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35章

第1135章

唐诗经挂掉了电话,白沙井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崔七月有些呆木,全然没有一刻钟前和武立人说话时的得意,也没有享用寇凌美妙服务时的得意。

他现在有点慌了。

“寇凌,你去卧室里等我。”崔七月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将寇凌支开,提起裤子,走到次卧里,关上门,在窗户边开始打电话。

崔七月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江州市委书记李学平的秘书,马味。至于江州市委书记,还不是他想打电话就可以打过去的。

他虽然知道唐诗经不会骗他,但是唐诗经在黄海帮了陆景一次,他还是得谨慎一点,况且唐诗经刚才说的太模糊。他也想要知道具体的情况。

电话接通。马味压低着声音道:“崔少?李书记还在开会,我在市委大院这边…,哦--,好的,好的,你等我消息。”

听着马味这话,崔七月有些无力感。陆景都磨刀霍霍了,结果他还需要等待具体的消息。这是他进入江州以来第一次觉得不妙。

半个小时后,崔七月接到马味的回话,“崔少,我已经打听过了,是有这么回事。市政府那边今天上午的例行会议上讨论了江州申请为房地产税试点城市的事情。具体方案还没有报到李书记这里来。”

崔七月不怎么看好李学平会帮他一把,问道:“马大秘,建委和国土局那边你有没有熟人?我这边有几套新房想要过户卖出去,能不能快点。”

武立人80亿的资金砸了多少到江州的房地产市场中。他暂时还不清楚,假设能收买一两个人办事。使得陆景的拖延战术没有效果,也可以完美的解套。

马味笑了笑。道:“崔少,我帮你问问。”

崔七月听得出马味话里敷衍的意思,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又打给了武立人。

听崔七月说完,武立人却是如坠冰窟,房地产税试点消息的威力,他又如何能不知道?懦懦的道:“七少,问题不会很大吧?”

崔七月叹口气道:“老武赶紧撤出来,能撤多少算多少吧。我这边在看看有没有办法。”

放下电话。崔七月深深的吸了口烟,烟灰缸里早已经堆了烟灰。九月下旬,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江州气温依旧在30摄氏度以上,但是崔七月这时却感到丝丝的凉意。

炒作江州的房价是他做出的决定。在会扬地块的布局被陆景轻飘飘的破掉之后,他咽不下这口气。但是,现在看来,进军江州只怕是个错误的决定。

….

江州日报在9月25日刊文,爆出江州即将申请为房地产税试点城市。江州各大媒体紧接着报道。早先关注到江州房价过快增长的全国媒体也在纷纷报道这件事情。

江州大街小巷市民的聚集地随处可见讨论房价的声音。江州的房价已经飙涨至8000元每平米,在2003年9月底这是一个很疯狂的数字。有明显的认为操作迹象。

“老张,这房子不能买了吧?太恐怖了,我工作一年都买不上十平米。”

“嘿嘿。你们这是小看了江州的有钱人。有手机产业在江州,月薪一二十万的白领大有人在好不好。”

“有钱有什么用,现在持有房产要交税的。”

“狗屁。现在还只是讨论阶段,我们江州能不能申请的下来还是个未知数。你看今天报纸上的分析就知道。真正要命的是。市政府即将在建设200万套保障房。”

“保障房?”一个年纪略轻的人摇头。呵呵,不解释。

一名中年人不满意了。拿着报纸道:“你才来江州没三年吧?你看看这上面的承建单位,立丰地产。知道景华科技园吗?全部都是立丰地产修建的,你说会有质量问题?”

上午时分,陆景从积西镇清江心语小区开车送关宁、方琴到景华国际学校,返回新丰公寓在理工南路上买早点时,听到早点摊上市民的议论,微微一笑。买了早点开车离去。

立丰地产在江州的口碑还是不错的。

电梯到12楼,陆景拿钥匙打开门时,唐雨瑶清艳的面容梳妆整齐的出现在门后,笑意明艳。今天她要和陆景一起去立丰地产在江州的总部。

沈效光早早的就将陆景所居住的5号楼整栋楼的房间都给装修好。唐雨瑶住在宋雨绮楼下,就是12楼这里。一间3室一厅的公寓,风格偏明快。

“陆景,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唐雨瑶笑着说道。

“想知道什么好吃的,怎么不帮我拿着啊。”陆景就笑,和唐雨瑶一起去餐厅里。唐雨瑶有些时候会像小女孩一样调皮。去年圣诞节和她独处的那晚,她也是看着自己拿东西也不帮忙,就跟在自己身边说笑。

早餐是莲子八宝粥,陆景特意去理工南路那儿买的。汤包、鸡蛋、豆浆。新丰公寓这儿,八点钟之后非常安静,因为上班族和学生都上课去了。

吃过饭,唐雨瑶扶着陆景的肩膀给他擦嘴,问道:“晚上来我这里?”她和陆景的感情才发生了不到一年,有时候会很真切的想他。

唐雨瑶穿着翠绿色吊带裙,身材高挑,风韵娉婷,气质清艳妩媚、温婉明艳。唐雨瑶的美是华丽的。软语相问,陆景人都迷醉了几分,轻轻的将她搂过来,取笑道:“食髓知味啊?”

