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29章 应对、惊变

第1129章 应对、惊变

崔七月表里不一,城府深沉,是个人物。唐诗经不专门说这一句,陆景听完她的往事也会小心的。

陆景笑了笑,点点头,没说什么。

以唐诗经经常在场面上应酬的自制能力,陆景哪里会认为她是酒后失言,无缘无故的给他说了这么一桩往事。如果唐诗经真的这么容易酒后失言,怎么可能在黄海有如此高的声望。

唐诗经专门说这一句,实际是隐隐有些托付的意思。但是,陆景没有给出承诺,一切都在不言中,要看日后事情的发展。

陆景送唐诗经下楼,将微醉的她交给她的保镖,然后返回别墅里。方琴还在二楼的客厅里看书,见陆景回来,抚着短发,温婉的道:“陆景,你怎么没留唐小姐在这儿住下?她一个女人喝醉了住酒店很危险的。”

陆景拥抱着方琴丰腴的身子,爱怜的摸了摸方琴的脸蛋,笑道:“琴姐,唐诗经的爱慕者一大堆。留唐诗经住我这儿,消息传出去,我可就要被她的爱慕者追杀上门了。”

方琴“啊”了一声,似乎想起什么,俏脸微红,柔媚的笑起来。

陆景和崔七月谈判破裂,文舟炒房团正式入住楚北国际大酒店,江州房价即将上涨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昔日平静的江州似乎陷入了一种狂热的气氛当中。

中秋节过后,陆景从京城返回江州。周六下午,陆景在星光咖啡里与何梦瑶一起看着书。享受着在一起的欢乐时光。

这时,搁在古朴神色木方桌上的手机忽而响起来。何梦瑶抿嘴一笑。洁晶纤滑的素手轻轻推了一下陆景的肩头,示意他接电话。陆景正和她脸贴着脸。偶尔趁她不留神,眼睛偷偷的从她衬衣领口瞄她胸前的风光。

陆景看看号,脸色慢慢的变的严肃起来,接了电话。电话是江州市委书记李学平打来的,“陆景,最近江州的房地产市场有点不正常啊。要注意。”

要注意什么,陆景心知肚明。说了几句,陆景挂了电话,轻轻的揉揉脸。最近江州不少干部都和他通过电话。了解最近房地产市场突然变热的情况。压力正缓缓的传导过来。

何梦瑶轻轻的握住陆景的手,关心的问道:“事情很棘手吗?要不要我帮忙?”

陆景摇摇头,镇定的道:“梦瑶,别担心,我能抗的住。立丰地产在江州有着绝对的影响力。百泰集团和文舟炒房团翻不起大浪来。对付他们用纯粹的商业手段就可以。”想了想,拨通了苏远的电话。

苏远正在去见一位银行朋友的路上,接到陆景的电话,声音惊喜的道:“陆景,你从建业回江州了?”

“嗯。苏远。你在黄海募集了多少资金?”陆景没打算和苏远寒暄,直奔主题。

苏远心里盘算了一下,沉吟着道:“募集到2个亿的资金,大概半个月之后能到账。”他的能量比起陆景差远了。这2个亿,还是他在黄海求爷爷告奶奶才得来的。

陆景道:“这样吧,你下周回江州。和杨显见个面,商谈下印度的总代理的事宜。这个消息先保密。”

苏远脸色狂喜。压住手机话筒,吩咐司机道:“停车。停车。不去建行了。”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情绪,“陆景,需要我做什么?”

他每天都在听取远大地产彭子实的汇报。江州的情况,他其实很清楚。对于江州房价有可能过快增长的情况,江州的干部似乎想法不太一致。

有的人认为这是江州即将步入一线城市的标志性时间,值得庆贺。有的人则认为这会推高江州各项产业的成本,使得江州丧失城市竞争力。

陆景虽然不是体制内的一员,但是以他的身份,在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表态。他似乎受到了一些压力。

陆景将景华手机的印度总代理给自己,肯定要自己配合他做点事情。毕竟,江州房地产行业的风暴源头就在会扬地块上。

陆景淡淡的笑道:“现在江州房地产行业十分火爆,会扬商业新镇的摊子可以铺得再大一点。相信江州的银行应该会很乐意贷款给远大公司。”

文舟炒房团的声势造的越大,江州各方越不淡定,那么,房地产行业想要融资,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困难了。崔七月这个手段本就是把双刃剑。

苏远谨慎的道:“陆景,摊子铺得太大的话,文舟炒房团可能会撤离江州。”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

感觉到陆景的沉默,苏远无奈的一笑,得了,自己还真是做棋子的命,道:“我会办好的。”

….

