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44章 线索

第三卷 通往王座的道路 第1144章 线索

陆景和余乐抵达黄海机场的时已经是晚饭时分。此时,景华的相关资源已经如同一架精密的仪器调动起来。

陆景刚出机场就接到宋雨绮的电话,苏远的父亲苏时文、妻子熊玉娇、孟汉生的舅舅、妻子潘婷婷四人已经和六名亲属一道前往印度新德里接苏远和孟汉生的遗体回国。

远大集团已经在印度报警要求找到车祸凶手,并到大使馆请求帮助。远大集团殒命的2名职员家属稍后启程前往印度新德里。赔付工作远大集团已经开始启动。

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灯火通明。

餐桌边,先几个小时抵达黄海的唐悦解开白色条纹衬衣领扣,恨恨的说道:“简直是欺人太甚。居然敢搞出4条人命。玛德,这种不守规矩的人就要往死里整。”

“抓紧时间收集崔家、高家的情报。”陆景拿着酒杯,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夜色中的波涛汹涌的画面。

唐悦点点头,“放心,我会安排好的。”说着,丢了一支烟给余乐。

余乐和和华的商业情报主管唐悦见过面,接过烟点上,问道:“陆景,我们明天从哪里开始着手查起。”

陆景回头,道:“崔家除了在地产业务上很有话语权,钢铁、煤炭同样是其主要业务。我先见几个朋友,委托他们帮忙查查。我们的注意力放在崔家的核心企业深业集团身上。”

唐诗经、汤开复他都必须见见面。官面上的资源,他暂时还不想动用。现在只是调查阶段。真要动手了,才是用杀手锏的时候。

….

….

十月下旬的黄海已经完全是深秋季节。将晚时分,淡淡的薄雾中,位于秋阳路一片高楼大厦中的香樟树餐厅招牌并不起眼。

餐厅的7号包厢内,唐诗经穿着厚厚的秋装。招待由京城而来的裴吴越、童兮兮吃饭。裴吴越的未婚妻崔横波作陪。

“诗经,怎么回事?最近怎么有些风声鹤唳的感觉。到处有人在打听崔七月和高修平的消息。”裴吴越笑着说道。江州的事情,他隐约听朋友说过几句。没有多问。

唐诗经手撑在桌子上,抿着白兰地。香腮酡红的轻笑道:“陆二少发飙了。他不是在江州庇护一个小商人吗?人在印度新德里死了。陆景认定不是崔七月干的就是高修平干的。正在查。”

崔横波对陆景印象不佳,道:“他威风挺大的啊,说查谁就查谁。哼,干脆让警察帮他查得了。”

唐诗经笑着摇头,轻声道:“横波,不是这样的。你啊,不懂其中的诀窍。”

崔横波不服气的吐吐舌头,看向裴吴越。还有一个多月两人就要结婚了。

裴吴越微笑道:“诗经。陆景找过你?”听得出来唐诗经似乎在参与到这件事情中了。

唐诗经点头,笑道:“他觉得七月的嫌疑很大。毕竟,七月刚刚在江州亏损了54亿的利益。陆景这样打听消息查不出什么东西,他是想要施压。”

裴吴越笑了笑,附和道:“那是。”拿起酒瓶给唐诗经倒酒,然后举起酒杯道:“诗经,你最近越来越漂亮了。容光焕发。”

“有这么明显?”唐诗经笑着摸摸水灵得看不出年纪的脸蛋。

崔横波嚷道:“诗经姐,人逢喜事精神爽,有什么好消息赶紧和我们分享一下。”

唐诗经笑道:“我放在股市里面的资金涨了30%,基本上可以换一辆顶级的玛莎拉蒂跑车。”

崔横波雀跃的道:“诗经姐。你太厉害了。你买了跑车一定要带我出去兜风。”

看着纯真少女一般的未婚妻,裴吴越心里笑着摇头,事情的真相真的如此吗?

吃过饭。崔横波缠着去唐诗经那儿玩。裴吴越叮嘱了未婚妻几句,在夜色的白雾中坐车和童兮兮一起返回黄海半岛酒店住宿。水墨清苑那儿的房子,他当然不会当着未婚妻的面把童兮兮带去住。

“吴越,你对唐姐的话不以为然。”卧室里,童兮兮骑在裴吴越身上,主动摇着俏臀研磨,低头问道。

裴吴越抚着童兮兮的青丝,舒服的吐出一口气,道:“以诗经的为人。怎么会为了一辆玛莎拉蒂跑车容光焕发?嘿,崔家、高家的事情。唐诗经多半已经告诉陆景了。虽然不是什么核心机密,被陆景盯上。苏远这件事只怕会有一个说法了。”

童兮兮停下来,不解的道:“为什么?”

