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30章 白云居

第1130章 白云居

江州,景华研发大厦。

宋雨绮接到陆景的电话,说起了缘由,“昨天文舟炒房团的武立人发表声明说文舟炒房团会离开江州。江州房地产市场上的反应还没有出来。

但是,苏远在黄海寻找资金的时候和一个黄海的商人签署了2000万的借贷协议,那名商人接到消息就以苏远是诈骗为由报案了。我刚接到远大地产彭子实的电话。”

说完,宋雨绮有些哭笑不得,这点事也能报案?谈生意,借钱的人把情况往好的方面说是常态,这哪里能构成诈骗?“陆景,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啊?以前我都没发现苏远这么好欺负。”

“哈哈,你啊….”陆景嘴角浮起笑意,掀开被子起床,说道:“不是苏远好欺负,是苏远的对手相对而言太强大了。八成是高修平做的。我给黄海那边打个电话。”

陆景琢磨着,拨了唐诗经的号码,电话还没接通时,关宁与何梦瑶并肩走进卧室里,仿佛孪生的姐妹-花一样娇艳,见陆景穿着一条短裤,下面凸起一团,顿时“嘤-”的一声,俏脸绯红。

何梦瑶心里慌慌的转过身去,她还那里经过这样的场景。关宁完美的瓜子脸上升起一缕红霞,想起昨晚给陆景抱着摇臀研磨时的极致缠绵,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陆景,你怎么起床都不穿衣服呀?”又从衣柜里拿出灰色的棉质睡袍给陆景。

“我这不是正在打电话吗?哪里知道你们会进来。”陆景尴尬的为自己辩白,披上睡衣。这时,唐诗经的手机已经接通。陆景做个手势,到窗口处打电话。

关宁抿嘴一笑。凑到何梦瑶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何梦瑶娇羞的摇头,小声道:“没有呢。”拉着关宁出了主卧室。关宁和她本来是趁陆景午休过来捉弄陆景的。

“陆景?”唐诗经的声音听起来恹恹的。大异于她往日的清润。陆景将苏远的事情说了一遍,问道:“诗经,帮我打听下怎么回事?事情发生在这个节点有点蹊跷了。”

“咳咳---”唐诗经咳嗽几声,爽快的道:“行,我一会给你电话。”

陆景微笑道:“不用太着急。诗经,你感冒了?”作为朋友,听到她咳嗽自然要问候一声。

唐诗经苦笑道:“在江州那天晚上喝醉酒,在酒店浴室里睡着了。害的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

说了几句注意休息的话,陆景结束和唐诗经的通话。换了衣服去书房。陆景找唐诗经帮忙打探消息是觉得还没有必要动用在黄海政坛的人情。

唐雨瑶正在书房里摆弄电脑,宋雨绮那边的通知邮件已经发出来了。陆景大致的看了看,皱眉沉思着。高修平无缘无故的搞出这件事的原因实在值得推敲。

唐雨瑶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道:“陆景,熊玉娇想要见你。”

“哦?”陆景有些诧异的收回神思,温和的笑道:“雨瑶,我们在云春还要呆几天,怎么和熊玉娇见面?”

今天才星期二,几人只来了三天。白云山的春秋之时。景色最为秀丽。他和关宁几人还会在云春休息几天。江州房地产的交锋,陆景现在是电话遥控。具体的事情,有宋雨绮、余乐、沈效光在负责。

唐雨瑶娇嗔着左手握拳虚砸陆景,道:“我哪有那么傻啊。熊玉娇就在白云宾馆。省团委组织的旅游。”

陆景想了想。道:“那叫她过来吧。”熊玉娇的来意很明显,见一见也可以,宽一下她的心。自己确实是要保苏远。

.…

….

就在陆景正在了解苏远的情况。准备营救的时候,远大地产的总经理彭子实接到了一个电话。琢磨了一会,去了花园饭店。

位于江州市区二环线上的花园饭店后院的半露天咖啡走廊在江州很有名气。咖啡走廊里很清凉。下午时分,茶客不少,环境幽雅。彭子实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坐到了齐开诚对面。

彭子实要了咖啡,淡淡的闲话几句,他和齐开诚目前还是敌对关系。齐开诚微笑道:“彭总,黄海的消息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彭子实脸色微变的点点头。苏总在黄海被警方带走的消息自己当然知道,这个消息让远大集团上下人心浮动。

齐开诚微微一笑,道:“彭总,高总对你的能力很认可。不知道,彭总有没有兴趣换个环境发展。要说苏远真的涉嫌诈骗也不太可能,但是这个官司拘留他几个月的时间却没什么问题。几个月的时间,会扬这里局势就定了。”

彭子实没说话,沉默的拿起咖啡慢慢的喝着,心里有些茫然。如果远大集团倒闭他何去何从确实需要考虑。当然,现在他还需要主持远大地产的事务。

齐开诚笑了笑,道:“彭总,我言尽于此,你好好考虑。”说着,站起来,告辞离开。

看着齐开诚的背影,彭子实心里五味杂陈,一口口的喝着咖啡,终究,是苦涩的味道多一些。

….

