陆景进来,何梦瑶嘴角轻浮起一丝娇羞的笑意。她读得懂陆景眼睛里见到她时流泄出来的情意,微微别过头,乌黑的秀发流泻下来,稍稍遮住她洁白如玉的脸颊,明艳照人。

给陆景吻过、拥抱过,爱-抚过,但每次见到他灼灼的目光,自己仍有要被他灼伤的感觉。只是,自己并不讨厌他的目光,甚至,还有些期待。

“梦瑶…”陆景轻柔的将何梦瑶拥入怀中,淡淡的幽香传来,心里柔情涌动。

何梦瑶粉雕玉琢的脸上浮出一丝绯红,清声道:“陆景,你来早了半个小时。”

陆景抚着何梦瑶乌黑光泽的长发,笑道:“嫌我打乱你的工作计划啊?我给你买的礼物到了。”

何梦瑶美眸白了陆景一眼,羞涩的将头埋在陆景怀里。

陆景从香港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了一套半透明的性-感薄纱睡衣,让她娇羞不已。陆景有时候就喜欢捉弄她。

陆景莞尔,低声道:“梦瑶,不是情趣内衣。来,把右手伸出来。”

何梦瑶绝美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迷惑,依言伸出洁晶纤滑的素手。陆景轻握住那份滑腻的手腕,从裤兜里拿出一块浅白色的女士表,给何梦瑶带上,又端详了一会,自得的笑道,“挺漂亮的。百达翡丽做工开始不错的。”

何梦瑶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嘴角闪过一丝轻快的笑意,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看向陆景,藏着温润的情意。

陆景知道何梦瑶的意思,笑道,“亚洲股市这几个月牛气冲天,我和叶妍投资股市小赚了一笔,大约赚了3千万美元的私房钱,给你买一只手表绰绰有余。关宁她们都有礼物,不要担心。”

他那天在香港就是和叶妍一起看股票。

何梦瑶释然的点头,不好意思的轻轻一笑。

陆景笑了笑,温柔的抚着她嫩滑柔腻的脸蛋。这次回江州,梦瑶和他的感情有种瓜熟蒂落的感觉。梦瑶甚至默许他偶尔的放肆。

何梦瑶娇羞的闭上眼睛,她知道陆景想要吻她了,而她不想拒绝陆景的爱吻。

陆景低头吻住何梦瑶红润丰泽的嘴唇,手掌隔着铅笔裤慢慢的摩挲着她的俏臀…

….

….

午饭在白沙井69号吃的,方琴主厨。她现在的厨艺越发的高超。昨天才走的张漓笑说方姨现在一门心思做贤妻良母了。与何梦明精湛的厨艺相比,方琴更擅长的菜式更多一些。

正和关宁、何梦瑶、方琴吃着可口的菜肴,抿着苹果醋饮料惬意的闲聊着,陆景忽而接到大哥陆江的电话。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