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31章 误会、轻松

第1131章 误会、轻松

从半山腰的白云居眺望云春市,风景如画。陆景轻抿着酒杯中色泽如翡翠碧玉的碧玉香果酒,思绪随着酒香飘散。

面对高修平和崔七月,苏远的压力很大。高修平对苏远而言是庞然大物。但是对陆景而言,他的压力更多的是来自于江州房价上涨的争论。

高修平、崔七月带给他的压力有限。他有十足的把握保住苏远,否则,他也不会轻松的带方琴来云春散心。

他的对手是高家、崔家老一辈人,比如:高俊耀、崔九霄、高俊远。

熊玉娇看了眼正在沉思的陆景,久等消息不来,心里有些焦虑,但是见陆景不说话,只得小口吃着精美的点心、喝着云春的新茶。

云春是产茶区,云春毛尖早在唐代就是贡品。清香四溢。配着五星级酒店白云宾馆总统套房团队精心烹制的爆浆红莓芝士玛芬、菠萝包、腰果酥、芸豆卷,味道极好。

关宁和何梦瑶喝了一小杯果酒,上午上白云山山顶看景色的疲倦涌上来,略坐一会,小憩去了。方琴午休起来,来二楼阳台这里和陆景、熊玉娇打招呼。

“琴姐,休息好了?”陆景握住方琴温软的手,笑着问穿着粉色蕾丝衫,青色修身长裤的方琴。

方琴深邃清亮仿佛若两粒水银丸子一样的眼眸盈盈落在陆景脸上,弯下腰在陆景耳边温柔的轻声道:“嗯。下午山上有风,冷不冷?”

“还行。”动人的幽香传来,陆景心里柔情涌动。微笑着解释道,“苏远在黄海出了事了。熊玉娇在这儿等苏远的消息,我陪她等着。”

方琴点点头。手扶在陆景肩头,俯身给陆景添了酒,又笑问着熊玉娇,“熊小姐要尝尝这个酒吗?”声音和婉,带着成熟女人的韵味。

“谢谢,刚才和关宁、何梦瑶一起喝过一小杯了。我酒量不好。”熊玉娇婉拒,目送这个美艳的熟妇离开二楼阳台,心里又禁不住叹气,陆景这生活真不知道该说是混乱。还是幸福得羡慕死人。

“叮---”就在熊玉娇继续腹诽陆景的时候,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接了电话。汤开复道:“陆景,查清楚了,是海益集团的继承人高修平故意指使人刁难苏远。嘿嘿,这小子在黄海很有些门道。我还没能和苏远见上面,办理保释手续有点麻烦,我找找关系,时间上没那么快。”

陆景开着免提,汤开复的话。熊玉娇听的清清楚楚,一开始心一下提起来,听到可以保释,心里又放松下来。轻轻的拍着胸口长出一口气。

陆景琢磨了下,道:“辛苦你了,先等等。”他还需要等唐诗经的消息。

听到陆景这话。熊玉娇一下呆住,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想要发脾气又不敢,收敛了眼神。微垂下头,呼呼的出着气,胸口剧烈的起伏,银牙死死的咬住。

陆景挂了电话,看到熊玉娇似乎很生气,丰-挺的双-峰上上下下的起伏,仿佛她怀里揣着一只白兔在微微的跳跃,顿时微征,就那么失神了几秒。

熊玉娇抬头,正要开口说话,注意到陆景的眼神,心里闪过一丝鄙视,一股愤恨之气涌上来,恨声说道。“陆景,你想要我怎么样?”

熊玉娇并不知道陆景要等唐诗经的电话综合考虑。说到底,她对陆景并不信任。在苏远的绯闻出来之前,也一直都对陆景抱有敌视的态度。

陆景莫名的道:“什么怎么样?我没想要你怎么样!”熊玉娇这是有毛病吧,莫名其妙的发脾气,真当自己是公主啊!陆景心里也有些不爽。眼睛微微的眯起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生气的前兆。

至于失神的事情,熊玉娇衣衫完好,他看几眼不是很正常么?难道大街上看到一个美女,脑子闪过一点男人应有的想法,都要上去道歉?

“虚伪!”熊玉娇心里暗骂,别墅里有四个风情各异的美女陪伴,还不知足,想接着苏远的事情打自己的主意,真是卑鄙无耻。自己刚才真是瞎了眼,还是感激他来着。恶心!

想要拂袖而走,又担心丈夫在警局里受罪。谁知道陆景会不会及时的去救苏远。高修平早就想整苏远的。

熊玉娇一时间拿不主意,委屈的想哭,她长这么大还没有经历这样的事情。陆景拿捏着她的“痛处”,要迫使她就范。好一会,眼泪禁不住流下来。

“陆景,你要就快点,我时间不多。”熊玉娇把心一横,眼睛瞪着陆景,咬牙切齿的说道。

陆景这时已经明白熊玉娇在想什么,她心里是怎么看他的。顿时觉得很搞笑,算是白招待她了,自嘲的笑笑,漫不经心的讥讽道:“原来苏远每次和你只做十几分钟!”

