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27章 崔七月

第1127章 崔七月

“是我。”唐诗经俏丽灵秀的脸蛋上浮起一缕微笑,“陆景,崔七月想要让我做东请你见面吃顿饭,你最近有没有时间?”见陆景在电话里轻咦了一声,轻拢着耳边的秀发,温婉的笑了笑,道:“陆景,我需要提醒你,高修平有可能会来。”

陆景就笑,“那我岂不是更应该答应?”

“哦--?怎么说?”唐诗经看向公寓外蔚蓝的大海,她在她的公寓里给陆景打的电话,惊讶的道:“难道你有把握保住苏远?”

崔七月已经详细的给她说过“追击”苏远的过程。话里,不乏得意之情。就像小孩拿了一朵大红花,希望得到她表扬。

目前的情况是苏远因为会扬地块的开发,陷入了资金困境,远大集团的资金链有断裂的危险。一旦资金链断裂,远大集团就会轰然倒塌。陆景就算保住了苏远的命也算失败。

陆景敏锐的意识到唐诗经偏向他的心绪,没有直接回答唐诗经的问题,而是微笑道:“诗经,你不喜欢崔七月?”

陆景自不会以为唐诗经心里偏向他是喜欢上他,这是说明唐诗经对崔七月有点不感冒。

唐诗经心里某个隐秘的地方突然有些酸痛,怔了怔,随即笑道:“难道我应该喜欢崔七月不成?好了,你还没答复我。”

唐诗经转移话题,陆景也没有穷追猛问,笑道:“最坏的结果只是让苏远的远大集团放弃会扬地块。诗经,崔七月和高修平这段时间在江州吧?这顿饭定在明天晚上在白沙井丽都酒店吧。不过。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可能坐一坐就会走。”

“行。我只是给你们牵线而已。谈成什么样是你们的事情。”唐诗经表明她的态度,又打趣道:“陆景。那我还明天是不是还得提前吃点东西垫肚子?”

“有很大的概率是这样。”陆景笑了起来。和唐诗经相处确实赏心悦目、让人愉快。无怪乎,她能有那么多忠实的追求者。

白沙井丽都酒店位于白沙井吴中街,地段繁华。唐诗经、崔七月、高修平坐在七楼餐厅明丽奢华的私享包厢里欣赏着夜色中热闹非凡的白沙井。

此时,陆景还没有来。唐诗经微笑着喝茶,听崔七月和高修平说着江州的局势。崔七月和高修平的跟班在后面添茶倒水、张罗着。

“七月,你觉得陆景会同意与你和解?”高修平眼神从崔七月那张英俊不凡的脸上滑过,试图看出一点什么。其实,崔七月今天邀请他过来,和陆景和解的意愿就不是很强烈。只是。他有点吃不准崔七月的意图。

崔七月笑着道:“这谁知道?总得试试。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是最好吗?”喝口茶,似笑非笑的看了高修平一眼,道:“修平,你没想过和陆景缓和关系?”

高修平心里微微一凛,没有人是省油的灯啊,崔七月大概已经明白自己要拖他下水的目的,叹口气道:“我倒是想,问题是陆景大概不会同意。”

崔七月哈哈一笑。

唐诗经看不出年纪的俏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看看手表。道:“你们聊,我去催下陆景。”说着,起身出了包厢,在七楼大厅里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压抑感稍去。长袖善舞,不代表她不会心累。

高修平的话太虚伪了。这也是她和高修平关系并不怎么熟稔的原因。高家和陆景都快势成水火了,他还假惺惺的说愿意与陆景和解。真是侮辱大家的智商。

唐诗经离开后,崔七月挥手吩咐包厢里的三名跟班也出去。笑道:“整个会扬地块,同时全面动工的话。至少需要投入30亿资金。苏远拿不出这笔资金,但是,陆景手里拿出这笔钱不是难事。修平,我们要拿下会扬地块的开发权似乎很难。”

高修平就笑,“不管苏远用了多大的人情,陆景都没这个可能平白的借30亿给他。就我得知的消息,开发会扬地块的暴利,苏远可不会分润给陆景。”

百泰集团很早就进军楚北,高修平在江州的消息渠道很畅通。陆景没有和苏远合作开发会扬地块的协议,他很清楚。

当然,陆景为什么会保苏远,苏远到底用了什么人情,高修平是不知道的。

崔七月错愕的道,“为什么,按理说苏远没那么不知道变通吧?这是什么原因?”

高修平放下茶杯,悠然的笑道:“陆景在顾忌他的名声。我估计就算苏远主动提出来和立丰地产一起开发会扬地块,陆景也不会同意。陆景的资金远比苏远多,最后分得利润肯定是大头。在不知道内情的人看来,陆景这可就是趁火打劫了。”

崔七月恍然,琢磨了一会,笑道:“那我们拿下会扬地块的开发权十拿九稳了?”