“你就知道笑我。仔细着我不理你了呢。”唐雨瑶娇嗔,嘴角含笑的伏在陆景肩头,有些情动。昨天晚上陆景送她回来的时候,和她在车上试了一回。

唐雨瑶在情事上要放的开一些。陆景在唐雨瑶耳边笑道,“行,你晚上洗白白的在**等我。”换来唐美人一个娇嗔的白眼。

立丰地产在江州的总部位于白沙井的立丰大厦。陆景、唐雨瑶、宋雨绮抵达时,沈效光、陈国波、余乐已经等在顶层的会议室里。还有几名负责处理这次房地产事务的小组成员。

陈国波是立丰地产在江州的董事,负责立丰地产江州的日常运营。顺便维持立丰地产和江州同行的关系。他在江州是老资格的房地产开发商。这次负责和文舟炒房团较量事务的是沈效光。

沈效光介绍过组员之后,放下投影仪开始介绍情况,“景少,我们将会让分别位于位于林元区、汉北区、会扬商业新镇的200万套保障房在国庆之后开始预售。”

“同时,江州一共有十几家房地产商响应我们的号召,准备在今天开始的新盘降价销售。预计出售价在4000元每平米。”

不响应不行。在江州的地头上做生意,不停景华系人马的招呼后果可想而知。况且出去之后,还可以得到庞然大物立丰地产一些照顾。生意人都很精明。

聊了好一阵子,陆景笑道:“雇人排队的小花样应该撤掉了吧?”

沈效光笑道:“现在是做空,这肯定撤掉了。蓄客搞日光盘的手段也撤掉了,就是向市民表示我们有房子卖。敞开了供应。”沈效光很大气的挥挥手。

会议室里众人都笑起来。看着已过而立的沈效光,陆景满意的点点头,不枉杨玉立栽培他一场,道:“说关键的事情吧。文舟炒房团这次被套住了多少资金。”

余乐微笑道:“文舟炒房团武立人这次调了80亿资金来江州,预计已经套住了60亿。市里的关系已经打过招呼,这两天拖着二手房交易。现在消息一出来,房价腰斩,嘿,他们至少要亏30亿,这还不算各项手续费用。陆景,怎么不等到国庆节之后再发动。我看文舟炒房团那样人疯狂的很,没准还能投入更多的资金。”

陆景笑着摇摇头,道:“你当崔七月是傻子啊?这明显是投机操作,怎么可能长线持有,我们要对付的文舟炒房团,不是其他的接盘侠。”

说着,喝口茶,笑道:“30亿肯定亏不了。崔七月见势不妙,肯定会和我谈判。给他们一个教训也好。”

和华真正的敌人是高家,陆景有怎么会傻得非要逼崔家与高家联手对付和华呢?

当然,有些裂痕也弥补不上,只要不是全面开战,崔家不会为高家冲锋陷阵,这样他们联合的规模始终会有限。

….

….

黄海,锦楼。

安静的西餐厅里环境逸致,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以无可挑剔的规范动作享受着西餐。穿着西装崔七月和一身旗袍的唐诗经作陪。

用餐中,中年人放下刀叉,擦擦嘴,笑着道:“诗经啊,这件事还需要你费费心…”

唐诗经推辞道:“九叔,我和陆景只是…”

九叔摆摆手,打断唐诗经的话,“我知道你和陆景是好朋友啊。你和高修平之间的事情,我帮你说句话,你看这样怎么样?”

唐诗经无奈的苦笑,“好吧,九叔,我帮你约陆景和你们见面。不过谈成什么样,我不能保证。”

九叔自信的笑道:“诗经,陆景是聪明人,我们会谈拢的。”说着,轻轻的看了一眼正在看唐诗经的侄子崔七月,道:“七月,你这次事情没办好啊。”

崔七月心里跳了一下,是害怕,道:“九叔,我确实有责任。”

九叔摇摇头,“你错了。我是说你没有早点让武立人撤出来。成功者不需要受到指责,唯有失败者需要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