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22章 弯不好转

第1122章 弯不好转

高修平拿着酒杯走到窗前,眺望着远处的大海。水墨清苑是距离黄海的海岸线并不远。可惜欣赏到大海的美景,又不用忍受海水的鱼腥味。

心腹齐开诚敲门进来,轻声道:“高总,崔少和寇小姐已经走了。”

高修平点点头,看着蔚蓝色的大海,心里飞扬。

他对苏远穷追不舍根本就不是为了给高子远雪恨,也不是为了高家的脸面。他要的做的是拖崔七月下水。以他对崔七月的了解,崔七月收了寇凌这件他精心准备的“礼物”必定会跟着他进入江州。

苏远躲在了江州,实则不管是不是陆景在庇护苏远,只要崔七月同意和高家一起进入江州打压苏远,肯定会在陆景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同理,要是陆景去文舟打压某个文舟商人,崔家掌权的那几位肯定也会跳起来,应景的时候就会为难陆景。

更何况,现在是陆景明确的发出警告信号。将崔家邦上了高家的战车,在于陆景的较量中,自己这一方又多了几分胜算啊。

齐开诚目前担任海益集团市场部的副总,是高修平一手培养起来的心腹,请示道:“高总,晚上要不要安排放松一下?”

高修平笑道:“开诚,你是不是觉得我把寇凌让给崔七月可惜了?要说我没对寇凌动心是假话。男人不好-色叫男人吗?只是,在大局面前,一个寇凌就微不足道了。”

这话齐开诚不好接,笑了笑,道:“高总。崔少多半私下里会提前和陆景打个招呼。”

其实,他多少能明白高修平的想法,把家族里对头视若珍宝的女人用200万包月,又弃之如敝履,心理上很爽。

高修平闻着酒杯里的红酒酒香。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那肯定,但是,崔七月不太明白陆景这个人的性格,他最终还是要上我的船。”

….

黄海四季分明,夏季之时早上八九点时天色已经大亮。整座城市早就已经开始活跃起来,仿佛一颗巨大心脏在跳动,为鲁东的经济注入活力。

黄海半岛酒店的豪华套房里,崔七月疲倦而惬意的靠在床头抽着烟。浑身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寇凌娇媚无端的躺在他身边。

“寇凌,你现在怎么跳槽到香港亚洲电视台里去了?”崔七月吐出一个烟圈。昨天下午开始享用这道“美餐”的时候,他和寇凌聊了快一个小时。知道她的近况。

寇凌头发凌乱,眯着眼睛道:“陆景请我过去的。他会帮我压下前段时间高子远的事情。”

要说,她作为一名知名的女主播被高修平像货物一样转给崔七月,心里没有屈辱感不可能。但是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心里有数。

她没有义务为陆景保守秘密,只是。半真半假的话才有助于她周旋于各色男人之间。

崔七月哑然失笑,陆景也不是好鸟,把高子远踩了,还要玩他的女人。

对于崔七月的自行脑补,寇凌也不解释。她故意说的含糊。

崔七月拍拍寇凌漂亮的脸蛋,昨晚这个女人让他很爽,“寇凌,你以后跟着我吧,高修平、陆景那里我会去打招呼。”至于苏远,冢中枯骨而已。

寇凌噗嗤一笑。雪乳微颤,道:“崔少,名贵的金丝雀价格都很高,你打算为我付出多少?”

崔七月捏了捏昨晚让他沦陷的雪兔,笑道:“一年1000万够不够?”

寇凌妩媚的一笑。“崔少,你昨天晚上很猛呢。”

崔七月志得意满的笑起来,轻轻的吐出一个烟圈。

高修平将寇凌送给他的算盘,他很清楚:希望绑着崔家和高家一起对付陆景,但是他有那么傻吗?

贸然的去江州肯定会得罪陆景,但是他和陆景见个面,打个招呼后呢?据说,陆景和苏远的关系可不和睦。高修平喜欢搞世家子弟高高在上那一套,他没这个嗜好。何况,现在他们这些人和陆景见面,是谁给谁面子还难说。

周二下午,陆景开完和华议事会议的视频会议,和何梦瑶、吴璇、宋雨绮说笑着返回顶层的办公室。

他目前关注的重心有两个:第一是柏斯铁矿石开采面临的各种问题。第二是景华手机同时在欧盟、美国遭到安全调查的案子。

柏斯的事情相对而言复杂一些,但解决办法很简单就是追加投资。琐碎的事务由陈笑安排WTS公司处理。

而欧盟和北美的事情相对简单,解决办法很复杂。和华需要分别游说欧盟、北美的相关机构、媒体,调查委员会的委员来确保景华手机免于欧盟、美国政府的苛责。目前周复生、程建枫分别在北美和欧盟游说,和华的律师费用已经花费了1000万美元。案子才刚刚开始。

何梦瑶脸皮薄,虽然乐意和陆景呆在一起办公,但经过她自己的办公室时,还是挥手清声道别。宋雨绮则是手中有事务需要处理,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陆景从抽屉里拿出香烟,准备抽一支时,吴璇微嗔着将陆景手里的烟夺走,美眸瞪圆,道:“抽烟对你身-体不好。”踮起脚尖,抚-摸着陆景的脸庞,轻声道:“你为柏斯和景华手机的事情担忧啊?”