“传真已经看到?恩,华总,是真的。我们手里合作开发的7号地块周一就可以启动。是的,苏总已经在黄海拿到了大量的资金…”

“啪”的一声,彭子实放下已经发热的电话话筒,坐到椅子上,舒服的长长吐出一口气,受了一个多月的气,总算可以扬眉吐气。

“叮---!”电话铃声又响起,彭子实灌了一大口茶,接起了电话,“你好…”

这次总计开工的地块有4块,应付这4块地的合作伙伴的咨询,让他忙的脚不沾地。

….

….

就在彭子实忙着与合作伙伴沟通,向外宣布远大地产的新开发计划时,已经返回文舟的崔七月眉头紧锁。

文舟中秋节时下了一场雨,崔七月看着窗外青翠欲滴的竹林,琢磨着,拿出手机拨了高修平的号码。手机响了几声后接通。“七月,江州的事你知道了吧?”

崔七月不禁笑了笑,“我正好要和你说这件事。远大地产对外宣称苏远从黄海拿到了大量的贷款。准备在加快会扬地块的开发进度。修平,我们的炒作让苏远融资变得更容易。我得收线了。你那边的工作得抓紧了。”

高修平笑道:“放心吧,齐开诚现在就在江州。只要远大地产一出现资金不济的情况,百泰集团就会出手抢入会扬商业新镇的开发权。”

进入江州的目的,本就是拖崔七月下水。虽然那天有唐诗经的牵线,崔七月在陆景面前也表现的很低调,但是,分歧就是分歧,崔七月在陆景心里种下的这根刺,终究会发挥作用。

现在,自己和崔七月的目的就变成了吞下苏远手中会扬商业新镇这块肥肉了。当然。如果能顺路把远大集团给拖垮则是最好。

崔七月笑道:“行,我这就给江州那边打电话。”

他现在是和高修平分工协作。文舟炒房团并不需要出资金,只要出下力气就可以。资金的事情是由高修平来处理。所以,这么轻松的赚得24亿元让他心动。

“等崔七月把文舟炒房团撤离江州之后,我正好做点事。”高修平挂了电话,心里想道。打压苏远只是顺带的目的,现在陆景、苏远的反应完全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他不介意把顺带目的给实现。陆景正在在护着苏远,打掉苏远可正好是抽陆景一耳光。

….

陆景本来是说这周末陪方琴去云春度假放松两天。但是由于周四是中秋节,他周六上午才飞回江州。晚上在清江心语陪方琴。周日上午,陆景、关宁、何梦瑶、唐雨瑶、方琴一行人在坐车前往云春。

九月中旬,云春已经是秋天的气候。云淡天高。白云山上层林尽染,漫山的秋景一层层依次而下,苍绿与枯黄的颜色交替。迷-人至极。

陆景一行人没有住白云山腰的白云宾馆,也没有住白云山脚下的落云商业街中。而是住在了距离白云宾馆不远处。陆景在白云山山腰间的别墅,白云居。

中秋节前。邵秋兰和她父亲一行就已经回了杭城,正好错开。

白云宾馆的总经理方慧敏知道陆景今天过来,配备的服务班子已经入驻白云居,照顾陆景等人的饮食起居。

周二,吃过午饭,陆景一个人在二楼主卧室里睡午觉。唐雨瑶本来正在跟着关宁餐馆白云居的设施,却是突然接到江州的电话,上楼来找陆景。

白云居二楼的主卧室装饰奢华,很明显的法式浪漫风格。宽大舒适的床-上,陆景盖着空调被,呼吸均匀而悠长。

唐雨瑶走到床头,看着陆景犹若婴儿般安详的面庞,没好气的先剜他一眼,随即又想到他睡着了看不到,禁不住自己掩嘴轻笑:你这个可恨的家伙。昨天晚上和方老师准没干好事,方老师今天脸上闪耀着照人的光彩,娇媚无端,明艳照人。恩,关宁好像也水润了不少。

“陆景,你还睡得这么香,真是神经大条啊。”唐雨瑶小声嘀咕着,见陆景睡得沉,本是不想叫醒他。但是想着宋雨绮那里还等着陆景的答复,清艳妩媚的笑一笑,拿发丝轻轻的撩着陆景的脸庞。

陆景睡得正好,突然觉得脸上酥麻痒痒的,睁开眼睛见唐雨瑶正在捉弄他,笑着把她拉到怀里,“雨瑶,干坏事要收到惩罚的哦--。”

唐雨瑶丰韵的身子压在陆景身上,清亮的眼眸含着笑,道:“先别想着惩罚的事情,我有工作要汇报呢。苏远出事了。黄海警方以诈骗罪在黄海机场将苏远带走。”

陆景一下子愣住,也顾不得和唐雨瑶嬉戏,消化了这个消息后,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唐雨瑶将手里的手机递给陆景,“雨绮姐没给我说详细的情况。你问问雨绮姐。我去打开笔记本电脑准备收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