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28章 小心崔七月

第1128章 小心崔七月

晚上时分,街面上已经看不到昨天小雨的痕迹。白沙井作为江州有名的旅游地,夜间七点左右,游人如织。

陆景给何向成打过电话帮唐诗经预定好位置,从西横巷自西向东,一路走到何家菜馆,穿过略显安静的走廊,正碰到从东厢房里端菜出来的何梦瑶。

她穿着敞口镶有钩丝白花边的衬衣,露出修长而光滑的脖颈,修身的长裤,长脚绷直,身材挺拔修长。手里拿着木托盘。看到陆景,轻抿着嘴,意态娴雅的笑着,令人如饮甘泉。

“梦瑶,该吃饭了。”陆景今天晚上请方琴在何家菜馆吃饭,关宁陪着方琴从积西镇景华国际学校过来,下班时,陆景喊了何梦瑶一起。显然,她这会在帮忙上菜。

何梦瑶嫣然而笑,宛若白莲绽放,清声道:“你先去呢。我洗完手就来。”何家菜馆这里服务员够,只是陆景请她过来吃饭,她顺手帮父母上上菜。

何家菜馆是一间四合院改造而成的餐厅。包厢在西厢房,东边厢房是屏风隔开的雅座,而正房就是餐馆大厅。小而精致,容纳十张桌子的菜馆。

陆景推开包厢门时,方琴正和关宁在包厢里说笑。陆景分别拥抱了一下清纯妩媚的关宁、温婉娴静的方琴,坐在来握住方琴手,轻。 声问道,“琴姐,待会喝点红酒?”

方琴穿着水蓝色的打底衫,白色的修身铅笔裤。身姿曼妙,成熟宽肥的浑圆丰臀曲线诱人。浑身透着美艳熟妇的魅力和韵味。

方琴最近碰到一件郁闷的事情。景华国际学校高中宿舍中。方琴班上的一名男生在梦遗的时候大喊“方老师”,被整个学校传为笑谈。那个男生不至于被学校开除。但是,连累她时常被同事打趣“魅力迷倒小男生”。上课也觉得有些尴尬。最近都清减了不少。

“好。”方琴微微点头。见陆景温润的眼睛里藏着坏笑,三十五岁的女人在自己的男人面前还是禁不住娇羞无端,温婉的嗔道:“小景,你还笑我!”

“我哪有笑。”陆景赶紧一本正经的说道,又将方琴轻轻的拥在怀里,抚着她的粉背,安慰道:“琴姐,没事的。我在这里。”

九六年那场人生重大的风波让这个内心坚强、温婉成熟的女人有时会脆弱得缺乏安全感。

一股安宁感从心底油然而生。方琴依恋的抱着陆景,偶尔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庞。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心里充满了快乐喜悦安宁。

“琴姐,那种事不要多想了。这只是说明你很有女人的魅力啊。我会保护你不受到任何的伤害。”陆景温柔的在方琴耳边说道。

方琴娇美白皙的脸蛋上有着轻微的浅红,心里甜蜜,温婉的道:“哪有啊?再过几年我都不敢见你了。”

“傻女人。”陆景宠溺的在方琴娇美的脸蛋上啄了一口,又用力的在她丰腴的雪臀上捏了捏以示不满,道:“这周末我几个去云春度假,散散心。”

看着陆景在安抚着方琴,关宁理解的抿嘴一笑。其实。方老师从漓姐她妈妈那里学了保养青春的办法。这些年保养的很好,肌肤娇嫩、脸蛋滑腻,看似三十出头的丽人一样。她也在学习美容。

片刻后,何梦瑶飘然而至。精致可口的菜肴很快断上来。四人吃过饭,步行去白沙井69号的别墅。刚出门,陆景却是听到背后有人喊他。回头,看到唐诗经俏丽动人的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陆景。这里菜的味道很有特色。谢谢你的推荐。”唐诗经带着保镖,身上有些酒气。俏脸上隐约有几道红晕,冷艳中带着妩媚的娇柔。

“不客气。”陆景笑笑,又略微迟疑了一下,将关宁、何梦瑶、方琴简单的介绍给唐诗经认识。

几人在门口寒暄了一会。对陆景和这几个漂亮女人之间的关系,唐诗经心知肚明,也不点破,笑道:“陆景,我想和你谈点事情。附近有没有合适的说话地方?”

陆景就笑,“诗经,跟我们来吧,走几分钟就到我和关宁的住处了。”

….