陆景轻抱着吴美人,闻着她身上醉人的幽香,笑道:“担忧是有点担忧,但是,我哪有那么玻璃心?就抽一支烟而已。事情总是慢慢处理的。”

吴璇哪里肯信,反驳道:“平常也没见你有烟瘾。”让陆景坐在凳子上,将陆景的头靠在她挺立丰满的酥-胸上,手指轻轻的按着陆景头上的穴位,“我帮你按摩放松下。”

陆景笑笑,也不辩解,享受着吴璇高耸傲人的弹性和细腻、舒服的指法,问道:“吴璇,以前没听说你会按摩啊?”

“最近学的不行?”吴璇轻笑,银鱼状的耳坠摇晃,妩媚的成-熟女人味不经意间散发出来,“陆景,唐诗经帮我妈在黄海高端餐饮业打开局面了。我妈让我转达她的谢意。”

陆景失笑,算是知道以吴璇怎么突然学了按摩,道:“说谢谢就太客气了。何阿姨局面打开就好。”

正说笑着,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从吴璇怀里起身,拍拍她的手背,看看手机号码接了电话。

“陆景,我是崔七月,刚从诗经哪儿拿到你的号码。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在王朝俱乐部见面谈谈苏远的事情。”

陆景想了片刻,道:“换在徐华路丽都酒店吧。这里风景更好。”

崔七月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笑哈哈的道:“行,行。入乡随俗。依你的意思。明天晚上七点,我在徐华路丽都酒店等你。”

陆景的手机质量再好,也架不住吴璇俏丽的脸蛋贴着他的脸庞“偷听”。吴璇蹙眉道:“陆景,平商集团不是跟在高家的百泰集团身后打压苏远,崔七月和你能谈什么?”

陆景将吴璇拥在怀里,吴璇火辣的外形虽然比李慕清魔鬼般的身材逊色一筹,但也轻易的能让男人动心,笑道:“我现在护着苏远。崔七月找我要么是给我好处让我不要保护苏远,要么是来和解,表明不会继续打压苏远。就我看,前一种居多。”

吴璇哦了一声,在陆景怀里掩嘴妩媚的笑起来,声若银铃,“陆景你不会顺水推舟吧?”

她九六年就和陆景认识,陆景这一路走来,在江州和苏远、孟汉生的恩怨她很清楚。

陆景就笑,“我倒是想顺水推舟把你就地正法。”吴璇在自己怀里笑起来,那份成熟明艳的魅惑,实在让人难以自持。挨了吴璇的娇嗔的白眼,又叹口气道:“我现在其实郁闷的很。”

大哥发话了,这里面就蕴含着政治上的考量。如何对待共事过的老同志是一门学问。自己明白归明白,只是,这个弯不好转。

“那是啊,本来你是在看苏远笑话的,现在变得要庇护他,心里要痛快就不是你了。”吴璇笑吟吟的附和道。

陆景笑道:“你这话怎么味道怪怪的?放水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件事的手尾我得处理干净。不过,苏远就算躲过这一劫,只要他给我找着机会,动动指头照样轻松碾死他。”

苏远说起来也是楚北省十大青年企业家,荣誉拿了不少。他要没名正言顺的理由,要把远大集团给“抹掉”得费一番手脚,省里一些人估计也会有看法,得不偿失。

“行,你厉害,我的陆二少。”吴璇笑着吻了陆景一口,“好了,起来吧,待会要去白沙井吃饭,为叶妍送行呢。”

叶妍在江州呆了快一个月,准备明天回建业呆一阵子再去黄海处理她的深蓝游艇俱乐部事宜。她们几个关系好的,今天晚上给叶妍践行。

周三傍晚时分,熊玉娇从省团委里驾车出来前往徐华路丽都酒店。有个要好的高中同学从外地回江州,晚上请她在徐华路丽都酒店吃饭。

晚霞一路,熊玉娇缓缓的开着车,金色的夕阳落在她清媚美丽的鹅蛋脸上,心里想着苏远的事情。

和丈夫苏远的关系虽然恢复,但是她已经决定不再纵容苏远。以前对他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她想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