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23章 形势严峻

第1123章 形势严峻

徐华路丽都酒店是丽都酒店集团的招牌酒店。酒店十四楼观景走廊的咖啡厅是江州最名气下午茶去处,也是江州最佳观赏北湖风光的地方。

晚间时分,咖啡厅里灯火明亮。陆景喝着温茶,观察着崔七月。崔七月剑眉星目,穿着休闲装显得英俊潇洒。他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吃饭时从秦汉汉武说到圣雄甘地,从形而上学说到黑格尔的辩证法,从南非的草原说到英国人的花园癖。

只是崔七月始终没有提到苏远的事情。饭后,崔七月邀请陆景来咖啡厅小坐闲聊。

看了看窗外朦胧的北湖,崔七月自嘲的笑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没法看到北湖的景色。”说着,微笑着喝了口茶,道:“陆景,会扬地块换给高修平来做的话能比远大地产做得更好。我可以担保他能保证让江州城市商业银行应得的利润只高不低,至少高出三成。”

陆景笑了笑,直言不讳的道:“崔老兄,这不是钱的问题。”

崔七月愣了愣,他没想到陆景有死保苏远的打算,试探的问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陆景就笑,“具体原因我不方便说,总之,这件事我希望到此为止。”

崔七月笑呵呵的道:“陆景,我听说你和苏远关系不睦啊。条件什么的,好商量。高子远的事情已经让高家丢够脸了。高修平不想把这件事搞得虎头蛇尾。”

崔七月话里的意思陆景知道,笑了笑,没说话。

崔七月终于感觉到问题的棘手了。微微皱眉,沉吟了一会。叹口气道:“没有通融的余地?”这样的局面实在让他感到为难。他不愿意放弃利益,又不太想得罪陆景。

陆景干脆利落的拒绝道:“崔总。很抱歉。”

崔七月点点头,“我明白了。”作为崔家的子弟,要说没有点傲气怎么可能,陆景明确拒绝通融,这份傲气、强势让他很不舒服。他自然不会再说什么了。一切凭实力见真章吧。

沉吟着,崔七月道:“还有件事,寇凌很不错,我打算让她去黄海电视台发展。”

陆景微怔,随即道:“行吧。”这算是错有错招。寇凌居然和崔七月搭上线了。

崔七月起身告辞。话谈到这个份上,陆景已经明白崔七月的打算。也懒得送崔七月出酒店,崔七月还不够份量让他做门面功夫,看着窗外黑黝黝的景色心里琢磨着。

和高修平相比,崔七月为人无疑城府要深得多。高修平的傲慢偶尔会流露出来,崔七月的傲慢是骨子里的。这并不以他的热情、健谈等性格为转移。

江州接下来要成为战场了。相比于大哥的在老同志中的口碑,崔七月许诺的那点好处连鸡肋都算不上。

更何况,自己并不惧怕崔家和高家联手。文舟炒房团现在是风光无限,而且还会继续风光。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文舟民间资本的惨况他可是记忆犹新。

“陆景,谢谢!”一声柔和的声音将陆景从沉思中拉回现实,陆景抬头看到熊玉娇正站在他这张咖啡桌的对面。圆润柔美的脸蛋上带着一丝感激。

陆景和熊玉没什么接触,诧异的看着她,这声道谢有点突兀。

熊玉娇解释道:“陆景。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偷听。我就坐在那里。”熊玉娇手指了指她隔着两张桌子的座位。座位上还有一个短发的俏丽女郎,皮肤白皙。

见陆景看过去。俏丽女郎微笑致意。陆景没有回应,对熊玉娇淡淡的道:“不用谢。我帮苏远的原因你应该知道。”

熊玉娇默然,陆景的话有点伤人,苦涩的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再见。”自己一时冲-动过来道谢,看样子是来错了。陆景对丈夫还抱有极大的戒心,帮忙只是父亲的情面起了作用。

熊玉娇回到座位,结账之后,和好友沙巧一起离开徐华路丽都酒店。熊玉娇开着车送沙巧去楚北国际大酒店住宿。

沙巧打听着陆景的事情,“玉娇,那个陆景怎么好像很牛似的?我看他还没有我们年纪大吧?呵呵,江州什么时候冒出这么号人来?”

熊玉娇微笑道:“早就冒出来了。只是你不知道。早两年江州的市长陆江你知道吧?陆景是他弟弟。现任的江州市长周平是陆江的下属。知道了吧?”

沙巧恍然大悟,又笑道:“玉娇,这么说来,你那口子没陆景厉害?”