现在距离熊玉娇一个小时的要求时间只剩下十几分钟了。

熊玉娇被陆景这句话弄的俏脸变得绯红,赌气的道:“陆景,你不要假正经了。我需要你立即将苏远保释出来。我,我现在随便你怎么样。”

陆景哂笑,道:“行,那你现在把牛仔裤脱了。”

“你…”熊玉娇右手死死的握住拳头,缓缓的从皮制的座椅上站起来,两颗泪珠滚滚滑落。

熊玉娇今天穿着浅色蕾丝对襟的衬衫,修身的牛仔裤将她的双腿绷得修长浑圆,臀部丰满挺翘,没有一点赘肉,却有一种要溢出来的丰盈肉感。

熊玉娇侧对着陆景,死死的咬着嘴唇。说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当着陆景的面脱衣服,以她的性子,她根本就做不到。

陆景哪里会是真要熊玉娇脱衣服,只是杀杀这个无脑女人的傲气。她也不想想,就算自己要潜规则她,难道会在阳台上实施?这里喊一嗓子,整个别墅都能听得到。真是小白的可以。

还别说琴姐、雨瑶随时都会来二楼阳台这里找自己。这得多么奇葩的思维才会认为自己要“潜”她。

气氛真尴尬着。陆景慢慢的品着酒,偶尔看看手机。片刻后,唐诗经打来电话,笑道:“陆景,已经办好了。我找了一位世交帮忙,苏远已经没事了。”

陆景微征,没想到唐诗经办事情这么漂亮,道:“诗经,谢谢你了。”唐诗经搭上一个人情,还要极大的可能要得罪高修平,自己确实得说声谢谢。

唐诗经轻笑,又咳嗽几声,道:“谢就不用了。好了,我要午睡一会。”

帮陆景,甚至不惜得罪高修平,是因为自己知道陆景明白自己希望他将来回报什么。

陆景挂了电话,对正在犹豫纠结,稀里哗啦流泪,轻轻啜泣的熊玉娇,不客气的道:“熊玉娇,苏远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陆景算是看出来,对熊玉娇和颜悦色,指望博得她的好感那是见鬼。大概,她自小身边的每个人都对她和颜悦色。市委书记的女儿,谁敢不宠着她?

“你说什么?苏远,苏远他出来了。”熊玉娇难以置信的扭过身,泪痕点点,带着哭音道:“是真的吗?”

“你自己打电话问问苏远不就得了。”陆景翻翻白眼,懒得解释。

熊玉娇这会心里充满的不确定的喜悦,手忙脚乱的弯腰在丢在椅子上的手包里找手机,心急火燎的给苏远打了电话。二十几分钟后,确认苏远无恙的熊玉娇破泣为笑。

收了电话,再想向陆景道谢时,看到陆景戏虐的表情,顿时道谢的话说不出口,心里羞得不行,刚才是误会他了。而且还误会的比较深。熊玉娇急急忙忙的拿起手袋,道:“陆景,我,我先回去了。”说着,仿佛被火烧了一样,头也不回的“逃离”二楼。刚到门口,却是和唐雨瑶撞上,“哎呀--!”倒吸口凉气,和唐雨瑶说了声,飞快的下楼离开。

唐雨瑶迷惑的看着熊玉娇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摇摇头,走到阳台,向陆景汇报道:“陆景,谢书记晚上想要请你吃饭。”

….

….

黄海,半岛酒店。

“高少,是唐小姐打的招呼,从上面压下来的命令,我这边也没办法不是?你看,是不是和唐小姐沟通下。”

电话里,男子陪着笑,高修平皱皱眉,平静的道:“好,我知道了。”挂了电话,高修平却是猛的将书桌上的台灯砸到地板上,“草泥马的!”

唐诗经居然选着帮陆景,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六大世家不说同气连枝,但是早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情还是有几分的。唐诗经怎么帮一个外人?

“诗经,你这是为什么?”

黄海唐,黄海唐,以唐家在黄海的根基,自己想要在黄海留住苏远很难了。江州那边的布局功亏一篑。

在房间里发泄了一通,高修平打了电话给酒店总台,“进来收拾下东西。”然后,眼神阴厉的琢磨了一会,打电话给崔七月。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似乎陆景轻而易举的就打破了他的布局。黄海这里有一个唐诗经,江州那里呢?陆景所能调动的资源恐怕更多。

…..

….

夜色将临,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的从白云居经过白云宾馆,驶向云春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