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34章 得意之时

第1134章 得意之时

上午时分,黑色的奔驰缓缓的停在积西镇的清江心语小区中。关宁、方琴下午要回景华国际学校工作,在方琴这儿休息。陆景、何梦瑶、唐雨瑶帮忙把两人的行李送上楼。

江州的天气比云春酷热许多,进门来,屋子里有些闷,有些热。方琴打开窗户。开了空调,从冰箱里拿冷饮出来招待大家。

看着脱掉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美艳丰腴的方琴,陆景接过罐装的冷饮,笑道:“琴姐,别忙活了,我中午要去和周平吃饭。你和关宁好好休息下。”

这话,让屋内四女都是霞飞双颊。昨天晚上陆景轮番宠幸了关宁、唐雨瑶、方琴。这会儿三人都是容光焕发,慵懒娇媚。

“恩。”方琴羞答答的低头将手里的饮料放在桌子上,美艳熟妇娇羞的款儿动人至极。

关宁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娇嗔着掐他的腰肉,道:“快点去呢。晚上电话联系。”

陆景哈哈一笑,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得到欢愉的满足,足可自豪。重生回来,他在那方面的能力似乎强化了很多。相应的,似乎子嗣变得比前世更加艰难。

陆景和关宁、方琴拥抱道别,先送唐雨瑶到新丰公寓。唐雨瑶来江州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宋雨绮楼下。

车子从江州大道转到徐华路,沿途到处可见房产的横幅、广告。显然,短短的一周时间内,江州的房地产行业已经爆发出惊人的活力。

“方慧敏给我说。江州已经乱成一锅粥,现在看来。这话不是虚言啊。”车内,陆景握住何梦瑶的手。微微有些感叹。

副驾驶座上的唐雨瑶并不怎么担心,轻松的笑道:“你不是已经布好口袋等着武立人钻进来吗?”

陆景笑道:“就是看到了有点闹心。”

何梦瑶安慰的清声道:“过两天就好了。无非就是资金量、房产库存的较量。”

陆景笑着点点头。文舟炒房团推开房价的本质是囤积,改变市场上商品房的供应量,造成一种狼来的恐慌。当过多的资金、热钱涌入江州房地产市场后,房价就会被一再推高。

这就类似于股市市场上,大笔的买方单子砸下去之后,会引起市场跟风追涨。

余乐、沈效光的布置首先是要压下“散户们”的投资热情,在市场上营造“利空”的情绪,然后将文舟炒房团的资金套在江州。当然。现阶段还是要帮助文舟炒房团推高房价。房价越高,那些人套得越深。

送过唐雨瑶和何梦瑶,陆景联系上宋雨绮,坐车前往白沙井何家菜馆和江州市长周平见面。

….

….

何家菜馆,几道精美的小菜摆放在古朴的八仙桌上,一壶特级白云泉。

周平升任江州市长之后,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笑谈几句后,沉声道:“景少。现在江州的局面有些混乱啊。”他有些忧心忡忡,只是没有表露出来。

陆景笑着和周平碰了碰酒杯,道:“周市长,这只是一场商业上的较量。很快就会平息。政策就不要了,只是要你帮一点小忙。”

周平讶然的看了陆景一眼,随即笑道:“这样行吗?”

陆景的定义仅仅是商业较量让他心里安定不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江州的房地产的政策不宜走在全国的前列。

“立丰地产在江州的根基很稳固。”陆景肯定的点头,“呵呵。江州可以申请成为房地产税的试点城市。”

周平琢磨了下,有些恍然。笑道:“看来是我多虑了。景少这是胸有成足啊。哦,文舟炒房团的武立人前天晚上和李学平的秘书马味见过面。”

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陆景很清楚,微微一怔,轻轻的点点桌面,道:“云春谢书记会来省里。”

周平点了点头,笑呵呵的拿起酒杯和陆景喝酒。人生的机遇很重要啊。这场由文舟炒房团点起一把火,说不定会烧到一些人身上。

….

….

9月20日,周六上午,林元区新开盘的小区雅苑将小区每平米价格订在了6900元每平米。紧接着在第二天开盘的汉宁区泉山风景开盘价格定在了7200远。

两周的时间内,江州的房价仿佛坐电梯一样上升。江州市民怨声载道,大骂房地产开发商无耻,斥责政府不作为。

江州房价的风波由于江州媒体的报道,很快吸引了全国各大媒体的注意力,纷纷派出记者到江州报道最新消息。江州再一次成为媒体版面的头条。

白沙井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崔七月笑眯眯的听着武立人的汇报。

武立人的名字很有些霸气,但实际上一个精瘦的四十多岁男子,各自有些矮,“七少,江州现在的房价已经失控,嘿嘿,江州市建委没有干预房价的意思。现在江州那些房地产商都在肆意的涨价。立丰地产手下有几个楼盘也在偷偷的涨价。我看和华那边已经没有抵抗的意思,反而想着捞好处。”

