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37章 打赌的方式

第1137章 打赌的方式

陆景轻轻的报纸将报纸放在办公桌上,微微笑了笑,拿起宋雨绮送来的冰咖啡喝了一口,自语道:“看来国庆节之前,江州房价的事情可以完结了。”

房价的操作实际上沈效光和余乐是分两步的完成。第一,利用江州即将成为房地产税试点的消息,在媒体上造势,评论江州异常高的房价不可持久。

就算江州是二线城市中的佼佼者,在2003年9月底房价达到8000元每平米这也极不正常。江州的消费水平、工资水平、信贷政策都不支持如此高的房价。价格回落是必然的趋势。

第二,剔除掉跟风投机炒房的人之后,立丰地产在十几家房地产商同盟中做了大量的工作,联合出手将商品房价格压在了4000元。

资本逐利是天性,商人逐利同样是天性。江州的房地产商不可能全部都听立丰地产的招呼,唱反调的声音并非没有支持者。这里面沈效光和余乐做了大量的工作。

陆景盘算着十一假期和卫婉仪去哪儿度假时,在江州陪红颜们呆了快3个月,假期自然要陪娇妻到处走走看看。咖啡没喝上几口,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电话里唐诗经的声音带着她一贯的清润顺耳,寒暄几句后,道:“陆景,崔家的话事人崔九霄想要和你见面谈谈。”

陆景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看着景华研发大厦落地窗外的白云,笑道:“诗经。怎么崔家老是喜欢让你来传话?”

“我也不想传话啊,但是崔九叔许诺帮我在高家那儿说句话。”唐诗经语气有些颇有些无奈的笑道。

她出面安排陆景和崔家见面。消耗的是她在陆景面前的人群。但是她希望陆景帮她一个大忙。这般人情累积又消耗何时才能向陆景开口?

陆景沉吟了会,开口道:“我最近没有去黄海的计划。也没有去文舟的计划。”这时。办公室的门忽而打开,杨显推开门进来。陆景做个手势示意他稍等。

“你是守在江州怕文舟炒房团的资金解套了啊?”唐诗经打趣了陆景一句,又轻声道:“成,我这边和崔九叔说一声。陆景,崔九叔很厉害….”

虽然出面帮崔家安排和陆景见面她不是很乐意,但是崔七月吃瘪,她最近心情很不错。

唐诗经对崔家潜在的敌意,陆景心知肚明,笑道:“诗经。我会做好准备的。”

和崔家的谈判,他是处在主动地位的。当然,陆景也没有和崔家撕破脸的打算。

唐诗经笑笑,轻快的道:“行,我也就是给你提个醒。去江州见面聊吧。”约定了明天下午在徐华路丽都酒店见面便挂了电话。

陆景放下电话,招呼杨显落座,微笑道:“有什么事情让你亲自跑一谈我这里?”

杨显的办公室在积西镇景和大厦那边。坐车过来得半个小时左右。

杨显道:“景少,呵呵,是好消息。程建枫在欧盟那里初步打开了局面。根据他的判断。欧盟这边对景华手机的裁决有可能会参考北美的判决。所以,景华手机要避免被责罚,关键还是要看周复生在北美的公关。”

陆景轻轻的点点头,笑道:“这确实是个好消息啊。”景华在北美免于处罚的概率很高。莫非。最近是一事顺,事事顺?那到是要感谢崔七月了。

景华手机在北美和欧盟遭到安全调查大大的影响了景华手机在这两块大市场上的销售。不过,景华在国内的销售情况。并没有收到冲击,相反。表现的依旧强劲。

纵然今年不能冲击全球六大手机厂商的地位,但是冲击国内的销售第一名。和诺基亚扳扳手腕却是有可能。

….

….

“江州房地产上套了60亿资金,文舟炒房团的人吃不住劲,求到崔家那里,所以,崔家打算和我见面谈判。”

汉宁区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中,陆景给从香港来的李逸落说着最近江州的情况。

李逸落穿着一身精美的白色长裙,曲线窈窕,托着香腮嘴角带笑的和陆景说话。端坐在华丽的方桌边,下午的阳光落在窗台边,越发显得她清丽如水,秀美精致。

“那你准备怎么应对呢?”李逸落对商业上的事情不懂,但是仍旧顺着和陆景聊这个话题。

她接受白云饮料的邀请去云春拍代言的广告片。路过江州,给陆景打了电话,约他见面。

陆景笑着指指手腕上的手表,“和崔家的人见见面聊聊,要点好处就行了。”