裴吴越抱紧童兮兮的腰,舒服的享受了几下,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很远的事情了,没想到诗经还没有忘记。她大概是把复仇的希望放在了陆景身上….”

裴吴越缓缓的给童兮兮说起了昔日唐诗经和虞文昌的往事。

…..

….

水墨清苑。

唐诗经对崔横波这个小妹妹还是很疼爱的,一起聊了很久,留崔横波在家里住下来。

洗过澡,关上灯,厚厚的被子抵挡着窗外的秋寒。卧室的**,崔横波裹着被子伸出小脑袋,赞叹道:“诗经姐,你身材真好,羡慕死我了。”

唐诗经和崔横波是每人一个被子,她喜欢**,不习惯和人盖一条被子,笑道,“别羡慕了。羡慕也羡慕不来。基因决定的。横波,你和吴越的关系怎么样?他今天带着童兮兮你也不生气?”

哪有正牌妻子看到丈夫带着情人不生气的。

崔横波俏脸绯红的缩回到被窝里,“不怎么样,就那样,反正我嫁给他就是了。”

想起裴吴越那晚突然将她抵在车椅上热吻,把她脱光,手指在她那里抚摸按压的旖-旎,崔横波就浑身发烫,内裤有些湿润了。

裴吴越和她谈过,她不得不接受童兮兮跟在裴吴越身边的事实。

唐诗经笑着叹口气,便没再问了。这种事,只能是当事人自己解决,她怎么说都是错。

崔横波按下心底酥麻的感觉,从被窝里冒头,先大吸一口空气,她刚才被闷坏了,好奇的问道:“诗经姐,你什么时候会再谈一场恋爱啊?你得考虑你的婚事了啊?”

“小丫头!这种事看缘分,谁知道呢。”唐诗经看向窗边的月色。心里想起正在黄海的某人。

….

….

“深业集团暂时不用查了,我们也查不到什么东西。重点在这两个人身上。”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的房间里,陆景将拿到资料告诉唐悦、余乐。

“黄海,平鸿基金,负责人为张子昂,这是崔家的洗钱、输送的机构。其中的金融操作我就不解释了。如果苏远的车祸是崔家主使,张子昂一定知道端倪。”

“交州,谢平秋,外号,玉观音。明面上的身份是交州社交名媛,经营着酒店、电子器材等生意。暗地的身份是交州最大的娱乐场所‘汀阳’的幕后老板。手上有几十号人,和高家关系密切。”

余乐愕然的张张嘴,吞口唾沫,小声道:“这两个人是这两家的白手套?”他正在接触一个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陌生世界,甚至在书中他都没有看到过。

比如用基金来输送利益关系,来洗钱。他之前想都没有想过。但是,听陆景的说法,这似乎很有操作空间。

再比如:社交名媛一般都是如花似玉的美人,周旋于各色男人之中,玩物似的女人,但却是有着玉观音名号的黑道大佬。

这一切有点太不真实了。这还是朗朗乾坤的世界吗?

陆景微微点点头。唐悦琢磨了下,狭长的眼睛眯起来,幽光一闪,“陆景,我去交州。”

“把gi保安公司的精英多带几个在身边。只查查,不用惊动那边。具体的事情,等确定之后,我过去协调。务求一击必中。”陆景嘱咐,脸上寒意森然,看看身边脸色有些发白的余乐,道:“你把余乐带着去办这件事。”

这个世界上,有合法的收入,自然就有非法的收入。有些人就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玉观音无疑就是这类人。余乐智商很高,是个可造之材。陆景有意培养他的见识。

很多圈子,不到一定的社会层次,根本就接触不到。

余乐嗓子有点干涩,答应下来。陆景又道:“余乐,墨静雯家是在交州的吧,我一会打电话给她,你去交州之后和她联系下。”

余乐连忙摆手,劝道:“陆景,这次好像很危险,就不要静雯回交州了吧?”他可不希望墨静雯受到损伤。

陆景就笑,“没你想的那么危险。还是要讲法律的。墨静雯的父亲是墨承。在交州很有些影响力。有她的协助,事情会顺利一些。”

“墨承,那个墨承?”余乐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在金融界有东南狼王之称的墨承?靠,不是吧,我和墨静雯相处这么久,都还不知道她爸这么有名。”

陆景笑着摇摇头,道:“就这样决定了。黄海这边我来处理。”

余乐追得再勤快,墨静雯根本就没给他机会。想想看,以墨静雯的家世,明艳清雅的容颜,在她父亲墨承死之前,会有多少青年才俊对她趋之若附。

…..

….

10月24日,印度车祸的凶手还没有任何的线索,死者为大,入土为安,苏时文、熊玉娇、潘婷婷等人扶着苏远、孟汉生的遗体回国。

下午四点许,专机停了在江州机场。前来接机的亲属哭声一片。随即,苏家、孟家开始操办丧礼。