说到最后,武立人得意的笑起来。文舟炒房团岂是那么好得罪的?这一次,江州官场上的关节已经打通,又调来了近80亿的资金。双管齐下,和华放弃抵抗,顺路分一杯羹是意料中的事情。

崔七月笑着点点头,拿起精美方桌上的酒杯抿了一口,悠然的道:“老武,再接再厉。”

武立人乐呵呵的道:“我会的。”80亿的资金调度在商界中算的上是大人物了,但是在崔家的继承人面前,这不算什么。他还是保持低姿态。

崔七月想了想,以陆景在他面前的表现而言,估计没那么容易就投降。吩咐道:“老武,你们炒房团一般都是长期持有。坐等升值,这次进入江州有投机炒作的成分。退场时间你要把握好。”

武立人小眼睛珠子一转就明白了,崔七少这是担心和华也在做局,但是就江州目前疯狂的投机情绪而言,什么时候撤退,要看自己的心情。崔七少太小心了。

当然,武立人不会反驳崔七月的意思,满口应下来,道:“七少,我知道。”

这时。总统套房内一直哗哗响着的流水声音消失。武立人立即识趣的告退。浴室里的美人显然已经洗浴完毕,自己要还在这儿就太没眼力了。

“咔嚓”一声,浴室的门推开。已经到黄海电视台工作的寇凌披着白色的浴巾走出来。看到崔七月带着侵略的目光看过来,心里得意的一笑。裹着浴巾出来的效果绝对比光着身子出来好。男人啊…

寇凌走到崔七月身边,微笑道:“崔少,我洗好了,你的事情完了吗?”

“就算没处理完,看到你,我也没心情处理了。”崔七月满意的将寇凌抱到怀里。揉捏着她的白乳、翘臀。每年1000万确实不算白花,寇凌知情识趣,技巧又好,着实让他满意。

崔七月刚刚进入寇凌。正要享受这个外表端庄,内里火辣的性感美人,这时手机突然响起来。“晦气。”崔七月无奈的停止。走到茶几边去拿手机。

看看号码,崔七月嘴角浮出一丝笑意。招手让寇凌过来跪在他面前服务,然后接通电话。“诗经,你身-体好点没有?”

正在卖力服侍崔七月的寇凌明显感觉到崔七月很兴奋。心里明白,电话那头只怕就是他的意中人,至少是他想要得到的女人。

唐诗经哪里知道崔七月正在干什么,笑道:“感冒好的差不多了。七月,江州的房价形势很好啊!你现在在江州?”

“是啊。”崔七月闭着眼睛,幻想着身下的女人就是唐诗经,笑道:“诗经,江州的风景确实不错,有时间可以来走走。”

“你倒是好雅兴啊。有时间我会去的。”唐诗经笑了笑,道:“七月,提醒你一件事情,江州正在准备申报成为首批房地产税试点城市。你要小心啊。”

崔七月愣了愣,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道:“诗经,这问题不大吧?”他的脑子这会被下半身支配着。

唐诗经诧异的咦了一声,崔七月今天的反应似乎有点慢,轻笑一声,道:“七月,江州既然有能力要申报房地产税试点城市,你觉得江州市建委、国土局那儿冻结几天房产过户有什么问题?”

“啊…”崔七月背后顿时生出一身冷汗,正耀武扬威冲撞的某处萎缩了下来。

房地产税怎么征收本来就是很大的一个课题,但是这会改变江州房地产市场的预期。别忘了江州的舆论会听谁的招呼。住房要收税,谁还敢买多套房?

更关键的是,唐诗经提到有可能会冻结房地产过户交易,或者说是拖延几天,那么也就是说一旦陆景要发动反击,文舟炒房团入场的资金,想要逃也逃不了。

崔七月这会也顾不得享受寇凌的服务了,将她推开,深深的吸口气,道:“诗经,谢谢你的消息。你觉得我下面该怎么做?”

唐诗经笑道:“七月,一时半会我哪里有什么主意。我对江州的情况又不了解。”

安慰了崔七月几句,唐诗经挂了电话,看着唐风大厦外的风景,嘴角上扬,眼眸里一片寒意。她在冷笑。总算是讨回了一笔利息。

这个消息是陆景给她的,否则,崔七月在江州政坛上有关系都没打听到,她又哪里能知道。

陆景允许她将这个消息告知崔七月,实际上是建议她当面看看志得意满的崔七月听到这个消息后的表情。只是,她担心会忍不住心里的快意,几年的隐忍都付之东流,所以选择了打电话告诉崔七月。

“和陆景合作真是愉快啊!”唐诗经轻抚着自己的秀发,心里想着。她帮陆景在黄海把苏远的问题解决,陆景立即有所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