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24章 低头

第1124章 低头

“陆景,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呢?”何梦瑶偏头看向陆景,乌黑的秀发流泻下来,稍稍遮住她洁白如玉的脸颊。她又挽了挽又长又直的秀发。动作赏心悦目。

陆景略微失神,穿着白衬衣、水蓝色牛仔裤的何梦瑶就像是一株白莲,美得沁人心脾。他心里骤闻高家、崔家不顾他警告悍然出手的不悦就这么不翼而飞。

陆景在吧台外面轻握住何梦瑶的手,绵软无比,轻饮了一口酒,道:“要战就战。”

何梦瑶绝世的容颜上浮起一缕清淡的笑意,手指稍稍用力的握住陆景的手。陆景这样子,像赌气呢。

夜色渐深,来1804的酒客多了起来。南阳街这里经常很多白领过来购物、消费。理工南路那儿是繁华的商业区,有不少企业。环球雅思江州分校就在那里。

好在,徐咏碧招聘来的两名兼职的漂亮女生在饭后来上班。她反而比刚才还要清闲不少,就解了酒吧的深红色制服围裙坐在吧台边和陆景、何梦瑶说话。

徐咏碧接手1804之后,就立即招聘了2名漂亮的在校大学生来兼职卖酒。她的性子随性,不像苏秀丽,担心酒吧的运营亏空,殚精竭虑;也不像邵秋兰,不怎么看重成本,反而讲究酒吧、咖啡厅的格调。

她照看1804酒吧、星光咖啡,就像是在写生时赏景,喜欢那种闲适的、淡淡的,不慌不忙的感觉。盈亏不管,格调、氛围也不管。经营起来就像是在画板上做画,闲闲的画几笔。收发由心。带着强烈的徐氏风格。

“陆景,我听雨瑶说立丰地产似乎比不过百泰集团、平商集团啊。你应付他们的挑战有没有把握?”徐咏碧虽然没在给陆景当助理,但是和唐雨瑶、墨静雯、余乐的关系都不错,她的消息很畅通。

陆景没有避忌何梦瑶,也轻轻的握住徐咏碧的小手,温和的笑道:“碧儿,正常情况是这样,但是江州是我的主场。高修平和崔七月占不了便宜。”

高家和崔家也不可能为了苏远和他全面开战。小范围的斗争,在江州来说,自己把握很大。

说着话。很快时间就到了九点,陆景准备送何梦瑶回住处。何梦瑶作为景华的高管,在景华公寓分配着有一套小别墅。她平常都住在别墅里。偶尔也会和关宁一起住新丰公寓这边。

“碧儿,你晚上住南园别墅这边?我晚上去找你。”陆景在徐咏碧耳边小声问道。南园别墅是邵秋兰的住处。徐咏碧和黄紫琪原本是住在景华科技园为创业者提供的湖边公寓那里。

不过,邵秋兰这会儿还在云春,徐咏碧照看酒吧和咖啡厅有点晚,这几天都在南园别墅休息。

徐咏碧俏脸微红,轻轻的点头,又低声嗔道:“陆景。你下午的时候坏死了。”声音娇柔无端,直腻到人心窝子里去。

陆景禁不住一笑,想起徐咏碧下午软如花泥的妩媚模样。要是在床底间中规中矩,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与何梦瑶从酒吧里出来。南阳街上正是生意红火的时候,不时的可见白领们穿梭在精品店中。陆景和何梦瑶像大学生情侣一样牵着手闲逛着往师南路走。陆景的车停在新丰公寓那里。

星光与明亮的路灯混合落在南阳街的街道上,酷暑的夏夜依旧炙热。精美的餐饮店里不时有冷气逸出来,带来丝丝清凉。

何梦瑶身上淡淡的幽香传来。陆景心里也没去想怎么应付高修平、崔七月的挑战。而是想着她。这会他深刻体会到“见之忘俗”这个形容女孩子的词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似乎有所察觉,何梦瑶扭头看着陆景。见他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禁不住莞尔,又略带娇羞的偏开头去看路边小店,嘴角轻快若小鹿般灵动的扬起来。

她知道陆景此时正心无旁骛的想她。自己呢,心里也在想他啊。

牵着手慢慢的向新丰公寓走着,渐渐的,两人的身-体挨的越来越近,终于,在师南路边茂密的梧桐树下,陆景情难自禁,拥着美丽的何梦瑶,低下头,动情吻着她。

“哦…”何梦瑶吟哦出声,抱着陆景的腰,羞涩的仰着头和陆景接吻,偶尔动情的回应。

….

周六上午时分,一辆白色的捷豹停在师南路口。片刻后,苏远、孟汉生、熊玉娇、潘婷婷从车上下来。

烈日从梧桐树叶的缝隙透下来,青石板上点点斑斑。快开学了,南阳街里随处可见提前来校的大学生。位于师南路路口的星空网吧和汉生网吧隔街相对,生意都是火爆的很。

看着星空网吧的招牌,苏远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汉生,你真不和我一起去?”