陆景这番轻妙淡写的话让李逸落忍不住扑哧一笑,“你总是有办法让别人来认输呢。”忽而流露出的美艳让人心旌摇荡。

陆景眼睛艰难的从李逸落白润犹如美玉的颈脖子上挪开,笑着摇摇头。他固然不敢招惹李逸落,但是仍有些难以抵挡她此时的美丽。

李逸落轻轻的对陆景一笑,想起李慧乔私下里聊天和她透漏的事儿。

略坐了一会,陆景下楼到30楼的行政走廊里和已经到的唐诗经、崔九霄、崔七月三人见面。

30楼行政走廊这里,今天陆景已经包场。带着宋雨绮一起从门外进来,远远的就看到穿着青色旗袍冷艳曼妙的唐诗经、一身白色西装宛如翩翩公子的崔七月。还有一位穿着浅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

几人的助理、保镖自然都等在了行政走廊的一旁。唐诗经作为中间人相互介绍了一番,客气几句。几人纷纷落座。

侍者进来开了一瓶陆景珍藏的红酒后单手背后给几人倒好酒,放下酒瓶悄然的推出去。

奢华淡雅的行政走廊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中,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眺望江州的美景。淡淡的酒香飘溢在空气中。

崔九霄五十多岁。有着如鹰王般的气质,睿智而犀利。微笑道:“陆先生,七月让文舟炒房团来江州炒商品房。冒犯了你,我在这儿向你赔罪。”

陆景玩味的转了转酒杯,笑道:“崔先生,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崔先生可以把条件开出来吧。”

商业谈判一向是急不得,只是,陆景占着先手,又知道崔九霄的来意,直接点出来。

崔九霄笑道:“只要陆先生肯高抬贵手,放文舟炒房团的资金撤离江州。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崔九霄说的很自信。他一个人情值30亿绰绰有余。

陆景微微点头,“可以。不过,文舟炒房团手伸到江州来,总的付出点代价,不可能全身而退。我对挑战我维护的秩序的人一向不会手软。”

崔七月英俊的脸上浮出苦笑,“陆景,话不用说的这么明白吧?”陆景这话算是当面打他的脸了。

唐诗经轻轻的一笑,成熟的女人韵味就溢了出来,姿态优雅的喝着红酒。心里快意无比。

对陆景的想法。崔九霄早有准备,笑道:“这是自然。我有个建议,陆先生不妨听听。文舟炒房团亏损10亿还是30亿,不如由我和陆先生小赌一局来决定。赌法可以由陆先生你来决定。”

陆景沉吟着喝着红酒。似乎犹豫不决。

崔七月适时的建议道:“陆景,我九叔在玩牌上很有心得,你最好是选择摇色子之类的赌法。”这个建议看似“吃里扒外”。却能获得陆景的好感。

实际上亏损10亿还是30亿对崔家来说都是毛毛雨。九叔要的不过就是面子。

唐诗经那张看不出实际年龄的俏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敛去,低头喝着红酒。仿佛沉思着,心里却是被崔家叔侄勾起往日沉痛的回忆。对赌博。她深恶痛绝。她不希望陆景和崔九叔打赌。

陆景眼神从唐诗经灵秀的脸蛋上滑过,落在崔九霄的脸上,“崔先生,我在汉城收购汽车的时候,三井的长井宁次曾经提议我买一支足球队和他玩玩,以此来决定是否让三井在现代汽车的董事会中出局。”

陆景的话说到这儿就没说了。崔九霄、崔七月讶然的笑起来。陆景这是说传统的赌博方式太低级了。

他们之前可是做过功课,问题是陆景名下,没有帆船、赛车、名驹、名犬,赌起来还真是以日常的赌博方式最为便利。没想到,陆景居然也想玩的有趣点。

崔七月看向崔九霄。崔九霄微笑道:“陆先生,你说方式,我接着。不过,要快。等十一假期之后,我怕文舟炒房团那帮人都要急得去跳楼了。”

陆景就笑,“我本来还想着拿今天晚上曼联的球赛来当赌法。仙子阿看来,还是不够快啊。这样吧,崔七月,你平常玩不玩星际争霸这款游戏?”

玛德,我有空玩女人,玩游戏干嘛?崔七月腹诽,然后很果断的道:“不玩。”

陆景笑笑,道:“那我们各找一个代打打个三局两胜,怎么样?代打的话,以你的财力,一个小时应该能找到吧?我们几个就在这儿看看。”

说话间,陆景的目光落在崔九霄脸上。强势的态度一展无余。

我出招了,你不接也得接。不按照我的方式来,那前面的话都是屁话。

崔九霄大有深意的看了陆景一眼,爽快的道:“行,我答应。就这么办。七月,游戏是你们年轻人的领域,你来安排,我等结果。”

崔七月苦笑摇头,开始打电话。他也不是傻的,陆景这么笃定的请代打,手上会没有星际争霸的职业选手?

但是,形势如此。他有什么办法。一个小时确实足以让他接触到职业选手的圈子了。花几十万,一百万请一个顶尖的代打也不是问题。

陆景这法子就像九叔提出的赌博,看似公平,其实不然。陆景的性格果然很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