熊玉娇脸色有些黯然,在车灯的照射下不是很明显,嘴角浮起一丝苦笑,“那可差的远了。”她虽然不关注官场上的事情,但是苏远目前和陆景的差距还用说吗?

想起在九七年时,她和苏远面对陆景时的优越感,现在却是完全倒过来了。熊玉娇心里轻轻的叹口气。大概和陆氏兄弟为敌,是父亲、丈夫这辈子最大的失误。

江州,楚北国际大酒店。

“七月,看来你和陆景谈得不太好啊!”豪华的套房里,高修平笑着挤兑崔七月。崔七月和陆景见面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谈不拢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崔七月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我提前和他过招呼,算是合规矩,他要不领情我也没办法。崔家做事情,也没必要请示他吧?”

此时已经距离他和陆景见面5天的时间,想起陆景那副强势的模样,崔七月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舒服。好像,他热脸贴上陆景,反而被陆景啐了一口。

高修平哈哈一笑,“这才是文舟崔家应该有的姿态嘛。”招手让齐开诚拿来一张1:100的地图放在茶几上,道:“这是会扬地块的规划图。远大地产的规模不足以吃下整个会扬地块,他们采取的是与其他资本合作的方式。其中,东1号楼、2号楼为远大地产为地石公司承建,总造价16亿。9月28日验收之后,地石公司还会支付6个亿的尾款给远大地产。”

说到这儿,高修平笑着看了崔七月一眼。崔七月会意,托着下巴道:“怎么,你想收购地石公司的这笔债务?”

高修平大笑,“当然,我觉得远大地产很难达到我们的验收标准。只要不支付尾款给远大地产,资金链断裂的远大地产撑不到今年年底。七月,以后,你再说话,陆景会认真的掂量其中的份量。”

他在陆景手中吃的亏不少,他深知陆景的能力,但是这一次,有文舟炒房团的配合,加上百泰集团和平商集团的实力,和华旗下的立丰地产绝对顶不住。

崔七月微微颔首,高修平这话点到了他心里。但是,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他决定跟着高家进入江州打压苏远,实际原因还是为了一年24亿的利润。

平商集团进入江州的事情,他早就和家里的长辈九叔沟通过。九叔说,“利益所在,得罪人是难免的。要想不得罪人,就不要做事。就算得罪了人,难道就没有补救的办法?总得试试。年轻人不要畏手畏脚。”

不过,此时,崔七月不介意让高修平小看他、自以为得计,冷笑道:“修平,陆景不重视我的意见,我需要让他知道:不要以为收购了现代汽车就目无余子。”

高修平禁不住笑起来。以他对崔七月的了解,崔七月这次是真动了气。

八月将尽,新月湖畔大学城的人气开始逐渐的恢复。1804酒吧晚上的酒客明显多了些。酒吧吧台里,清丽娇柔的徐咏碧系着酒吧的围裙在里面卖酒。

返回江州之后,徐咏碧就卸任陆景的助理,专心的替还在云春的邵秋兰照看1804酒吧和星光咖啡。秋兰姐还在陪她父亲游览陆景助学的地方。

陆景和何梦瑶坐在酒吧吧台前和徐咏碧闲聊。整个八月份,他都过的比较轻松,有大量的时间陪着身边的红颜。

北美那边关于景华手机的调查结果第一阶段已经出来,景华手机被禁售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芯片、专利对美国政府而言都是透明的。景华手机在北美的手机份额也只是排在第七。

徐咏碧给陆景添了酒,明媚清亮的黑眼眸里流转着娇羞和情意。陆景下午约她在湖边公寓的宿舍里见面,要了她两个小时。晚上这时再见,忍不住情思绵绵。

何梦瑶回头看向酒吧外恢复人气的南阳街,轻轻的一笑。徐咏碧和陆景的关系,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三人正聊着,陆景突然接到宋雨绮的电话,“陆景,高家和崔家动手了。地石公司将手中位于会扬商业新镇的两栋大楼转让给百泰集团了。我刚接到地石公司老总的电话。”

陆景微微皱眉,问道:“雨绮,秘书组那边的应对办法呢?”

宋雨绮有些为难的道:“陆景,我们一致认为应该放弃。就算让立丰地产过来接受,我们还需要面对百泰集团后续的攻击,在资金量上我们并不占优。”

陆景并没有把政治上的考量详细的说给宋雨绮听,宋雨绮得出放弃苏远的结论很正常。

死道友不死贫道,永远都是商界通行的准则。

陆景想了想,道:“雨绮,帮我约下苏远,我和他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