高修平点点头,自信的道:“差不多。苏远目前正在黄海募集资金,嘿嘿,估计他拿不到多少资金,只要陆景不直接出资帮助他,远大集团顶不住几天。”

想了想,高修平又劝道:“七月,你想要和陆景和解的想法不现实。陆景这个人出了名的小心眼,睚眦必报。”

崔七月笑了笑,道:“诗经也是这么给我说的,试试看吧。”

他既不想放弃一年收获24亿的利润,也不想得罪陆景,所以有了今天这顿饭。同时,在内心里,他未尝没有向唐诗经证明他比陆景更优秀的心思。

说着话,包厢的门咯吱一声被推开,高修平的助理推开门,陆景一身休闲衫打扮,说笑着和唐诗经一起走进来。崔七月笑着站起来和陆景握手。

高修平在一旁微笑不语,只是和陆景目光交错的时候,点了点头。

寒暄几句后。几人纷纷落座。唐诗经吩咐让厨房开始上菜。陆景早和唐诗经说过坐坐就走,当即道:“崔七月。我一会还有事情。”

实话说,就高修平和崔七月这两个人的份量还不足以让自己虚与委蛇。

顿时。包厢里火药味重了几分。本来,几人一团和气的表面之下就由着尖锐的矛盾。

唐诗经淡然自若,这是意料中的事情。高修平则是心里冷冷一笑。陆景一贯是态度强硬,不管是处在有利地位,还是处在不利的地位。

崔七月眼神微微一凝,笑了笑,道:“好,那就开门见山吧。我原本还打算等吃完饭再说的。远大集团的资金链岌岌可危,我和高修平对会扬商业新镇的开发很感兴趣。苏远的事情可以到此为止。”

陆景看了高修平一眼。道:“高总也是这个意见?”

高修平点点头,淡淡的道:“七月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崔七月还是缺乏对陆景的了解,以为以放弃打压苏远,只要会扬地块的开发权就能陆景和解,实在太天真。

崔七月笑着递了一只烟给陆景,诚恳的道:“陆景,你收购现代汽车,所取得成就已经远超过我了。我希望和你做朋友。”

高修平愣了愣,他没想到崔七月说出这番“软话”来。这根本就不是向陆景“示威”的举动。

唐诗经心里叹口气:崔七月就是崔七月。就算是占人便宜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陆景要是同意,那到底算不算保住了苏远呢?

崔七月的话很有感染力。伸手不打笑脸人。陆景生硬的态度缓和了几分,微笑道:“崔七月,你这太谦虚了。”

崔七月脸上浮起一丝谦逊的笑意。心里很是得意:和解不是说非得要陆景一个承诺。而是只要不引起陆景的反感就可以了。得罪陆景与否,说白了,还是陆景对他的一个感官问题。

陆景笑着喝了口清茶。接着道:“具体原因我不太方便和你说,这件事要对你说声抱歉了。”

保住苏远这事情自己要为大哥办得漂漂亮亮、不留手尾。当然不可能同意崔七月的条件。

崔七月神色骤然变化,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最后。他苦笑着摇摇头,道:“我明白了。”

事情谈完,陆景便告辞离开。唐诗经有点心累,道:“我出去走走,你们先吃点。”

崔七月和高修平见唐诗经要离开,挽留了几句,无奈的目送她和她的保镖消失在如古镇的白沙井繁华的人流中,返回包厢看着满桌子的菜肴,对视苦笑起来。好像目的没有达到啊。

高修平心里再没有任何轻视崔七月的意思,就崔七月刚才那能屈能伸的表现,绝对是个角色。

想也是,崔家的继承人怎么可能是眼高手低,自己以前大意了。

….

陆景给等在何家菜馆的方琴打了电话,方琴在电话里温婉的笑道:“小景,那我给梦瑶说可以上菜了。”

“好啊。”陆景嘴角浮起一丝温柔的笑意,挂了电话。刚走到名井路和西横巷的路口,却是突然接到唐诗经的电话,“陆景,江州你比较熟悉,推荐一个吃晚饭的地方给我吧。”

陆景愣了愣,诧异的笑道:“怎么,你这东主都不留下来和崔七月、高修平一起吃饭?”

唐诗经淡淡的一笑,疲倦的道:“有点累,想一个人自在的吃点东西。”

陆景就笑,也不追问,道:“白沙井这里,何家菜馆的私房菜味道最好。我让何叔给你留个位置、添几道菜,你自己过来吧。”

何家菜馆这几年已经成为江州私房菜的招牌,名头很响。何梦瑶的父亲何向成也没有扩大经营规模的意思,每天供应的桌数有限,位置早就已经变得需要提前十天预定。

“行。”唐诗经嘴角含笑的挂了电话,一路打听着从白沙井的大街小巷里向何家菜馆而去,进行她的美食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