“叮---”

看着遮掩在山坳树林中美轮美奂的小洋楼别墅,熊玉娇纵然心里焦急,仍是忍不住心里感叹:陆景真是会享受。停了会,才心情复杂的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片刻后,穿着白云宾馆制服漂亮的女服务员礼貌的打开门邀请熊玉娇进门。唐雨瑶正在一楼客厅里等着熊玉娇,微笑着招呼熊玉娇落座,“熊小姐,请稍等。我去通知陆景。”

看着陆景这位气质清艳的助理走上别墅二楼,熊玉娇低头喝茶,粉腻的脸蛋上浮起轻微的潮红。孟汉生说陆景的弱点就是好色。还真没说错。

唐雨瑶脸蛋艳美如妖孽,身姿丰韵娉婷。穿着乳白色长袖丝质小领衫,宝蓝色的修身长裤。风姿绝美。

助理都安排的这么漂亮,陆景的性子可想而知。也不知道他妻子怎么受得了他。

熊玉娇早早的给唐雨瑶打电话说明过,陆景很快就从二楼书房里出来,下楼时见熊玉娇微低螓首,默然不语的坐在沙发上,柔弱可怜。心里微微有些触动。他哪里知道熊玉娇正在腹诽他。

熊玉娇见陆景下楼来,连忙站起来,有些局促的道:“陆景,苏远在黄海机场突然被警方带走。我…”

陆景做了个手势示意熊玉娇稍安勿躁,道:“苏远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正委托朋友打听消息。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陆景的话说的很透彻,但是熊玉娇却不怎么信。前些天她在徐华路丽都酒店和陆景见面时,还能觉察到陆景对丈夫苏远抱有极大的戒心。这会怎么一口答应呢?

她来见陆景是病急乱投医,父亲、公公那里的人脉关系都不可能触及到黄海。只能来求陆景。

陆景一看熊玉娇欲言又止的焦虑样子,哪里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无奈的道:“熊玉娇。你坐在我这儿等消息吧。”

熊玉娇怯怯的小声道:“陆景,我们省团委组织来云春旅游住在白云宾馆,我家里的事情,同事们都不知道。我一个小时之后要回白云宾馆。”

靠。陆景翻翻白眼。有这样求人办事的吗?还要限定时间。熊玉娇真是生活在苏远给围起的象牙塔中,还是学校时的大小姐脾气。无语的拍拍额头,道:“行吧。我再打个电话。”

自己要帮大哥完美的拿下熊为明的人情,这时候还真得顺着熊玉娇的意思。

陆景当着熊玉娇的面给汤开复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查下苏远的事情。汤开复自然满口答应。

见陆景挂了电话,熊玉娇感激的道谢。“陆景,谢谢。”陆景二话不说就打了电话,她心里为刚才的不信任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看都熊玉娇神色有些愧疚,陆景好笑的摆摆手,看看手表,道:“正好是下午茶时间,去阳台那儿等吧,顺便看看景色。关宁、梦瑶在后面泡温泉,我去喊她们出来。”

白云居后院装饰奢华的温泉池中,关宁与何梦瑶两人穿着性-感的比基尼仿佛美人鱼姐妹一样,正亲密的在温泉池里说笑着。私密的空间里,她们也就没穿保守的泳衣。

陆景坐到温泉池边,将脚伸到温泉池里,对池中两人道:“关宁、梦瑶,熊玉娇过来了,你们要不要去和她打个招呼。”

关宁和熊玉娇都是江州大学的校花,只是,关宁大一的时候,熊玉娇已经大四。关宁和熊玉娇同在江州大学商学院,互相认识。

那会儿在江州理工大学读大二的何梦瑶早就是新月湖那几所高校中有名的冷美人。

“熊玉娇也在云春,她来干什么呀?”关宁与何梦瑶从温泉池中走过来,在池沿边和陆景说话。下午的眼光从头顶透明的单向玻璃落下来,水渍在两人的脸蛋上、肩头熠熠生辉。洁白如玉的肌肤让陆景怦然心动。

“苏远在黄海被高修平抓了,熊玉娇正好在云春参加她们单位的旅游,过来找我帮忙。”

陆景伸手握住关宁的手,牵她上岸。再伸手去扶何梦瑶时,何梦瑶娇羞的扭头去看关宁。关宁抿嘴一笑,笑意涟涟,道:“梦瑶,便宜这个大坏蛋了。”

陆景这会算是明白为什么梦瑶现在会默许他偶尔的放肆。

自己和梦瑶的感情固然是瓜熟蒂落,但是,梦瑶是那种特别端庄、自重的女孩子。就算以两人之间的情意,她心结未解的情况下,不会容许自己“越界”。

何梦瑶的心结,陆景又怎么会不知道。何梦瑶九七年和他、关宁认识,然后与关宁成了好朋友、闺蜜。对与他的这份感情,她总有偷窃了好友心爱珍藏的愧疚。纵使在建业自己和她挑明情意,相互爱慕着,她始终放不开。

原来她和关宁已经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