白沙井69号别墅三楼的客厅里,白沙井晚间的风光从单向落地窗透进来。

陆景给唐诗经倒了一杯红酒,笑道:“诗经,有什么事?”关宁她们在别墅二楼聊天。

唐诗经沉吟了一会,道:“你刚和崔七月见过面,你觉得崔七月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的城府比高修平要深。”陆景淡淡的点评。和关宁、何梦瑶吃饭时,他自然没功夫去想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他拒绝了崔七月的提议,江州这里的较量还要继续了。

唐诗经惊讶的看了陆景一眼,道:“没想到你看的这么准。”

陆景琢磨了一会,疑惑的道:“你是想告诉我崔七月有些不对劲?”今天晚上崔七月的姿态很低,他对崔七月感官不错。

“是的。”唐诗经点点头。或许是晚饭时在何家菜馆喝了一瓶碧玉香果酒,酒意上涌,唐诗经心里有些倾诉的冲动,道:“陆景,你不好奇我为什么现在还没有结婚吗?我的圈子里,像崔横波她们大学毕业基本就已经订婚。三十岁过了还没有结婚的女人基本没有。我是一个特例。”

陆景没说话,安静的品着酒,现在的唐诗经需要一个听众。

唐诗经情绪有些波动,但长久以来浸染在骨子的礼仪规范让她拿起酒杯喝酒的动作依旧十分优雅,“我曾经有恋人,他叫虞文昌。文昌家境贫寒,考到黄海交通大学,出来后在黄海一家金融机构做事。我们认识后。情投意合,感情发展的很快。文昌工作很努力。又非常聪明。我爸见过他之后,很认可他。认为未来唐风集团可以交到他手上。在我们准备结婚的时候,他自杀了。”

陆景神色一震。确实,门第之见,在国内任何时候都存在。但是,对唐家这样成熟的家族体系而言,培养家族子弟和吸纳优秀的新血进入家族同样重要。

或许,有人会问,我为什么没有见过灰王子和白天鹅的故事。呃,用通俗的网络语言说:屌丝逆袭女神只存在小说中吧?

错了。一个男人不能俘获女神。只能说明自身不够优秀。家庭、背景都只是自身实力因素的一环,重点还是自己够不够努力。问一问自己:读大学时,图书馆的藏书看完过多少?工作时,几点起床,几点睡觉?要俘获女神,至少要达到凤凰男的标准。

而如果,虞文昌是凤凰男中的佼佼者,唐诗经的父亲认为他的能力可以成为唐风集团的掌舵人,将爱女下嫁有什么不可能?

要知道。以虞文昌和唐家对比的体量,虞文昌最终明智的选择肯定是主动融入到唐家体系中。

“崔七月做的?”陆景低声问道。崔七月看唐诗经的时候,爱慕之情根本就不加掩饰。

至于自杀,好吧。你相信一个将要娶到唐诗经这样聪明、漂亮又情投意合的豪门贵女,即将飞黄腾达的男人会选择自杀?

唐诗经摇摇头,又点头。两行情泪潸然落下,“崔七月和文昌打了个赌。一起去澳门的赌场赌二十一点,一晚上之后。谁手里的钱少,就算输。文昌输了,就要给崔七月一个追求我的机会。赢了,崔七月就不再追求我。”

陆景无语的喝酒。二十一点并不单纯的是赌博,这是一门高深的智力游戏,里面的算牌,计算概率、组合,记忆都需要很高的智商和数学能力。

这位虞文昌似乎很自信。当然,寒门子弟出身的他,要是唯唯诺诺,不自信,身上没有一股子气质,也不可能吸引到唐诗经。

为情决斗,不管以什么方式,在某些人看来其实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唐诗经接着道:“三天后,我接到消息赶到澳门花了5个亿把文昌赎出来。”喝口酒,惨然的一笑,“陆景,原因,你猜得到吧?”

陆景轻轻的点头。他以前在京城里和王灿两个人,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算不得正儿八经的纨绔,但是纨绔的手段都是见识过的。崔七月要没用手段,母猪都要上树。

“这点事,不至于自杀吧?”陆景给唐诗经添酒。他已经知道唐诗经要给他说什么了。

唐诗经哀婉的笑道:“是不至于。但是,文昌的心气在这次赌博中受了挫折。我爸准备出手帮文昌调节心态,十年之后,文昌这块心病或许能去掉,恢复他决断时的信心。但是九八年亚洲金融危机蔓延的时候,文昌决断失误,亏损了2亿美元,信心完全丧失。他在黄海的公寓里自杀了。他死前和崔七月一起出去喝过酒。”

陆景沉默了片刻,道:“你不恨崔七月?”

唐诗经拿纸巾擦了擦眼泪,“怎么恨?文昌在给我的遗书里说了崔七月和他谈的内容。崔七月是在开导他。决定自杀,只是因为觉得配不上我了。”

陆景摇摇头,轻叹口气。

正话反说这是个技术活,但是对崔七月来说,大概张口就来。虞文昌可惜了。夭折的天才就不是天才了。唐家不可能为了虞文昌出手对付崔七月。这不符合唐家的利益。

唐诗经也是个狠人,居然和崔七月还是好朋友。只怕复仇的种子一直埋在心底。

唐诗经将最后一口酒喝下,示意拿起酒瓶的陆景不要再添酒,美眸看着陆景,认真的道:“陆景,你要小心崔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