陆景约了他今天上午在星空网吧见面。现在全江州,就南阳街这儿一家网吧还叫星空网吧,其余的都改成了汉生网吧。

陆景在2002年将星空网吧除了南阳街星空网吧的总部之外的网吧资产作价2个亿全卖给他。2002年6月之后,因为蓝极网吧纵火案的缘故,网吧行业进入薄利期。

高位套现让陆景小赚了一笔。至于自己,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孟汉生苦涩的摇摇头,道:“苏远,我和陆景的关系太僵,还是你去吧。”

“没想到自己和苏远现在需要陆景的庇护。苏远,兄弟真是对不住你。”看着苏远的背影,孟汉生心里默默的说道。说到底,苏远还是被他拖累了。

“汉生,婷婷,我们去网吧里等吧。”熊玉娇轻声招呼道,心里并不怎么担忧。她那天和好友沙巧聚会的时候在徐华路丽都酒店亲耳听到陆景会保住丈夫苏远。

星空网吧的布局几年来一直没怎么变过,进门是收银台和通向二楼旋转的木质楼梯。星空网吧一直都是附近高校女生最喜欢的上网冲浪地点。

苏远心情略微有些沉重的上楼见陆景。地石公司将手中会扬地块东1号楼、2号楼所有权转手的消息他已经知道。显然,高修平不顾陆景的警告,即将发难。

以苏远的聪明,其实已经隐隐明白,他只是似乎成了棋盘上的一枚棋子,高修平要对付的是陆景。

可惜的是,自己似乎没有力量去反抗命运。

“苏远,坐吧,喝点什么?”苏远上楼来时,陆景正坐在二楼水吧休息区域的圆桌边与何梦瑶絮絮私语。

苏远道:“随便吧。”这会,他看到何梦瑶穿着裸粉色的圆领短袖雪纺衫,精美的白色蕾丝边中裙,嘴角含羞的轻笑着,明艳动人。

苏远心里暗自诧异:也知道陆景给何梦瑶说了什么话,惹得这个昔日在新月湖大学城里有名的冷美人含羞带俏。显然,何梦瑶对陆景已经是情根深种。

想到这个,苏远心里又暗自郁闷。要说论容貌,他比陆景不知道强多少。可是,关宁、何梦瑶、莫心蓝这些个绝色的顶级美女都对陆景情有独钟。这实在让他羡慕。而他只是招惹还要逊色一筹的寇凌,就搞成了现在几乎面临着灭顶之灾。

“那就云冰绿茶吧。”陆景起身去拿了一罐绿茶,招呼苏远落座,和苏远也没什么寒暄的,喝了口冰的绿茶,道:“现在的情况,你大致上应该知道,你是什么想法?”

苏远沉默了一会,反问道:“你是什么想法?”心情沉重归心情沉重,该争的利益要争。岳父的人情要充分利用。

陆景坦率的道:“我的秘书组给我的建议是放弃你,和华没有必要为你承担那么大的风险。”

苏远挑了挑眉毛,平静的看向陆景,等着他的下文。他不相信陆景会这么做。妻子熊玉娇可是说过,陆景在崔七月面前表示出了会死保他的态度。

陆景略微点点头,苏远这会虽然狼狈,但水平并没有降低,笑了笑,道:“官面上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另外,景华会加强和远大电器的合作。”

立丰地产的资金量和高修平、崔七月身后的资本力量相比,还是弱了一些。战略上貌视敌人,战术要重视敌人。陆景坐拥主场之利,怎么较量,还是要讲究策略。

苏远想了想,理解了陆景的想法:陆景是想他在第一线和高修平、崔七月死磕,轻声道:“我明白了。”景华与远大电器的合作会提供给远大电器部分现金流。

琢磨着,苏远斟酌着用词,道:“陆景,景华手机正在开拓海外市场,我想成为景华手机海外区域的代理商。不知道印度总代理什么时候招标。”

陆景似笑非笑的看了苏远一眼。他犯傻了才会增强苏远的实力。现在支持苏远只是权宜之计吧了。

苏远抿了抿嘴,艰涩的道:“陆景,要说我和汉生心里不记恨你,是假话。但是,相比于你现在庞大的实力,我们根本就不敢挑衅你。仇恨和小命相比,我选择带着活下去。希望,嗯,我希望能够取得你的谅解。”

作为聪明人,苏远深知继续与陆景为敌是明智的。索性,把话说开了,至于说丢脸,他和寇凌的裸-照都被高子远拍了,远比现在向陆景低头更丢脸。

陆景微征,没想到苏远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何梦瑶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看着陆景。昔日的对手向他低头求谅解,真是一件快事,她心里与有荣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